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夜至

  作为名义上的领主府,这栋两层石屋简陋到甚至有些寒酸。

  跨入大门,迎面的是一个没有一点多余装饰、摆下七张外形粗狂的石椅就显得有些拥挤的客厅,在客厅的左手边靠门处是一架直上二楼的靠墙木梯、右侧则是一间卧室,穿过客厅、沿着一道斜对着大门的小门走进去就是与客厅只有一墙之隔的厨房兼饭厅。

  此时厨房内,一个身着青灰色粗布连衣裙、体态轻盈、有着一头齐腰长乌黑发亮秀发的妇女,正手脚麻利的将热在锅里的菜端上饭桌。

  “哇,真有鸡腿呀!”快步走到饭桌前的陈潇然,盯着桌上一盘酱的油光红亮的鸡翅、鸡腿,眼神发光的吞了吞口水,就将手伸向其中一个稍大点的鸡腿:“翠姨,今天怎么突然做鸡腿了?”

  “啪——”

  眼见陈潇然的手就要碰到鸡腿,一根凭空出现的绿色小藤条,阻止了他的行为。

  “先去把手给我洗了,再来吃”撤去左手中的法决,将右手上拖着的四碗饭摆在桌上,布裙妇人瞪了眼陈潇然。

  “哎呀——翠姨,抱歉、抱歉,一时激动,没管住手,我这就去洗。”陈潇然触电般收回手,讪笑着跑到一边端了个木盆到灶台上打了盆热水,乖乖的洗完脸、净完手才重新回到饭桌上。紧随其后的王勇不等“翠姨”开口,就自觉的去打水洗脸、洗手。

  “翠姨,你现在小青木决使的可是越发的娴熟了。”端端正正的坐好,陈潇然对着妇人眨了眨眼睛道:“我觉得这里面有我很大的功劳,所以,翠姨,你以后可得多做些鸡腿给我吃哦。”

  “啪——”陈潇然话刚说完,一根纤细的青藤凌空抽在他的耳边,发出一声响亮的脆响,惊的陈潇然头皮发麻。

  “咝——翠姨,我又做错了什么?”摇摇头,陈潇然无辜的看着妇人。

  “小天呀,你又不是不知道鸡对我们领地的重要性。为了养护好那些鸡,牧老都不嫌恶臭的搬到鸡舍旁住。今晚要不是看在你第一次上城墙守夜的份上,凑巧又有一只公鸡和一母鸡上了岁限,牧老才大方的宰了它们,否则我又哪有机会给你做酱鸡腿?”妇人摆好筷子、汤勺,坐到陈潇然左手边一个圆石凳上,伸手召出一根小青藤,任它在手心乱舞,不断发出“啪啪——”的脆响,眼神幽幽的看向陈潇然:“你说,你让我以后给你多做些鸡腿吃,是不是特想看翠姨被牧老骂的样子?”

  “嘿嘿——翠姨,你这可就冤枉我啦!我的意思是,等以后我们领地变富裕了,你再给我多做点鸡腿吃,不是让你明后天就去找牧老要。”陈潇然听着此起彼伏的脆响声,干笑了几声,屁股不动声色的往右边挪了挪,好似这样就能让“威胁”消失。

  “好了,小翠,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没正经的吓唬小天。我们快点吃饭吧,天色已经不早了。”坐在陈潇然右手边的灰袍老者,一直笑眯眯的抚摸着胡须看着这一切,直到王勇也上桌,才出言阻止。

  闻言,妇人和陈潇然忙正襟危坐,端起饭碗,默默吃起晚餐——食不言,一直是老陈家的传统。

  虽然身为一地领主,但陈潇然的晚餐并没有多豪华——三素一荤外加一道西红柿鸡蛋汤而已。唯一区别于绝大多数人的是,至少他还能有碗实实在在的白米饭而已。

  安静而认真的吃完晚餐,几人漱完口——待妇人将桌上的空碗、空盘堆叠到洗碗池后,就一起出门,坐上马车,直奔高地下的广场。而在马车后,吃饱的大黑狗,亦步亦趋的跟着。

  等陈潇然几人到达广场时,城里所有的老幼病残都已聚集在这。一眼看去,黑压压的一片。奇怪的是,这么多人聚在一起,除了偶尔响起的几声婴儿的啼哭声、伤病者压抑的咳嗽声外,就只有冰凉的夜风刮过时发出的“呜呜——”声和一阵诡异的自西天最后一丝余辉,彻底从天宇掉落时响起的“哗啦——哗啦——”的海浪声。

  陪妇人和老者下车的陈潇然望着这一幕,听着令人烦躁的“海浪声”,一时只感到胸口沉甸甸的、好似压了一座山。

  “呼——”陈潇然长长的吐了口气,缓解下压抑的心,转身看向站在身旁的妇人和老者,郑重道“翠姨,安爷爷,地窟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

  “放心吧,小天,我们会用生命守护地窟的。”老者苍老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坚定。

  “小天,在城墙上一定不要逞强啊!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遇到实在撑不住的危险一定要记得躲到王小二身后去,他皮厚骨硬,知道不?”妇人拉着陈潇然的右手,细细嘱咐着,全然不顾车上王勇在听到她后面一句话时,猛翻的白眼。

  “嗯嗯!翠姨,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陈潇然点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看天,伸出另外一只手拉起老者的手,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俩:“时间到了,我得马上赶去城墙,那么——安爷爷,翠姨,我们,明天见。”

  “小天——明天、见。”妇人与老者深深的看了眼陈潇然,凝重的道了个别,然后抽出手,平静的走向广场。

  “牧爷爷、安爷爷、翠姨还有各位和平城的子民们,我们,明天见——”

  站在原地,看着两人走进广场与一个穿着缀满靓丽鸡毛大衣、梳着满头小辫子的老者汇合,继而穿过人群,来到青铜大门前。陈潇然登上车,用力挥着手,大声道别。

  “明天见”,简单直白的三个字,却是末世后的乱世中,所有人心中最质朴的念想。

  “吱——”

  在幽幽响起的开门声中,王勇掉转车头,驱车前往城门。

  “汪呜——”

  “咯咯咯——”

  车后,广场上,随着人群渐渐涌进青铜大门后的地窟,黑狗老铁与一只一米多高、浑身金红、肉冠红的发光的大公鸡一左一右来到青铜大门旁,随后各自长叫一声,不一会儿,十几头长的比老铁还彪壮的大黑狗和十来只比那大公鸡小一号的公鸡应声而来……

  车厢内,陈潇然戴好头盔,正襟危坐。在他膝头,静静横着一柄浑身布满细密金红色符文的银灰色宝剑。

  “春秋锻剑锋,寒暑铸吾心。十年不曾怠,今宵饮妖魔。饮魔啊饮魔,今晚,就让我们一起尽饮妖兽血、捍卫和平领的子民吧!”缓缓抚摸着清冷的剑锋,陈潇然的心越来越平静,头盔下的眼神却越来越火热、越来越犀利。

  “哒哒、哒哒……”

  “哗啦——哗啦——”

  “呜呜——”

  “嘻嘻——”

  马车快速奔向城门,回荡在天地间的浪潮声越发清晰,呼啸而过愈加冰冷的晚风,带来一阵阵诡异的嬉笑声。

  在这笑声响起时,城中所有还未进入地窟中的人,哪怕早已做好心里准备,但精神还是都不由自主一阵恍惚,机械的曲指扣向自己的双眼。就在这时,城墙上那密集的纹路一一亮起、发出道道红光,红光快速延伸、交叉,眨眼间形成一层薄薄的光幕,笼罩了整个小城。

  “汪汪——汪汪——”

  “咯咯咯——咯咯咯——”

  同时一阵阵嘹亮的狗吠声、鸡鸣声响起,顿时所有人都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呼——这晚潮鬼音还真可怕,哪怕已经提前凝神抵抗了,还是这么轻易就着了道。差点就把自己双眼挖掉了啊!”默默将伸到眼前的手指收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陈潇然心中一阵后怕,层层冷汗止不住的冒起。

  在诡异笑声响起时,陈潇然就马上按安伯的交代、宁神抵抗。可没抵抗几秒,陈潇然就觉得脑袋一沉一轻,然后就看到一对滴血的眼珠子撞向自己,一惊之下,陈潇然就下意识的伸手直戳那对眼珠子。眼见那对眼珠子就要被自己戳爆,突然一道耀眼的红光升起,晃得陈潇然不舒服的缩回手盖在自己眼上。与此同时阵阵狗吠声跟鸡鸣声响起,然后陈潇然又觉得脑袋一沉一轻,再睁眼一看,眼前哪里还有什么滴血的眼珠子、耀眼的红光,只看到自己的手指抵在了自己的眼睫毛上。

  “终归还是自己修为不够啊!”擦去满头的冷汗,重新戴好头盔,陈潇然右手紧紧握住剑柄,幽幽想到。

  “小天,你还好吧!”

  这时,车厢外传来王勇略含担忧的声音。

  “王叔,我好着呢。我们到城门了没?”闻言,陈潇然收起有些散漫的精神肃然道。

  “呼——”

  一阵悠长的松气声从车厢外响起,王勇语气中带上了一丝轻快。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今晚是你第一次面对晚潮鬼音,我就怕你有个万一——不过看来是我多虑了。哈哈,小天,已经到城门了。”

  晚潮鬼音明显对拉车的两匹矮脚马没有一点影响,在王勇和陈潇然都陷入幻境中时,它们依旧速度不减的直奔目的地,此时已然抵达城门口。

  停好马车后,王勇带着陈潇然从一旁石梯快步走上了城头。

  城头上,每隔十米站着两到三个身着铁甲的守卫。在陈潇然踏上城头时,除了附近几个守卫向陈潇然行了个礼外,其他再远些的守卫就一个个都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并无一丝要行礼的迹象。对此陈潇然毫不在意——守夜期间,无需多礼。这句话可是他老爹亲自定下的法纪之一。

  朝那几个守卫回了个礼,陈潇然几步走到城墙边、手抓着墙垛朝远方望去。这一望,可见陈潇然蓦然两眼圆瞪、浑身瑟瑟发抖个不停,直到旁边王勇拍了他一掌,他才停止颤抖,继而扶着墙垛“呼呼——”的喘着粗气。

  以往无数个躲在地窟的夜晚,陈潇然都在幻想着直面鬼雾时,自己奋勇扬剑诛妖、鬼的场景。但,今晚,第一次远远的看着鬼雾时,陈潇然才发现以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其实此时鬼雾离和平城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站在城头极目远眺,所谓的鬼雾还只是天边的一道黑线。然而当陈潇然将目光投向它时,却“看到”无数支每根指头上都长着一颗绿油油眼睛、掌心生有一张猩红阔嘴的惨白大手,密密麻麻的抓向自己。那一刻,无尽的恐慌笼上了陈潇然的心头、绝望的气息熄灭了陈潇然所有的念想。

  要不是关键时刻,王勇一掌拍醒了自己,陈潇然丝毫不怀疑,那一刻自己——会死。苦练十年功,到头却抗不住鬼雾的气息?想到这,陈潇然一时有些灰心丧意的靠在墙垛上。

  “小天,你知道吗?哪怕是修身六重的大高手第一次面对鬼雾时,也不会比你好到哪去。想当初我第一次看着鬼雾时,那可是被吓的尿了裤子,比你现在狼狈多了,但你瞧瞧我现在,看着它一点感觉都没有”一旁的王勇看到这一幕,伸出双手搭在了陈潇然的肩头,将其身体板过来,直直的看着他的双眼,认真道:“所以,你现在没必要为此感到气馁。而且,小天,你难道忘了你父亲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五个字——男、儿、当、自、强”

  “男儿当自强、男儿当自强……”

  陈潇然低头,嘴里反复咀嚼着这五个字,有些灰败的眼神逐渐亮起了熊熊的斗志。

  毕竟是十年苦练的心志,又哪是那么容易就被摧毁?刚才只是一时不防被鬼雾乱了心神,才导致陈潇然的意志陷入低迷。当然,也幸亏有王勇及时开导,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王叔,谢谢您!刚是小天着相了。”

  缓过神的陈潇然,眼底重新燃起了自信的火焰。郑重的朝王勇鞠了个躬后,毅然转身,怒瞪双目,看向天际滚滚而来的鬼雾。

  一边的王勇见此,脸上欣慰的笑容一闪而过,既而也转过身,严肃的望向天际,裸露在外的肌肤,在灰白色的天光下开始泛起淡淡的金光,而在金光中却又慢慢浮起一条条朱红色的纹路……

  

第二章:夜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