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清净区

  又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夜晚过去。

  清晨,当最后一丝鬼雾消散时,陈潇然跟着牧童和葛风,在从城门两侧石梯撤下来守卫的好奇目光中,步出早已被王勇打开的城门。

  本就有意磨练陈潇然的牧童几人,在听到陈潇然要去探查朱砂矿时,没多想就答应了——因为他们始终认为,只有经历了风雨的雏鹰,才能展翅高天。

  不过陈潇然毕竟是第一次出城,他们不想也不敢让陈潇然一个人出去,因此就让野外生存经验最丰富的葛风和牧童陪陈潇然一起去——当然,这是出于牧童进阶玉液境、葛风迈入练脏期的情况下,才这么放心大胆的就让两个人陪陈潇然去探查朱砂矿。

  在城门口与王勇简单告别后,三人继续前行,很快就来到护城河边。奇异的是,这时明明太阳高悬,但护城河两岸边一米范围内,却结着一层厚厚的冰霜。

  粘稠深沉的河水,洁白无暇的冰霜,这一黑一白,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无比的怪异。

  “小天,等会上渡桥的时候记住,千万不要踏入冰霜区”葛风一边扳动直立在冰霜区外的一个开关,让收起来的渡桥一节一节展开,延伸下对岸,一边回头郑重叮嘱陈潇然:“如果不小心踏入的话,你就做好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的准备吧!”

  “这么厉害!”陈潇然缩了缩脖子,随即好奇的看着牧童:“牧爷爷,这条护城河下肯定有隐秘,你们以前有没有派人探索过?”

  “有啊”牧童移开紫竹烟杆,神色黯然的朝天吐了个烟圈:“当年你爷爷练意圆满时,曾亲自下河探索,结果——河底还没看到,反而在河里落下一条胳膊一条腿,从此、绝了步入筑窍期的路。”

  听了牧童的话,陈潇然恍然又看到爷爷晚年落寞无比的背影,一时眼圈不禁变红:“原来爷爷的伤是这样来的!”

  “小天你不用太难过”牧童点了斗新烟,深深吸了口,脸上豁然展开笑容:“你爷爷一生极好面子,当年他探索护城河无果、还丢了一手一脚,这让他羞愧无比,整日躲在屋里不见任何人,要不是那时你刚好出世,他可能就自杀了事了。所以你要快点强大起来,好早日探明护城河真相,以慰你爷爷在天之灵。”

  “嗯!”陈潇然拭去眼角的湿润,坚定的点点头:“牧爷爷,我一定会…………”

  “护城河的事以后有时间再说,现在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快点出发吧!”这时,葛风见渡桥另外一端已经搭在对岸的铁架上,便打断了陈潇然的话,头也不回的催促一声,当先跳上渡桥。

  陈潇然见状,也只得收起到嘴边的话,跟着牧童跳上渡桥,飞快往对岸跑出。

  通过渡桥,踏上地面才钻出青芽的对岸,葛风带着陈潇然两人沿着河岸、围着和平城绕了半圈,才转身直直往前跑,这一跑、跑了将近三百米时,一条用橘黄色小石子划出来的界线出现在三个面前。

  越过这条橘黄色的界线,前方的地面陡然抬起,变成一个清晰向内凹下的曲形山坡。山坡上草木茂盛、鸟语花香;山坡下尖尖寸草、虫踪绝迹。

  “牧老,接下来就多麻烦你了。”在界线前停下步伐,葛风侧过身,让出前面的位置,朝牧童郑重的抱了下拳。

  “小葛,都跑野多少次了,在这清净区,你还用的着这么严肃吗?看看,小天都让你的语气搞紧张了。”牧童收起烟杆,数落了下葛风,然后敞开鸡毛大衣,从腰间取出一红一黑、两个巴掌大的葫芦,便大摇大摆的踏出界线,步入了山坡上齐腰深的草丛中。

  “牧老,小心无大错嘛!小天这是第一次出城,让他紧张点,总是利大于弊。”葛风撇了撇嘴,反驳了句,接着转头看向陈潇然。

  “小天,今天可沾了你的光,不用涂那臭的要命的驱虫粉。”

  “嘿嘿,葛叔,那你是不是应该匀点酒给我,当做感谢品。”陈潇然靠近葛风,低声笑道。

  “没了、没了,我私藏的那些酒,昨晚都被你一下子喝完了。”葛风没好气的白了眼陈潇然。

  “切!信你这话就有鬼了!”

  对于葛风的话,陈潇然表示一百个不相信,但也没继续深究下去,因为就在他俩说话间,跨过界线的牧童,已经开始行动,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陈潇然毛骨悚然。

  只见跨出界线的牧童先是理了一小块空地才将手中黑色葫芦打开直直立在地上,接着打开红色葫芦平平端在手中,然后嘴里发出急促又低沉的呢喃声,随之两个葫芦开始震动起来,震动的频率和幅度快速攀升,却又在达到顶点时猝然静止,下一刻,两个葫芦口井喷似的齐齐涌出一股“洪流”,仔细一看,这“洪流”却是分别由一只只拇指大的黑色蚂蚁和一条条一尺长、生着两对透明翅膀的红色小蛇组成的。

  照理说,按这些蚂蚁和小蛇的个头,以这葫芦的大小是装不了多少的,但实际上将这短短时间内从两个葫芦里涌出的蚂蚁和小蛇团在一块的话,其体积起码是葫芦的几十倍大。

  时间缓缓流逝,前后整整持续了十分钟时间,两个葫芦里才没有蚂蚁和小蛇涌出。而这时最后一个音节也从牧童嘴里吐出,顿时那团团围着牧童的蚂蚁和小蛇同时掉头、朝四周散去。

  小蛇的速度飞快,在齐齐离开牧童的身边时,陈潇然恍惚看到空中一朵火花绽放,不过眨眼间,就看不到它们的身影;而那些蚂蚁则如潮水般钻进四面的草从。

  随着这些蚂蚁的挺进,在陈潇然眼里,那些本来平平淡淡的草丛顿时沸腾起来——无数只长的跟草叶一样的、如一朵朵紫色小野花的、奔跑中身上颜色不断变幻身长百足的、在草叶上弹跳形似铁丝的、甚至还有些长得干脆就跟一棵野草似的……等等奇形怪状的虫子,在蚁潮的驱赶下一蜂窝的蹿了出来。

  “咝——”看到这一幕,惊的陈潇然连连倒吸冷气,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葛叔,这里的虫子也太密集了吧?”

  “怎么、被吓到了?”葛风憋了眼陈潇然:“这些草叶蝗、紫花虫、变色百足虫、铁丝虫、草背蛩虫……等虫子都是小时候课本里有介绍过的,我就不一一跟你说了,但有一点书本上没有提过,那就是这些虫子都是通过互相合作产生的一种特殊的共生关系群。”

  “一旦有生物贸然踏入这片草从,草背蛩虫和变色百足虫就联手制造幻象迷惑对方,让其一直在这块草地中磕磕绊绊的转圈,接着草叶蝗、紫花虫就释放令其迷醉的气息,然后铁丝虫侵入对方体内……如此一番运做下来,踏入者就毫无声息的化作这块‘草地’的养料。”

  “以小天你这样的修为(其他人还不知道陈潇然现在真正的实力,即使看过陈潇然那狼狈一幕的牧童和安云生也只以为他速度快而已。),如果毫无防备的走进这片区域,那么结果——”葛风顿了顿,看着陈潇然耸了耸肩:“将毫无悬念。而这,还只是安全区和清净区的交界处,可想而知深入清净区是有多危险。所以,小天你要记住——跨过这条界线后,要注意看、注意听、少说话。晓得不?”

  对于所谓的安全区和清净区,陈潇然当然知道,这两个区其实都是由领主令的辐射力场造就的——说到这,不得不说一下领主令这个奇物。

  领主令,是对一种能驱散一定范围内诡瘴怨毒之气、抑制怪异诞生的宝物的统称,乃末日后从天而降,形状不一,分铜、铁、银、金四个品阶,且一旦被滴血认主,就只能被相同血脉者激发——这是让领主制得以在末日后兴盛的根本原因。

  当年陈潇然的太爷爷就是有幸得到一块铁级三角形领主令,才率众多幸存者开辟了和平领,而后又经过一番血与火的拼搏,才在和平领的清净区内开辟出一块安全区——也就是和平城到橘黄色小石子分界线这块区域。

  以前陈潇然一直生活在安全区内——虽然现在还是没踏出安全区,但刚才那一幕已经足以让他较为深刻的了解到清净区的危险,因此在听到葛风的话后,陈潇然赶紧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当然,小天你也不用太紧张,这次有牧老跟着,那些个毒虫毒蛇之类的基本就近不了我们身,而清净区超过一大半的危险就是出自这些不起眼的毒物身上。”似是怕陈潇然太过紧张,葛风又笑着加了一句。

  这时前面的牧童将葫芦收起,抽出烟杆,重新点了斗旱烟,边吸边朝葛风两人招了招手,然后贼笑的在自己腿上各贴了一张黄纸符,抬脚就如风般向上跑去。

  见状,葛风与陈潇然不敢耽搁,提步追了上去。

  由于还没完全适应突然暴增的速度,因此陈潇然没施展轻功,只是有点小心翼翼的依靠脚力奔跑,但即使这样,陈潇然还是轻松的超过葛风,不过陈潇然还没来得及回头向葛风显摆,就被一根藤条给绊了一下,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扑倒,额头砸开密集的野草,磕在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上。

  这“石头”被陈潇然脑袋一磕,轰然“炸裂”,变成一只只脚拇指大的狰狞甲虫,尖叫着扑向陈潇然脑袋。

  “什么鬼?”

  撞了下脑袋的陈潇然,还有点晕乎的躺在草丛里,被这甲虫的尖叫一刺激,倒是立刻清醒,然后就见好好的“石头”竟然变成一群甲虫,气势汹汹的扑向自己,当下一惊,抬起双手、带着一阵残影朝甲虫拍去。

  “噼啪——噼啪——”

  霎时,一阵破碎声响起,所有扑向陈潇然的甲虫,都被他吃惊下的全火力巴掌拍死在半空中。不过还没等他松口气,就感觉双手变的僵硬。陈潇然一看,惊恐发现自己那沾染了甲虫血肉的双手正在慢慢变的灰白。

  “糟糕,是化石虫!”这时葛风追了上来,本想取笑一番陈潇然,不过他看了眼甲虫的尸体后,顿时惊呼一声,紧张的取出一块兽皮,将陈潇然手上化石虫的血肉擦掉,紧接着掏出一小瓶蓝色药剂均匀的涂抹在陈潇然双手上,做完这些,等看到陈潇然的双手停止石化,葛风才松了口气,抬手将陈潇然扶起。

  “小天,你太鲁莽了,这次我要不是带了瓶百灵祛毒剂,你这双手可能就废了!”葛风严肃的看着陈潇然:“我前面说的是‘基本’两字,而不是‘绝对’,所以不要以为跟在牧老后面就真的高枕无忧了,记住了,清净区,危险无处不在,任何一个细微的疏忽都有可能让你长眠于此。接下来跟紧我,好好看我的动作,知道了没?”

  “是,葛叔。”出师不利的陈潇然,红着脸朝葛风郑重点头。

  葛风瞟了眼陈潇然此时已经恢复如初得双手,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却一言不发,掉头往前跑去。

  有了刚才的尴尬经历,这次陈潇然愈加小心的控制自己的奔跑速度,以防尴尬重演。

  

第十四章:清净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