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三花聚顶

  郑渣渣又惊又怒,这秦开狂不是被方丈罚了面壁百日吗?!

  自己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放心下山一趟。

  不过此时已不容他多想,郑渣渣刚要再朝右边退去,耳边却突然听到另一个低沉的‘嗡嗡’声。

  若不细听,根本无从察觉。

  郑渣渣赶紧止住身形,身体右侧,由于雨水的缘故,这才隐隐可以看见一个透明的物体,在飞速旋转着。

  他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就见一蒙面人从前方忽地闪了出来。

  那人出手如电,凌空一掌挥出,正是那日秦岩坤所使的般若掌。

  只是,这次的般若掌,威力无比惊人。

  那狂暴的金龙宛若实质,龙身上散发着浓烈的罡气,朝着郑渣渣呼啸而来。

  地上的石阶被外泄的真元震得粉碎,金龙裹挟着无数碎石,朝着郑渣渣扑面而来。

  被日月双轮夹在中间,避无可避的郑渣渣奋起全身所有真气,一招大力金刚掌狠狠地拍了出去。

  可惜却如同蚍蜉撼树一般,被这一掌狠狠地轰在了胸口。

  郑渣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凌空飞了起来,重重地摔倒了山路上。

  那人还不罢休,一脚踏出,点在了郑渣渣的丹田之上。

  丹田强烈的撕裂感让他忍不住要痛呼出声,却被郑渣渣死死咬住牙关憋了回去。

  就在那蒙面人还欲再补上一击时,天空之上,突然飞来凌空一掌。

  掌心之间,一条五爪金龙若隐若现,竟也是一招般若掌。

  这一击电闪雷鸣,重重地轰在了来不及躲闪的蒙面人身上,将他远远地拍飞了出去。

  那人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周围。

  悬空的日月双轮在不停地颤抖着,就好似蒙面人此刻的心情。

  他思索了好久,这才一招手,收回日月双轮,消失在山路旁的树林中。

  冰冷的雨滴打在郑渣渣的脸上,他稍微侧了侧身,‘哇’的吐出了两口鲜血。

  郑渣渣看着顺着水流淌下石阶的血水,心中的仇恨愈发的强烈,促使着他强撑着奋力爬了起来。

  他踉踉跄跄走了两步,丹田的内部仿佛有一个锥子在转动抠挖。

  郑渣渣扶着山路旁的一颗大树,歇息了片刻,继续前行。

  当看到不远处一个山洞时,他蹒跚着走了过去,却被一个石子轻松地绊倒。

  郑渣渣手脚并用,终于爬入了山洞之中。

  他不顾湿透的全身,咬牙强忍剧烈的疼痛,摆出了无我天魔印。

  就在方才,郑渣渣突然想到了《开天诀》最开始的那句话。

  “欲练此功,必先自残。练成此功,还要自残。练好此功,更要自残。”

  自己现在这样,也算是自残了吧!

  郑渣渣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掌心相对,脚心相抵。

  丹田虽已被废,里面储藏的内力已经溢散殆尽,可是身体四肢内还依然残留有不少的真气。

  此时,在无我天魔印的带动下,朝着丹田冲了过去。

  在秦开狂的那一脚下,早已变成一团乱麻的丹田,在残余真气的冲击下,再度完全撕裂了开来。

  “啊!!!!!!”

  郑渣渣实在忍不住大吼一声,然后赶紧继续死死咬住牙关,保持舌顶上腭的姿态。

  丹田,就好比蚁穴。

  而郑渣渣此刻的丹田,就像是被压扁了的蚁穴,再也无法储藏或是转换真气。

  现在,这些残余的真气,就好似一只只勤劳的工蚁,重新挖土打洞,构建蚁穴。

  这样的疼痛可想而知!

  郑渣渣身上完全湿透了,仿佛被水浇了一般,根本分不清到底哪里是雨水,哪里是汗水!

  。。。。。。。。。。。。

  此时方丈的禅房内,却是茶香四溢。

  玄悲方丈推开屋门,走了进去,笑着道:“让师弟久等了,方才有点小事,所以出去看了一会儿。”

  玄空大师毫不在意,望着面前的棋盘:“方丈,我可没有趁你不在,乱动棋盘。”

  玄悲哈哈大笑:“反正这盘棋你都要输了,不下也罢!”

  “那可未必!”

  玄空大师手指一点,一枚白棋便凌空飞了起来,稳稳地落在了棋盘之上。

  玄悲方丈刚开始不以为意,后来突然愣住了,原先一直把玩佛珠的双手也瞬间停了下来。

  玄空的这一步棋,竟是一招‘妙手’!

  “师弟的这一手,有点意思啊。”玄悲脸色稍微变了变。

  玄空大师一脸自信:“师兄你输了。”

  “是吗?”玄悲方丈端坐在蒲团上,动也不动。

  一枚黑棋突然从棋盒里飞了起来,重重地拍在了棋盘上。

  在这一击之下,整个棋盘上的所有棋子都被震了起来,彻底乱成一团。

  “哎呀!最近真是老了,连最基本的凌空御物都无法控制了。”

  玄悲方丈一脸懊恼,好像很是后悔的样子。

  他也不管棋盘上散乱的棋子,问道:“师弟这次来这,所为何事?”

  玄空被方丈的无耻彻底地打败了,不过还是道出了这次的来意。

  “师兄,我听说一个消息,据说有人要来盗取我寺的一件至宝。”

  “哦?!”玄悲方丈顿时警惕了起来,“什么至宝?!”

  “优昙花!”

  玄空大师缓缓吐出几个字。

  玄悲方丈神情一松,双手合十道:“原来施主是要拿本寺的优昙花啊!既然如此,何不把我师弟放了,咱们再来商量此事。”

  “师兄你什么意思?!”

  玄空大师看着玄悲那明镜一般的眼神,顿时笑了起来:“不知方丈是何时就看出来了?”

  “三点。”玄悲方丈晃了晃三根手指。

  “第一,我师弟是个臭棋篓子,别说下出一招‘妙手’,就是我让三子,他都未必能赢。”

  “第二,玄空他私底下从来都不叫我师兄。”

  “那叫什么?”‘玄空大师’不由问道。

  玄悲方丈轻笑了一声:“玄悲铁鸡。”

  ‘玄空大师’也摇了摇头笑道:“你们师兄弟的感情还真好啊!那第三呢?”

  “第三,优昙花的存在,乃是本寺最大的秘密,代代只有方丈一人知晓。玄空他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个秘密。”

  ‘玄空大师’点了点头:“是我大意了。”

  “非也非也!”玄悲双手合十,“以施主的手段,若用搜魂之术,怕是不难知道玄空的一切。到时候扮演起来,定能天衣无缝。可施主却并未如此,想来定是心存善意,不忍伤人。”

  “死秃驴,你不会以为我没杀玄空,就有恃无恐吧?!今天,你这优昙花,是交还是不交?”

  ‘玄空大师’好似生气了,眼眸中间突然变得幽深了起来。

  就在这时,远处一声雷响。

  从禅房向外望去,视线所及,只见三朵花瓣冲天而起。

  其中一朵宛若实质,鲜艳欲滴,还有两朵虽只是淡淡的虚影,却也不容忽视。

  “贵寺竟还有如此资质的弟子,在这西北苦寒之地,也算是不错了。”‘玄空大师’抚掌而笑。

  他的话很恭维,可是语气里却根本毫不在意。

  “怎么?方丈,这优昙花若是再不给,贵寺可就要死一个三花聚顶的弟子了。”

  ‘玄空大师’虽然依旧面带笑容,可却让人觉得格外森冷。

第四十六章 三花聚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