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和平城

  和平城,这是一个坐落于盆地中,人口不足五千的小城。

  整个小城被一道呈正三角形高6米、厚3米、边长2000米的玉白石墙围住。此时已是黄昏,小城处处升起炊烟,西去的阳光无力的映射在洁白的石墙上,照得城墙上一道道神秘的纹路若隐若现,也衬着伫立在墙头上那一个个身着布满朱红色纹路铁甲的身影、散发着难言的肃穆。

  “咚~咚~咚……”城墙里边角落处一栋靠墙而建、高有七米的钟楼里,守钟人第三次敲响了眼前巨大的铜钟。拂过小镇的晚风,载着这道道厚重的钟声,越过城墙、穿过宽达百米黑漆漆的护城河落入四野。

  伴着钟声落下,一个满面风霜、疲惫中透着些许哀愁的大汉,驾着一辆由两匹消瘦的矮脚马拉着的老旧马车,缓缓驶出了小城上唯一的一座城门。

  “啪——”

  “领主大人,安好。”当穿着一身暗银色鱼鳞甲、头戴几乎全封闭式头盔的陈潇然从马车上下来时,城门边上的八个守卫和一个登记官同时站直身体,抬起右手紧握、掌心朝里,有力的敲击在胸口上,然后微微低了下头齐声问好道。

  “辛苦了诸位”陈潇然也抬手回了个礼,然后走到登记官旁边,摘下头盔,露出那还显得有些稚嫩的清秀脸庞,挑了挑浓眉,眯起双眼注视着远处密林上的夕阳,语气严肃的问道:“今天外出的人员都尽数回来没?”

  “大人,今天总共外出512人,现在回来了491人,还有21人未归。”登记官看了眼出入登记簿,沉声回答道。

  “还有21人?”陈潇然身体微侧,仰头(对于身高接近两米的登记官,现在才一米七冒头的陈潇然自然得仰头)看向登记官,眉头一挑,抿了抿嘴唇,稍微迟疑了下,语气坚定道:“那我们再多等半个小时。”

  “可是大人,天马上就要黑了,城门要是晚关半小时,会很危险的。”登记官闻言,一惊,赶紧劝道。

  “这不是还要过一个多小时,天才会黑嘛,我的登记官”陈潇然故作轻松的耸耸肩,取出一块古朴的银怀表在登记官面前愰了下,洒然一笑:“说不定那些人只是今天收获太多,导致步伐慢了点,我们就再多等等呗。”

  “这——”已经度过四十年风雨的登记官,哪会看不出眼前小领主脸上的轻松只是装起来的?不过小领主眼底透出的那股脆弱的希冀,却让登记官一下子陷入沉默,好一会才再次朝陈潇然行了一礼:“谢谢,领主大人。”

  “安啦,安啦,谢啥谢,都是和平城的兄弟,我这么做是应该的啦!”转过头重新望向远处,陈潇然嘴上说的轻巧,双眼却充满浓稠到化不开的忧虑。

  时间一点点过去,陈潇然与身后众守卫、登记官、车夫远眺的目光从忧虑慢慢过度为悲哀。再一次看了下怀表,陈潇然的动作一顿,眼中的忧虑彻底被悲伤覆盖。

  “哗啦——哒哒——”

  沉默了一会,陈潇然豁然转身,三步并作两步,不甘心的回身跳到马车车顶向前眺望,可惜入眼的依旧是死寂的护城河、枯黄的草地、黝黑的密林而没有半个人影,不禁深深一叹:“哎——”

  跳下车顶,步履沉重的走到登记官面前,陈潇然仰头认真的盯着他那双此时依然显得平静的眼睛,吩咐道:“登记官,等会就麻烦你查清是哪些人没能及时赶回来,然后派人将抚恤金送到他们家里,如果规定的抚恤金不足以帮他们家度过难关的话,你可以酌情增加一些。所有多出的支出,你事后可以到我府上来领取,知道了吗?”

  虽然由于戴着面甲看不出此时登记官的表情,但可以明显看到他的眼神一怔,随后本来平静到甚至有些冷漠的眼睛掺入丝丝的欣慰和感激,登记官郑重的再次朝陈潇然行了个礼:“谨遵您的吩咐,我的领主大人——”

  “啪——”另外八个守卫也听到了陈潇然的话,当下心里蓦然一定,同时行礼唱了个诺:“领主大人,感谢您的仁慈和慷慨。”

  “大人,您跟老领主一样的仁慈、勇敢和慷慨。我想,我应该得向您道歉”登记官挺直身体,摘下面甲,露出了他那缺了个鼻子的可怖脸庞,然后向陈潇然鞠了一躬:“对不起,大人。说句大不敬的话,本来对于你这么年弱就继承领主位置,我还感到担心。但现在,我得收回我那不敬的想法,并向你道歉。我相信你一定会做的跟老领主一样的好。”

  “哈哈,我当以为你做了什么错事要跟我道歉呢!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毕竟我现在才15岁,还没成年嘛。这咋然继承了我父亲的位置,你们有这点想法那不是很自然?所以,你根本用不着向我道歉。不过——”说到这陈潇然一顿,接着抬起右手紧握五指,自信一笑:“我可是继承了父亲的遗志,要带你们过上好日子的,所以,我一定会做的比老爹还好。”

  黄昏薄弱的阳光,经过少年那灿烂自信的笑容时,似乎变得璀璨起来,幌的登记官一时失神。

  等到他回过神时,只见陈潇然已经站在马车上,回首一一看了眼旁边的守卫,继而将目光重新投到他的身上

  “把渡桥收起,关好城门,你们赶紧去吃口饭,好好休息一下,今晚,我们共同作战——”顿了顿,陈潇然用力挥舞了几下拳头,大声道:“为了家人而战;为更美好的明天而战;为未来子孙而战。”

  “是——”

  “为家人而战。”

  “为更美好的明天而战。”

  “为未来子孙而战。”

  ………………

  在城门守卫、登记官和城头守卫的响亮回应声中,陈潇然蓦然将拳头攥的更紧,坚定了心中的信念:“王叔,我们回去吧。”说完,转身踏入车厢。

  “好咧,大人,您请坐好——驾——”车夫王勇得令,一提缰绳,驱赶着马车掉头驶向城内。

  和平城很小,小到只要有人站在城头往里望去,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在这呈正三角形的城内,所有建筑物都层层集中在中间一座只有30来米高的高地上,而其余空地则分别是谷物蔬菜种植区、家禽养殖区、演武场以及一个小小的湖泊。

  “大人,虽然属下心里很支持您刚才的做法,但请恕属下多嘴一句,我们府上散钱也没有多少,今天您开了这个头,我们府上以后的日子只怕会过得更拮据。”离开城门一小段距离后,王勇暗自组织了下语言,然后开口小声道。

  “这点我又何尝不知道啊!”坐在车厢里的陈潇然闻言沉默了会,摊开布满肉茧的粗糙双手,放在眼前怔怔的看着,嘴角随之爬起了一丝苦涩的笑意:“可是王叔,你想啊,父亲他意外去世,而我还未成年就仓促继承领主之位,这本来就让领地里有些人心不稳了,如果我不再做些事的话,我只怕情况会更糟糕下去。在这乱世,如果失了人心,那一个领地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我不想祖辈的一切努力、就这么轻易的结束在我手里啊!”说话间,陈潇然蓦然紧握双手,似怕一不留神间,就让祖辈的一切努力就那么从自己的指缝间溜走。

  “大人——”

  “王叔,都说好了,没外人的时候你叫我小名就行,咋们自家人,就不必要那么讲究了。”

  “大——哎——小天,老爷那么一走,终究是苦了你啊!”王勇蠕了蠕嘴,最终只发出一声感慨。

  “哈哈!王叔,这点苦算什么。只要能完成父亲遗愿,再多、再大的苦我都受得了。”闻言陈潇然慨然一笑,转头指着车窗外的田野大声道:“王叔,您瞧好了,过不了几年,我一定会让大家将谷物种到城外;将狩猎圈扩散到黑骨林外。到时候大家就能尽情的大口吃肉、大碗吃香喷喷的米饭。”

  “哈哈哈哈,好儿郎!小天,那王叔我就静等那天到来了。”感受着身后少年郎飞扬的自信,王勇深受其染,当即也开怀大笑。

  “嘻嘻,王叔,您现在还是先加快速度吧!不然让安爷爷和翠姨等久了,您又得吃点翠姨的苦头了。”似见不得王勇开怀,陈潇然突然从车厢里探出了个头嬉笑道。

  “好你个小天,还学会消遣你王叔了。得嘞,那你坐稳了,我要加速了,驾——”闻言王勇笑骂几声,嘴上提醒着陈潇然坐稳,但“稳”字才出口,王勇就陡然加速。要不是自小习武,使得下盘稳健、平衡力强,这么一突然加速,还真有可能让猝不及防的陈潇然摔个跟斗。

  “对了,王叔,你说,我刚才后面那几句话说的漂不漂亮?”稳住身体后,陈潇然斜着脑袋,眼珠子转了几圈,开口道。

  “嘿!这还用说,瞧瞧后面那些小家伙,亢奋的跟打了鸡血似得,你说好不好?还是你这脑袋好使,能想出这些话来。”王勇咧嘴一笑道。

  “嘻嘻,王叔,这几句话可不是我想出来的,是我前几天从书上看到的。刚才灵机一动,就用上了,没想到还真有些效果。”陈潇然腼腆的抓抓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不知道,我刚才是有多紧张,连手心都出汗了。就怕说出那几句话时,一下冷场,那我就尴尬死了。”

  “哈哈!小天,没想到你刚才这么紧张,我可一点都没看出来。看来小天你成熟很多啦!”王勇语气中充满欣慰道。

  “还不够,还不够呢,王叔,我真想马上突破修身境,到时候就能完成父亲的遗愿了。”听到王勇的夸奖,车厢内的陈潇然,眼神却蓦然一暗,语气有点低沉的轻声自语道。恰巧此时车轮连着压过四五块拳头大的石头,使得车身震了几震,发出一阵“咯吱——咯吱”不堪重负般的声响,将陈潇然的话完全掩盖过去。

  “这是哪个兔崽子把这么大石头扔在路中?改天被我查出一定好好赏他几个大板”待王勇重新调好方向,下车看了眼,发现车轮上竟然出现了几条小裂缝,不禁开口骂到。骂完上去将几块石头直接踩碎,然后继续上车驾驶:“对了,小天,你刚说啥来着?”

  “哎呀,王叔,我刚说让你再快点,我们时间很是紧迫哦。”突然的震动,在将陈潇然的脑袋震的磕到车顶时,也将他一时低落的情绪瞬间震飞。这时听到王勇的问话,当即岔开话题。

  “哦,这样啊,那马儿、马儿,就麻烦你们再快点啦。驾——”说完,王勇一鞭子甩在了马儿的身上。骤然一吃痛,拉车的马儿不禁仰头嘶鸣几声,加速向前奔去……

  还算平整的碎石小路本来就不过三四百来米,这一提速,不一会就到头,到这里,马车一转头,拐上了山道。又绕着山道行了十来分钟后,马车停在了道路尽头带有一个小院的两层高石屋前。

  “汪汪~汪汪……”

  随着王勇将马车随意停在院门口前,小院里传来一阵狗叫声,伴着狗叫声,一头体长接近一米五,但浑身瘦的皮包骨的大黑狗,带着一阵风欢快的扑进了车厢,很快——

  “哈哈~哎哟~哈哈~老铁不要舔、不要舔了,再舔今晚我可就不给你肉吃了哈!哎哟,你还舔,看我大——嘿,你有种别跑——”

  “汪汪~汪汪~”刚钻进车里的大黑狗又有些匆忙的跑出车厢,紧随其后的是被舔了一脸口水的陈潇然。

  那大黑狗一溜下车,就躲到不知何时出现在院门口的一个身着灰色长袍、满头银发却蓄着三缕垂胸黑髯的清瘦老者身后,但却将尾巴对着陈潇然使劲的摇着。

  “安爷爷好!”见到这老者,陈潇然止住脚步,先是尊敬的问声好,然后一低头,瞪着从老者另一边露出脑袋的大黑狗威胁道:“哼,别以为拿安爷爷当挡箭牌我就收拾不了你,我数三下,你再不过来的话,我就让翠姨今晚不给你肉吃。”说着,陈潇然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1——”三根指头缓缓弯下一根。

  “汪汪~汪汪~”大黑狗蹭了蹭老者的小腿,似是恳求般叫了几声。

  “2——”第二根指头也缓缓弯下。

  “汪汪~汪汪~汪汪~”大黑狗继续蹭着老者的小腿,叫声稍稍急切了点。

  “3——”眼看着少年的第三根手指就要快速弯下,让大黑狗与今晚的肉食无缘。好在这时,老者及时出声,将这一“伤狗”的惨事扼杀在萌芽中。

  “哈哈,好了,小天,小翠已经为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鸡腿。你还是快去吃,这天,马上就要黑了。”

  “哈!今晚有鸡腿吃?哈哈,还是翠姨最疼我。”一听有鸡腿吃,陈潇然就直接把大黑狗给忘了,高兴的往屋里跑去。

  老者与进院的王勇见此,均摇头一笑,然后一前一后走向石屋。侥幸保住了今晚肉食的大黑狗,欢快的叫了几声也尾随而去……

  在这一刻,整座小城里,有些已经吃完晚餐的人——不管老少,只要岁数大于16又不超过70的,都穿着铁甲、提着武器,三三两两的缓步走向城墙。

  而那些岁数低于16或超过70的,此刻也走出家门,齐齐走向高地下一个空地中。在那空地贴近高地的一角,一扇青铜大门,泛着清幽的冷光……

  

第一章:和平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