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除草

  听到老师口中的话语,已经干完活的学生们心中顿时不舒服起来,毕竟在学生心中,只要是把老师布置的任务完成,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玩耍,可是,在老师的眼中,能者多劳,毕竟老师不知道自己学生们体质如何,干活能力又如何,以什么样的态度去干活,只能把看起来强壮的学生多分配一些任务,来弥补学生们干活时的时间差,尽可能的打算着让所有学生一起完成老师们布置的任务;

  看着学生们不情愿的表情,老师没有说些什么,对于老师而言,学生能干不是学生的错,可干太快了,那就是一种错,毕竟站在老师的角度看,是不可以有些学生玩着,有些同学在埋头苦干,哪怕是有些同学故意偷懒,毕竟俗话说的好“不打勤不打懒,就打不长眼,”老师虽然知道自己的学生努力了,可是大众呢?老师上面的领导校长呢?看着有些学生玩耍,有些学生在干活,校长会如何想?

  同学们听到老师的话后,虽然极度不情愿,但是还是按照老师的话语做了,而阳光和秋殇听到老师的话,却笑了,因为晓春身边的杂草还没有揪完,所以两人并没有因听到老师的话语而生气,甚至还因老师说的话语而高兴呢,毕竟,老师的话语就像两人此刻的免死金牌,一个来到好朋友晓春身边的完美理由。

  老师看着已经行动起来的学生们,就又转身离去,而同学们看到老师的离去,有些学生甚至朝地下吐了口口水,那种恶略的形象深深的应在阳光三人心中,阳光这时陷入了沉思,心想:来到这个校园是对还是错?想想自己是否能够适应这个环境,适应这个大家庭。

  秋殇,晓春两人看着阳光沉思的样子,也同样的沉思起来,抬起头,看着柔和阳光西下的模样,把三人拉入愉快的回忆中,想着三人在柳家村的点点滴滴,想起柳家村和蔼可亲的老师们,想起以身作则的杨老师,想起三人在三人张开臂膀手拉手都抱不住的大杨树,在杨树下嬉戏,捉迷藏,想着三人躺在大杨树下看着天空中喜鹊头上叫,候鸟天上飞;

  过了一小段时间,晓春首先回过神,对阳光和秋殇说道,发啥楞呀!赶快干活吧!再想也回不去了;两人听到晓春的话,嘴角漏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并喃喃说道:对呀!回不去了,我逝去的青春,再也回不来了。

  这时,秋殇忽然对阳光说道:阳光,别伤感了,别回忆了,杨叔不是讲过:人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哪怕我们未来的人生路途充满危险,困难,他也希望我们坚持到胜利。

  深吸一口气,秋殇又接着说道:从小,我就受到同龄人嘲笑,说我是没有父亲的孩子,你们不知道我的心有多难受,也不知道我曾有无数的夜,就因为这件事而睡不着,或者在睡梦中惊醒,可是,你看看现在的我,我现在不再是当初的我,我也不再畏惧别人的热嘲冷讽,你们看,现在的我像不像一个坚强的孩子!哪怕我们人生风雨同行,哪有能如何?我想我李秋殇现在不会畏惧,未来更不会!

  这时,听了秋殇的话后,阳光也调理好状态,回想着秋殇刚才说的话,阳光给自己一个微笑,站了起来,看着西下的太阳,突然不吭不嗯的说了一句“加油,阳光,你可以的”还加一个手臂握着拳头向上举的动作;这一刻,把晓春和秋殇雷的不要不要的,就连周边的一个同学也因为阳光突然的一声话,而吓的直接坐到土地上,让回过神的同学们哈哈大笑。

  因阳光这个滑稽的动作,惹得同学们原本抱怨的心情瞬间开心起开,随后,同学们一边揪着地上的杂草,一边愉快的聊着天,几个几个的人群,聚到一起,高兴的干着活,同学们之间好像放下了隔阂,干活快的会主动帮助那些没有干完的同学,一时间,操场上其乐融融;

  下午四点半左右,同学们已经把操场上面的杂草全部清理干净,老师快五点过去的时候,同学们都聚着堆在聊天,不过老师们看到已经干净的操场,便没有说些什么,而且还并大声的告诉同学们可以回到自己教室中收拾一下书包,放学了,学生们听到老师们的话,争先恐后的跑到自己的教室中,收拾好书包便飞奔到学校大门口;

  在门口,杨国峰校长拿着一个喇叭,大声的喊着一二年级不可以先走,要等待着家长的到来才可以离去,惹得高年级的学生们开怀大笑,带着愉悦的心情离开了王家村校园;

  看着同学们远去的背影,阳光感叹道,曲折的一天终于要结束了啊!真希望明天会给我一个令我愉快的一天,旁边的晓春听到阳光的话,笑了起来,说道:今天不好吗?后者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就这样,阳光三人面向太阳西落的方向朝着柳家村走去,太阳轻抚着三人的脸庞,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在回家的路上,三人看到许多如同他们一样的小伙伴,一路上有说有笑,嘻嘻哈哈,有的还唱起童谣,有些还唱着阳光秋殇没有听过的歌曲,阳光和秋殇两人羡慕的不得了,两人也想高声歌唱,可是却有心无力,什么歌曲都不会;

  晓春看着两个好朋友羡慕的目光,便蹦蹦跳跳自豪的说道:要不我给你们唱首歌吧!我也是会唱歌的人哟!

  两人听到晓春的话语,吃惊的问道:晓春,你还会唱歌?我们咋不知道呀!

  听到两人的话,晓春不开心的说道:你们如何能知道,没有一个人问我,也没有一个人记得咱们三人在夕阳下曾许的愿望,看来,电视中那句话说的很对“男人都是一个健忘的动物,许多的男人都是把承诺当做一个屁,说放就放,说忘就忘。”

  阳光,秋殇两人听着晓春如同抱怨的话语,竟无言以对,两人想了一下,就笑着对晓春说道:恁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俺俩一次吧!我们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好不好?

第二十二章 除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