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意外,随时随地

  中午12点整,地窟门口,牧童和安云生两人面前不知何时摆上一张小桌,桌上放着一壶酒和几碟下酒的小菜。两人就盘坐在桌旁,喝着小酒,吃着小菜,乐滋滋的看着地窟中,陈潇然、王勇、黑旋风、张雨溪、葛风几人围着一座高两米有余、底部直径五米左右的烤肉山埋头大吃的模样。

  这顿午餐直直吃了近一个小时,才在王勇几人合力将陈潇然手里一条兽腿抢过来分吃后结束。

  “你们这些做长辈的,脸皮能再厚点?竟然跟我一个小辈的抢肉吃。”陈潇然摸着只有七分饱的肚子,“幽怨”的看着王勇几人。

  “哎哟,你还好意思说这话?也不想想,刚才谁抢的最凶?”黑旋风伸出指甲剔着牙,用自己最大的弧度、斜刮了陈潇然一眼。

  “小天,打小老师就应该教过你尊老爱幼、孝奉亲长这些优良传统美德。现在,你贵为领主了,就更要时时以身作则,为民表率啊!”王勇伸出油腻的右手拍了拍陈潇然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若是长辈腹不实,哪来小辈碗里餐。小天,你应该谨记老领主的教诲哦!”一贯严肃的张雨溪此时破天荒的半眯着眼调侃起了陈潇然。

  四人中也就只有葛风低垂着头、一言不发,这让陈潇然由衷感到一丝“欣慰”。

  “还是葛叔识礼,知道跟晚辈抢吃的是不对的,不像某些厚——”

  “小天,我刚细细回想了下,即使我们后面加了把劲,但你还是比我们每个人多吃了两条鹿腿,那可是难得的美味啊,你咋就不懂的礼让,把鹿腿拿给叔吃,哎,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蓦然,葛风抬起头,满脸痛心疾首的谴责起了这个世道。

  正准备以葛风为基点展开长篇大论,深深控诉某些无良长辈的陈潇然,顿时无语。

  “哈哈……哈哈哈……”

  看着陈潇然张嘴无语而茫然的样子,王勇四人跟牧童、安云生两人一起发出了响亮的笑声。

  “笑,我让你们笑!嘿嘿!”把嘴合上,陈潇然眨眨眼睛,心里阴阴一笑,猝然把王勇几人的技能点给分配了——对于技能点这事,陈潇然总觉得不好解释,索性就没讲出来,因此,王勇几人还不知道有技能点这种神奇的存在。

  随着陈潇然把他们技能点一股脑给加完,立刻,还在大笑的王勇几人先是愣了愣,随即跳了起来,慌慌张张而又急切的往外跑。经过门口时,直接从牧童两人的小桌上跳了过去,这让牧童两人不禁面面相觑,然后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陈潇然。

  “才不告诉你们,用技能点加出来的功法体悟是不会随时间流逝而消散的,让你们急去,哼!”陈潇然洋洋得意的撇过头,不理会牧童两人的疑惑目光,装模作样的打量起地窟。

  本来只是打算装作打量地窟的样子来躲避牧童两人的疑惑目光,不过没想到这么随意一打量,还真让陈潇然发现了点不同寻常的东西。

  在地窟顶部一个陷入黑暗的角落里,一只巴掌大、前步足兑变成带倒勾锯齿足的漆黑蚊子用它那锋利细长的针嘴‘叼’着一只同样有巴掌大的绿头苍蝇,围着另外一只身形相对娇小的漆黑蚊子、按着“8”字形轨迹不停飞舞。

  “智慧关系到我的悟性和意志,这是一种潜在的改变,现在暂时还看不出有什么特殊变化,但这体质的增长——真是变态的提升啊!隔着三十来米远、一重黑暗,我竟然还能看清暗影刀蚊的飞行轨迹。”

  暗影刀蚊,是末日后蚊子的一种变异体,生命周期能达到十年以上,性情冷酷凶猛——除了交配季外,其它时候,哪怕异性暗影刀蚊相遇都会厮杀一场,飞行无声又迅若雷霆。

  往常不要说隔着这么远,就算它在身边不到两米处飞过——那时哪怕陈潇然全神贯注也发现不了,由此可知体质的增长给陈潇然视力带来多么恐怖的提升。加上之前在负一层测试的肉身防御力,陈潇然不得不惊叹成就点的恐怖效果。

  “我现在的视力和肉身防御力绝对比练脏期武者强,那么剩下六点——额,不对,给翠姨升一级后就有七点了。剩下七点成就点该优先加在哪些属性上?”直观见识到体质提升带来的好处,陈潇然才开始琢磨起剩下的成就点该如何用:

  “体质和智慧暂时肯定够用了;能获得万物亲和力的魅力值——嗯,一点魅力值对应的是三个追随者名额,而我现在才九个追随者,暂时也不用考虑;幸运——逢凶化吉、路拾珍宝、天随人愿……如果我把这个值加满,那我以后不就可以横着走?”

  陈潇然使劲的眨了眨眼,嘴角溢出几丝晶莹,对这个属性很是心动,但认真想了想,陈潇然还是按下内心的想法。

  “我现在需要的是尽快增强自身实力,以此更好的保护领地、更快的带我的子民过上好日子,而不是追求我个人的幸运大小,再说——20点幸运值,貌似很高了,哈哈。”

  “《初阳拳经》?我已经领悟初阳拳意,再用成就点的话就是浪费了;《耀阳剑法》、《风光步》、《八极拳》,这些以我现在的智慧,练到圆满境界应该不难,也不用浪费成就点;嗯,那就把剩下的成就点加在增加攻击力的力量和增加速度、反应力的敏捷上吧!”

  在心里好好合计了会,陈潇然确定下加点方案,于是顺手给翠娥升了一级后,就把剩下的成就点按四三比例分配到力量和敏捷上。

  随着成就点加下去,陈潇然清楚感觉到皮下肌肉在不断鼓起、收缩,四肢百骸涌出阵阵酥麻温热的气流,这让陈潇然舒服的不禁眯起眼睛。

  与此同时,领主府,后厨中。

  正将洗好的碗碟拿向碗柜的翠娥,身体陡然定住,却是体内缓缓运行的元气陡然加快速度,然后携着她的心神,沿着洞开的明堂门、楼门、房门直奔到一处浑浑噩噩、布满沉重潮湿昏黄气息的空间中,而在这空间的尽头,屹立着一扇千丈高的古朴黄铜大门。

  “这是地门——”翠娥心神刚升起这个念头,元气就在昏黄气息中冲出一条路,直直轰在黄铜大门上。

  “轰隆——咔嚓——”下一刻一声轰然炸响伴着几身破碎声响起,看似厚重无比、坚不可摧的黄铜大门,直接被元气流冲开一个直径上百丈的大窟窿,随即,翠娥心神一震,裹带着一股莫名的感悟被抛出这个空间。

  “我就这么打通地门,步入练气四重了?”心神归体,感受着一股股晦涩厚重的气息通过脚底板涌入体内,翠娥一时回不过神来。

  “是了,肯定是小天用他所说的那奇异能力帮我突破的。”蓦然,翠娥想起了昨天陈潇然帮牧童突破的一幕,顿时豁然开朗,收起迷惘,喜笑颜开的走向碗柜。

  估计是太高兴了,以致翠娥没发现一条椅子歪了出来,就那么直直的走向碗柜,当下,猝不及防的翠娥就被椅子腿绊了一下,身体不禁往前一踉跄——好在修为突破到练气四重后,肉身受地气滋润了一小会,比以前强了不少,使翠娥没被绊倒,但手里的陶碗陶蝶却没能幸免、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

  在地窟里,陶醉于酥麻快感的陈潇然,自是不会知道此时领主府厨房中发生的事情。

  从四肢百骸涌出的热流,来的快,去的也快。陈潇然睁开双眼,好奇的活动了下身体,然后看着门口,提脚施展了自己唯一会的轻功风光步,下一刻——

  “嗖——咔嚓——嘭——哎哟——”

  伴着一连串声响,被溅了满身菜汁、头顶挂着些许菜叶一身狼狈的牧童和安云生举着小酒杯,呆呆的看了下破碎的小木桌,然后僵硬的扭头看向门外不远处一个印在地上的身影。

  “嗞——咳咳——”牧童倒吸一口冷气,结果被嘴里的酒给呛到,猛咳了几声,才缓过气:“小天好快的速度,比我用风行符快多了。”

  “起码快了一倍”安云生回过神来接过话,语气充满欣喜:“比练意期的武者还快,难道小天突破到练意期了?”

  “不像,小天身上没有练意期武者身上特有的武韵。”牧童想了想摇头否定了安云生的想法:“按照你之前说的,这应该就是小天获得的能力,在帮我和小王他们几人破境后对他产生的反哺造成的。”

  安云生听牧童这么一说,倒是有些许失落,不过一想到陈潇然现在才练筋期就有这速度,安云生又高兴了起来。

  “啊呸呸——”就在这时,半个身体陷入地面的陈潇然豁然跳起,站在自己撞出来的人形“印模”前,使劲抖落身上的尘土、吐出嘴里的泥土。

  抬头四处张望了下,好在这时是饭点,广场上没有人在锻炼,于是陈潇然匆匆将坑填平踩实,然后红着脸回到地窟。

  “牧爷爷,我刚发现了两只暗影刀蚊,这可是炼制蛊虫的上好素材,你快点过去,要不然等会它们就跑了。”走到地窟门口,陈潇然见牧童一脸怪笑的就想开口,急忙开口甩出暗影刀蚊,转移牧童的注意力。

  果然,练蛊成痴的牧童一听暗影刀蚊这四个字,顿时双眼放光,哪还顾着调侃陈潇然,扭头就向陈潇然指示的方向冲去。

  虽然用其喜好引开了牧童,避免了被调侃的尴尬,但还有个安云生正板着脸坐在那。

  “安爷爷,你要相信我,刚才发生的只是个意外,接下来,我一定会刻苦锻炼,将这股外力彻底化为己有。”熟知安云生性子的陈潇然赶紧拍着胸口道。

  “嗯!”安云生佯装严肃的脸立刻松了下来,抬手习惯性的摸向胡须,没想却摸到几片菜叶子。

  看了眼陈潇然,安云生不动声色的将菜叶子直接撸了下来,拽在手里:“既然你知道怎么做,那就赶紧去锻炼,我就先回去了。”

  说罢,安云生不等陈潇然回话,就施施然的起身朝外走去。做好挨训准备的陈潇然一时摸不着头脑的在原地呆立了会,才往地窟里走去。

  没走几步,迎面就碰上兴高采烈的牧童。

  “牧……”陈潇然张嘴就想打声招呼,不过牧童却带起一阵风,头也不回的直接从陈潇然身边冲过,这让陈潇然不得不把到嘴边的问候声咽了下去。

  耸了耸肩,陈潇然朝升降框走去——刚才上来的急了些,他还没来得及收取他人生的第一次战利品呢!

  一想到这,陈潇然不禁精神振奋、加快了步伐……

第十一章:意外,随时随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