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反应

  陈潇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桃树下、正维持着推门都动作,好似先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幻境,然而爆涨的经验值和任务完成的提示声以及从灵魂深处传来的虚弱感,让陈潇然清楚,前面发生的不仅仅是幻境这么简单。

  “叮,灭杀域外邪神残念一缕,获得3000点经验值,五十点功德值。”

  “叮,恭喜宿主哥哥完成任务,获得1000点经验值,紫煌朱砂炼制法一份。”

  “叮,特别提示,由于宿主哥哥提前获取功德值,系统将进行为期三天的更新,所以,宿主哥哥,我们三天后见啦!”

  “功德值?更新?”看着最后一条提示,陈潇然脑子里充满疑问,内心尝试的呼唤了几下:“小紫,小紫,你还在不?”

  等了会,见没有回应,陈潇然便将心神重新拉回现实,然后心有余悸的打量着眼前的“大门”。

  刚才那短暂的搏杀——从陈潇然把手放在门上、到九幽残念将陈潇然魂魄拘出、再到陈潇然意识被拉入梦境、最后到陈潇然借助外力一举斩杀九幽残念,看似漫长的过程,现实中其实才过去不到两分钟。

  而就在这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陈潇然却数次面临魂飞魄散的险境,真可谓时刻游走在生死边缘。

  至于灭杀九幽残念——说实话,如果不是九幽残念经过几千年的镇压、战斗意识变的薄弱,又很大程度上轻视了陈潇然;如果陈潇然不是正巧领悟初阳拳意;如果没有天使烙印遗留的光明之力;如果没有南极分离出来的一丝力量保护,陈潇然也不可能完好无损又干净利落的灭杀九幽残念——要知道,最后那两支射中陈潇然的黝黑羽箭,完全可以在瞬间让陈潇然魂飞魄散。

  所以说,这次能灭杀九幽残念,运气占了很大作用。

  当然,这其中,陈潇然的临场发挥能力和果断也不容忽视——借助光明之力、放大初阳拳意的效果,从而制造出一丝机会,最后硬接致命攻击,抓住那么一丝稍纵即逝的机会,才成功“缠”住九幽残念,也是基于这些,才让陈潇然有机会借助外力灭杀九幽残念……

  收回抵在门上的手,陈潇然转身向外走去——既然九幽残念已经解决了,他决定还是先出去将放在牧童两人身边的东西取回、特别是那封血书,要是被牧童看到,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由于发自灵魂的虚弱,让陈潇然行动迟缓,因此,当他将“遗物”取回,并顺带将牧童两人抗到矿洞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快半个小时。

  稍微休息了下,陈潇然重新来到桃树前,好奇的伸出右手,微微一用力,推开了树干上那扇门……

  这是一个宛如金字塔般、由九块从上往下、面积递增的大地组成的世界。

  在这世界的前八层大地,天空永远被浓厚的灰雾笼罩;地面上则到处流淌着岩浆、毒水;各个角落时刻上演着袭杀、厮杀;血色的雷电、漆黑的风暴、瀑布般的毒雨……等等天灾也不舍昼夜、时刻光顾着。

  而在第九层,天、蓝如宝石、皓日高悬、洒下七彩祥光,地面、百花争艳、鸾鹤共鸣、虎鹿同踞,空气中浓郁的灵气、凝结成一片片厚实的云海,懒洋洋的漫过高山、淌过原野,兴致来时,踩着风尖、蹿上高空、散作朵朵白云,嬉戏追逐——相较于前八层大地,这一层、简直是仙境。

  在这如仙境般的大地中央,一座黝黑大殿拔地而起、耸入高天。

  “可恶——”

  某一刻,一声饱含愤怒的咆哮从大殿中响起。

  霎时,蓝天化墨、皓日泣血;娇羞的百花、露出狰狞的嘴脸;祥和的鸾鹤、温良的虎鹿、纠缠厮杀;懒洋洋的“云海”、欢呼雀跃的吞噬万物……

  “阴鹤——”

  下一息,一道不含丝毫怒气的冷漠声音再次从大殿中响起——暴怒、乍起乍落,随着大殿中的伟岸存在收起怒火,这块大地很快又恢复成祥和的仙境。

  “末将在。”

  离大殿数百万里远的一座陡峭、如无尽头骨堆叠而成、高有数万丈的山上,立刻响起一道阴柔的声音,话落,一道黑光冲天而起,刹那飞过数十万里距离、落在大殿大门外,化作一个身高一万多丈、着青黑长衫、戴金色头箍、皮肤白皙、长相阴柔俊美的青年。

  “变大什么的,最讨厌了。也不知道幽帝为什么这么喜欢‘大’?”

  虽然本体就有这么高大,但对于喜欢娇小玲珑的阴鹤而言,还是正常人类身体大小才更适合自己。然而,在面见九幽的统治者时,却只能“身不由己”的显露自己庞大的本体——毕竟,阴鹤还不想就因为面见幽帝时,身高低于万丈而死于非命。

  有些不自在的扭动了下身体,阴鹤顺着大门打开的一条缝隙朝前款款而行。

  走了百来步,阴鹤通过大门,踏上了一条宽数万里、长上百万里的血色地毯。就在这条地毯的尽头,一尊无比伟岸的存在静静地盘坐在一朵硕大无朋的血色莲花上,而从渺远的穹顶上洒下的一缕光辉,朦胧的映照出了这尊伟岸存在的身体轮廓。

  也就在阴鹤踏上血色地毯时,这尊伟岸存在缓缓睁开双眼,顿时、昏暗的大厅中,出现了两轮硕大的明月。

  “末将阴鹤,参见幽帝。”

  见状,阴鹤顿住脚步,单膝跪地、低下头颅、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不知幽帝此次传唤末将前来,有何吩咐?”

  “你即刻动身,前往太初界北域星空,找到一个名叫陈潇然的人类,将他给本帝抓回来。”

  冷漠的声音如雷般从两轮明月下缓缓响起、继而在大厅里不停回荡,这一刻,好似有成千上万个幽帝在同时对阴鹤说话。

  “这——”阴鹤一愣,抬起头看向明月:“不知幽帝可有这人的画像或则其它如血肉气息、灵魂波动、家族功法等信息?”

  “没有”幽帝坦然应道。

  “这、北域星空那么浩瀚,没有这些信息,让末将如何寻找那个人类?”阴鹤无奈问道。

  “无需担心,本帝会赐你一点灵机,待那人靠近你周围万里之内,这灵机就会带你找到那个人。”

  说话间,一个常人拇指大、明灭不定、时虚时实、浑浑噩噩的光点从阴鹤身前虚空蹿出、停在他的眼前。

  “万里?天啊,我这得找多少年才能找到目标?我可怜的一千八百二十七个妻妾啊!为夫就要不能日夜宠爱你们了。”尽管心里一片哀嚎,但阴鹤表面还是拱手领命,接着小心翼翼的将眼前的光点收起。

  “下去吧,希望早日收到你的好消息。”

  大厅里的两轮明月开始缓缓合上,就在阴鹤想起身时,合上一半的明月一顿,幽帝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次去太初界,有机会就多吃点,身材这么瘦弱可是会丢我们九幽脸面的。”

  “哐当——”

  说完这句话,两轮明月才继续合上,不一会儿,伴着同时响起的一道强烈碰撞声,大厅重新陷入昏暗。

  “末将领命。”

  直到这时,阴鹤才无语的回了声,随后起身倒退而出……

  在太初界南域浩瀚星空边缘,一株扎根虚空、每片叶子都堪比小行星的巨大桃树下,一个长头大耳、圆鼻小嘴、慈眉善目、白须垂胸、身着五彩斑斓袍、手拄蟠龙杖的老者正跟一头白鹿下着围棋。

  在九幽幽帝发出怒吼后不到一秒的时间,这个老者举棋的手蓦然一定,随即将棋子扔回棋笥,然后眉开眼笑的将目光投向九幽方向。

  “老爷,遇到什么事了,这么高兴?”对面的白鹿抬起头看着老者,嘴里吐出稚嫩的童新,好奇的问道。

  “当年域外邪神联盟明面起兵,大举进攻我们太初四界城,暗地里却让九幽派出一分身潜入南域,企图毁灭桃都。说实话,要不是关键时刻,天帝得到消息,从而让老夫借助与母树间的联系,及时派回两个分身,这桃都还真有可能被九幽毁了。那时……”老者转过头看着白鹿,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白鹿的问题,反而讲起了一段历史。

  “老爷,这个我知道呀!我听祖爷爷说过,您两个分身赶到后,联合母树成功打爆了九幽分身,但你两个分身也付出了一死一重伤的代价,而且母树也被打碎了三十六根树枝,当然,最重要的是,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虽然打爆了九幽分身,却让他的分身核心,借助一截桃都碎片、逃入了无尽虚空,到现在还没找到,估计他都已经回到九幽了。不过,这跟老爷你现在高兴有什么关系吗?”白鹿仰起头,眨巴了几下灵动的大眼睛,用稚嫩的语气打断了老者的话,认真问道。

  哪怕向来以好脾气著称的老者,闻言也是挑了好几下眉头,才压下给这头白鹿来个爆栗的念头:“小白雪,难道白福没告诉你,长辈说话,晚辈不能随意插嘴吗?”

  “有呀。”白鹿脆声应道,随即歪着头看着老者:“但是,老爷,这跟你现在高兴好像没一点关系吧?”

  “…………白福啊!你快点回来吧!”无语的看了下满眼纯真的白鹿,老者惆怅的抬头仰望,突然无比的想念曾经的伙伴。

  “老爷,你要干嘛?”这时白鹿提高了50分贝的稚嫩叫声响起,老者低下头,看着满眼警惕的白鹿,略微尴尬的将偷偷摸摸伸向棋盘的手收回。

  “咳咳……刚说到哪了?哦,对了,刚说到九幽分身核心坠入无尽虚空……”老者装模作样的捋了捋胡子,打算转移白鹿注意力,不想,白鹿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老爷,你刚才是不是想偷我棋子?祖爷爷说过,输不起的兽,不是好兽。我们做兽的一定要堂堂正正,不耍奸玩赖。跟人下棋,赢,就要赢的光明正大;输、也要输的心服口服……额——”白鹿瞪大眼睛看着老者,一脸严肃的说教起来,说到后面,突然一歪脑袋,自言自语起来:“咦,老爷岁数那么大了,脑子转的肯定没我快,我刚才几局都没让子,嗯,这好像赢的——呜呜……”

  白鹿抬头,不满又不解的看着老者,张嘴无声叫唤起来——却是老者没忍住,直接封了白鹿的口窍,让它发不出声音。

  “嘿嘿!老夫我去摘桃子吃了,到时候馋死你。”

  老者得意洋洋指了指上方,接着的挥手将棋盘上所有棋子都收回棋笥,然后起身将白鹿留在原地,自己则慢悠悠的向树上飘去。

  老者身体突然一顿,忍不住回头望向北域,眼中充满疑惑和好奇:“奇怪,我竟然算不出任何跟这个叫陈潇然的有关信息,难道,有圣……”

  想到某个可能,老者止住了念头,回头继续慢悠悠的向上飘去……

  

第二十三章:反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