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十岁生日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比平时快很多,有小齐飞的伴随,齐关感觉整个人都是幸福的,哪怕没有娶妻,哪怕在外人看来他不像是一个父亲,更多的像是一个佣人。但齐关感觉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9岁的齐飞活泼健康,时不时还会喊着父亲来撒一个小娇。但是每每看到齐飞背上和胳膊上的伤痕,齐关还是会忍不住往进郡的路口眺望,

  那个方向每个月都会有京城来的信使从郡上带走郡守的奏报,初始的几年,他每月月初都会定时在进郡口等待,虽然知道如果统领府案子告破,肯定会第一时间有专人通知他,但他还是忍不住。可每次都会得到同样的信息,还没有查明。后来的几年,齐关也懒得问了,免得勾起自己的回忆。

  在这小小的郡城里,储书阁本就没有几本书,监书的责任就是典查书籍数量,纠察书中错误,放在然都这样的大城里,也许是一个忙碌的要职,但是在这小小的郡城监书是一个闲差。

  九岁的齐飞这几年都在努力的学习这个世界的知识,也知道了这个世界根本与自己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存在,这让齐飞想到了平行宇宙。这儿和原来的世界最大的区别就是夜晚的大陆一片黑暗,无星无月,这就造成了晚上极度寒冷,这片大陆的上的空气都呈现一种淡淡的赤红色,导致视线都会受到些许的阻挠,齐飞不知道原因也不想知道原因。因为现在的生命已经算是额外的了,自己加倍的利用和享受现在的时间,不让一分一秒浪费就算是对自己生命最好的回馈了。

  朱国作为四国中的强国,已经延续了200多年,当今的亚帝更是开创了现在的强势国力的盛况。位于四国国力之首,北方的梁国位于沙漠之中,土地本就贫瘠,400年前,有贤者对于沙漠中盛产的偏属性赤灵石加以改造,应用于生活,为人们提供了许多便利,直接导致了国民热衷于科技的热潮,与朱国商业贸易频繁,属于交好的一方。南方蛮族,地处严寒之地,500年前的蛮族贤者创就了修炼吸纳赤灵之气的法门,蛮族尚武成风,好狠斗勇,大多都练就了一身强健的体魄,近几年不知是何原因,一直在被朱国开战,连战数年不止。不知何时才能停歇。东方精灵族,建都于森林,擅长骑射、捕猎,身手矫健,不涉世事,不参纷争,也算是平稳安和。

  齐飞也许是受齐统领基因的影响,从小体格健壮,耳聪目慧,运用太极推手的手法吸纳赤灵之气已经炉火纯青,现在已经能对吸纳赤灵之气的力度收放自如了,虽然不懂得运用,赤灵之气的凝聚,只起到强健体魄的作用。有前世的影响,四年的郡科所文化知识的学习也是事半功倍,年年的第一名都非小齐飞莫属,听着别人夸奖齐飞的声音,齐关说不出的得意。

  齐飞也是挺感慨的,上天给了自己一次体验童年的机会,自己也算是没有辜负,在那个世界作为一直中上游水平的学生,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拿荣誉,现在的状况还是挺开心的。最主要的是现在的齐飞和齐关有了真正的父子之情,齐关在齐飞眼里真真切切是一个好父亲,自己对他是感激的,但是不知道如何去回报,这样获得成绩、夸奖。看着父亲高兴自己多多少少也会心安一些,也会在心中暗想,让齐关一直开心下去。

   眼看就要到齐飞10岁生日了,齐关早早的为齐飞准备了好吃的,房顶上点亮了天台灯,大陆的孩子十岁生日是一个重大的日子。都要在房顶放一个光属性主导的偏属性赤灵石,叫做天台灯、天一黑就开始用逆元体触发器点亮,富一点的人家就买相对杂质少一点的偏属性赤灵石。贫穷一点的人家也会象征性的买一个便宜一点的。虽然亮度连油灯都赶不上,好歹意思是到了的。亲人们吃完晚饭,围坐在院子里,面向天台灯,为孩子祈福。据说降临在大路上的贤者都是在十岁生日的那天开始觉醒。人们以这样的形式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沾染到贤人的智慧,也是对神龙的一种尊敬。

  没有亲人,这个仪式也比较冷淡。齐关祈福完毕就安排小齐飞睡觉了。想着自己十岁了,齐飞有点莫名的兴奋,辗转了好久才沉沉睡去。睡梦中的齐飞感觉自己从背部腰间的一点开始灼热无比,然后席卷全身,接着就开始做梦,梦里一个女人,红衣飘绕,向他走来,分明离得很近了,却看不清面容。走近了之后就开始向自己挥刀,一刀,一刀,血红的长刀慢慢的割掉自己的皮肤,却没有一丝血流出来。但是齐飞真真切切的能感觉到那份疼痛。不亚于被车撞的那一刹那,但是接着掉落的肉体就会被自己体内这几年吸收的赤灵之气填补上。形成新的血肉。但是每一片新长出来的血肉,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一般,不单不受自己控制,齐飞甚至都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齐飞有点害怕,想叫,想醒过来。可是怎么都醒不过来。思维还算是清晰的齐飞想着自己怕不是只能在这个世界生活十岁吧,这特么的也太坑了吧,既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至少让我成年之后体验下新婚的快乐啊。

  一寸寸。一片片,不属于自己的身体的部分越来越多。齐飞感觉自己只剩下一半的身子还是自己的。每一刀挥下溢出的赤灵之气也越来越多。多余的赤灵之气絮绕在新长出的身体周围,作为一个先天修炼者,跟其他修炼者一样齐飞的认知里,赤灵之气是神圣的,是力量的源泉,吸收的越多,是自己能力越强的一种体现。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这些赤红的雾气是那么的恐怖。

  突然齐飞感觉从胸膛间开始,有一股黑色的力量,不,不可以说黑,因为齐飞从没见过这么黑的东西,应该叫虚无。那股力量在齐飞的体内游走。每一丝的游走都像是有跟针在齐飞的体内穿行,梦里的自己,几次都有了想晕死过去的想法,但是偏偏他的意识是如此的清晰,无奈只能承受着无法不去承受的痛苦。黑气慢慢的渗入已经新生的肌肉里面。齐飞奇迹的发现,自己竟然夺回了失去身体的一丝丝控制权。随着黑气的游走越来越剧烈,齐飞感觉能控制失去身体的力度越来越大,但是这也意味着黑气在他新生的身体里穿行的痛苦,他也同样要多去承担。

  红衣女人依然在挥着刀,但是每一次都已经不能削下齐飞的血肉,砍出的伤口在黑气和赤灵之气的包饶下,冒着黑烟,渐渐愈合。

  一夜在这样痛苦的折磨中度过。齐飞被齐关用一根仿佛被乱刀砍过的木棍捅醒,伴随着齐关的已经失声了的呼喊声。齐飞慢慢的睁开眼。看到的是一身伤痕的父亲。用一双惊恐的眼神看着他和他身边絮绕着的赤灵之气。齐飞已经虚弱到不能说话了。他想对父亲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现在的力量只能眨巴下眼睛。

  齐关在齐飞的床边守了一天,几次的想近距离接触都被赤灵之气挡了回来,身上已经被切割的没有一片完好的皮肤了。

  晚上齐飞终于回复了一点气力,看着已经伤血肉模糊的父亲,他决定瞒下梦里发生的事情,因为他知道,齐关知道他受了这么大的痛苦,肯定会更加难受。他不想让齐关再难受了,只谎称自己做了个梦然后就被赤灵之气包饶了。至于梦的内容,齐飞只字未提。

  夜已经很深了,但是齐飞不敢入睡他恨透了那种被凌迟的感觉,他不敢确认他身体内的两种力量哪种是对他有益的,但是他敢肯定那个女人是对他无益的。现在的齐飞只想知道她是谁。她要干什么。

  齐飞想坐起来,当他艰难的撑着一只手臂起到半个身子,听的哗啦一声,什么东西从脖子间花落,齐飞将滑落的碎片从衣服里一件件摸出来,是他从小带在脖子上齐家传家玉佩。现在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光泽。拼凑起的玉佩正面刻着一个飞字,背面刻着一个柔字,他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齐关也一直没有告诉他,也许只有自己那个所谓的统领父亲才知道吧,所以他也就没问,他知道齐关不说肯定是有原因的,他也不想让齐关为难。但从齐关的表情来看,父亲对这块玉佩极为重视。现在玉佩碎了,齐飞只想身子赶紧好起来,将玉佩黏上,免得齐关看到玉佩碎了伤心。

第五章 十岁生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