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支教传道

  周鼎军训完,就去做支教了,当然在军训之前,周鼎这些人就已经约定好了,周鼎当语文老师,并且担任厨师,还有其它一些准备工作也提前做好了。

  周母给了周鼎两万现金,告诉周鼎用完之后再打电话给她,周母给他打钱,现在周鼎周毅他们一家算是中等收入水平的家庭了。虽然周母让周鼎多带一点东西,然而周毅除了现金之外,也就带了一本《易经》和一些笔记本,洗漱衣服,这些东西加起来可以装在一个小包。

  周鼎他们先在校东门集合,然后一起去乘车到火车站坐火车,他们坐火车从早上一直坐到了晚上,又在已经预约的宾馆待了一晚。周鼎发现自己房间风水有点问题,自己就出门买了一门镜子,准备改一改这间房子的风水,要不然和他在一起睡的另一个男的绝对会睡不着——这个人的名字是郑云,他和周鼎一样是大一的。结果买镜子回来还被郑云嘲笑“到这个时候还不忘自己的容颜”,周鼎也很无语,这风水带来的影响对他并没有作用,只是为了郑云还被嘲笑。

  次日,五点周鼎起来到旁边的花园里扎马,之后又打了一套五禽养生法。郑云七点起来发现周鼎不见了,快要七点半周鼎才回来,郑云就问:“周鼎,你干什么去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打拳。”周鼎回答道。

  “什么拳,太极还是其他什么?”郑云追问。

  “五禽戏。”周鼎说。

  “什么鬼,是哪个五禽戏?”郑云还是不懂。

  “我自己的,独一无二。”周鼎说道。郑云没有再问了,他感觉再问就会暴露周鼎秘密了,再问这样两个人都会很尴尬。郑云感觉周鼎很神秘,学识渊博,因为他发现周鼎在火车上一直在看《周易》,除了吃饭上厕所之外就没有干过其他事,所以郑云也没有怀疑周鼎所说事情的真假,之后郑云就叫周鼎为鼎哥了。

  八点时周鼎一行人又坐大巴出发了,再次坐了一个上午,郑云坐在周鼎旁边,问周鼎自己可不可以学习他的拳法。周鼎自然是愿意教他的,就告诉之后一个月里,自己教他,他能学多少是多少。

  下午,大巴停了下来,停在了一个小镇里,因为只能开到这里了,剩下还有两公里的路,需要自己动脚,因为是泥路,所以只有徒步才能到哪里,周鼎他们的目的地是在一片山里。而由于周鼎他们去的是大山里,女生们明显承受不了拿一大堆行李走路,只有周鼎他们男生帮忙带着。傍晚时分,周鼎他们终于到了最终目的地。

  这是一所小学,而那所要支教的小学校长也亲自来小镇接周鼎他们了,周鼎一行人去校长家里吃了一顿晚饭,有些肉味道也还行。虽说没有太丰盛,但在大山里有几道肉菜,也绝对提现了校长对他们的重视了。

  之后校长带他们去看了宿舍,这是国家补助修建了不久的新房子,本来是教师们休息的地方,但为了周鼎他们又重新整理了出来。郑云强烈要求和周鼎在同一间宿舍,其他人也同意了,其实郑云不用担心,因为就算加上郑云,周鼎他们寝室也还有一个空位。

  周鼎他们的厨房是在外面临时搭的一个帐篷,用的是柴灶,还有菜板、菜刀,一些酱油醋等,只需要周鼎他们买菜回来就可以运行了。

  第二天,上午周鼎自发奋勇地去两公里外的小镇上买菜,因为担任了他们的厨师,自己买菜好规划。周鼎买了很多土豆,一些肉,还有一些其它的菜就回去了,周鼎自己还拿了一些自己的钱出来多买了点。本来其他人以为这些就是他们一周要吃的菜了,他们也知道既然选了支教,就必定会吃苦,可是周鼎说以后他会早起买菜,这只是两天的菜而已,在自己上课前会回赶来上课,时间来得及。其他人听到如此都很开心,周鼎觉得晚饭必定要吃好的,才能够把中午那顿给补回来,支教时,是没有时间吃午饭的,周鼎也只能在头晚留下一些冷菜冷饭作为第二天的午饭。

  对于周鼎,他已经把五禽养生法融入到步法中了,对于他来说走这些山路和平常路没有什么区别,反正周鼎都会早起打拳,还不如用这段时间同时把菜买回来。当然,周鼎可以很长一段时间不用去买土豆了。

  当天下午,在校长组织下,周鼎一行人面见了要来参加这次补课的小孩子。大部分人都来了,山里人对知识的渴望是其他人所不能想象的,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不想放弃。

  周鼎在其中发现了一个小男孩,穿着很破的衣服,脸上一副为明天生活担忧的样子,周鼎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小孩叫曹性,在他很小时,父母就走了,是因为得了癌症。他本来就没有其它他亲人,现在更是只剩下自己,村里面知道这件事就向镇里反应了这件事,镇里给出的处理是每月拿一些钱给他,大概只有一百块。”校长回答道“不过,每次过节,我都把他接到我家里,然而这也根本不是解决的办法。”

  “这个孩子挺有灵性的,我想让他跟我一段时间,看看他能不能学到什么。”周鼎对校长说到。

  “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学到东西吧!”在会议后,校长将曹性带到周鼎面前,之后他就出去了。

  “校长叫我过来见您,有什么吩咐吗。”曹性很好奇为什么周鼎会叫自己,但处于就校长的信任,曹性还是过来了。

  “我看你很有灵性,愿意跟着我学习一段时间吗。”周鼎温和说到。

  “我能学到什么呢?”曹性问到。

  “我要教你一套拳法,教你《周易》,这些对你现在没有帮助,你可愿意。”周鼎回答到。

  曹性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不论什么知识,只要有,曹性就想学,他相信以后会用的到。

  周鼎也比较满意,没有无用的知识,只有用的好不好的人。而且周鼎也相信,没有自己去帮曹性,他也会走出大山,希望这些能够帮到曹性。

  之后周鼎将曹性留在自己身边,只有一个月,周鼎要多教一点给曹性。

  之后,周鼎去了曹性屋里,将他的衣服床单等打包一下,周鼎发现曹性屋里就只有这些东西,准备明天去小镇上给曹性买一点东西。

  周鼎带着曹性回到小学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周鼎也要去炒菜了,虽然周鼎做饭次数并不多,但他做的菜还是挺好吃的,可没多少人可以吃到周鼎做的饭。

  吃完晚饭,周鼎将曹性的床铺好,告诉他明天要五点起床,自己也会来叫他,让曹性有个准备。周鼎回到自己的宿舍,也同样将这些也告诉了郑云,由于今天去买了菜,周鼎没有教郑云。而且周鼎买的菜还可以支撑两天,在这两天里,周鼎可以教导他们。

  郑云心里也有一丝激动,终于可以学习周鼎的拳法了,郑云以前也有点武术基础,但并没有效果,他想看看周鼎的拳能不能让他变厉害。曹性直接躺下就睡了,童年的大变,让他比一般人成熟得多。

冰寒千古说
现在打比赛,我好难静心下来写啊,写了几个版本都删了。还有一件事,为那些去支教的人打call。

第九章支教传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