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何处觅长生

  “嘭!”

  “嘭!”

  厨房旁边偌大的空地上,两个人影一触即分。

  “好!好!好!”

  齐管事胖胖的身影在烟尘中显露了出来,连连称赞。

  这郑渣渣真的是进步极快,自己才教了他一个月的功夫,大力金刚功的威力就到了如此地步。

  特别是这大力金刚掌,已经有了自己三成火候。

  “你这身体锻炼的相当不错,看来每天举那个大铁锤,还真的很有效果啊!”

  齐管事摸了摸郑渣渣结实的双臂,感慨道。

  他口中的大铁锤,就是郑渣渣和大傻从炼器房搬回来的那个。

  自从郑渣渣晋升炼体四重后,终于能单手勉强提起重逾千斤的大铁锤!

  但只能用来锤炼身体、打熬筋骨,远未到举重若轻,能当作兵器使用的程度!

  “哪里哪里,都是您教得好!”

  郑渣渣略微有些气喘,和齐管事这样高强度的对抗,对自己来说还是有些吃力。

  当然,他心中还有一个更大的秘密。

  那就是他的大力金刚掌,其实都是由开天诀催动的。

  由于未至炼气,真气还不能透体而出,所以无法看出有什么不同。

  所以郑渣渣才能鱼目混珠,蒙混过关。

  之所以不用大力金刚功,是因为他做不到啊!

  说来也怪,大悲寺最容易上手的大力金刚功,郑渣渣根本无法修炼。

  每每调动真气按照齐管事教的那般运行,丹田内的真气就会尽数狂涌而出,几乎要将他的十二经脉撑爆。

  郑渣渣隐隐猜到,可能是开天诀的原因,但又哪敢和外人说去。

  所幸开天诀冒充得天衣无缝,才能瞒过齐管事。

  只是到了炼气后,又该如何是好!

  自己若不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只怕一定会被当成魔头挂在山门上,以儆效尤。

  “齐管事,有人找您!”

  自从秦岩坤被郑渣渣教育一顿后,刘大就得到了齐管事的重用。

  由于郑渣渣现在主管收租的事宜,所以厨房的一切杂物分配,都归刘大管辖。

  郑渣渣也乐得清静,反正没他的事,刚好有充裕的时间努力修行。

  前几日,他还被邀请去乌大师那里坐了一会儿,参观了一下火芒山的炼丹房。

  至于乌大师争取来的那块下品灵石,自然也是物尽其用。

  郑渣渣生怕自己进阶太快,根基不稳,一直巩固第三、四重的天魔印。

  直到前天,才将下品灵石取了出来,辅助修行。

  令他惊讶的是,运行开天诀时,灵气的使用效率貌似极其惊人。

  当整块灵石消耗殆尽,他也收功之后,竟发现屋内并未感受到任何溢散出来的灵气!

  也就是说整块灵石中蕴含的灵力,都被自己尽数吸收,毫无保留!

  就在昨日,炼体第五重修罗天魔印,也有了要突破的迹象。

  郑渣渣不由无比感慨,有了资源,和没有资源的速度,真的是云泥之别。

  而大悲寺,只是整块十方大陆西北角的一个小旮旯。

  不知那些大陆中心的天之骄子们,在无数资源的堆砌下,是何等的恐怖!

  郑渣渣羡慕的同时又有些神往,他已经下定决心,有了自保能力后,一定要到这世界的中心看看,这才不枉此生!

  当然,若是能觅得长生、逍遥世间,与天地齐寿,那就再好不过了!

  就在郑渣渣在那畅想他日后的美好人生时,厨房一个僻静的角落,关于他的谈话正在进行。

  “你又来这里做什么?”齐管事看着来人,皱着眉头问。

  “我儿子丢了!”胡开泰面色阴沉,整个人仿佛快要喷发的火山。

  “什么意思?”

  “我儿子上次回去后,就一直很抑郁!大约半个月前,他说出去散心,结果就被人绑架了!”

  齐管事一愣:“绑架了?!在哪里?”

  “就在湖双城!”胡开泰吐了一口闷气。

  “你开玩笑吧!你的儿子在你的地头上被人绑架了?”

  齐管事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但看到胡开泰那阴郁的神色和憔悴的面容,本能地感觉对方所言非虚。

  “对方有何要求?”齐管事追问道。

  “没有!”

  齐管事越听越觉得奇怪,忍不住问道:“这真的是怪事!哪有绑架不要东西的!”

  胡开泰一掌将身边的石头拍得粉碎:“我怎知道!”

  齐管事见胡开泰此时有些不可理喻,念在他儿子丢失的份上,也不计较,开门见山问:“那你来找我干嘛?!”

  “我要你交出郑渣渣!”胡开泰咬牙切齿。

  “你疯啦?!”齐管事看着当初和自己一并入寺的老伙计,“你儿子丢了,关郑渣渣何事!你那天也看到了,他和乌大师的关系!”

  “我是疯了!若不是姓郑的寻衅滋事,我儿子也不会抑郁,当然也不会被绑!”胡开泰暴跳如雷,状若疯癫。

  他好不容易稍微冷静了一些,右手伸至齐管事面前:“你放不放人?”

  齐管事看着胡开泰右手上的东西,不由彻底震惊了!

  金色的锦盒里,一颗紫红色的药丸静静地躺在纱布上。

  “筑基丹!你哪来的?!”

  胡开泰似乎早就料到齐管事的表情:“你就说,放不放人!”

  齐管事深吸了口气:“你拿走吧!”

  他的选择大大出乎了胡开泰的意料!

  “你现在还是炼气九层吧!若我记得没错,你和我同岁,却先我三年到达九层圆满。可就在这最后的关卡,停滞了多少年了?”

  “四十一年零三个月!”齐管事摇头苦笑。

  “你若再不进入筑基境界,还有多少寿元?”

  “最多十五年!”

  胡开泰循循善诱:“你若服了这筑基丹,定能晋入筑基境界,平添二百载寿命!”

  齐管事长叹一口气:“这就是我和你最大的不同!你一有困难,只想着逃避。但不管你逃得再快,困难还在那里,不仅不会消亡,反而还可能不减反增。”

  齐管事摩挲着锦盒:“就如这筑基丹,只要服下它,就能立马越过天堑,步入筑基。可一旦如此,此生就再无更进一步的可能了!这粒丹药,你拿走吧!”

  “你果然还是当年我认识的那个齐敢当!”

  胡开泰哈哈大笑,竟直接转身离开。

  “丹药!你拿……”

  齐管事还未说完,就被胡开泰打断了:“就当我送你的!方才的事情就此作罢!”

  齐管事刚想问你为何不用,脑海中突然醒悟过来,脱口而出:“你已经是筑基了!?修炼而成还是?”

  “我服了一枚!”胡开泰泰然自若。

  “那郑渣渣的事情?”齐管事欲言又止。

  “当年,方丈分配我等驻守各城时,曾经许下一个诺言!现在,是时候去兑现了!”

  齐管事虽然看不见对方的正脸,但从语气中却能感受到一股笑意,诡异的笑意!

  “你真的疯了!”齐管事喃喃道。

  “哈哈!”胡开泰洒然一笑,朝着山上的大雄宝殿直奔而去。

  齐管事拿起锦盒中紫红色的筑基丹,凝视了好久,突然随手一抛,将其远远地扔入了山崖之下。

第二十七章 何处觅长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