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炼体一重

  大悲寺本是修真者的场所,所以自然不用‘农家肥’浇灌庄稼。

  毕竟再牛逼的灵草,被米田共一浇,也得蔫了!

  因此厨房的五谷轮回之地,挖得特别的深。

  房世伟狠狠地摔入了粪池之中,胡乱地扑腾了起来。

  他虽然浮在水面上,可是恶心的味道差点将他熏晕过去。

  好不容易运足真气飞了起来,但一来水面不好借力,二来他踩塌木板掉进粪池后,扑腾了几下,早已分不清方向。

  再加上现在是夜晚时分,光线不足,房世伟根本找不到自己掉落时的位置。

  他跳的高高的,竟又‘扑通’坠了下去。

  房世伟只能大声地叫喊着。

  其它房间的那群狐朋狗友一开始听到呼喊声,还以为是郑渣渣,顿时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听了几声后,这才感觉不对,怎么房世伟自己掉坑里去了!

  几个人赶紧找了一根长绳,放了下去。

  房世伟抓着绳子,一个纵身,终于爬了上来。

  几个泼皮嫌弃地捏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你赶紧去洗洗吧!”

  房世伟却恍若未闻,他一双喷火的眼睛狠狠地盯着不远处的郑渣渣,怒声问:“你为什么要浇水进来?”

  “啊?”郑渣渣假装记不清的样子,“哦!你说那个啊!我们老家习惯了,上完茅房冲一下,把那些什么屎啊,尿啊,都冲到粪坑里去。”

  房世伟火冒三丈,直接挥拳冲了过来。

  郑渣渣本欲直接迎战,可看到他那一身臭气冲天的样子,实在没有勇气和他过手,只能四处躲让。

  小爷我可不是怕你,我可是怕这化学武器啊!

  房世伟仿佛一只被捅了菊花的疯狗,胡乱地挥着拳头。

  郑渣渣真的是有苦难言啊,不仅要躲避他的拳头,更要命的是他双手甩出来的‘汁液’!

  真的是有毒啊!

  “你们在干什么?佛门净地,岂容如此放肆!”

  齐管事突然出现,怒喝道。

  已经被怒火冲昏了脑袋的房世伟不管不顾,还要再打,却被齐管事一脚踹飞了出去。

  齐管事本来心中的愤怒已经被发泄了不少,但突然闻到一股恶臭。

  再看自己的脚上,竟沾满了黄色的不明液体。

  他勃然大怒:“房世伟罚扫茅房一年!至于你!”

  齐管事看了看郑渣渣:“劈柴的工作已经不适合你了,从明天开始,从山下挑水吧!”

  “弟子遵命!”郑渣渣姿态放得很低,他可不想惹这大佬生气。

  “把这边整理干净了!”

  齐管事跺了跺脚,冷哼了一声,这才离去。

  郑渣渣去取来扫帚,把这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大傻已经呼呼大睡,真的是傻人有傻福。

  郑渣渣躺在床上,掌心相对,竖放胸前,脚心相抵,两腿如青蛙一般。

  这就是九个姿势之中的无我天魔印。

  光是这一个姿势,他就已经练了九天了!

  开天诀的心法在体内不停地运转,郑渣渣只感觉仿佛有千百只蛊虫在钻噬啃咬着自己的经脉,他甚至能听到‘沙沙’的声音,如蚕声,如刀刮。

  郑渣渣死死地咬住牙齿,不发出半点声音。

  一个时辰后,只听‘啵’的一声,仿佛瓶塞被拔出的声响。

  原本只有一丝的真气顺着残损的经脉不断流转,越来越快。

  郑渣渣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经脉,在这丝真气的流转下,竟在不断地好转!

  修复了一小阵时间后,那股真气又归于沉寂。

  但他的丹田气海之处,却能看到这股真气就潜伏在这里,虽然一动不动,但不容忽视。

  这开天诀虽然对修习者来说太狠了点,不过当真不凡。

  自己第一天修习时,就已能内视己身。

  如今九天下来,随着那‘啵’的一声,自己终于到了炼体一重!

  这九个姿势的第一个姿势,已经练成了!

  郑渣渣握了握拳头,感受一下截然不同的力量。

  今天若不是已经练了开天诀,恐怕掉进粪坑的就是自己了!

  不能懈怠,还要更加努力才行!

  郑渣渣他没有丝毫的放松,赶紧开始下一个姿势的修习。

  不动天魔印!

  。。。。。。。。。。。。

  “秦头!都是我没用,竟让姓郑的小兔崽子反阴了一波!”

  房世伟躺在木床上,左腿被木板夹得结结实实的,呜呼道。

  齐管事身为炼气圆满的修士,这随意的一脚威力着实霸道,直接踢断了房世伟的小腿。

  “你真的是个废物!没我坐镇,连个锻体都不是的垃圾都搞不定!”

  秦岩坤没有丝毫的怜悯,愤怒地呵斥着房世伟,甚至还要作势打他。

  房世伟赶紧双手抱头:“本来我要好好教训他的,若不是齐管事出现,非得把这郑渣渣往死里揍不可!”

  秦岩坤听了这话,不由问:“你确定那郑渣渣不敢和你动手?”

  “可不是嘛!”房世伟很是骄傲,“当时我追着那小子打,刘大李三他们可都是看到了!”

  秦岩坤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他自言自语说:“这样一来,昨晚的事,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证明了姓郑的确实是个废物!”

  秦岩坤脸色瞬间变晴,拍了拍床:“你就好好休息吧!这口气,我替你出了!”

  “谢谢秦头!”房世伟眉开眼笑。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担忧地问:“这齐管事好像很偏袒姓郑的狗东西,若是他出了什么事,会不会?”

  “不用担心!我们会挑个人少的地方下手的。”秦岩坤胸有成竹,“再说,等我叔叔回来,就算齐老狗发火,也没什么用!”

  “那就好!”房世伟摸了摸自己的左腿,咒骂道,“这郑渣渣说不定是齐老狗的私生子,不然怎会如此照顾!”

  他看到秦岩坤的脸色突然变得不善了起来,顿时知道自己失言。

  可是有传闻的,面前的这一位就是他叔叔的私生子。

  自己提这一茬,不是自找不痛快嘛!

  秦岩坤皮笑肉不笑,再度拍了拍床:“你就好好养腿吧,别再断了!”

  房世伟心里一凉,卑微地点了点头。

第五章 炼体一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