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斗九幽(一)

  事发突然,陈潇然下意识往后一跳,做出防御姿势,不过等看清从空中突然“袭来”的东西,是根带着三朵桃花的桃枝后,便尴尬的站直身体,摸了摸鼻子。

  “咳咳——好大的桃花啊!”将剑收起,陈潇然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走到那三朵桃花前,半是夸张半是真诚的惊叹道。

  “不过好奇怪,这么大的桃花,竟然一点香气都没有。”仔细的闻了闻,陈潇然惊讶发现,这桃花竟然一点香味都没有,好似它是由玉石雕琢而成的。

  揉了揉鼻子,陈潇然还是没忍住好奇,一边暗中做好警备一边将鼻子贴近中间一朵桃花,随之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在陈潇然的鼻尖触碰到那朵桃花时,那朵桃花刹那合拢,随即不等陈潇然反应回来,就化为一道流光扑进了他的脑袋,紧接着,另外两朵桃花也同时化为流光,扑入陈潇然的脑袋。

  “糟——”“糕”字还没说出口,陈潇然面上的惊容就化为满满的好奇、随之涌起惊骇、悲哀、愤怒等等神色。

  原来那三朵桃花化为流光扑入陈潇然脑海后,便幻化为三组影像,借此将昔日发生过的一些事,“生动”的呈现在陈潇然脑海。

  第一幕影像中,出现一个身着绕衿衣的汉子带着两个身着襦裙的青年,在一座险峻而荒凉的高山中遇见一棵高大无比的桃树——从影像中可以看出,三人看到这棵桃树时,极其惊喜。

  然而没过多久,那两个青年就突然发狂,一起拔剑从背后攻向那汉子。

  事出突然加之行此举之人,乃平日亲信之辈,常人定当难以反应过来,不过那个正在专注研究大桃树的汉子却在刹那间回身拔剑,干净利落的磕飞两个青年的剑、并将他们踹飞。

  磕飞两人的剑后,汉子持剑怒视,待看清两个青年双目赤红的样子后又不禁一怔,也就在这瞬间,那两个青年身体豁然膨胀了五六倍、变成一个身高六米多、筋肉外露的可怖巨人,看到这幕,汉子眼中的怒火被无尽的悲伤和不解所替代。

  变成巨人的青年,哪管汉子此时的情绪是愤怒还是悲伤,提起血肉模糊的拳头,没头没脸的就往汉子身上招呼。

  那汉子也是果敢之辈,知道两个青年变成这模样是救不回来了,便抛出手中长剑——作为旁观者的陈潇然,也只是隐约看见空中似是有道青光闪过,然后在陈潇然震撼的“目光”中,那两个巨人就瞬间化为满地碎肉。

  将两个巨人瞬间变成一摊碎肉的长剑,伴着一道青芒回到汉子手中。

  汉子反手将剑插回剑鞘,目露悲哀的慢慢走向两摊碎肉,不料,在他刚走到那两摊碎肉前,那两摊碎肉却在这时齐齐化为血肉泥潮、一起一扑、眨眼间将汉子裹个严严实实的,顿时,原地出现一个直径两米多的血肉球,接着这血肉球蹦蹦跳跳的快速离开桃树树冠笼罩的范围,停在一个小水潭边。

  这血肉泥潮似带有某种毒素,猝不及防的汉子,被这血肉泥潮一裹,身体有那么十几秒钟变得僵硬无力,也就在这十几秒钟内,血肉球带着汉子离开了原地,紧接着那些血肉泥潮就化为道道血光,顺着汉子的周身毛孔,钻进了他体内。

  汉子不到一米八的身高,骤然间被动接纳了如此大体积的“红光”,却反而缩小了二十几公分,不过随即,汉子身上亮起一道青光,在这青光中,汉子的身高快速恢复,但下一秒,汉子身上青光熄灭,转而亮起血光,在血光中,汉子的肉身又快速缩小。

  接下来一个时辰内,汉子身上一会冒青光一会儿冒血光、肉身也随之一会大一会小。

  某一刻,汉子身上亮起青光时,一个拳头大的桃子飞落在老者身前,那汉子见此却不稀奇,反而快速捡起桃子,三两口吞下,接着快速取出一柄寸长骨剑往空中一抛,那骨剑在空中一顿,快速转了转,然后朝一个方向急速飞去。

  看着骨剑消失在天边,汉子叹了口气,然后转身驾风飞到桃树下,接着背靠桃树盘膝而坐,随后一咬牙,一拍剑鞘,长剑顿时飞出,径直自老者天灵盖刺入,最后只留一个剑柄露在外面,紧接着,那棵大桃树不断落下桃花融入汉子体内,又伸出树根将老者牢牢捆住。

  有了这三重保障,汉子身上的青光大定、死死压住了皮肤下涌动的血芒……

  两天后,一个头戴九旒冕冠、身着绘有七章纹冕服的老者带着五个头发和胡子都编成密密麻麻小辫子、身着兽皮袍、身上佩戴各种骨饰的老者,乘着一只青翅大雕落在了桃树前。

  随着这些人来到树下,捆住汉子的树根纷纷缩回地下,露出里面较之前消瘦万分的汉子。

  汉子看到老者,瘦成皮包骨的疲惫脸上,露出了一个艰涩的笑容。

  那老者面貌跟汉子有七分神似,由此可见两者关系匪浅,然而见到汉子变的消瘦无比的身体时,却只是沉默而楞楞的看了会,然后转身朝他身后的五个老者恭敬的抱拳躬身行了一礼,那五个老者见此也回了一礼后,就上前将汉子僵硬无比的身体,小心翼翼的搬到一块空地上。

  然后五个老者围着汉子,先是将汉子服饰脱光,然后各自取出一小陶坛,将坛中漆黑浓稠、不断冒着气泡的液体,均匀的涂抹在汉子的全身,接着取出一支兽毛笔和一碗金色液体,五个老者用兽毛笔沾着金色液体,在汉子身上开始写画起来,等碗里的金色液体耗干,汉子全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神秘字符。

  这时五个老者收起笔、碗,然后纷纷取出一根骨仗,接着向后同时退了九步,随之举起手中的骨仗,闭目念起咒语。

  随着咒语响起,五个老者的骨仗各自发出一道金、绿、蓝、红、黄光柱照在汉子身上。在这五色光中,汉子的身体逐渐石化并慢慢缩小——两个时辰后,五色光溃散,原先的汉子变成了一个仅仅只有三寸高的石偶,直到这时,那穿冕服的老者才快步上前抱着石偶痛哭起来……

  画面到此嘎然而止,下一刻画面一转,一个头戴平天冠、身着八卦衣、方裙、脚踏朱履、背背双剑、手持金印的道人,于群山之间独斗一兔、一蝎、一雀、一蜈蚣、一鼠、一蛇六只煞气滔天、身形较之平常同类大了数千上万倍的妖兽(虫)。

  这一战直打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方圆千里内的山峰,都在战斗余波中,先后一一化为齑粉——这让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陈潇然一时目眩迷离……

  三天三夜后,道人以肉身崩溃为代价,将六妖一一斩杀,才结束了这场战斗。

  尔后,道人元神裹挟着一株半枯的桃树,在战后从四方赶来的八个持旗道人的护送下,飞回了一座青瓦灰墙的古朴道观中。

  在道观里,道人以牺牲元神为代价,联合九个老道、三十六个道士,将那株半枯的桃树生生炼化成一枚巴掌大的桃符……

  到此,画面又突然一转,这枚桃符辗转千年,落入一个金发碧眼的洋人手里。

  千年沧桑,让桃符上的封印不在无缺,在一次与海盗的搏杀中,这枚桃符替那个洋人挡了九发子弹、救了他一命,但也因此让封印出了一丝纰漏。

  不久,这个洋人就被外泄的邪神气息控制,在世界各处暗中挑拨、蛊惑、栽赃,因而引发了波及世界范围的战争。但最终,这个洋被找到,并被12个身穿艳红镶金边长袍的白胡子老者和一个身披金色长袍、手持十字权杖、头戴荆棘皇冠的老者堵在了一个山谷中。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伏杀。

  一开始,被邪神操控的洋人,就被事先布置好的大阵压制、束缚,接着在那13个一看就是久居高位的人的命令下,无数狂热的士兵如潮水般朝那个洋人冲杀过去……

  相对前一场战斗,这场战斗总体在陈潇然看来是枯燥乏味的——唯一能让陈潇然印象深刻的就是那些喊着口号、奋身赴死的士兵。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完全都是靠无数士兵的牺牲,来让洋人力竭,最终被一直观望的13个老者轻易斩杀,而那枚桃符则落入那个戴荆棘皇冠的老者手里,被他带回教廷将之封禁在一个金柜中……

  影像到此结束,紧接着,一段信息浮现。

  “浏览”完这段信息后,陈潇然眼中不禁升起迟疑,但下一刻,这些迟疑都被一股坚定淹没——

  这段信息大意就是告诉陈潇然,因天地异变,灵气复苏,使它——也就是桃都碎片,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从而导致封印再次出现缝隙,让一缕九幽意识趁机逃出,为了防止它再次霍乱人间,恳请小友出手消灭这缕九幽意识。

  并且这段信息还告诉陈潇然,这缕意识历经数千年封印、加之才刚出来,正是最虚弱的时候,让陈潇然尽早出手、不要拖沓。

  如果只是为了这个镇邪朱砂矿,陈潇然说什么也不会管这个所谓的域外邪神的残念——起码,在他修为没提高到一定程度时,是不会管。但一想到第二幅画面中的场景,陈潇然就不得不迟疑——毕竟,和平城离这里太近了,而陈潇然又没办法和能力全面封禁这个山谷,让任何生物都进不来,如此,保不准,哪天和平城就会被妖兽踏平。

  当然,最终让陈潇然决定马上动手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信息中说,在关键时刻,它和以往封印者留下的后手会相助。

  “玛德,拼了,我总不可能让祖宗的基业就那么葬送在我手里吧!那样,下去以后可就真没脸见爷爷爸爸他们了。”陈潇然伸出右手——这是几天前,父亲临终前,从他手中接过领主印的那只手,怔怔的看着右手好一会,陈潇然咬咬牙,一跺脚先回到矿道中,将牧童和葛风两人搬到山谷入口处,然后撕下一截袖子,取出兽血在上面写下遗言放入纳物带中,接着把纳物袋和饮魔剑取下放在牧童身边。

  “牧爷爷、葛叔,这次小天可要当一回英雄了,你们醒后可不要羡慕哦!”

  定定的看了会还在沉睡的牧童和葛风,陈潇然留下一句呢喃后,毅然转身回到矿洞中、雄赳赳、气昂昂的冲向矿洞里桃都的主干——那画面,好似一只蚂蚁,昂首挺胸的向一个“巨人”发动了无畏的冲锋。

  前面一心只想着这里面的镇邪朱砂能值多少钱,陈潇然直接将这棵长在矿洞正中的桃都主干给选择性忽略了。

  这时直面它——哪怕此时心里沉甸甸的、哪怕前不久还被它覆盖方圆六七里的树冠所震慑,陈潇然依然为它庞大的躯干所展露的气息而感到震撼。

  在树干前半米处,陈潇然停下脚步,抬头望着耸入黑暗中的树干,脑海里回想起先前记忆空间中看到的桃都主体,脸上不知不觉荡起一丝笑意。尔后,陈潇然低下头,伸手抵在树干上好似画出来的一扇大门上,眼睛深处豁然燃起灼热的光芒:“和平城里有那么多可爱的人们在等着我;外面的世界,还有那么多精彩的事物在等着我,我是不会死在这的,所以,九幽的残念意识哟,做好消亡的——准备吧——”

  在“吧”字尾音刚从陈潇然嘴里跳出来时,他一把推开了树干上的大门。

  

第二十一章:斗九幽(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