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朱砂矿的消息

  葛风作为守卫队队长的同时,还是和平城狩猎队队长。

  所谓狩猎队,就是从守卫队中抽调精锐组成的,专门负责给城里武者提供足够的妖兽血、肉,以维持他们锻炼消耗的队伍。

  平常因为守夜,狩猎队的成员都会在家里休息到中午才会到城门口集结出城。而为了节省出那么些许队伍集结所消耗的时间,狩猎队成员的住房都集中在高地朝向城门的一面。

  作为狩猎队队长的葛风。他的住房就是从城门路拐上高地时,看到的第一栋两层石屋。

  往常这个时候,葛风早已带领狩猎队成员外出猎杀妖兽。但昨天因为狩猎队外出时,碰到许多虚弱无比的妖兽,进而猎杀到足够全城武者吃上十天半个月的妖兽——开始葛风、安云生等人还唯恐这些妖兽是中毒了,才这么虚弱。但经牧童检验、又做了好几次实验都证明这些妖兽没有中任何毒,因此虽然好奇这些妖兽为什么会这么虚弱,但安云生几人还是高兴的把妖兽肉分配下去。

  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所以狩猎队成员都迎来了难得的假期。因此当陈潇然来到葛风屋前时,他正在小院子里(这是狩猎队成员的福利,至于其他领民的住房是不带小院的,而且大多数还是两户同住一栋小楼),认真的指导两个八九岁左右、长相极其相似的敦实小男孩习武,而在院门口,还有一个三岁左右、穿着用麻布和蚕丝交织而成的短衣短裤、大眼圆脸的可爱小女娃,正爬在一条大黑狗身上嬉戏。

  “这两个调皮鬼,今天怎么这么安心在家练武?”

  这两个小男孩是葛风与他大媳妇江玉兰所生的双胞胎兄弟,大点的叫葛峰,小一些的叫葛武。平日里,这两兄弟最喜欢带着他们的妹妹——葛风与他小媳妇崔梅凤所生的(由于在和平领开辟初,开始过度保护女性,导致后来女多男少,因此有条件的男性都会娶两到三个媳妇),葛莹莹和另外四个小家伙到处捣乱,是个顶个闲不下来的主。此时见他俩竟然这么乖的在家练武,不由感到一阵讶异。

  在院门口大黑狗身上玩耍的葛莹莹最先看到陈潇然,当下眼睛一亮,从大黑狗身上滑了下来,小跑着来到陈潇然面前,张手、抬头,欢快道:“领主哥哥,举飞飞、举飞飞——”

  “呦,小莹莹,你好像变重了,老实说,这段时间是不是又跟你那两个捣蛋鬼哥哥去牧爷爷那偷吃鸭蛋了?”弯身将小女孩抱起,陈潇然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打趣道。

  “没有啊!”小丫头大眼睛眨巴了几下,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这几天小莹莹一直呆在家里,没出去过呢。领主哥哥不信的话,可以问问猎虎,猎虎、猎虎。”

  “汪呜——”院门口,那只体型堪比一头成年猛虎(末日前)的大黑狗,抬起头,懒洋洋的叫了几声。

  “领主哥哥,你看,我没骗你吧。”葛莹莹在陈潇然怀里憨笑道。

  “这都行?”陈潇然无语的捏了捏葛莹莹的小脸蛋,然后双手抓着小丫头的胳肢窝把她举起:“好吧,好吧,算哥哥误会小莹莹了,那么作为赔偿,哥哥现在就帮小莹莹举飞飞,好不好?”

  “好哦!好哦!举飞飞、举飞飞,领主哥哥,快点、快点,小莹莹已经做好准备了。”葛莹莹高兴的拍拍手,张开手臂、蹬着小脚丫催促起来。

  “那就——飞喽——”

  陈潇然长叫一声,把葛莹莹举的高过自己头顶,然后开始在原地转起圈来,随之,被举在空中的葛莹莹身体平平的绕着圈“飞”了起来。

  “咯咯咯——哦,飞起来喽,飞起来喽——”

  小丫头欢乐的笑声顿时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几声痛呼声——那是在院中习武的两个小家伙,听到葛莹莹的笑声后,忍不住转头而导致手头上动作停顿,被葛风抽了一软辫鞭子所引发的。

  “看什么看,我们可是约定好了,这柱香没燃完前,不准停、不准停,这还没一天呢,你们就给我忘了?”葛风用手中的麻绳指了指插在地上、一根拇指粗长半米、此时才燃了还没四分之一的香,努力板起了脸。

  “哼!爸爸,等傍晚妈妈回来了,我就告诉她,你用鞭子抽我们的头。”耳垂比弟弟长的葛峰揉着头,嘟起了嘴巴。

  “对、对,妈妈只是要求我们留在家里好好跟爸爸你习武,但没允许爸爸你打我们,爸爸,你就等着被妈妈揪耳朵吧。”葛武在一旁坏笑的看着葛风的耳朵。

  “两个兔崽子,你们还想不想要白虎崽了?”葛风脸一黑,把麻绳高高举起顿了会、接着抓着麻绳去挠后颈。

  “要——”一听白虎崽,葛峰两兄弟的眼睛顿时瓦亮瓦亮的,异口同声道。

  “哼!要的话,就给我继续练。”下巴一抬,葛风斜睨一眼两个小家伙,撂下一句话,将手中的麻绳一丢,径直走向在院门口和葛莹莹玩的陈潇然。

  葛峰葛武对视一眼,一边练着基础刀法,一边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去。

  小院真不大,从院中只走了十来步,葛风就来到院门口。

  “哈哈,小天,你难得来次我家,走,上屋里去,尝尝我上次去雄鹰城带回来的青红酒。”葛风从陈潇然手里接过葛莹莹,高兴道。

  “酒?好呀。”陈潇然眼睛一亮,欣然答应。

  “爸爸,领主哥哥还要给莹莹举飞飞呢!”葛莹莹嘟起小嘴,不满的看着葛风。

  “啵——”葛风亲下葛莹莹的脸蛋,把她放在大黑狗身上:“乖女儿,领主哥哥到我们家里,我们不好好款待下,会被别人笑话的。你先在这跟猎虎玩,等会爸给你举飞飞哈!”

  “哦!这样啊!那好吧!”葛莹莹歪着头迟疑了下,松开葛风的袖子:“那爸爸,你得快点哦!”

  “啵——真是爸的乖女儿。”葛风再次亲了下葛莹莹,高兴的摸着她的头:“爸爸答应你,等送你领主哥哥离开后,马上就来给你举飞飞。”

  “嗯嗯!”葛莹莹点点头,扭头看向陈潇然,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慢慢道:“领主哥哥,等会你帮我看着点,不要让爸爸喝太多,上次两个哥哥就偷喝了两杯就睡到第二天,当然,领主哥哥,你也要少喝,要不然你跟爸爸都哥睡了,今天就没人给莹莹举飞飞了。”

  “哈哈哈……”陈潇然与葛风闻言不禁一笑。

  “莹莹真乖”陈潇然蹲下身,伸手摸着葛莹莹的小脑袋:“放心,哥哥一定帮你看着,不会让你爸爸喝醉。”

  “嗯嗯,那你跟爸爸快点去喝吧!”葛莹莹点点头,就不再理陈潇然俩人,转身跟大黑狗玩了起来。见状,陈潇然俩人相视一笑,起身一前一后的朝屋里走去。

  途中路过正聚精会神、一板一眼练着基础刀法的葛峰两兄弟时,葛风停下来,指出了它们动作中几个瑕疵后,才继续领着陈潇然进屋……

  “莹莹,莹莹,过来下。”

  等葛风领着陈潇然进入后厨时,正“认真”练刀的葛峰、葛武两个小家伙马上停下手头的动作,其中葛峰还回头小声叫唤葛莹莹。

  葛莹莹这小丫头,当下就一溜小跑跑到葛峰俩人面前,吸了吸口水,仰起头看着俩人,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直转:“哥哥,我们是不是又要去牧爷爷那蹭鸭蛋吃?”

  “今天不行——起码这柱香没燃完前不行。”葛峰指着那柱香,摇了摇头。

  “哦!”葛莹莹小嘴一下子瘪起:“那你们叫我过来干嘛?”

  “嘻嘻,莹莹,哥哥刚才说的是‘起码这柱香没燃完前不行’,那只要这柱香提前燃完,我们不就可以去牧爷爷那蹭鸭蛋吃?”葛武在一旁嬉笑道。

  “所以——”葛峰脸上挂上习惯性的憨笑:“莹莹,你现在去厨房门口蹲着,只要爸爸跟领主哥哥出来,你就吱声,知道了没?”

  “嗯嗯!”葛莹莹使劲点点头,二话不说,就朝屋里跑去,然后坐在大厅椅子上,瞪大眼睛,紧紧盯着厨房门口。

  院子里,葛峰俩人见状,放心的围在那柱香前,鼓起腮帮子,使劲的吹了起来……

  厨房中,陈潇然将手里小碗青红酒一口干掉,然后又不客气的从葛风手里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了一小碗。

  “去年从雄鹰城买回来的酒,我还以为就牧爷爷那里还剩坛呢,没想到葛叔你这里还有藏货,葛叔,你藏的很深啊!”小小的抿了一口,陈潇然陶醉的眯起了双眼。

  “我要不藏的深点,你现在还有机会喝到酒?我说你倒是喝慢点,我也就剩这么一小瓶了。”葛风白了眼陈潇然,劈手夺回酒瓶,给自己满上了一碗。

  一瓶酒不过一斤重,俩人你来我去不一会儿就喝完了。

  “什么时候我们自己领地能酿酒就好了。”将最后一滴酒恋恋不舍的吞下,陈潇然喟然长叹。

  “以前这我是不敢想了,但现在嘛”葛风盯着手中的酒瓶顿了顿,蓦然一笑:“我觉得这已经只是个近在咫尺的小目标了。”

  “哈哈哈——”

  陈潇然与葛风相视大笑。

  酿青红酒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糯米,然而以目前和平领的情况,连每个人天天吃上大米饭都是奢望,自是没有余力去酿酒。但,现在陈潇然获得惊天奇遇,一切就不一样了,所以这事在葛风眼里再也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而是一件迟早的小事罢了。

  “对了,小天,你这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笑罢,葛风问道。

  “哎,还不是城里的朱砂又快用玩了!我琢磨着老花大价钱去雄鹰城买很不划算,而葛叔你又经常外出狩猎,就想问问葛叔你知不知道我们这周边有没有朱砂矿存在?”陈潇然叹了口气,将此次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咦!”葛风惊疑一声:“小天,难道王哥没跟你说过?”

  “啥?”陈潇然疑惑的看着葛风。

  “王哥真是的,这么重要的事都不告诉你”看陈潇然一脸疑惑的样子,葛风不禁摇了摇头:“事情是这样的,前晚守夜结束后,我们守卫队的人出城收集妖兽尸体,没想,在城门那面的护城河边看到一个被护城河冷气冻晕的人,这人浑身黑衣黑裤,身贴拟像符和假死符,一看就很蹊跷,于是那个守卫就将那人拖回城里交给我,我一审问,嘿——”

  说到这,葛风拍了下大腿:“你猜怎么着?这人原来是雄鹰城36寻宝小队第26小队的成员之一。这次他们小队在我们和平城西南面百里处一个隐秘山谷中,意外发现了一个朱砂矿,但那里还是属于我们和平领管辖地域内,而他们又想独占这个朱砂矿,于是——”

  葛风咬牙切齿,陡然提高了声量:“这些杂碎就一番布局,想用血月蟾酥引来兽潮,直接推平我们和平城。”

  “血月蟾酥!”陈潇然眼睛剧烈收缩,倒吸一大口冷气。

  血月蟾酥,是奇蟾血月蟾的分泌物,会散发出一种让妖兽着迷的香气,且能令吞服的妖兽灵智大增、突破种族潜力限制,进入更高层次,因此但凡有血月蟾酥出现的地方,必然引发万兽狂潮。

  “不过奇怪的是,那晚并没有发生兽潮。反而第二天我们出去狩猎时,遇上了一大群虚弱无比的妖兽,这倒大大便宜了我们,小天,你说这奇不奇怪?”这时,葛风满脸疑惑的接着道。

  “这——”陈潇然闻言,脑袋疯狂转了转,蓦然想到小紫,马上在心里问了下小紫,得到肯定答案后,于是故作恍然大悟道:“葛叔,我想这应该就是我那晚在城头,融合那奇异能力外泄时的力场造成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有了亲身经历梦幻一般破境过程的葛风,毫不迟疑的相信了陈潇然的话:“小天,你这天赐能力,可真了不得。”

  “嘻嘻,那是当然。”陈潇然有些傲娇的扬了扬头,接着好奇道:“对了,葛叔,那后面你们找到他的队友没?还有,你们找到了多少血月蟾酥?”

  “这个——”葛风不好意思的抬头看着天花板:“当时我一听他们的计划,顿时怒火冲天,当场就一巴掌扇死他,所以、所以没问出他队友的位置;而血月蟾酥也只找到一块。”

  “葛叔你——”陈潇然不禁翻起了白眼:“那朱砂矿的位置总问出来了吧?”

  “这个问出来了——这么重要的消息,我当然第一时间问,所以得知了朱砂矿的准确位置。”葛风赶紧回答道。

  “那就好。”陈潇然松了口气,然后站起来:“那葛叔你今晚好好休息一晚,不用去城头守夜了。”

  “为啥?”葛风讶异看向陈潇然。

  “现在我们和平城周边还笼罩着我那能力外泄的力场,所以接下来几个晚上都不会有成规模鬼物来袭,因此,也就不用让太多人去守夜,这方面就麻烦葛叔你去安排下。至于今晚让你好好休息一晚,那是为了——”陈潇然阴阴一笑:“明天跟我一起去探查那条朱砂矿。”

  葛风闻言一怔,然后起身拍了拍陈潇然的肩膀,转身在碗柜中摸索了一番,又拿出了一瓶青红酒。

  正好奇葛风要做什么的陈潇然,顿时无语……

  

第十三章:朱砂矿的消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