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连破二重

  就在郑渣渣努力修行的时候,湖双城城主府内,已经吵成一片。

  “我今天就打死你个孽畜!”

  湖双城城主胡开泰一脚将胡傲天踢倒在地,抽出书案上的镇纸石,还要再打。

  一个妇人死死地抱住他的右腿,哭喊道:“老爷,不要再打了!再打下去,天儿要被打死了!”

  胡开泰将妇人一把拉开,还要再打。

  却听到一个老态龙钟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谁敢动我的孙儿!”

  一个拄着楠木拐杖的老妇缓缓地走了进来,对着胡开泰怒目而视。

  平日里威严十足的胡城主看到老妇,脸上写满了无奈。

  “娘!你这么宠着他,迟早要出大事的!”

  老妇手中拐杖在地上重重一顿:“我宠着他?他是我唯一的孙儿,我不宠他宠谁!”

  她颤颤巍巍地走到胡傲天面前,一把抱住,扶着孙子的右掌,看到上面渗着血迹的包扎,心疼地问:“疼吗?”

  胡傲天也不回话,只是哇哇大哭。

  老妇心中更添几分怒火:“开泰,你的儿子都被人打成这样了,你不去找人报仇,还在这里打自家儿子!真的是好大的威风啊!”

  胡开泰的语气瞬间软了下来:“娘,他这次被人打,完全是他自己比猪还蠢!若不教育教育,再这样下去,迟早得罪不该得罪的人,惹来无妄之灾啊!”

  他说完又踹了胡傲天一脚:“大悲寺的人你也敢去冒犯!真的是瞎了你的狗眼了!”

  “够了!真当老身死了不成!”

  老妇气得不住地咳嗽着,旁边的胡开泰顿时慌了,赶紧走过去帮她顺气。

  “天儿不懂事,你做父亲的要教他。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一身本事的。”

  老妇又摸了摸胡傲天的脑袋:“天儿啊,你以后若是再想欺负谁,一定要先调查一下对方的背景,谋划好了再动手,知道了吗?”

  胡开泰看到儿子点头的样子,不由摇了摇头。

  这个家迟早要被败光了!

  老妇站起身来,吩咐胡开泰道:“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你为大悲寺这些年待在湖双城,打理得井井有条,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那大悲寺的和尚打了我家孙儿,难道就没有一个说法吗?”

  “你这个做父亲的,难道要下次自家儿子被打死才会出头吗?”

  胡开泰无奈地听着母亲的训斥,只能低头说:“我会去大悲寺那里讨个说法的。”

  老妇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像我家儿子!”

  她说完又扭头拉起了胡傲天:“乖孙儿,奶奶带你去吃好吃的。”

  胡开泰看着祖孙二人远去的身影,哀叹了一口气。

  打伤自家儿子的郑渣渣,自己也调查了一番。

  青龙帮帮主韦虎啸自己很是熟悉,平日里很是高傲,可面对郑渣渣,竟五体投地。

  这样的对手,可想而知,有多难缠!

  都说慈母多败儿,这慈祖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

  大悲寺厨房的一间屋子内,大傻依旧鼾声如雷。

  而郑渣渣练功已至关键时分。

  他双手托天,随着体内真气的窜动,丝丝热气从头顶蒸腾了起来。

  郑渣渣牙关紧咬,却还是被剧烈的疼痛感弄得牙齿咯咯作响。

  骨头、经络、皮肤,仿佛被尖刀一寸寸刮过,但他依然运足了真气,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终于,随着最后的气沉丹田,郑渣渣以为已经结束了,正欲收功。

  没想到进入丹田的真气,仿佛蛟龙出海一般,又迅速地升腾了起来,绕着经脉自行运转了起来。

  郑渣渣浑身一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娘的!

  还没完没了了!

  郑渣渣只能保持着万象天魔印的姿势,毫不动摇。

  因为他知道,一旦练功的时候发生错乱,轻则经脉受损,重则走火入魔,丹田报废。

  也不知过了多久,郑渣渣明显感觉到体内一声巨响。

  这炼体四重的万象天魔印,自己竟然也练成了!

  这一天,又是灵石,又是灵肉,将郑渣渣补了个十足。

  庞大的灵气先前差点将他撑爆,现在终于被驯服了,可以为己所用。

  一日之内,连破两重。

  虽然进步神速,但这般苦痛的滋味,郑渣渣可不想再尝第二回了!

  他长舒了口气,然后一下躺在了床上,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大早,郑渣渣起身后,只觉神清气爽,昨晚的疲惫一扫而空。

  他一时兴起,随手朝墙壁戳了一下。

  整个右掌竟如同插豆腐一般,异常干脆地将墙壁捅了个窟窿。

  郑渣渣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右手,有这般恐怖吗!

  刚巧大傻走了进来,郑渣渣跃跃欲试,不由挑了挑眉毛:“比试比试!”

  大傻也来劲了:“哈!你小子,以为有点小进步,就敢来挑战我!前些日怕是没输够哦!”

  郑渣渣往日练功,也不知这‘开天诀’威力如何,于是就经常找大傻小试身手。

  一般就是比比力气、速度什么的。

  每每扳腕子时,都不是大傻的对手。

  郑渣渣也想起了往日被虐的场景,不服道:“平日里都是我让你的,今天我可要拿出真本事了!”

  大傻哈哈大笑:“我大傻也不是吃素的。很不幸地告诉你,我昨天刚刚突破!所以你没救了!”

  郑渣渣又惊又喜:“那妖兽肉吃的?”

  大傻摇了摇头:“在罗府吸收完灵石我就到了炼气二层。你还好意思说吃肉的事!若不是你个胆小鬼浪费,我可能现在都是炼气三层了!”

  郑渣渣很是尴尬,昨日他异常谨慎,生怕韦虎啸在肉里下毒。

  叫花鸡烤好后,他先撕了一块给了一条野狗尝尝鲜。等到野狗吃后安然无恙,他才敢大快朵颐。

  只是这灵兽的肉又岂同寻常,原本狼狈不堪的野狗吃了后,浑身皮毛变得油光发亮。

  大傻看了后不住地抱怨,说是人都没吃,反先给狗吃了!

  郑渣渣赶紧岔开话题:“还比不比!你莫不是怕了吧!”

  大傻大眼一瞪:“待会你别输得哭鼻子了!”

  两人来到外面的一个石桌旁,分两边坐下。

  两人右手紧紧相握,先是缓缓地试探了一下,然后不约而同地骤然发力。

  强大的力量率先将坐着的木凳压得粉碎,可二人沉腰坐马,没有丝毫的让步。

  这一场扳手腕,开始的时候竟然是势均力敌!

  大傻很是诧异,渣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他不信邪地又添了几分力道,右臂肌肉高高鼓起,肘部压得石桌左右晃动。

  但郑渣渣的右手依然纹丝不动,稳稳地立在那里。

  二人对望了一眼,俱都咬牙使出了全力。

  两人四足因为强大的力道,深深地陷入了泥土之中。

  石桌在二人的作用下,微微地颤抖着。

  突然,‘轰’的一声。

  整个石桌再难承受如此巨大的力量,骤然四分五裂。

  二人却依然保持着姿势,颈部青筋暴突,不肯有丝毫的相让!

第二十四章 连破二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