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有人洗澡

  田壮壮乃是合一道的一位外门弟子。

  身为外门弟子,虽然比起那些未入合一道门墙的散修好多了,可是相比含着金钥匙的内门弟子,不论是资质还是资源,都要差上不少。

  以田壮壮自己为例,现在这个炼气六层的修为,完全是靠日夜的努力拼搏,这才有了如此成就。

  想到当初,一边要勤加修炼,一边还要给内门弟子做牛做马,才能换取一些微不足道的资源回来。

  唉!

  说多了都是泪啊!

  不过万幸的时,他的这个实力,刚好够上这次桃源秘府的门槛。

  娘的!

  这次,最好老天保佑,让我吃上几颗天材地宝,一跃而成筑基高手。

  让那些往日在门派老欺负我的孙子们瞧瞧,田大爷的厉害!

  田壮壮走路间默默地祈祷着,希望能有所‘奇遇’。

  突然,他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还有水花扑通的声音。

  有情况!

  田壮壮并未着急,相反很小心地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挪了过去。

  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首先映入视野的是一条蜿蜒的河流。

  河流内,朝下游方向看去,河水缓缓而动,并不湍急。

  河流的上游端口,两边堆满了石头。

  这是什么?!

  田壮壮瞳孔一缩,突然看到一块平整的石头上,一件艳红色的衣裳正铺在上面,随着微风轻轻地摆动着。

  一把匕首正压在衣服上面。

  匕首的侧面,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刺目的光芒。

  这把匕首!

  好像在哪见过。

  田壮壮顿时陷入了回忆之中。

  突然,他脑海里灵光一闪。

  这匕首,好像是宗门内门弟子李悠悠的。

  他之所以印象如此深刻,是因为当初李悠悠拿到这把匕首的时候,他刚巧也在场。

  那是李悠悠二十岁的生辰,她的那个担任宗门长老的爷爷,亲自送给她的。

  当初自己花了一年的积蓄也买了一件礼物,对方却连眼皮抬都没抬。

  当然,田壮壮并不是最倒霉的。

  还有一个家伙,送了一个小金佛。

  最后,被连人带礼物,全部扔出了宴席。

  这次的桃源秘府,这李悠悠虽然只是炼气前期的修为,但谁让对方有个好爷爷呢!

  拿到一个入府名额,不要太轻松哦。

  此时,看见李悠悠的匕首,田壮壮瞬间脑补出了石头那边的画面。

  佳人出浴,恰似那出水芙蓉,娇艳欲滴。

  听着那边‘扑通’不断的水声,田壮壮不由心猿意马了起来。

  自己若是能和这李悠悠发生一段露水情缘,那这小丫头还不雌伏在本大爷的雄威之下!

  到时候,她还不会死心塌地地爱上自己。

  再以后,回到宗门,自己还不迎娶白富美,傍上李长老这条线,日后还会缺少修炼资源吗?!

  未来的日子,说不定凭借自己的资质,还能当上合一道的宗主。

  走上人生巅峰,也未必没有可能!

  田壮壮想到这里,不由心头一阵火热。

  只是,现在绝不能贸然行动!

  否则,定会被当作色狼,痛打一顿不说,白白恶了自己的形象。

  田壮壮脑筋一转,立马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自己这个脑袋是怎么长的!

  为何会如此聪明!

  田壮壮脸上都笑开了花,内心无比的骄傲。

  他突地大吼一声:“哪里来的小贼!”

  然后,骤然朝着水边冲去。

  当看到布满花纹的亵衣时,田壮壮的鼻血险些都要喷出来了。

  可等他站在石头上,朝着河水中看去时,瞬间愣住了。

  人呢?!

  田壮壮眼睛四下搜索了一番,这才发现‘扑通’声的来源。

  只见一只一尺来长的老鼠,正被一根绳子半吊在水中,来回地扑腾着。

  这什么情况!!!

  田壮壮一头雾水。

  那这匕首和衣服是怎么回事???

  他正诧异间,一个微黄色的砖头,趁着田壮壮分神之际,狠狠地呼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田壮壮可没有郑渣渣那等深厚的横练功夫,他只听得耳边一阵风声,然后便瞬间扑倒在了水中。

  郑渣渣从不远处的一处草地上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上和头上的杂草。

  他一步掠入河中,将已经昏死过去的田壮壮拎了上来。

  看着今天的第一个猎物,郑渣渣很是满足。

  他一边搜查着田壮壮身上的东西,一边喃喃自语道:“还‘哪里来的小贼’!我寻思着莫非是个高手,发现我了!没想到你这个小子,还很有心机啊!”

  郑渣渣搜了一番,发现这小子真的是比自己还穷!

  身上别说没有空间袋了,除了合一道人手一个的金砖,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腰间的那把佩剑。

  郑渣渣挣扎了许久,还是决定盗亦有道。

  正所谓做人留一线,他日好相见!

  这把佩剑,还是留给他吧!

  至于金砖,自己就笑纳了。

  郑渣渣摸起这小胖子身上的令牌一看,田壮壮,倒是个很喜感的名字。

  算你运气好,遇上我了。

  郑渣渣看着连玉符都没有的田壮壮,将其一把拎起。

  他又找了几根藤条,将田壮壮连同几块枯木绑得结结实实,然后一脚踢至水中。

  赶紧把这小胖子弄走,省得影响我狩猎。

  至于这货会飘到哪里,就不是自己该担心的问题了!

  。。。。。。。。。。。。

  “何人在此埋伏!”

  一个大光头一拳将耳边的金光砖轰飞,又惊又怒地喝问道。

  可那金砖竟一个折返,再度袭来。

  “鬼鬼祟祟躲在一边,想就凭着这金光砖赢我,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大光头此时已将罗汉棍持在手中,准备随时应对即将而来的危险。

  他刚欲一棍将金光砖敲飞,原本只有一只耗子在扑腾的河水中,突然窜出了一个人影。

  郑渣渣出手如电,带起一连串的水珠。

  一记大力金刚掌狠狠地印在了大光头的后心。

  对方‘哇’的一口鲜血,还要挣扎,却被一记板砖砸在了脑后,瞬间晕了过去。

  “第六个了!”

  郑渣渣不得不说,这美人洗澡,真的很是吸引人!

  先前几个合一道和散修就算了,现在就连和尚也来凑热闹。

  而且,这个还是个熟人。

  郑渣渣将对方翻了过来,看见慧浅那鸟样,真想一拳灭了他算了。

  可郑渣渣作为一个前世法治社会过来的人,真的很难做到去摧毁一个人的生命。

  道德上的那道坎,郑渣渣始终无法越过。

  杀人容易吗?

  相当容易!

  只要一掌下去,对方就会被拍成面饼。

  杀人容易吗?

  很不容易!

  当你一掌下去,摧毁的是一个生命,还会如此轻描淡写吗?!

  郑渣渣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圣母情怀,一边劫掠着人家的东西,一边又不取人性命。

  同是犯罪,又有何不同!

  他不由摇了摇头,微微一叹。

  想了片刻,他将慧浅身上的东西搜了个精光,连罗汉棍也没放过。

  最后,郑渣渣将慧浅的玉符塞入对方的右手中,帮他重重一捏。

  看着慧浅消失之后,郑渣渣坐在石头上,静静地思考着。

  自己先前已经用这个方法,连坑了六个人。

  除了田壮壮这个穷逼,其他人都有玉符,之后也尽数被自己送了出去。

  虽然后面的人越来越聪明难缠,可自己的方法也在不断地改进。

  比如说,这一次,自己就藏身水中。

  不仅比老鼠扑腾更像洗澡,而且还能隐藏起来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那这个陷阱,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他正思索间,不远处的密林中,又传来了有人穿梭的声音。

  郑渣渣犹豫了一下,又一个猛子扎入了水中。

第五十五章 有人洗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