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玉心宗

  就在眨眼之间,血云与翼兽就来到了面前。

  “黑老鬼,血老鬼准备好了。”星风道人对着新来的两人问道。

  “风老鬼和小思思今天倒是挺积极。”血云上站起一个血红色的身影。

  “和皇兴小弟一起,当然要早点来了。”李思思微笑着说道。

  “小梅,这儿交给你了。既然人到齐了,那就出发吧!”皇兴道人和梅书山说了一声,接着直接向前飞去,李思思看了看张小松,嘻嘻一笑,与其他高手一起离开了。张小松看了看杀气腾腾几人离开的背影。

  “回宗!”梅书山大喊一声,黑色的云朵飞动起来,张小松本来以为这云朵是皇兴道人用法术变的,当皇兴道人离开,通过询问才知道这是一件高级灵器,是由玉心宗最基础的法器孽云进化而来。

  张小松看着脚下孽云,不由的想着如果是自己架着多好啊!

  到了玉心宗一定要学会制作方法,到时架着它想什么时候回家就能什么时候回去。

  “这位师弟,不知这么称呼?”就在张小松真在幻想时,一个声音响起。

  张小松转身一看,是一个肤色白皙,五官精致的少年。

  “小子张小松,不知师兄有什么吩咐?”张小松看对方和善有礼,也客气的说道。

  “没什么,梅师兄安排人给师弟介绍玉心宗的情况,在下就接了这差事。”对方很平和说道。

  “不知师兄如果称呼?”听到对方的的来意,热情了一些。

  “我叫皇旭,你可以叫我皇师兄,也可以叫我旭师兄,我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像极皇与旭尊娶到圣女……”这皇旭第一句话还正常,第二句就好像现了原形,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接着皇旭从理想到人生,从今日八卦到上古艳史。还从多个角度,几个层次分析了玉心宗的二长老阮新平为什么追不上千寒落的雨晴;裂天剑宗的邢震山娶了太玄宗的林秋雨,从威风八面的绝世剑修,变成了苦哈哈的妻管严。

  张小松从小就喜欢神仙鬼怪故事,最喜欢听师傅杨医师讲神仙与妖怪大战。

  皇旭讲的虽然没有特别精彩大战,却让张小松听到“神仙”的另一面,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烦恼忧愁,并不是单纯法力高强,无所不能。

  皇旭讲的是畅快淋漓,张小松听的是津津有味,时间不经意间就匆匆流过。

  当皇旭讲完玉心宗上一代女长老碎心道人将她的负心汉练成血肉傀儡时,张小松抬头看到前方的平原上突兀出两座平行山脉,山脉之上漂浮着朵朵黑云。

  “坏了,到山门,还没来得及给张师弟解说玉心宗呢!怎么办呢?”皇旭看到前方的山脉,忽然一拍脑袋,好久没这么痛快的说话了,说的太投入把正事给忘了。

  “张师弟,你要记住,‘弱肉强食’这条规则在任何地方都是正确的,在玉心宗也不例外。”皇旭忽然想到他父亲皇兴道人经常给他灌输的道理,为了应急,只好拿出来现卖了。

  张小松出身猎户家庭,对于“弱肉强食”的道理一点也不陌生,从矿洞的两堆肉山,到几位魔道高手杀气腾腾的离开,再到皇旭的见闻故事,血液的味道一直弥漫其中。“仙人”的道路没有儿时想象的那么轻松美好。

  黑云很快来到山脉附近,梅书山拿出一块令牌,对着附近空间一照,张小松眼前一黑,当他再度看清时,却发现自己正孤零零的站在了一个平台上,平台四周竖立着十二座黑色雕像,似人状,只是有些四足八臂,有兽头羽翼。其中表情也不相同,有的面色狰狞,有的平静安详,有的悲痛欲绝,有的嬉笑欢乐,在平台的前方是难以看到尽头的红色阶梯。

  张小松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其他其他道路,就直接踏上了红色台阶。

  如果有人站在平台上,就会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张小松走上台阶之后,人竟然直接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时已经回到玉髓峰的皇旭,忽然想起来张小松好像是被安排在玉髓峰,不知能不能适应这里冰火两重天的环境。这一路走来,皇旭对张小松的印象颇佳,是一个少数愿意倾听他谈话的人,更重要是他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有魅力的人,喜欢骚扰老爹的李思思,见到张小松第一面,就被勾引住了,再三回望,而他却能无动于衷。

  如果张小松知道皇旭的误会,一定会泪奔的,他那是无动于衷啊,无意的一眼,小命差点丢了,就算回望五次,他也不敢看啊!

  和本人一样,有定力,有魅力,稍加培养,肯定能成为,和我一样追求的“道友”。到时两人一个娶魔道圣女,一个娶仙道圣女,肯定会成为和“极皇旭尊”一样的佳话,皇旭心中美美的想着。

  就在皇旭开心的制定者情圣培养计划的时候,张小松却眼巴巴的看着不远处的蜂窝。

  张小松沿着台阶往上爬,他走了一会,就感觉肚子饿得发慌,准备从储物袋里拿吃的东西时,他的脚踩在了一个绿色台阶,他就来到了一个小空间,这个空间很小,只有两丈方圆,在他的对面有一个蜂巢,里面能看到金灿灿的蜂蜜,爬满蜂巢的蜜蜂让他犹豫,他本想直接离开,但他发现储物袋,在这里竟然打不开了。

  张小松看了看周围,根本没有可以生火的工具和材料。

  该怎么办呢?就在这时蜜罐被蜂蜜的气味唤醒了,对着张小松一边比划,一边吱吱的叫。张小松想了想,觉得蜜罐的想法是正确的,在没有任何利用物和工具时,只能硬干了。

  张小松将黑色上衣往上提了一下,盖住脸,接着往蜂巢冲去,不顾周围的蜜蜂直接挑了一个最饱满的蜜脾割了下来,蜜蜂也开始它的报复。

  张小松坐在台阶上,满身都是被蜜蜂钉的包,那节绿色的台阶上,接着出现了几个字:“任何的工具与手段总有不待之时,自身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保障。”

  

第六章 玉心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