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桃都

  “叮,经过一番狼狈厮杀后,恭喜宿主哥哥获得310点经验值——令,作为一个领主,应该时刻注意自己的形象,所以请宿主哥哥赶紧去洗澡哦!”

  “呼——”

  “当啷——”

  直到系统懒洋洋又带点俏皮的提示音响起,陈潇然才呼出一口气,将手中的八角锤扔掉,一屁股坐在地上。

  “310点经验值啊!”陈潇然直接忽略掉系统除经验获取值以外的提示,乐滋滋的看着经验栏上变成三位数的经验值:“宰了它,就获得310点经验值,照这么说来,这只尸妖相当于练脏初期,哇呀,不得了了,我竟然跨了五个小境界击杀了它?没想到我现在已经这么厉害了!”

  “宿主哥哥,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哦——没有牧童的蛊毒和葛风的那一脚,你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砍断这只尸妖的腿、打断它的腰椎哦!而且对方说起来只是个同阶中虾米般的存在,你们三人合力,还要付出点代价才杀死它,实在没什么好值得高兴的哦!”

  系统小紫的身影悄然浮现在陈潇然的视网膜上,俏皮的插了一句。

  “切!”看到牧童和葛风联手,都在这只尸妖手底下吃个不大不小的亏,陈潇然才不信小紫的“虾米”说法。

  “等宿主哥哥你能活着走出这片破落的世界后,就会明白我今天所说非虚啦!”小紫撇了撇嘴,幽幽扔出一句令陈潇然莫名其妙的话,便散去身影。

  “喂,喂,小紫,你说清楚,什么破落的世界?小紫,小紫……”陈潇然的好奇心被“破落的世界”五个字给完全勾起,但任他在心里如何呼唤,小紫就是不回应。

  这时葛风一瘸一拐的和牧童来到陈潇然身边,两人看了看烂的不能在烂的一摊肉泥,向陈潇然投去诡异的眼神。

  “小天,你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葛风俯身捡起地上的八角锤,随手舞动了几下,讶异的看着陈潇然:“从刚才短暂的交手情况来看,这尸妖起码五级,虽然外表看起来腐烂易碎,但实际上,它浑身骨骼在鬼气滋养下,比金铁还要硬一两倍,你竟然能那么轻易就将它腰椎打断?还把它锤成肉泥?”

  “切,小葛,你忘了我的小宝贝们?”不等陈潇然开口,牧童在一旁插嘴道:“我这黑泽蚁的毒最善消融血肉筋骨,虽然在尸妖身上,毒力会被抵消一大半,但也足以让它骨肉松软几分,再加上你那一脚,小天弄死它有啥讶异的?”

  “可……”

  “没什么好可是的,比起这,我想我们更应该注意另外一个细节”牧童探手从那摊肉泥中取出一块碎衣片,在葛风面前扬了扬,打断了他的话:“你没觉得这尸妖的着装很眼熟?”

  “嗯?”葛风疑惑的接过碎衣片,仔细的瞅了瞅,脑海里蓦然闪过前天自己含怒杀死的一个人,当下眼睛一凝,惊疑不定的看着地上的肉泥:“牧老,这、这人也是雄鹰城寻宝小队的成员?”

  “对,这材质和样式与我那天见过的寻宝小队成员身上的衣服一模一样。如果这人是那个寻宝小队留下看守朱砂矿的,那么,问题就来了——”牧童脸色凝重的扭头看向通往矿洞深处的通道:“一般尸妖都是尸体受鬼气、死气和地气长年累月滋养才尸变成妖的,而这人、却在短短两天内由活人变成尸妖,真是——”

  “有趣的紧啊!”陈潇然突然抬头接过话。

  迎着牧童和葛风诧异的目光,陈潇然舔了舔嘴唇,双眼燃起强烈的探索光芒望着前方化不开的黑暗:“能在朱砂矿这种阳煞之地,在两天内将一个活人生生变成尸妖,里面必定暗藏邪异之宝,我们快——”

  “不。”牧童沉声打断陈潇然的话:“里面不会有什么邪异之宝的,有的只是一个能将活人练成尸妖的邪恶存在。”

  “邪恶存在!?”陈潇然和葛风异口同声道。

  “不错”牧童点点头:“前面说过,从进谷开始我就感受到暗中有存在在窥视我们。在这尸妖出现时,我以为就是它在暗中窥视我们;但现在尸妖死了,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却依然存在,这说明那个窥视者还在——甚至可以说,这个窥视者就是将那人变成尸妖的存在,面对这么一个未知的存在,我们贸然进去,无异于把自身置入火海,所以我建议我们先回去集结人手,再来探这个朱砂矿。”

  “我赞成牧老说的”听完牧童的一番解释,葛风毫不犹豫的点头赞同:“万事小心无过,反正这朱砂矿呆在这又不会跑。”

  “我倒不这么认为”陈潇然却对比有不同看法:“即使像牧爷爷说的,里面是个能将活人变成尸妖的邪恶存在,但想来它或许出手有诸多限制亦或者实力根本没有多强,不然,前天就不会等那寻宝小队只留一人时才动手,今天、也不会让我们进来蹦哒了这么久还不动手,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先进去看看。”

  这一刻,陈潇然思路出奇的清晰,在这短短时间内就找出一个关键点,反驳的让牧童都有些动摇了原先“回去找人,再来探索”的想法,不过,最终牧童和葛风还是决定先回去。

  “小天,现阶段,对我们来说,你的安危比任何东西、任何事都重要。”牧童看着陈潇然郑重道。

  “对啊,小天,你现在是领主一脉的唯一血脉,如果让你在这里出了差错,我们可不知怎么回去面对全城的同胞。”葛风随之摇头否定了陈潇然的想法。

  “那、就进去看一眼,就看一眼,这总行了吧!”陈潇然试图争取任何一丝丝的机会:“况且现在外面天黑了,我们也回不去呀。”

  “一眼、半眼都不行”牧童难得的板起了脸:“虽说我们要现在就回城?今晚我们先在谷外休息一晚,明早回去。”

  “好吧!”看到牧童板起了脸,陈潇然无奈同意了他的想法。

  既然做好了决定,三人也就不在这里多停留,直接往外走去。

  不一会儿,三人就走出矿洞。此刻,外界果然一片漆黑,不过令三人惊讶的是山谷中的黑暗只是纯粹的没有光造成的,而不是鬼雾笼罩形成的。

  “此地果然有诡异,我们加块速度离开。”牧童瞳孔一缩,不由催动了脚上风行符,拉着陈潇然就往出口奔去。

  “没有鬼雾出现,这难道不是一个好发现吗?牧爷爷你怎么反而更紧张了?”陈潇然好奇的凑到牧童耳边问道。

  “具体的以后有时间跟你说,反正小天你只要记住,在野外,能隔离鬼雾的都不是一处善地。”蓦然想起陈潇然的速度比自己使用风行符后还快,牧童立刻松开紧抓陈潇然的手,然后将他的头推开,用传音的方式粗略的解释了一下。

  “还有这说法?看来得找时间多去外面走走,不然积累不了深厚的见识。”陈潇然心里这么想着,脚下却不停留的跟着牧童往前跑。

  几分钟后,三人站在了山谷小道的进口处。

  在这小道进口处两步外,就是令人惧怕的鬼雾,而小道内却干干净净。

  站在进口处犹豫了一会,牧童决定三人就在贴近小道进口的地方休息,然后毅然带着陈潇然和葛风闯入了前面汹涌鬼雾中。

  “哗啦、哗啦——”

  “嘻嘻嘻嘻——”

  一闯入鬼雾中,鬼雾涌动时的声音和阵阵诡异的嬉笑声顿时钻进陈潇然的耳中,一幕幕可怖的幻象随之升起。

  “咝——好冷。”

  以此时陈潇然的意志力,这些幻象自是不成问题。但鬼雾中冰冷透骨的死寂气息却让陈潇然不禁打了个冷颤。

  在鬼雾中,陈潇然也是两眼一抹黑,看不见任何东西,没走几步就失去了牧童和葛风的身影。

  陈潇然好奇的张嘴试着喊了几句,发现声音在鬼雾中果然传不开,便按记忆往旁边走了几步,来到一棵枯树下,然后掏出一张拟像符,将自己变成一块石头,靠在了枯树下,接着又取出一张假死符,贴在了眉心。

  所谓假死符,顾名思义,就是能让人陷入假死状态的符箓——当然,这种状态只能维持12个小时,在这种状态下,人的灵魂波动和气血运行会趋近于零,从而借此阻拦鬼雾的侵蚀和躲过鬼雾中的猎食者——和拟像符搭配,是所有要远行的人的标配。

  随着假死符贴在眉心,陈潇然不禁打了个哈欠,然后便沉沉睡了过去。

  “喔喔喔——”

  在黑暗中不知睡了多久,恍恍惚惚间,陈潇然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鸡叫声。

  “奇怪!我怎么用清脆这个词形容鸡叫声?”疑惑间,陈潇然缓缓睁开了还没睡醒的双眼,下一秒,这双眼眨巴了几下,又被陈潇然狠狠揉了几下后,豁然瞪圆了。

  让陈潇然震惊的是一棵桃树、一棵比那山谷中桃树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桃树?在这棵桃树的东北方,有一桃枝垂下,形成天然拱门,拱门上有无数如白玉又透着些许粉光的桃花,组成了两个陈潇然不认识的字,拱门下左右各站着一尊身高百丈拿绳、牵虎,双目放光的巨人,而在拱门前,却有无数稀奇古怪的半透明身影,排着老长的队,秩序而又快速的步入那到拱门中——凡是步入这道拱门的,都消失在拱门中。

  时不时地,那个拿绳的巨人就会甩出手里的长绳,将长队中一些身体在他目光照耀下发出红光的家伙捆住吊在一边的树枝上,如果看到红光浓郁的,则直接捆住,扔到一边一只瘦骨嶙峋的恶虎身前,让它啖之。

  “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桃树呢!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肯定是在做梦。”怔怔的望着远方好一会儿,陈潇然打了哈欠嘀咕几声,便打算继续闭目睡觉,不想这时旁边却传来牧童的声音。

  “东海度朔山有大桃树,蟠屈三千里,其卑枝东北曰鬼门,万鬼出入也。有二神,一曰神荼,一曰郁垒,主阅领众鬼之害人者。”

  “啊咧!牧爷爷,葛叔,没想到你俩也出现在我梦里啊!”陈潇然往后一看,见牧童和葛风呆呆的站在自己身后,不由讶异自语。

  “小天,你不是在做梦——嗯,也可以算在做梦。”让陈潇然再次没想到的是,那个牧童竟然低头回他话了。

  “见鬼了,这肯定是鬼雾制造的幻境,要不然——”陈潇然瞪大眼睛,四处乱瞄,嘴里嘀嘀咕咕的就想不理这些“幻境”,然后,系统小紫就冒了出来。

  “嘻嘻,有趣,真有趣,在这个旮旯角落竟然能碰到桃都碎片复苏的事情。”

  “咦!小紫,我这不是陷入幻境了?”‘看到’小紫的身影,陈潇然顿时就怀疑眼前的一切到底是自己的梦、还是鬼雾制造的幻境。

  “宿主哥哥,你不是在做梦,也不是陷入幻境,而是被”小紫兴致盎然的远眺了一会,才幽幽回答道:“桃都的碎片,拉入了它的记忆啊!”…………

  

第十八章:桃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