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曹性的路

  曹性被周鼎派出去住在医馆,治疗其他人的病,随着曹性开始以周鼎之徒救治第一个人,越来越多的人被曹性治好,周围的人渐渐也慢慢认可了曹性的医术,曹性也慢慢习惯了白日治病,晚上修行的生活。

  周鼎其中也来了一次,看到曹性这个样子,发现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属于自己的路,也就不担心曹性了,只是让曹性半年来找周鼎报告一下,报告四次自己的变化。两年之后就让曹性自己去外面游走,至于多久回来由曹性自己决定,如果有问题曹性也可以联系自己,曹性就去寻求自己之后的“道”了。

  周鼎送走曹性后,自己并没有离开周家乡,依旧是在草屋里修行,这两年间去参加了周毅的婚礼,周毅的妻子是周鼎在读博士时遇到的,同样是蓉城周围的人。周鼎给她们算了一下,他们两个将相爱一生,也同样是幸福一生。周鼎也就没有去管周毅,只是告诉他们第一个男孩要拜自己为干爹。

  让周毅的儿子拜周鼎为干爹也是周母的想法,周母已经对周鼎没有报希望了,只有折中一下,把周毅的儿子当成孙子。只是周父并没有感觉什么,他也算教开放的人,对于周鼎的选择保持尊重,周鼎奶奶和周母一样的想法。

  算是周鼎运气比较好,周毅第二年就和他妻子生下了一个男孩,周鼎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周离。在周离出生后,周鼎一家就把周离放在了全家的中心,而且有周毅教导,周鼎并不担心周离会出什么问题。

  周离的出生对于周鼎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不会被周母逼迫去结婚了。现在的周鼎大部分时间都留在王道长哪里,一年回周母哪里十几次,要么是在节假日和要么是周母他们想周鼎才会回去,大概是一个月回才去一次。

  两年后,曹性走出了周鼎的医馆,关了医馆,告诉他们这家医馆会关门了。曹性什么也没有带走,只是回周家村里,当面告诉周鼎将要走了,周鼎同意了。自从曹性正式出师之后,周鼎就辞去自己的职务,没有去大川了。

  曹性自己走了,离开周鼎指导,自己寻找“道”,或许几年,或许几十年后才会回来,或许永远不会回来,当然,周鼎认为曹性不会出现最后一种情况,除非是他跑到战争的地方,要不然,曹性的心境不会让曹性处于危险之下。

  周鼎并不担心曹性,曹性高中是就可以过得顺风顺水,现在曹性的知识技能更多,不用为曹性担心,至于曹性会惹事,也不在周鼎担心范围之内。曹性出去是为了去他自己的“道”,悬壶济世,救治世人,周鼎也有点奇怪为什么曹性是这样的“道”。

  不过就算曹性的“道”不是这样,曹性他自己也同样要去为自己的“道”而离开周鼎,要自己去找一个自己可以定居的地方,他不可能永远处于周鼎“道”的压制下,顺利的走自己的“道”。

  对于周母他们,周鼎家的超市已经不需要他们亲自去了,他们只需要时不时去一下就可以,而且每年的的利润相当不错,所以周鼎并不担心周母他们的生活。

  在修行方面,周鼎如今对自己的“道”越来越了解,养道也慢慢到了顶峰,只是王道长现在还是悟道境界,周鼎认为他这一生也只能到修行的入门,不会再近一步,除非王道长可以放下现在的职务,放下枷锁。但王道长不放心多音观,下一辈人中没有他放心的。其实多音观历代驻观道长都是仙去之后,才有下一个驻观道长,所以王道长也认命了,只能怪自己资质没有周鼎好,也没有早一点遇到周鼎。

  在多音观里的每一天,周鼎做的都是练五禽养生法,看道藏,看《周易》,看儒家经典,讲讲道。周鼎这样做一直到曹性离开后的两年,这时周鼎的境界又到了不能增长的地步,这下周鼎有点很急,因为周鼎感觉自己的境界桎梏非常牢固,没有一丝破裂的迹象,他直觉认为至少需要十五年才能冲破这个桎梏,虽然周鼎早有预感,但要知道要这么长时间还是有点失望,自己的肉体寿命并不多了,只有九十年左右了,之后的境界突破所需时间也会比现在长更多。

  不过周鼎只是稍微感触一下,心灵就恢复了,重新做到古井不波的状态了。

  这时曹性没有回来过,也没有联系周鼎,这正是周鼎所想看到的,短暂没有联系周鼎,说明曹性现在的状态很正常,没有一些他处理不了的问题。

  不过就在今日,周鼎奶奶正在过79的生日,周鼎他们都回来了,曹性也打来电话恭喜周鼎奶奶。

  在电话中,曹性报告了自己最近的生活,他现在在秦岭一段,处于一个农村里面,正在救治一个老人,他每到一个地方,就免费为他们治病。遇到城镇只待半个月,先给其他人看风水,算命,赚一些钱,现在的存款够曹性花费十年。

  曹性准备就花十年去走遍天下,行医天下,最终将自己推到悟道之颠。别看曹性要花这么多力气才有这么一点进步,这是他为自己以后达到养道做准备,为他突破到触道之后没有境界上的阻碍。

  而且曹性在达到悟道巅峰之后,还需要几年才能到触道,这还是曹性天赋异禀的原因。毕竟周鼎也是有灵珠潜移默化的改变才会有这么大的成就,曹性有了周鼎帮助,最后必然是周鼎之后的修行第一人。

  周鼎认为曹性很难得道,只有一丝希望,他也只能祝福曹性以后能够从众多迷惑中,抓住唯一的机会。

  从古至今,得道之人才能够被称为真人,这表示已经到了人的极限,下一步就开始向“仙”一类的前进,脱离凡躯凡体凡神。小说中的武当张三丰就是这类人,他们灵魂存在时间已经超出人的极限。

  曹性这接下来的十年将会走遍神州大地,悬壶济世之中悟道天下。曹性在那时会把自己的“道”写下,如同周鼎一般,他也想让自己的传承留下来。

  在没有人的地方,他白天行走,天黑了就写下自己的感悟和一些看法,自己的不足,将这些留给其他人或留给自己看。

  在那些医疗条件落后的大山里,周鼎教曹性的五禽养生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现在曹性的身体素质跟一个特种兵没有区别,曹性登山时也没有太过困难,虽然还是有些劳累,但曹性都成功地独自跨过了那些山,到了里面的乡村。

  为了能够真正让大山里面的人有条件就医,曹性晚上就写下一下简单的药方,传给那些识字之人。让自己每到一个地方,所做的不是简单把人的病治好,而是让他们在曹性走之后,也能把病够治好。

  其实曹性也有迷惑之时,但看到治好那些的人非常开心,一些老人看到自己也会叫曹医生,给自己拿一些鸡蛋,邀请自己去做客等,自己就没有疑惑。之后曹性也会看看一些儒家道家经典,自己就没有任何负面情绪了。他现在一切都是按照十分完美步骤进行下去,他的阅历心性都有了一定提升。

第十九章曹性的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