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桃源

  白天一直亮白、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今天出奇的出现了一朵洁白、厚实的云朵。

  对于和平城这一带的鸟类来说,白云、可是个从没见过的稀奇玩意,小型鸟类既畏惧又好奇的躲在树叶后,叽叽喳喳的偷望着;而那些大型食肉鸟类则“艺高鸟胆大”,纷纷揣着好奇飞向白云。

  不过这些勇于探索未知的凶禽,在接连目睹七八只同类被一条条红色飞蛇夺走性命后,便果断的掉头去寻找自己的早餐——这一刻不用多猜,就知道这朵白云是牧童用小神通整出来的。

  而此时时间是早上九点整,离牧童俩人叫醒陈潇然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小时。

  在这三个小时里,除了半个小时的早餐时间外,其余两个半小时都消耗在陈潇然为牧童两人讲述昨晚发生的事以及他们的修为为什么会大突破这两件事上——当然,陈潇然隐瞒了消耗自身寿命、解除邪神气息侵染危机的事情。即使这样,牧童俩人还是后怕不已,连带着修为大增后的喜悦值都为此大打折扣。

  而在知道这个矿洞潜藏危机已经被解除后,牧童稍一思索给出了一个建议——将这个山谷开辟为一个聚居点,一来方便开采朱砂矿;二来也能缓解下这几年和平城开始显得拥挤的生活用地。

  牧童的这个建议立刻得到了陈潇然俩人的赞同,于是三人顾不得探查朱砂矿储量,匆匆吃了个早饭后便搭上牧童的白云往和平城飞去…………

  “牧爷爷,你这小神通腾云跟修士的法术翔云术有什么区别?”

  白云上,陈潇然一会蹲下揉捏着韧性十足的白云,一会站起来手搭凉棚、四处张望,满脸的惊奇和藏不住的羡慕——这让牧童小小的虚荣心瞬间膨胀。

  “那区别可大了去了。”牧童得意洋洋的捋了捋稀疏的胡子:“翔云术是修士通过印决强行拘禁天地风云二相之力,短暂形成涣散云彩载人飞行的中级法术,飞行速度仅相当于普通老鹰,不仅灵活性差且在飞行过程中是持续性消耗施法者的元气——元气消耗速度和所载之人的体重成正比;而我这小神通——腾云、是我突破至灵泉境时,体通天地、法我交感而凝聚的一枚法理符箓,通过这枚符箓,我只须在启动时消耗一丝真元,就能于念动间唤出一朵白云、载人飞行,速度嘛、至少是翔云术的五倍,至于灵活性嘛、那更是翔云术不能比的,就好像这样——”

  说着,牧童念头一动,正在快速飞行的白云突然颠倒——一下子,三人就变成头下脚上的倒挂姿势。

  “啊——”

  “啊——”

  绕是以陈潇然和葛风的武者心气,还是被这突然的变化,吓得惊慌大叫,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双手乱舞。不过下一刻,陈潇然俩人就发觉自己的双脚被一层柔韧的东西紧紧裹住、并没有一丝从高空往下坠落的感觉,于是陈潇然两人停下挣扎的动作、小心翼翼的睁开了双眼——

  “嘿嘿!小天小葛,看我给你们们表演个360度无限螺旋飞行,整备好哈、飞喽——”

  不等陈潇然和葛风看清比时的情况,耳边就传来牧童憋着坏笑的声音,下一秒,睁开眼睛的陈潇然两人只觉天旋地转、视野一片模糊——

  “啊————”

  “啊————”

  于是,天地间响起两声更加嘹亮悠长而又有点飘忽的惊叫声……

  不过自古就流传着这么一句老话——叫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这不,才戏耍了陈潇然两人的牧童很快就自食恶果——

  相比昨天悄无声息的出城,这次陈潇然三人回城那格调可是高的都能顶破天花板了。

  “牧——爷——爷、爷——快、快——点——停——下——我、我——要——吐——了————”

  “牧——老——别——玩——了——我——头——晕——脑、脑——涨——难——受——的、的——很————”

  “你、你——俩——再——坚、坚——持————一——下、下——马——上——就——到——了——哈哈——哈哈————好——玩——真——好——玩——我——再——快——点——哈——”

  “别、别——呀——牧——爷——爷——啊——”

  ………………

  虽然白云呼啸而过的速度很快——快到守卫甚至只看到一道白影,但先白云一步传入和平城那熟悉而又显得缥缈的声音,却让一众守卫清楚刚才他们的领主从他们的头顶飞过去了——

  从头顶飞过去——

  飞过去了——

  …………

  西城墙一带的守卫、田地里干活的农夫、小湖里下网的渔夫、广场上练武的年轻人齐齐抬头呆呆的看着天空、一时陷入寂静,下一刻、沸腾了——

  “天啊,我刚没听错吧?领主、牧老、葛统领他们从我们头顶飞过去了?”

  “我虽然没看到他们人,但确实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从我们头顶飘过……”

  “我也听到了,但就是没看到人啊!”

  …………

  “嘿,你们都知道我王老四一身的本事就都在这双眼睛上,所以我很肯定的跟你们说,刚才从我们头顶飞过去的白影是一朵白云、一朵载着领主、牧老和葛统领飞行的白云——”

  “王老四,白云是什么?”

  “对啊,王老四,白云长什么样子的?你给兄弟们说说看。”

  “去去去,张牛、李虎你俩瞎起什么哄,现在的是讨论白云长啥模样的吗?要想知道,等会回去后自己找本自然书看看——王老四,你刚说领主他们是驾云飞行的?”

  “嗯嗯,大力叔,我敢向您保证,我刚确实看到领主他们在驾云飞行,不过…………”

  “哈哈、哈哈,看来昨天王勇那小子没说慌,牧老真的突破至玉液境了,我们和平城百年了、终于也有人修炼到玉液境了,哈哈——”

  “玉液境?昨天王哥说的都是真的呀!我还以为是他为了安我们心而胡编的呢!”

  “哼!我早就说了,王哥说的肯定是真的,你们偏不信,现在咋样?还怀疑不?哼,不是我说你们,你们也不想想,如果不是牧老突破至玉液境,那天的异像该怎么解释?”

  “嘁,刘大耳,你那天不还说异像是领主得到的宝物引起的?怎么今天就改口了?”

  “哼!你们有谁知道修士突破至玉液境时会产生那样的天地异像?有没有谁知道?——没有吧!你们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呀,所以那时我才会猜想是领主得到的宝物弄出的异像——难道赵玉娥你当时心里没有这个想法?”

  “这、我……”

  “好了,好了,你俩别吵了,我们和平城出现玉液境修士,以后安全指数肯定大增,这是件高兴的事。这样,中午大伙一起喝杯水酒,庆祝庆祝下这事,大伙觉得如何?”

  “好,我赞同大力叔的建议。”

  “嗯,我也赞同。”

  “我也赞同”

  “我……”

  ……

  而此刻,在领主府的院子里,作为即将被祝贺的对象,正趴在角落里吐的稀里哗啦。

  “小天,你们是怎么回来的?还有、你们这是怎么了?”被重物落地声引来的安云生,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皱的向一边满脸苍白、摊在地上的陈潇然问道。

  “还、还——呕——还不都是牧爷爷搞的,非得来个什么360度无限螺旋飞行,把……”

  “哎呀,小天,你这是怎么啦,脸色这么苍白?是不是中毒了?中了什么毒?快点跟翠姨说说。”

  陈潇然话还没说完,从屋子里走出的翠娥看到他的样子,马上惊呼一声,一脸着急的跑到他身边,扶起他,晃着他的肩膀。

  “翠、翠、翠姨,我、我没事,只是有点‘晕车’,还有,你、你别再晃了,在晃我就真的要吐了、呕——”

  “晕车??”翠娥和安云生的脑门上同时升起大大的问号。

  “对啊,就是——呕——牧爷爷——呕——”

  “还是我来解释吧。”这时躺在地上的葛风站起来,面色有点苍白的接过话——终究是步入练意期的武者,对于身体机能的调控不是陈潇然和牧童能比的。

  “这事还得从昨晚说起,昨晚…………”

  随后葛风言简意赅的将一行人昨晚的经历、他跟牧童修为的再次突破——刚说到自己修为突破到练意期,两声惊呼响起——

  “你说什么——”

  发出惊呼的是刚走到院门口的王勇和黑旋风——却是他们在外听到消息,冲忙忙的赶回来,正巧听到葛风说他修为突破,当下忍不住一同惊呼起来:“老葛(葛叔),你突破到练意期了?”

  安云生和翠娥反应虽然没王勇两人大,但看他们俩人,一个捋胡子的手不自然用力、揪痛自己;一个瞪大眼睛、小口微张,就可以知道此时他俩的内心是多么不平静。

  “你们也来啦!那正好,旋风,你去叫下雨溪,让他来趟领主府,我们商量件事。”葛风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王勇俩人。

  “葛叔,你倒是先回答我们的问题啊!你真的突破到练意期了?”黑旋风瞪着铜铃般大眼睛定在原地,身体完全没有动的意向。

  “对啊!”见状,葛风无奈的瞪了眼黑旋风,干脆道:“现在你可以去把雨溪给我叫来了吧!”

  “葛叔,我们前天才一起突破的,这才一天不见你就又来了次大突破,现在又让我去叫雨叔过来,是不是这趟外出有大收获要跟我们一起分享?我——咦,葛叔,你要做什么?”

  “嘭——啊——”

  黑旋风眼睛发亮、腆着脸边说边向葛风走去,然后、然后就被葛风“毫不留情”的扳过身体,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将他直接踢飞出去。

  “老葛,你这一脚会不会太重了?”目送着黑旋风“远去”,王勇有些担心道。

  “嘿嘿,王哥你就放心吧,我已经掌握好力度了,这一脚下去,最多让他落地后,屁股稍微阵痛下。”葛风拍拍手,笑嘻嘻的回了句,然后转身来到院子角落里和安云生一起扶住吐完的牧童朝客厅走去:“翠嫂,麻烦你去拿点水给牧老漱漱口。”

  “好,我这就去拿。”那边正扶着陈潇然的翠娥应了句,然后招手让王勇过来扶着陈潇然走,自己则小跑着去厨房拿水……

  十分钟后,客厅里,恢复过来的陈潇然将早上跟牧童俩人说过的话再次说了遍,顺便抱怨了下牧童,而还没从“晕车”状态中完全恢复过来的牧童,翻了翻白眼,继续摊在椅子里。

  “牧老这个建议我支持。”听完陈潇然的一番话,张雨溪收起脸上的惊讶和羡慕,率先发言:“我们和平城现有人口4823人,早在去年年初开始,住房用地就一直非常紧凑,所以我建议今天就带些人过去开始搭建木屋,为事后迁移做好准备工作;同时派些狩猎队成员去仔细侦察下那一带的妖兽分部情况——毕竟我们手头现有的关于那一带的图册是二十年前的了,为了排除一切潜在的危险因素,我们有必要再次侦察一遍;顺便再带些负责农业的人员过去,看看那里的土地适合种植什么作物,争取今年那边就能开荒种粮,做到半给半足。”

  听完张雨溪的话,陈潇然眼睛一亮,赞道:“还是雨叔想的周到,那么安爷爷、翠姨、王叔、黑——”

  扭头一看,黑旋风还在那一脸后悔的小声喃喃自语:“亏大了,亏大了,早知道昨天说什么也得厚着脸皮一起出发,那样我现在也可以步入练意期了,我……”

  于是陈潇然果断忽视他:“你们还有没有其它建议?”

  “小雨的计划已经非常全面了,我们就按他说的做吧!”安云生捋着胡子,想了会道。

  “我俩也赞成。”王勇和翠娥对视了眼,点头道。

  “既然这样”见状陈潇然一拍手果断道:“雨叔,你负责通知大家这个消息,并拟出一张迁移人口单出来,到时那边一准备好,我们这边也就可以直接开始迁移;王叔、葛叔你们负责带人到那山谷中,然后王叔你回来,而葛叔你就留在那,一边保护去的人,一边负责安排人手侦察附近妖兽分布情况;翠姨您就协助雨叔,帮他一起做好迁移准备;牧爷爷,你先休息半天,等会还得麻烦你载我去山谷,然后明天还得麻烦你和安爷爷一起炼制路标,为开辟安全迁移路线做准备。暂时就这么安排了,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我们就开始行动吧。”

  “等会去山谷干嘛?”摊在椅子上的牧童,等陈潇然说完便微微抬起头有气无力的问道。

  “去请门神呀”陈潇然高兴道:“昨晚神荼、郁垒跟我说,经过数千年消耗,祂们严重缺乏愿力,想让我帮祂们一下,我一琢磨,这可是‘门神之祖’啊,帮祂们不就是给我们和平城招来两员悍将嘛,于是就答应祂们了,对了,安爷爷您等会给我弄两张大的符纸,我好去请个灵。”

  “小天这事你做的好,一个能在那般境地挨过数千载岁月的存在,其境界不是我们所能揣测的,所以我相信哪怕祂们现在已经向祂们说的那般孱弱,对我们而言,祂们依然是个非常大的助力。”安云生难得夸了句陈潇然,这让陈潇然有些不习惯的笑了笑。

  “对了,小天,那我要做些什么?还有,你有没有想好给那个山谷取个什么名字?没有想好的话就交给我吧。”这时一旁一直沉浸在懊悔中的黑旋风突然“醒”过来,连忙问了几句,问完就自顾自的说开:“你们觉得大桃谷这个名字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形象生动?或者叫桃都谷,我觉得也蛮贴切的;再不然叫神桃谷——喂,你们怎么都走了,这几个名字你们不喜欢,我可以再想呀,我……”

  客厅中的人对于黑旋风爱起名字又起不出好名字、一起名字就停不下来的恶劣爱好早已知之甚深,因此在他开口自语时,所有人便毫不留情的起身向外走去——连浑身依旧疲软的牧童都挣扎的让王勇赶紧扶自己出去……

  “小天,我也挺想知道,你要给那个山谷取个什么名字?”

  “嘿嘿,翠姨,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它桃源,希望它能成为我们和平领的一处桃花源地。”

  “桃源——嗯,这个名字取得好,比那什么大桃谷、神桃谷之类的强多了。”

  …………

  听着门外毫不掩饰传进来的声音,黑旋风的脸更黑了,一边起身一边不屑的喃喃自语:“切,什么桃圆,我还桃方呢,一群没文化的,就知道嫉妒我起名字好听。哼,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取个闻名天下的名字,震聋他们的耳朵。”

  一想到这个,黑旋风好似想到了某些令他心喜的画面,顿时“虎躯一震”,大踏步的追了出去……

  

第二十五章:桃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