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起死回生

  “嗖”又是一片柳叶,劲力未至,声传千里,却打在林向颜胸口。林向颜大叫一声,飞身出去。白人奚见此,不禁嘴角上扬,道:“前辈好功夫。”

  “不错,前辈好深厚的内功,多谢前辈。“说话这人正是林向颜。白人奚回头,见林向颜竟站了起来,且还能开口说话,胸口好似无事一般,心中不禁慌乱起来,”你......你怎得如此!“白人奚道。

  原来,刚才那一叶打在林向颜胸口,并非是取他性命,而是以力打力,以力化力,幻影手所带掌力只在一瞬之间便被消去。而且带走了林向颜胸中瘀血,一具活僵尸现已无事。

  这时,一黄袍老者从天而降,手中柳叶三片,身无任何兵器,发丝黄白相间,面容一副沧桑模样,却又不尽如此。

  白人奚见此人从百丈之处一跃至此,轻功之高,世所罕见,不敢大意,道:“小人见过前辈。”

  那老者并不理睬,一隙之间便到了林向颜身边,右手运起真气,一拍林向颜身后,林向颜只觉丹田无比舒畅,身上再无半分疼痛之感。待得片刻,老者蓦地收手,道:“林大侠,身上可还有不舒服的地方?”

  林向颜听他称自己大侠,忙拱手道:“前辈出手相救,在下感激不禁,只大侠二字,万不敢当。”

  “你知道就好,什么狗屁大侠。”红衣人中听他说此话,扬声附和道。

  “嗖”一片柳叶正中说话之人眉心。

  其余人见状,纷纷提刀却又不敢上前。

  “林大侠行事处处为民着想,老夫甚是敬佩,大侠二字,便可当得。”

  林向颜见此人说话声中颇有威严,当下也不便多说。

  一旁的白人奚见此形情,已深知今日要杀林向颜不再可能,心中却仍不甘心,小声道:“前辈究竟是何人,能否让在下知晓前辈大名。”

  “哼,你倒有所防备,难道怕我取你性命不成?”

  原来白人奚怕自己收到突袭,故说话之时一直将手护在胸口,不承想被那老者一眼看破,场面甚是尴尬。

  “小子,若不是老夫和连诚会有些交情,我早取你狗命,今日暂且放过你,林大侠是老夫敬佩之人,今后你不可伤他半分,倘若让我知道你有不轨之心,休怪我将你分尸。”

  “是,是,前辈说得是,可否告知尊姓大名,好让小人心里留个念想,今后也好有个招呼不是。”

  “哼,老夫乃是柳刀萧叶翁。”

  话声未落,一柳叶穿风而过,擦着白人奚口鼻,硬是深陷进石缝,自叶中心裂纹向四周蔓延,“咔咔”作响。

  林向颜,白人奚都是一惊,别说这小小的柳叶,便天下至刚的宝刀也难有这份力道。“此人武功实在了得。”

  “小子,你问我名讳心道日后找老夫寻仇,这般心机,让你做个掌门也真是难为你了。”

  白人奚脑中嗡嗡作响,心中所想之事全被猜到,以此人功力,若取其性命也不过一瞬之间。想至此处,白人奚头顶汗珠,不住后退,红衣众人手中刀柄更是不断抖动。

  只听萧叶翁哈哈大笑道:“别怕,老夫既说今天饶你性命就绝不反悔,快滚!”

  “是是是,谢前辈不杀之恩。”白人奚道,“走,快走。”众人紧跟白人奚出门,其中不乏慌乱之人,多有丢刀逃跑之状。林向颜见之,不禁苦笑。

  “萧老前辈救命之恩,林某此生难报。”

  萧叶翁手一挥,“林大侠,不必多言。”

  突然一个念头划过林向颜脑中,林向颜上下打量了下他,估摸四五十岁,犹豫片刻,问道:“前辈早年可与江湖上一位姓叶的高人有些交情?”

  此语一出,萧叶翁脸微做神异之像,忙道:“哦?林大侠可曾听过老夫名号?”

  “只觉前辈的名字好生熟悉。”

  “老夫大半生浪迹北方,杀遍金狗,当下便有要紧之事才到临安城中,林大侠怕是记错了不是。”

  林向颜听他言语,不禁纳闷“他未来过大宋,又怎得识得我?瞧他这副模样全然不似一个流浪之人的神情。”但念他这般说恐有难言之隐,便也不再追问,道:“前辈说得是。”

  忽的,林向颜像是被激了一下,面部肌肉微微颤抖,忙道:“前辈,在下要去救夫人和孩子,今日之恩,来日必报,再会。”

  “林大侠,需不需得老夫帮忙?”

  “多谢前辈,只是我林某人若是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那还有什么面目活在世上。保重!”

  言毕,林向颜直奔林府后门,他心下着急,耽误了长些功夫,只盼林夫人不要有什么三长两短。脚下步伐愈加愈急,转眼只不见了踪影。

  萧叶翁望其远行,欲待将走,只听屋檐上瓦声零乱参差,一人影在月光下甚是显眼,一股真气从后方袭来,萧叶翁何许人也,当下自运“柳叶催寒掌法”回首霍然打出,正与那真气相持。

煜霅说
还原最真实的江湖,醉梦其中望收藏推荐

第二章 起死回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