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鸿蒙大成

  阴云蔽月,夹杂着几丝春夜细雨的寒风吹过水美村村口小溪,激起几片涟漪。

  水美村村口祭坛愿力结界之外,此刻阴气迷茫。在凡人看不到的空间,驻立着几百个鬼魂。前方列队有序,分为五部分。前方四部,分别站立百鬼左右。后方部分只有寥寥数鬼,却是阴气更为浓郁。

  这后方数鬼,其正中央正是鬼王,曹春秋!

  时已深夜,村中百姓大多处于睡梦之中,浑然不知大难将至。人,看不到鬼魂。白日间普通鬼魂惧怕生人阳气,不敢靠近。每逢深夜,阴气攀升阳气衰弱,此时恶鬼便可近身凡人,吞噬生气,害人性命。这也就是为何村民白日外出打猎耕种,晚上闭村不出的原因。

  “时辰已到,进攻!”

  鬼王曹春秋目光坚定,看着村中白色结界的愿力,对身边四鬼将发下号令。四鬼将应诺后各自回到前方百鬼军队,发起进攻。

  四鬼将中,便有余年。

  余年这三日以来想尽无数办法,都没能起到作用。此时只好随波逐流,打着能救几个是几个的主意,至少,陈青云家的子嗣,肯定要救。

  在进攻发起之后,只见得群鬼嘶吼咆哮,成群结队冲向村中结界。

  “砰!”

  “轰!轰轰轰!”

  结界之外第一波进攻的鬼卒被结界弹出,一个个震飞在地。紧随着第二波鬼卒便再发起冲锋。鬼王,是想用鬼卒魂魄阴气,强行砸开结界!

  这时候凡人看不到的愿力结界轰轰作响,在空气中炸出声音。村中百姓少部分人已被惊醒,开门一看,只见得村口泛起一阵阵白色涟漪,紧随着想起撞击之声。

  “快起床!恶鬼来袭!快起来!”,村中敲锣声响起,慌乱的村民一个个夺门而出,在村中祭坛汇聚。这时村中一个年长之人站在祭坛边上的一处高地,对着慌乱的村民发出吼声:“安静!”

  “有什么好慌的!一甲子前,也曾有数鬼袭击我们村子。那时候我们家中先祖灵位护佑着家宅,虽然还有几户人家被恶鬼杀害,可绝大部分乡亲都平安无事!”

  如果余年现在在这里,就会知道这个年长村民正是当日山道之中打猎归来的一个村民。只见这年长村民继续说道:“于是后来,我们村为了抵御恶鬼袭击,便在村中设立了这祭坛,每逢初一十五,供奉天地。如今已有几十年,祭坛之力绝非几只野鬼可破,乡亲们自可安心,等待天明,野鬼自退!明日我等再上报县城,请求衙门处置!”

  大历国的衙门,设有禁鬼司一职,多由修士宗门弟子担当。村民听过这年长村民说后,渐渐的平静下来。虽说还是内心恐惧,却也不再慌乱。

  只是…他们看不到,村口外面不是几个野鬼,而是几百个有体系的鬼!

  “时间不多了,全体随我,一同进攻!”,鬼王突然跨步而出,现身空中。左手张开一丝鬼起出现掌中,突然幻化成一小匕首。鬼王拿起匕首划破自己左手指尖,一点红色血液朝着结界打去。被群鬼冲击了整整一夜,本就摇摇欲坠的结界此刻更是裂开几丝纹路。

  “跟鼎身介绍的鸿蒙大成一样,鬼修三阶体内竟真有血液!这样说来,只要不魂飞魄散,修为到某一步真的可以重塑肉身?!”,下方余年看到鬼王手段震惊不已。

  其余弱鬼看到鬼王使出法力,士气更为昂扬。再度发起一次凶狠的进攻!因为它们知道,破了这村子,就又可以多得几日鬼命!甚至鬼王承诺,以后每屠一村,各自所得的活人生气都不用上交,各自享用。长此以往吞噬修炼,将来它们必定可以屠城尽食活气,永生不灭!

  就在群鬼再一次发起进攻之时,大变突起。村中祭坛突然自动射出几道白光,弥补被鬼王等鬼魂破坏的几条裂纹,虽弥补之力不足,却必定拖延群鬼破村的时间。

  而这时的鬼王嘴角却突然露出一抹笑意,像是早已料到情况如此。鬼王曹春秋对着身后的张士说道:“这百个新鬼可以动用了”。

  “明白!”,张士向前几步,对着前方传令:“鬼王有旨,请余年将军率部前来!”。

  余年听到传令,心中振奋,想到鬼王是否因为结界加强心生退意,如此最好,还可给余年有时间摸索方法晋升。

  不多时,余年已经率领鬼卒林立在鬼王前方。这时余年上前几步,正欲开口。鬼王突然再次跨步空中,双手掐诀:“化!”

  一团鬼气突然从余年以及身后众鬼脚下升起,束缚着余年与群鬼拉上空中。

  “余年,别怪本王心狠手辣。确实是此结界需更多鬼气才可破开。用你一个二阶鬼修与百号鬼卒,便足够了”。

  鬼王说罢,双手挥动,袖中放出鬼气形成鬼法,推动着开不了口的余年以及群鬼,砸向愿力结界。

  此时的余年方才意料到,原来这几天自己自诩聪明,却未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难怪如此顺风顺水,张士跟随鬼王这么久,鬼王没把百鬼给张士统领,却给了自己。原来,自己一直在鬼王的设计之中!

  “轰!”

  在鬼王的鬼法之下,群鬼砸向结界,化成一团团鬼气,消融着结界香火之力。很快,后方继续飞来的鬼卒只剩不到一半。祭坛出又一次飞出白光,自主弥补碎裂之处。这时余年已然飞到,距离结界不到几尺。

  “扑通!”

  如同石沉大海,余年魂魄没有消散,融入结界,顺着香火愿力飞向祭坛!

  结界外。

  鬼王等魂体突然间停下动作,目光齐刷刷看向余年所在方向。

  “难道是…结界破碎一点被余年乘机而入?”

  “不可能!在本王的法力束缚之下,他不可能动用四肢!”,鬼王听到身边黑藤的判断,开口否定。

  “又甚好看!这小子已是必死无疑,被拉入香火祭坛,如同烈火焚身!”,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雷刀开口,说话间那裂过嘴唇的刀疤蠕动着,甚是骇人。

  “哼!原本计划是强攻几夜击碎结界,后来陈峰山之事意外发现这个二阶鬼修,以为可用,然此鬼这几日一直阻止屠村扰乱军心。本想以这鬼为引一夜破开结界,却不想这余年如此废物,白白浪费鬼王近百新卒!”,黑藤咬牙切齿,阴森森的说道:“不过如今结界之力已减弱一半,应该撑不了多久了”。

  “全军…随本王,全力攻击!”,鬼王举手向前挥去,看不出表情是悲是喜。

  “遵命!杀啊!”

  三鬼将身先士卒,向着结界再次发起凶狠的进攻。

  ……

  此时的余年出现在祭坛内部,四周皆是朦朦白雾,伸手不见五指。这些对鬼魂最为克制的香火愿力,此时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丝丝融入余年眉心。

  余年只知道,在自己正要砸到结界的时候,祭坛中射出愿力。脑海中的鼎突然自己晃动起来,吸收了从祭坛射出的丝丝香火,随后带动着余年顺着这香火飞出的祭坛冲了进来。

  “天地混浊,乃生鸿蒙。”

  “道从心来,相法自如”

  “鸿蒙大成,以愿凝神”

  “开!”

  就在这一瞬间,余年突破鸿蒙中品,踏入鸿蒙大成。随着而来的还有鼎中烙印在余年脑海里的的法术。

  术法——九品青莲。

  辅法——入梦术。

  余年震惊的不止是这两卷术法,还有鼎身后面再次清晰的几行文字描述的鸿蒙之后又出现的五个大境界,种种神通。

  只是不待余年仔细观看,便听到祭坛之外结界发出破碎之声,还有村中孩童被结界破碎声惊吓哭泣的声音。

  “完了,水美村要完了!跑,乡亲们快跑!能跑一个是一个!若有命离开速上县城通报衙门为乡亲们报仇!”,村中传来咆哮之声,虽说叫人逃跑,可现在村口唯一的路已经被群鬼团团围住,阴气弥漫,谁敢过去?

  “哈哈哈,屠村,开始!”,雷刀带领的群鬼最先进入。在结界破碎后,阴气如此浓郁之下,村民们依稀能看到一群淡淡黑影正朝着村内奔来。

  不少村民转身向村内跑去,寻求家中先祖排位庇佑。但也有小部分村民瘫痪在地,放弃了抵抗。

  村中祭坛都已被破,家中灵位又能支撑多久?

  可就在雷刀等鬼正欲靠近坐在地上的几个村民之时,变化突起!

  一道香火愿力在半空之中化作长枪,插在最前方一个鬼卒身上,鬼卒瞬间倒地,化作黑烟,灰飞烟灭!

  “尔等,胆敢!”,一句咆哮夹杂着神念在空中炸响,甚至连靠得较近的村民都听到了微弱的声音。

  “天地,显灵了!”

  “天地显灵了!”,几个瘫坐在地的水美村村民如同劫后余生,纷纷起身,向着祭坛方向靠近,跪了下去。

  就在几个村民跪下瞬间,余年身体顿时发出金光,脑海中一阵翻滚,出现几粒微小光团,落在三足大鼎之中。

  “这…便是信仰能量!?”,余年自观一眼后看向跪在身前的几人,心中激荡。余年知道现在不是时间,放下心中所想,抬手间,原本破碎的水美村结界瞬间复原,甚至比原先更加厚实。

  “余…年!”,这时鬼王的声音突然传开,掷地有声:“很好,后会有期!”。

  鬼王说罢,像是没有注意到被困在结界之内的雷刀等鬼,传令撤兵。

  “不愧是鬼王,明知已不可为,便抛下雷刀等鬼,如自断一臂,这等气魄,真乃枭雄。对我的恨意滔天,却又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这种姿态,我虽也恨他,却又不得不佩服!”,余年眼看鬼王率部离去,低头呢喃。随后踏步而出,站在半空,俯视雷刀群鬼。

  雷刀看到余年出现半空,已然知晓自己不是余年一招之敌。且身处对方控制的结界之内,绝无还手之力。对着余年喊道:“雷刀输了,阁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雷刀转头看着滚滚而去的鬼王大军,脸上不易察觉的出现一抹自嘲。闭上眼睛神情低落,等待着余年出手。

  等了很久,雷刀睁开眼睛,却看到余年没有搭理自己。

  此刻余年只是使用愿力,将雷刀等人禁锢在一个空间。余年转念一想:那鬼王可成班底,招兵买马,我为何不可?

  余年内观脑海,心有所悟。

  “鬼王可用吸收的鬼气和人气凝成命团给下属食用,增加鬼命。那我,便用香火愿力作为军饷。得想办法获取更多香火,可让我自己修行再进,也可收取鬼魂为我效力!”

  “水美村祭坛这次是机缘巧合,大鼎运转,我才可进入。而在水美村越来越多的村民叩拜我之后,我对水美村的一草一木皆有感应了。也就是说,现在我可以自由出入水美村,不再被结界拦截,甚至心念一动就可知道各个信徒的位置。从此可一直收取水美村香火,如何获得更多香火…”,余年晃了晃脑袋,突然露出笑容:“传播信仰!”。

  “拿着,与我一战”,余年挥手调用一丝香火,凝聚成一把长刀,飞出身前,插在雷刀跟前。

  “余将军莫不是戏耍于我!”,雷刀听到余年说话,瞪着眼睛直视余年:“雷某虽受困于结界之内,但鬼命已剩不到半月,余将军爱杀便杀,不杀雷某也即将灰飞烟灭,何必故意羞辱雷某!”。

  雷刀本就是一阶鬼魂,虽说即将突破,可实力仍差黑藤一线。而面对身在半空,实力跟鬼王同级的余年,雷刀身处结界之内更无还手之力。

  “大丈夫心事当拂云,只因鬼王抛弃便丧失斗志,雷将军,余某真是高看你了”,余年不做停顿,继续说道:“我不也是被鬼王利用?可我知道,我是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了鬼王。越是如此越不能失落,活下去,活给鬼王看!”。

  “你倒是无谓,可我与身后没有数十鬼卒没有鬼王庇佑带领,没有鬼命吸收,又能撑的了多久?”,雷刀眼中出现精光,随后又露出失落的神情。

  “若我能让你们不用吞噬鬼魂和人气存活下去,你,可敢与我杀出一片天地,给那鬼王群鬼瞧瞧!”,余年知道时候已到,眼光直视雷刀淡淡出口。余年深知想发展势力,必须有足够人手。为了雷刀和近百鬼卒,余年也不肉疼香火。此刻该说的已经说了,就看雷刀如何决断。

  只见雷刀伸手一边要去拿刀,一边大喊:“若余将军没有诳我,真能让我等存活,雷某有何不敢!”

  说罢,雷刀手指触碰余年凝出的香火大刀,却见雷刀突然手冒黑烟,呲一声雷刀立马退后。

  “现在将军可信得我?”,说罢余年哈哈大笑,挥手之间,近百份香火成团,化作一个个铜钱形状,分别飞到雷刀群鬼身边。

  “一个大钱为十丝香火凝聚,吃了之后可供尔等存活十日,今后你等群卒无法再吸收人气和鬼魂,不然必瞬间灰飞烟灭!”

  “此刀乃我用香火凝练,对鬼魂有着克制之能,雷将军食下香火大钱,便可提刀!”

  余年又挥手,用一丝丝香火凝成一套套布甲和武器。挥手赐给群鬼:“今后尔等依旧归雷刀将军统领,为步兵团!”

  余年自察大鼎,用去给百鬼存活的香火和盔甲武器,用掉了将近一千一百丝,现在香火所剩已经不多,只是能换来雷刀以及近百鬼卒,余年已经知足。只要继续发展信仰,以后收取的香火愿力就是自己信徒所供,鬼魂再以余年凝聚的香火为食,那么灵魂心神便会在余年控制之中!

第六章 鸿蒙大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