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刀尾虎

  九道梁,这是对那以和平城安全区为中心、呈同心圆模式向外延伸、高度由内向外依次递增的九道山梁的统称。

  如果有人站在最外面那道约莫有三百六十米高的山梁上朝里俯视,就会看到和平城的安全区就是个硕大的圆,在这个“大圆”里,护城河形成的“小圆”套着正三角形形状的和平城,静静的镶在“大圆”的中心;再看安全区外的九道梁,就像曾经有东西从高空砸落,撞击在安全区内掀起的土浪,在朝外扩散时被某种神秘力量凝固定在原地似得——这是所有看到这一幕画面的人,脑海里情不自禁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恰如此时的陈潇然。

  虽然九道山梁间距不大,但密集的草木和不计其数的毒虫、加上时不时蹿出的妖兽,还是让三人发了半天时间,才爬到最外一道山梁顶部。

  此刻,陈潇然正立在山梁顶部的一棵大树上,边啃着手上的烤猪腿——这是在途中遇到的一只不开眼的钢牙铁皮猪,不好好的吃它的猎物,非得跟打了激素似得直怼葛风而来,然后、就忧伤的化作了三人的午餐。边四处张望,满脸的惊奇。

  纵目远眺,只见在九道梁内,植被繁茂、走兽纷攘、百鸟争鸣、虫起如云;而在九道梁外这一侧则千石如柱、鸟兽无踪、几无寸草。

  “这风景奇特吧?”

  先一步解决完午餐的葛风,纵身来到陈潇然旁边,转身看着前方的石柱林,含笑问道。

  “嗯嗯嗯!”陈潇然点点头,把嘴里的肉咽下去,好奇问道:“葛叔,为啥只有一步之遥,两边的地貌、环境差距这么大?”

  “这个啊——我也不清楚”葛风摇了摇头:“其实在我们城的四面,出了九道梁后,除了东面还算平常外,其它三面都景象各异——”

  葛风顿了顿,侧身指向南方:“在南面,梧桐遍布、叶若流火、空气燥热。而在北面——”葛风转身,指向北方:“则障气如云、大泽横亘、时落飞雪。此种种异像,当然引人注目,但从建立和平城到现在,期间陆续派了十来波人去探索,却没任何发现,久而久之,我们也就放弃探索了。”

  “嘿,葛叔,我们和平城这片土地,可真处处透着玄奇啊!”陈潇然将最后一口肉从猪腿上咬下囫囵吞入腹中,然后把手中的骨头用力扔向九道梁内,眼睛瞪得贼亮贼亮的望向四方:“等我修为上去后,我一定要好好探索我们和平领的每一寸土地,将其中潜藏的秘密都挖掘出来。”

  “好样的!”葛风用力拍了下陈潇然的肩膀,向他翘起了大拇指“那我就拭目以待喽。”

  “嘿嘿,葛叔,那天不会让您等很久的。”陈潇然自信一笑,抬起油腻的双手就想拍在葛风的身上,不过葛风警觉的挪步躲过,于是那双油腻的双手尴尬的停在空中。

  “上面的两个小家伙,看够了就给我赶紧下来,我们还要赶路呢。”

  恰在此时,牧童不满的声音透过浓密的枝叶,传了上来。

  “啊哈,葛叔,牧爷爷叫我们啦!我们别呆在这,赶紧下去吧!”陈潇然趁机打了个哈哈,装作自然的收回双手,矮身下树去了,途中顺手抓了几张树叶,潦草的擦了下手。

  “这臭小子!看我回去不跟小翠打个小报告,让你有的苦吃。”葛风笑骂一声,紧追而去。

  两人一前一后下的树来,汇合牧童,就动身前往下面的石林,不想就在三人下了坡顶时,一道庞大的黑影,从离坡顶不远的茂密草丛冲出,带着腥风直扑葛风。

  “好孽畜!”

  “呛——”

  从这黑影扑杀过来的地方看,这道黑影其实已经在那埋伏了有一段时间,直到陈潇然三人吃饱喝足动身离开有些许松懈时,就悍然出击,由此可见这黑影深通伏杀之道。

  不过葛风反应也是极快,黑影刚一出击,他就历喝一声,侧身、拔出佩刀,一出手就是一式自己刚融会贯通的刀法——飞雪连天。

  此时,走在中间的陈潇然才反应过来,回头看去,但见漫天朱红色的“雪花”、带着凄美的寒芒从葛风身前蓦然绽放、似缓实快的“飘”向那黑影——

  “吼——”

  “嗖——丁零当啷——咔嚓——嘭——吼——”

  一声虎啸,那黑影陡然顿住身体,身后尾巴却如灵蛇出洞,直袭葛风,霎时、尾巴与“雪花”在空中相碰,顿时、密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随之空中一道血光闪过,继而一声断裂声和闷响声伴着惨叫声传开。

  待陈潇然从这电光火石间的对攻中回过神来时,就见葛风手持断刀,闷哼一声,连着朝后退了七步、撞倒一棵成人大腿粗的树后才面色潮红的止住身体。

  而在葛风的对面,那袭杀而来的黑影也显出真身——却是一只身长三米多、肩高近一米、浑身黄绿相间的白额吊睛大虎。

  短促的交锋,葛风刀断、受了内伤,一时气血翻涌,胸闷头晕,动弹不得;至于那只老虎则被葛风砍掉了一截尾巴,不过这只老虎的尾巴也是长的出奇——哪怕被葛风砍掉一截,依然有五米多长。

  “是刀尾虎。”

  瞟了眼那截一米多长、漆黑无毛、扁平如刀的断尾,陈潇然眼睛一缩,认出了这只妖兽,当即拔出饮魔,跳到葛风身旁,防止刀尾虎的后续攻击。

  “吼——”

  但那只刀尾虎却没有如陈潇然想的那样,趁机发动攻击,而是瞪着血红的双眼盯着陈潇然三人一边低吼,一边往后慢慢倒退。

  “这是以退为进?还是想跑?以我现在的速度,应该能在它反应过来前欺近它身边?但刀尾虎向来出双入队的,不知另外一只刀尾虎藏在哪里?”看到这一幕,陈潇然倒是跃跃欲试,想趁机试试看自己突然暴起能不能杀死一只起码四级(这是人类自身对妖兽的等级划分,而不是系统对怪物的等级划分。)妖兽,不过一想到刀尾虎的习性,再看了眼暂时还不能动弹的葛风,陈潇然一时又犹豫不决。

  “噗——小天——不用管我,不要犹豫,这只是只即将成年的刀尾虎,还没有配偶,现在他刀尾被我砍断,一身本事十去八九,快上去趁机宰了它,不然被它跑后,我们往后几天就会不得安生。”

  似是看出了陈潇然的犹豫,葛风拼着吐出一口血的代价,开口催促他前去击杀刀尾虎。

  “吼、吼、吼——”

  恰在此时,那只刀尾虎蓦然纵身跳起,但马上又跌倒在地,在地上不停的来回打滚,嘴里更是发出一连串凄厉的惨叫。

  “这……什么情况?”

  听了葛风的话,陈潇然正兴奋的抬脚想发动突袭,击杀那只刀尾虎,却被这一变故搅得又茫然的放下微抬起的右脚。

  “什么情况?当然是这只刀尾虎正在享受我那些可爱小宝贝的热切深吻喽。”牧童轻佻的声音在陈潇然耳边响起:“这刀尾虎可是个小肚鸡肠又狡猾无比的主,要是被它溜了,这往后几天它一定会游曳在我们身边,时刻找机会报仇,并且它还会给我们设置陷阱或驱使其它妖兽一刻不停的骚扰我们,让我们疲惫不堪,最终被它找到机会,发动致命攻击,一举击杀我们。”

  “小天,你刚才的顾虑是对的,但你观察的还是不够仔细。最简单辨别一只刀尾虎是否成年的方法,就是看它的耳朵。如果是成年刀尾虎,它的耳朵就会变成白色,你细看这只刀尾虎的耳朵,明显是灰白色的,所以它还未成年;而刀尾虎只有到成年后才会寻找配偶,并终身不离不弃。”

  “再有就是,刀尾虎成年寻到配偶后,外出狩猎时,如果碰到让它们感觉有危险的猎物,都是雄性刀尾虎优先从正面袭击、吸引对方注意力,雌性刀尾虎再趁机从背后发动致命一击,而这只——是只雌性刀尾虎啊!”

  “我……这……”牧童的一番分析,让陈潇然瞠目结舌,呆立当场。

  “小天,这不怪你,毕竟你——还是只荒野菜鸟嘛!”

  牧童轻飘飘的补了一句,然后笑嘻嘻的拍了拍陈潇然的肩膀,便转身去观察葛风的伤势,留下一脸郁闷的陈潇然,在原地念叨着“菜鸟”这两个字………

  半个小时后,那只刀尾虎在撞倒了二十几棵树、压死了不知多少虫子后,终于结束挣扎,了无生息的躺在一棵大树下。而葛风的伤势却在牧童的治疗下恢复了过来。

  站在远处让自己的蛊蛇再咬了那刀尾虎几口,确认它真的已经死了,牧童便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把刀尾虎的尸体装进腰间的纳物袋中,又跑到一边将那截断尾收起,然后满意的跑回来。

  “加上这只刀尾虎,炼制血骨丹的材料就算凑齐了。还有这截断尾,到时去雄鹰城找个炼器师,至少能炼出把珍品符器宝刀,怎么着也比你原来那把才沾了善品边的刀强多了,小葛,这下你这伤受的不亏哦。”拍着腰间的纳物袋,牧童调皮的向葛风挤了挤眼。

  “哎!这把寒赤刀跟了我十年,我还想等找到好材料后,就给它提升品次呢,没曾想……哎!”葛风起身四处找了找,捡起断成三截的刀身,将它们一一塞进刀鞘中,接着把手中刀柄也插进去,然后捧着刀杵在那感慨着连连叹气,完全没把牧童的话听进去,这让牧童不禁翻了翻白眼,嚷了起来。

  “一个大男人的,哪来这么多伤感,不就一把刀嘛,真是的,走了,走了,时间不早了,我们继续赶路。”

  说着,牧童就催动脚上的风行符,头也不回的往山梁下石林奔去。

  也正因为出发时,牧童没有回头,所以,他没看到,在他转身动身时,葛风蓦然收起刀,咧嘴一笑,冲着他的背影摆了个胜利的手势……

  

第十五章:刀尾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