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危机

  将全身心投入到迁移工作的陈潇然,自是不会知道这座无名小山上发生的一切,但远在两千多公里外,却正有一个人为此事感到愤怒、不解。

  雄鹰城,一座从末日初便傲立在水土丰茂的新世界平原东南部的雄伟城市——让它得以挺过无数次妖兽潮、鬼啸的进攻而存世至今的根本原因,是那高达二十丈、闪烁着古铜光泽、蜿蜒曲折成五角星形的厚实城墙。

  作为天鹏领的四大城市之一,它的城主府自是陈潇然那简陋的府宅所不能相比的——占地百亩的城主府中心是一座占据了整个府邸三分之一面积、种满各色荷花的小湖;形体不一的楼阁、奇形怪状的假山,错落有致的分布在小湖的四周;而在楼阁间、假山上则点缀以娇花异草、青松翠竹。

  此刻正是一日清晨。鬼雾散退,百花竞开,幽香阵阵,蜂蝶流连,和着袅袅炊烟,衬着府内一派祥和。

  外表黝黑、烙印着蔟蔟星团、星云、星系图案、高达二十七层的承星楼,静穆的伫立在荷花湖的中心。往常这个时候,拓拔御天都会出现在承星楼的顶楼,面带微笑的俯瞰着整座城市,但今天,他却一脸阴沉的站在承星楼第十三层的司命房内。

  司命房,是一间放置雄鹰城所有效忠于拓拔御天的高手命牌的房间——所谓的命牌,其实是拓拔御天以秘法抽取手下一点心血和一缕魂光、封入阴槐木而制成的。通过命牌,拓拔御天一来能判手下生死与一握之中;二来也可以通过命牌的状况判断外出执行任务的手下是否无恙。

  如此重要的地方,拓拔御天不假他手,亲自安排了七个没有一点修为的普通仆役、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轮流照看,而由于拓拔御天所掌握的命牌制作法有缺陷,造成命牌需要无时不刻吸收外在生命之力来维持里面心血和魂光的活性,所以每隔九年就需重新换一批仆役——至于事后那些照看司命房的仆役去向,表面上都领了大笔赏金颐养天年去了,但实质上那些领了赏金的仆役根本就没机会用到那一大笔赏金。

  此时,宽敞的司命房内,原先摆放在一旁的七层青铜烛架兀然倒地,只余几朵顽强的烛火,跌落在死不瞑目的仆役头边,发出微弱的光,模糊的勾勒出拓拔御天硬朗的脸部线条和魁梧的身姿。

  “愤怒!我有多久没产生这种情绪了?二十年还是四十年?真是令人怀念啊!”漫不经心的用一块洁白绢布将右手上点星血迹擦掉,然后将绢布随手扔在仆役的脸上,发出阴冷、讥讽而又疑惑的呢喃:“以兰斯洛十二人练意期修为加上合击阵法,刚入筑窍期的武者都未必讨得了好,竟然就这么陨落在边缘地带?是意外、还是被和平领抹杀?和平领、和平?呵呵,真是神圣的名字啊!”…………

  和平领,和平城前往桃源谷的半道上,陈潇然一行人一动不动的趴在浓密草丛中,用眼角的余光,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天空——在他(她)们正上方的高空中,一对翼展达五十余米、狼头鸩(是zhen非jiu)身、羽毛火红的奇异妖兽正缓缓盘旋。

  “呼~~”

  就这样盘旋了大概一个多小时,那两只奇异妖兽才振翅飞向远方,即便如此,陈潇然一行人又等了十来分钟,直到确认那两只妖兽真的离去,才齐齐松了口气,站了起来。

  “汪汪~汪汪~~汪——啪——呜呜~”

  “咯咯~咯咯~~咯——啪——”

  这时,从那两只妖兽出现、便直接蹿到陈潇然身边,紧紧挨着他,将脑袋深深埋在两前腿(右翅)之中的老铁和小金,豁然趾高气昂的站起,冲着妖兽离去的方向奋力吼叫起来。

  不过一狗一鸡才叫了几声,便各自挨了陈潇然当头一击。

  “两个怂货,别瞎嚷嚷了,赶紧给我回到原位。”一想到刚才一鸡一狗只是听到一声吼叫就怕的蹿到自己身边将脑袋深深埋起、浑身瑟瑟发抖的样子,陈潇然就忍不住的给了两怂货一个爆粟。

  “汪汪~汪汪~~”老铁哀怨的看了眼陈潇然,直立起来,抬起右前爪摸了摸自己的脸。

  “咯咯~咯咯~~”小金不满的撇了眼陈潇然,张开双翅。

  “对、对、对,你们现在是还小,不是它们的对手,但你们在血统上可是比它们高贵、比它们高贵啊!”陈潇然恨铁不成钢的又给了两货一个爆粟,然后将两货赶回“岗位”。

  “大家,我们现在有半个小时的就餐和休息时间,当然,休息后我们就得加速赶路了,毕竟刚才我们耽误了一个多小时。”掏出怀表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十一点半了,陈潇然便决定就地休息——一是赶了一上午路了,是该让大家进食补充体力;二则是刚才出现的两只妖兽,让大家精神紧绷了一个多小时,此刻许多人都有点精神萎靡,完全不适合赶路。因此哪怕剩余时间不多,陈潇然还是决定让大家休息一下。

  果然,听到陈潇然的命令后,一行人中有大部分人纷纷再次松了口气,随后直接席地而坐,掏出干粮无声的吃了起来。

  “汪汪~汪汪~~”被陈潇然“教育”了一顿后,憋着口气在人群左侧来回跑、期待冲出只不长眼的妖兽让自己出口气的老铁,一听吃饭,马上冲到陈潇然身边,冲他使劲的晃起尾巴。

  “咯咯~咯咯~~”紧比老铁慢了一拍,小金也赶了过来——不过在离陈潇然还有五六米远时,小金便收起奔跑的姿势,用嘴理了下翅膀,然后迈着高傲的步伐,不紧不慢的走向陈潇然,期间不忘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一脸谄媚的老铁。

  “两个怂货,真不想给你两午餐。”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陈潇然还是拿出一大块烤兽腿朝老铁高高扔起,接着又取出一大碗外表灰扑扑的颗粒放在小金面前。

  “汪汪~~”

  “咯咯~~”

  跳起来叼住差不多跟身体等大兽腿的老铁、高傲走到碗前的小金,先是齐齐朝陈潇然轻叫了几声、表示谢谢,然后才埋头就餐——一个狼吞虎咽,一个慢条斯理。

  “真是刁嘴的怂货。”

  看着吃的兴高采烈的老铁、小金,陈潇然有些头痛的啐了一口——自从血脉进阶成功后,老铁和小金的嘴刁等级也随之飙升。从前只要能有根带肉骨头啃就高兴的老铁,现在是非二级以上妖兽肉不吃;曾经荤素不忌、爱吃毒虫的小金,现在则只钟爱鬼肉——鬼肉当然不是真的从鬼身上割下的肉、甚至都不算肉,是用鬼物为主料炼制而成的“鸡饲料”,为此陈潇然还花了100个经验值向系统兑换了一份“鸡饲料”炼制方法——理所当然般的,陈潇然将这份秘法直接甩给了牧童、毕竟他只是个武者,没有一点练丹制药的基础。

  “下次要是再表现的这么怂的话,你两以后就给我吃素、吃虫。”甩了甩头,不在想老铁两兽以后肯定越加刁钻的嘴,陈潇然扔下一句聊胜于无的警告,然后转身坐到牧童身边,边掏出一块烤肉吃,边好奇问道:“牧爷爷,你在担心什么?难道那两只妖兽还有什么鬼名堂不成?”

  “哎!但愿是我多虑了。”牧童叹了口气,收回远眺的目光,给自己上了斗烟,点燃后深深的吸了口,然后转头看向陈潇然:“小天,刚才那两只妖兽是七级妖兽——火狼鸠。作为高级妖兽,火狼鸩基本活跃在中原地带,很少现身我们这边缘地带,而一旦它们的身影出现在边缘地带的话,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它们要产卵了。”

  “产卵?牧爷爷,你说它们来这边产卵?”陈潇然一顿,将刚咬下的烤肉囫囵吞下,眼睛瞬间变的贼亮。

  “咚——哎哟——”

  “把你那个危险的想法给我收起——我们现在可还惹不起它们”收回烟斗,牧童白了眼陈潇然:“我为这事担心还来不及呢,你倒好,都惦记上它的卵。”

  顿了顿,将嘴里的烟吐出,牧童接着道:“火狼鸩生育困难,而由于在中原地带高级妖兽、鬼物以及人类高手多,所以为了后代能安全成长,火狼鸩会将卵产在边缘地带,并且火狼鸩生性多疑,所以在它产卵期间,它们会将选定的产卵点方圆两百里内,所有它们认为会影响到它们后代成长的生物——抹杀。更加过分的是,它们为了更好的保护后代,会故意制造多个‘产卵点’。”

  “…………”陈潇然张了张嘴,很想说这火狼鸩咋就这么无聊,但话到嘴边打了好几个转,化为了浓浓的担忧:“牧爷爷,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祈祷它们不要看上我们这里了。”牧童无奈的回了句,满脸忧心的看着天空,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

  七级妖兽,那是与人类筑窍期、还丹境相媲美的存在,远不是现在的和平领能抗衡的。而如果它们真的选中和平领的话,那…………

  一想到那后果,浓浓的担忧瞬间涌上陈潇然的心头,这一刻,陈潇然顾不得手里美味的烤肉,跟着牧童一起仰望天空……

  时间就在一阵沉默中流逝,很快半个小时就过去了。让陈潇然稍稍松口气的是,这半个小时内,那两只火狼鸩没再现身。

  “把担忧收起。”

  陈潇然正想起身,牧童一脸笑意的拉住他,指了指他的脸,悄声道。

  陈潇然动作一顿,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在脸上使劲揉了揉,这一揉,揉走了忧愁、揉出了笑容。

  “这样可以了吗?”陈潇然张嘴无声示意,在得到牧童的肯定后,才起身。

  “好了,时间到了,大家排好队,我们马上出发。”先是上前几步将盛鬼肉的碗收回,陈潇然才若无其事的转身下达了指令。

  收到指令,所有人没有一个犹豫的,都瞬间站起、排好队,然后在陈潇然的带领下,逐渐加快速度,朝前奔跑……

  此次迁移的路线,是这六天在葛风的带领下,重新规划出的一条路,并不是一开始陈潇然三人所走的那条路。

  而经过持续六天不间断的扫荡,这条路线附近基本不存在任何大型妖兽或群居妖兽。

  没有妖兽阻路,没有毒虫侵扰,加上个个都是武者,体力出众,因此在一路疾跑下,陈潇然一行总算在夜幕降临前安全抵达了桃源谷……

  

第二十八章:危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