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石林的风

  第九道梁通往石林的一面,牧童身影如风般,灵巧的从每个树缝间穿过;而葛风和陈潇然两人却在树上,借助每棵树的枝干以跳跃的方式紧随其后。

  “吼、吼……”

  “咔嚓、咔嚓——嗖、嗖……”

  似乎是受到石林的影响,这一面的妖兽和毒虫都相对少了很多。直到三人下到半山腰,才有一群二十几头青面獠牙、肌肉发达的猴子从茂密的树冠里钻了出来,吼叫着围向葛风和陈潇然俩人。在离两人还有段距离时,这些猴子就随意的折下一些小臂粗的树枝奋力扔出,顿时,道道震人心魄的破空声在密林中响起。

  这要是换成刚入山时,突逢这样的场面,陈潇然必定手忙脚乱,说不定还得受点伤,但经过一上午的学习,加上增加敏捷值附带的肌体协调能力,使得此时的陈潇然已经老练的像个混迹丛林多年的老手。

  因此,当那些光听声音就知道威力不弱的树枝袭来时,陈潇然不慌不忙的或矮身或团身……一系列连贯动作下来,一一躲过了飞袭而来的树枝,甚至还有闲情抓住一两根飞来的树枝反击回去。

  “是青面猴!”葛风扭头一看,惊呼一声:“我就奇怪这么长一段距离,怎么就没碰到一只妖兽,还以为是受石林的影响,原来是这些青面猴在这圈地为王搞的鬼。小天不要纠缠,我们快点走,这些只是它们的先遣部队。”

  “吼——”

  “咔嚓——轰隆隆——”

  正说着,一声格外嘹亮的咆哮声伴着树木折断倒地声响起,陈潇然下意识扭头看去,顿时一惊。

  只见一只直立起来身高达到五米左右、头戴不知名树枝编织而成的简陋王冠、肩抗一根三米多长成人腰粗石柱的青面猴,在一大群青面猴的簇拥下,一路横冲直撞朝自己奔来。

  “哇呀呀!小葛,小天,它来抓你们回去当压寨王妃了。”一直悠哉跑在前面的牧童,回头朝俩人挤眉弄眼的怪叫一声。

  “哎呀,这种好事留给葛叔就行,我还小,不需要。”陈潇然笑嘻嘻的回了一句,然后豁然加速,嗖的一声,就超过葛风,让葛风不禁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笑骂了句“臭小子”也加速狂奔。

  在没有妖兽阻路的情况下,三人不一会儿就跑下山梁,直到这刻,陈潇然才发现,在石林和山梁脚的交界处,竟然存在一道淡的几乎看不见的金色光膜。

  “这是什么?”陈潇然顿住脚步,讶异问道。

  “这是界膜”牧童停下身体,接过话:“具体是什么我们其实也不知道,不过早期探索的人发现,它只是单纯的将石林与外界隔离开,所以就蛮起了这么个名字——在九道梁的其它三个方向,也存在着,不过颜色不一样罢了。”

  “吼吼——吼吼——”

  青面猴王狂暴的咆哮声从上方传来。

  三人同时回头看去,见青面猴王出现在离山脚不到五十米远处,举着一棵直径起码一米的连根大树,做势欲投,当下脸色一变,齐齐脚下发力蹿进界膜内。

  “轰、轰——哗啦——”

  就在三人起步瞬间,青面猴王也奋力一掷,霎时,一声急剧而短暂的破空声和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几乎不分前后传开——却是那棵大树在青面猴王的狂暴力量加持下,瞬间突破音障,也就在这一瞬间,大树的根和枝叶纷纷化为齑粉消散无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在大树破开音障产生的音爆声传开时已碰撞到地面,这才造成两声巨响几乎同时响起。而这时,陈潇然三人的脚才堪堪踩在石林里那散发着微弱金属光泽的荒芜土地上。

  三人扭头看了眼自己原先站的地方——一个不知多深,直径起码十米的大坑映入眼帘,在坑中,一条条铁青色的藤条如有生命般诡异的到处乱扫。

  “咝——”

  倒吸冷气的声音同时从三人嘴里传出。

  “不愧是5级巅峰的青面猴王,这力量——啧啧,简直不要太牲口了。还好刚才跑的快。”

  牧童和葛风两人惊叹不已的看着那个大坑,后怕的拍着胸口。

  “好神奇,这道界膜竟然还能自主区分、从而选择性的让物体通过?”

  而陈潇然则好奇的走到光膜前,试探性的伸出手指戳向界膜——自然的,这根手指直直穿过了界膜,这让刚才回头看到大树轰击地面产生的土石浪潮被界膜挡在外面的陈潇然惊奇无比。

  “这就是界膜的神奇所在——它能阻挡一切非生命物体通过,至于原因嘛,我们还不清楚——你不用开口,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对于我们身上穿的衣服为什么能通过界膜,我们依然不知道。”葛风走到陈潇然身边,一边说着让陈潇然无语的答案,一边抬头紧盯着不远处站在山脚下的青面猴王。

  来到山脚的青面猴王,挥臂阻止了猴群的步伐,站在那,杵着石柱,抓耳挠腮、满眼忌惮的望着陈潇然这边——不,准确的说是陈潇然等人身后的石林深处。

  “吼吼——”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的功夫里,青面猴王几次探脚却又收回,最终不甘的低吼几声,回身带着猴群没入从林。

  “呼——”

  看到这一幕,葛风几人同时松了口气。

  “好了,危险暂时过去了,等我把我的小宝贝收起,我们就继续赶路!”牧童说着取出那两个葫芦,然后谨慎的将半个身子探出界膜,把葫芦放在地上,一边捏决,一边念咒。

  “葛叔,这石林深处藏着什么妖兽或东西,竟然让5级巅峰的青面猴王惧怕的不敢踏入这里一步?”牧童在那忙着收蛊虫,而陈潇然则向葛风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令它惧怕的应该是一头石虎?”葛风迟疑了下道。

  “应该?石虎?”陈潇然脑上的问号顿时多了两个。

  “据我爸讲,在石林深处有一卧虎石像,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我们现在在石林边上,感应不到那股气息,但妖兽对于危险的感应本就比我们人类强很多,所以我想那青面猴王应该就是感应到这股气息,才不敢踏入这里的。”葛风解释道。

  “哦,这样啊!”陈潇然点点头,话锋一转:“葛叔,你不会没进过这片石林吧?”

  “废话,这边鸟不拉屎的,我才懒得过来”葛风一翻白眼:“再说,平常出城狩猎,时间有限,我们都是在九道梁、最多到东面森林边缘转一转,哪有闲情到这边浪。”

  “其实不要说小葛,除了早些时候的探索队,我们城就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而当初那些探索队的目标一直放在石林里,就没仔细探查过石林边缘,这也造成,到现在我们才通过外人的口,知道那个朱砂矿的存在”收好蛊虫的牧童插话道:“走吧,我们最好赶在夜幕降临前抵达朱砂矿,那样,我们今晚就可以过个相对舒适的夜。小葛,接下来你来带路啦!”

  “嗯”葛风应了声,然后抬头望了望,扭身就往左手边快速奔跑起来,边跑还边叫到,:“小天,我们来比比,谁先跑到朱砂矿,输得人,今晚负责晚餐。”

  “这不公平——”陈潇然顿时把所有问题抛下,叫喊着撒腿追上去:“葛叔,这一点都不公平,就你知道去朱砂矿的路线,你如果不把路线画出来给我看,我怎么都不可能比你早点到朱砂矿。”

  “哈哈,我这人画技太高,就怕画出的路线图你看不懂。”葛风得意一笑,就想回头给陈潇然一些“建议”,哪知没等他回头,就见陈潇然一阵风似的从他身边跑过,然后在超过他十来米远后,又掉过头来跑到他的身边,歪着头,嬉笑的看着他。

  “哎呀,葛叔,原来你速度就这么点啊!那看来我完全有希望在你踏入朱砂矿的那一秒,抢先跑进去啦!”

  “切,速度快可代表不了你就一定能赢哦!”葛风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但嘴里却吐露满满的自信。

  “哎呀,今晚吃什么呢?是吃烤肉好呢?还是吃点野菜配粥?或则来点炒菜?对了,牧爷爷,你今晚要吃些什么”

  陈潇然一副自己一定会赢的样子,自顾自的琢磨起今晚的晚餐,末了回头问了下牧童。

  “我呀?”悠哉跟在两人身后的牧童,闻言随意道:“就来份八宝粥吧!人老了,肠胃不好,晚上喝点粥,对身体有益。”

  牧童这话一出口,陈潇然两人同时翻起白眼,心里狂呼:“也不知道是谁,在午餐时吃了三个猪腿,一扇排骨还直嚷着只吃了七分饱。”当然,这些话只是在两人心底绕着弯,不会真的说出来。

  “那就这么定了,今晚就吃八宝粥,再来些野菜、烤肉就行了。葛叔,你看,我多照顾你,都没提什么高要求。”陈潇然一挥手,就这么直率的定下晚餐,同时还不忘向葛风示好。

  “哟!这八宝粥可真简单啊!”葛风搓着牙花,笑眯眯的看着陈潇然:“不过,小天,你可得注意点自己的脚啊,别被自己抱起的大石头砸坏了。”

  “葛叔,你放心,我手很稳的。”陈潇然笑嘻嘻的回应道。

  “那就让结果来证明你的手是不是稳的——哦,对了,友情提醒一句,小心、”葛风顿了下,然后朝陈潇然阴阴一笑:“石林的风。”

  “风?什么风?”陈潇然心里一跳,装作好奇的问道。

  “你猜喽!”葛风笑嘻嘻道。

  “牧爷爷,葛叔那话是什么意思?”见在葛风这里得不到答案,陈潇然果断放慢速度,小声问牧童。

  “石林的风不就是说石林里刮的风?”牧童反问一句:“这风嘛,到处都有,有啥好稀奇的?依我看,这只是小葛使得疑心计,你不用想太多,跟紧小葛就对了。”

  “真没什么?”陈潇然仔细的盯着牧童脸上的表情。

  “你这孩子,牧爷爷还会骗你不成?”牧童没好气的瞪了眼陈潇然,然后加速朝前跑去,不理陈潇然。

  虽然直觉告诉陈潇然,这里面一定有古怪,但葛风和牧童两人守口如瓶,无奈下,陈潇然只得打起精神,稍微提速超过牧童后,便放缓速度,吊在他们两人中间。

  如此过了半个多小时,一点事都没发生,这让陈潇然怀疑自己真的多想的同时放松了警惕。

  但是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然后陈潇然就发现葛风两人突然倒伏在地。

  “什么情况?”

  这个念头才从陈潇然脑中升起,他就察觉到右手边一道道锋利的气息如潮水般快速涌来。

  来不及拔剑防御的陈潇然,眼睛一缩,当机立断,学着葛风两人的样子,倒伏向地。

  “唰、唰、唰——”

  不过陈潇然的动作显然慢了,在他倒伏向地的短短时间内,十几道锋芒已经无声无息的与他擦身而过,顿时,陈潇然身上的皮甲出现了十几个缺口。

  等这阵风过了后,陈潇然跟着葛风两人一起站起来时,他一身崭新的皮甲俨然变成了一套乞丐装。

  “哈哈哈——”

  看到这一画面,葛风两人毫不同情的大笑起来。

  “过了吧!牧爷爷,葛叔,这么危险的风,你们竟然不提前说清楚?”陈潇然拍去身上的尘土,不满的看了眼两人:“这要不是我反应快,还不得在这留下点身体零件?”

  “哈哈哈——,小天,你完全不用担心,这刀子风是从石林中心刮起的,吹到这里时,它的威力顶多就割破点皮甲,万万伤不到你的。”勉强止住笑意,葛风解释道:“这也是我们为啥放着近路不走,非得绕大半圈的原因。”

  “哼!”陈潇然不满道:“葛叔,我改变主意了,今晚我要吃烤全羊、要辣的,不吃什么八宝粥之类的。——”

  “行、行、行,你只要醒赢了我,一切都好说。”看着陈潇然一身的乞丐装,葛风为了不让自己笑痛肚子,撂下一句话后,就赶紧转身继续奔跑。

  “哼!葛叔,今晚这烤全羊,我、吃定了。”陈潇然大叫一声,然后不理还在笑的牧童,抬脚紧追而去……

  接下来的四五个小时内,陈潇然又碰上了六次刀子风。但有心里准备和经验的陈潇然安然渡过每阵刀子风,这让葛风两人颇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的同时又欣慰的笑了笑。

  就在这次次的失望和欣慰中,三人来到所谓的隐秘山谷前……

  

第十六章:石林的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