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不死不休

  只见方丈右手凌空一吸,竟将烤架上的那块次品灵石抠了出来。

  他随手一抛,扔给了下意识接住的郑渣渣。

  “这肉已经烤得相当不错了,这灵石再用就浪费了,你拿去修炼刚刚好。”

  郑渣渣脸上强行绽放出了笑容:“多谢方丈厚赐!”

  玄悲方丈满意地点点头,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郑渣渣虽腹诽不已,但脸上不敢有半点表露,反而只能朝圣般地捧着这块用了大半的次品灵石。

  他心里只能默默地安慰自己: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他回到后厨,把刘大偷偷拉了过来:“还有多少没端上去?”

  刘大瞬间会意:“有几个烤得糊了的,另外还剩一个相当不错的,专门留给郑哥你呢!”

  这小子真上道!

  不过郑渣渣可不会独吞,当即吩咐道:“那个好的,大家一起吃!和我还客气啥!至于糊了的,把表皮削掉,照吃无误!咱们好好地补一补!”

  “听郑哥的!”刘大大喜过望。

  他突然神秘兮兮地说:“郑哥,待会儿前面还有演武大会,不知道咱们能不能去看看?”

  “看!为什么不看!反正也没我们什么事了。”郑渣渣很是爽快,不过也很好奇,“你们能看得见吗?我反正只能看见个人影!”

  刘大一脸神往:“那些达摩院和般若堂的弟子演武,哪还要看人!光看看那些威力强大的武技,就够吹一辈子的了!”

  郑渣渣会意地点了点头:“走!把烤架全拿上,咱们一起去。”

  这趟无遮大会自己劳心劳力,最后只混到一块用过了的次品灵石!

  郑渣渣早已打定主意,一定要把本吃回来!

  。。。。。。。。。。。。

  方圆一里的擂台上,两个罗汉堂的和尚打得你来我往。

  郑渣渣此时却没了兴趣,相比达摩院最开始的那场对决,这两人顶多就是小打小闹。

  他嘴里叼着个排骨,手上的刀也不停,不断地在烤架上划来划去,吃得飞快。

  至于那块已经开封过的次品灵石,早就被他吸收掉了。

  不得不说,这开天诀的最后一重——轮回天魔印,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修炼姿势。

  随时随地,都可修行!

  只要催动真气,让它自行循环即可。

  这些富含灵力的妖兽肉,一到郑渣渣的体内,就被他消化了不少。

  所以,他吃肉的速度,真的是比一帮泼皮加起来还要快!

  眼见罗汉堂的演武分出胜负,那主持演武大会的和尚刚要宣布圆满结束,一个人突然站起身来,对着主看台上的方丈遥遥一礼。

  “方丈大人,每次无遮大会,都是我们罗汉堂压轴。要说我罗汉堂比起达摩院、般若堂自然不如,排在最后也在情理之中。可想来想去,我大悲寺还有一处,每次都未参加演武,岂不很是遗憾?!”

  他声音洪亮,响彻整个广场。

  一时间,众僧议论纷纷。

  “哪里还有演武过的?我怎么记不起来?!”

  “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郑渣渣却对这个声音格外敏感,不由死死地捏住了拳头。

  这是秦开狂的声音,或许他在这场盛会上,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

  郑渣渣不由想起那晚,他拿着炼气丹,找到房世伟后,这狗腿子对自己说的话。

  “秦岩坤的这个叔叔尤为护短,哪怕你只是伤了他侄儿一根汗毛,他都不会善罢甘休!更有传言,秦岩坤其实是他的儿子!”

  “对你出手的,十有八九就是他!因为秦开狂一回来,就见了秦岩坤一面。两人聊的什么我不清楚,但秦开狂离开后,确实是往炼丹房那边去的!”

  房世伟在炼气丹的蛊惑下,一五一十地说了不少情报。

  不过令郑渣渣诧异的是,这房世伟要炼气丹,不是给自己用的,而是替他父亲延寿!

  这倒令郑渣渣始料未及。

  “你说的是什么地方?达摩院、菩提院、般若堂、罗汉堂不都结束了嘛!”玄悲方丈也想不出来,不由问道。

  秦开狂双手合十:“厨房虽然弟子颇少,资质又不是很高。但齐典座善于调教弟子,据说将这些火头僧教的格外出色。我时常听我那不争气的侄儿提起,他虽才是炼气五层,但在厨房这卧虎藏龙之地,根本排不上号!”

  “炼气五层!”郑渣渣眉头紧皱,“这厮的实力提升得如此之快?!”

  “哦?!”方丈兴趣大增,“炼气五层都排不上号,我记得罗汉堂的考核标准就是四十岁以下晋升炼气中期就行。这么说,用不了几年,你这罗汉堂都要改去当厨子了!”

  场下听了方丈的话,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秦开狂也满脸笑意:“我那侄儿虽然不成器,但也想在这无遮大会上展示一二,不知道诸位能不能给这小子一个机会?!”

  台下当即响起了附和声:“好!让他上来,给我们大伙瞧瞧!看看你智狂的日月双轮,他到底学会了几招!”

  方丈也微微颔首:“让他上来吧!”

  秦岩坤此时正坐在他‘叔叔’身边,听到召唤,当即一个疾冲,一下跨过十几丈的距离,飞至了擂台之上。

  这一下对在场的诸位高僧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炼气五层的小菜鸟,已是很不简单了!

  秦岩坤在擂台上,对着方丈和台下施了一礼。

  方丈喝了一口美酒,朗声问道:“这如何展示啊?不会就是打一套拳吧,那多没意思!”

  秦开狂本意是让秦岩坤直接挑战,没想到方丈直接问了出来,这样效果更好。

  他喜上眉梢,当即又夸起了齐管事:“齐典座虽自己并未筑基,可是调教弟子很有一手。他的一位高足,郑渣渣,得到悉心指点,实力已是深不可测!我侄儿在厨房,也曾和他多次切磋,未尝一胜,不如……”

  秦开狂还未说完,就被秦岩坤打断了。

  “郑渣渣,你可敢与我一战!!!”

  声音响彻整个卧华山,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恨。

  台下的齐管事脸色铁青,这秦开狂夹枪带棒,明着是夸自己,实际上打得原来是逼郑渣渣上台‘切磋’的主意!

  炼气五层!

  相比炼气三层只能使出一些粗浅的劈空掌,炼气五层,已能够隔空御物了。

  虽然不能御使太重的东西,但又岂是郑渣渣能够抗衡!

  何况,郑渣渣的绝招,那种奇怪的武技,一旦有了防备,很难得手。

  这小子,可千万要忍住啊!

  郑渣渣坐在桌旁,当他听到秦开狂提到切磋时,脑中就隐隐猜到会是如此。

  他知道,自己的对手从来都不是秦岩坤,而是隐藏于‘蛛网’之后的秦开狂。

  只是,对方乃是筑基圆满的高手,自己能够对付得了吗?!

  郑渣渣的脑海突然闪过几个身影:

  那城主府审讯室里不屈的魔女;

  那密林中浑身浴血,依然亮起宝剑的韦虎啸;

  那静室之中,自己被人加害,如同从尸山血海中爬出的模样!

  郑渣渣这一刻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他将嘴里的排骨嚼得粉碎,连肉带骨头尽数咽了下去。

  你要战!

  那便!

  不死不休!

第三十九章 不死不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