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面包车

  “长大后,做个有用的人”这句话,旁边的阳光已经听过无数次从母亲的口中说出,但是,此时的阳光,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算有用,有用的人又是指的是什么?是功成名就?是无私奉献?

  宋刚听了阳光母亲的话:尴尬的笑着说:姐,没事的,咱这一辈子按可活60算,现在咱们已经度过人生的二分之一,这些年,我们一直,走着,看着,成长着,啥没遇到过?我们也曾,哭过,笑过,悲伤过,迷茫过,可是我们不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前些年,我们曾想过会有这么好的今天吗?

  老姐,你听我说:咱们现在啥都不用多想,只要遵循本心就好!再过些年,我们这一代人老了,那么我们的孩子就会成为那时代的主角,但是,每一个时代都是残酷的,无情的,终究会淘汰一些人生毫无意义的人,或者是承受不了社会压力的人。古人曰:“乱世出枭雄”每一个时代的人都会如同春暖花开时,百花争艳,让人注意的无非是最好的,和最差的;漂亮的融入历史,让世人铭记,赞美,歌颂;差的,也会融入历史,让世人铭记,对比,讽刺的反面教材;

  宋刚说完这句些话后,忽然加重语气叹息着说道:好一个光阴,好一段历史,“丰碑只为伟人雕刻,历史只能为成功者续写”世道无情,让我何以细雨情柔?

  爸爸,你想吓死我呀!神经兮兮的,聊天归聊天,忽然这么大声音干嘛呀!一声埋怨的语句从旁边传来。

  看着女儿埋怨的语气,宋刚,呵呵的笑了起来,并柔情的对晓春说道:女儿,不好意思啊!突发其然的感慨,只有像我这样历经世事的人才会有的,现在告诉你,你也不会懂得!

  晓春看着面前嬉皮笑脸的父亲,两个水汪汪的眼睛紧紧的等着宋刚这个父亲。

  看着女儿的表情,宋刚有些心虚,那原本刚毅笑嘻嘻的脸庞瞬间变得有些尴尬,随后,对晓春轻声的说道:女儿,别生气,下次爸爸一定注意,不会再突然的大声说话,现在你阳光哥和你秀芳婶子咱家车上坐着呢?一定要礼貌!

  晓春看着阳光哥和秀芳婶,小脸微红的说道:哥,婶子,不好意思啊!没影响你们吧?

  不影响,丫头,婶子我认识刚子这么多年,第一次才发现原来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刚子,会怕自己的女儿;只是丫头,婶子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本身,你们家的事,婶子不愿意管,但是婶子我,告诉你,刚子是爱你的,是在意你的,我也知道你父亲现在最在意的莫过于他的女儿,也就是你,虽然母亲走的早,但是,婶子知道,你不应该怪你的父亲!因为在好多抉择面前,总是要有选择的。

  记得·······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宋刚打断。宋刚眼中湿润起来,断续的说:老姐,我这车上还可以放音乐呢?要不听一听?

  阳光母亲看到宋刚的样子,叹了口气,随后故意朗声的说道:好呀!我活一辈子,还是第一次坐这么高端的车子呢!想想以前,坐得最好的车子也就是马车了,说着,还自嘲的笑一笑,眼睛转向儿子阳光;

  听着母亲自嘲的话语,阳光鼓起很大的勇气,拍拍胸脯对母亲说道:母亲,你放心,早晚有一天,我也会买一辆漂亮的车子,然后拉着你和父亲一起出去玩。

  好,听到你这句话,妈妈就放心了,妈妈相信你,阳光胡秀芳开心的说道。

  动听的音符从车厢中阵阵传出,优美的旋律伴随着几人的耳旁,阳光记得很清楚这首人生第一首在车里听得歌,阳光没有忘记,哪怕是多年以后。阳光跟随着音乐而哼起了这首正在播放的音乐,脸上深深陶醉再其中。

  多年以后,阳光每一次迷茫的时候,嘴中都会不由的哼起: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长大以后为了理想而努力

  渐渐的忽略了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

  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银色的面包车缓缓的行驶在农村唯一一条水泥路上,像一个巨大的蜗牛在奋力的奔跑着,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让路上行人纷纷驻立而望。

  行人看着银色的面包车,不由自主的向路边靠去,为这辆银色面包车让路,阳光透过车窗看着道路旁驻立的行人,看着行人眼中那期待万分的眼神,不由的感叹下科技的魅力,未知事物对世人的吸引。

   00年,阳光九岁,这时农村人还是耿直的,什么东西都不会掩埋,遮盖,淳朴的农村人,想做的任何事情,或者想要的任何东西,都会表现在面容上,喜,怒,哀,乐,愁,乡亲们通过面容都可以看出,乡亲们也都有一颗乐观,宽容的心,随心所欲,想什么,做什么,大多数每一天都是开心的,正如这驻立而望的行人一样,想要,想得到的东西,眼神中没有一丝隐瞒。

  面包车边走,宋刚一边和路上的乡亲们打招呼,亲切的问候,温和的笑容,一句句,深暖他人心。一声声朗声的问候,一声声欢快的笑声,传遍着乡间道路上。

  阳光带着喜悦的心情看着缓缓过去的风景,不由的感叹,这是我坐过最舒服的凳子。这时,一个吱吱不停响的自行车映入阳光眼中,阳光一下子就认了出来,因为这辆车子陪伴阳光整整3年有余,阳光记得很清楚,这是他最敬爱的杨老师的车子,但是此刻车子上坐的却是秋殇娘俩,看着秋殇母亲在卖力的等着破旧的自行车,汗水一滴滴的划过苍苍的脸颊,阳光觉得这一刻很相似,但又想不起来那一点相似,于是,阳光用疑惑的眼光看向旁边已经有很多银发的母亲胡秀芳,看着母亲饱经风霜的样子,赶快低下了头,丝毫不敢再注视着母亲苍苍的脸庞。

第三章 面包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