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作死的二人组

  老者来到‘小白’面前,右手微微一动,奇珍果就凌空飞到他手中。

  “奇珍果,真的是好多年没有吃到了!”

  “囡囡,给你,这奇珍果味道还是不错的!”

  老者将奇珍果递到了女孩手中。

  “爷爷,我不吃!你给小花吃好不好!小花快不行了!”

  老者哈哈一笑:“小花吃了这个可没什么好处!小花没事,看爷爷的!”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右手凌空掰开斑斓蛇的上下颚,将瓷瓶里的液体倒了进去。

  郑渣渣瞳孔微缩,这斑斓蛇虽然已经不行了,可是这上下颚的力量何止千斤!

  这老者显然用的是真气御物,能够驾驭如此力道,这体内的真元该有多雄厚!

  郑渣渣此时不由暗暗后悔,早知如此,刚才就应该抢先一步,用小女孩做人质的!

  唉!

  我总是心太软!

  现在,怕是只能殊死一搏了!

  老者幽深的双眸竟好似看透了郑渣渣的心思:“小子,你放心!方才你没挟持我孙女,我是不会和你动手的!不过,你幸好没有如此,不然,嘿嘿!”

  老者将瓷瓶收了起来,慈眉善目地对着小女孩说道:“小花已经没事了!休息一会儿就又能赔你玩了!”

  “太棒了!爷爷!亲一口!”

  小女孩欢呼雀跃道。

  “嗯!囡囡真乖!”老者将女孩一把抱起,被‘啵’的亲了一口。

  这就治好了?!

  郑渣渣看到大蛇微微起伏的身躯,被老者鬼神莫测的医术彻底震惊了!

  他讪讪地笑了笑:“既然小花已经没事了,那么前辈我可以走了么?!”

  老者手里拿着奇珍果,正在喂给小萝莉吃,听得这话,微微笑了笑。

  他右手一挥,一张石桌和四个石凳就霍然出现在树林中。

  老者抱着小萝莉,一步飞掠,坐到了石凳上。

  衣袖一甩,石桌上顿时有了一壶酒和三个酒杯。

  “远道而来,就是客人!既然是客人,我身为主人,若是不好好招待一番,尽一下地主之谊,岂不是会失了礼数!”

  “小友,坐吧!”

  老者伸出右手,招呼道。

  在郑渣渣的眼中,颇有些请君入瓮的味道。

  郑渣渣心里一横,反正最后肯定要打一架,还不如先谈一谈!

  他将铁锤搭在肩上,走到石桌边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哈哈!这就对了嘛!”老者抚须而笑,“老夫的宴请从来座无虚席,藏在树上的两位小友,不来坐坐吗?”

  还有人?!

  郑渣渣又惊又疑,不由回头看向幽深的林中,仔细地搜寻了一番,还是没有发现丝毫不对劲的地方。

  “怎么?现在的年轻人连尊老爱幼都不懂了吗?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老朽去三叉树后面去请吗?”

  老者见无人主动现身,扬声将隐匿之人的具体方位都说了出来。

  郑渣渣不由双目圆睁,重新细细地搜索了一边。

  只见正前方一里外的地方,确有一颗三叉树!

  只是这树干只有手臂粗细,高度也只有一丈,不像是上面或者后面能藏人的样子!

  突然,那树干一阵晃动,旁边荡漾着细细的波纹。

  再定睛看去,原先最多径长三寸的树干,竟逐渐地变得粗壮了起来。

  最终,居然好似长成了一株几人合抱的大树!

  “这!这是怎么弄的?!”

  郑渣渣颇有些费解。

  老者倒是淡定自如,他拿起酒壶,将四个酒杯依次倒满,淡淡地说:“不过只是个障眼的法器罢了,防不了神识的探测。你若是神识范围够了,自然也能察觉到其中的蹊跷。”

  郑渣渣看似受教般地点了点头,其实心里已经盘算了起来。

  当初,自己在一里之外,讲了凌芷慧这个小妖婆的坏话,却被听见。

  现在,这老者的神识探测也差不多这个距离。

  那本《神识妙法》里面也介绍过,神识探察有两种:神识覆盖和神识扫描。

  第一种只要在神识覆盖范围内,所有物体纤毫毕现。

  而第二种,只是扫描探测一个极小的范围。

  相比第一种,虽然不够清晰,但是胜在距离,一般都是百倍的差距。

  根据书上记载,除了一些天纵之才,一里的神识扫描距离,就是筑基境界和金丹境界的分水岭!

  想来,这个正抱着小萝莉逗弄,好似邻家老爷爷的老头,起码也是个金丹强者!

  郑渣渣暗暗琢磨,自己若是能和来人联合,不知道对上此等高手,有无胜算!

  这时,两个人从三叉树后转了出来。

  其中一人貌似很不情愿,被另一个人拖着,才朝这边走来。

  一里路的距离,对于这等修者,转瞬即至。

  被拖过来的那人虽然原先极不愿来,但此时却礼数十足,躬身抱拳道:“晚辈合一道姜若昆,这位是我的师弟冯能巩。”

  老者微微颔首:“老朽燕赤虹,无门无派,山野粗人。三位贵客远道而来,也没什么好招待的,特意备了点薄酒,略表心意。快快请坐!”

  姜若昆面露难色,这老者看着极为好客,可是鬼知道这酒是什么!

  修真者的身体虽远胜凡人,但修真界也从来不乏专门针对修者的毒药。

  若是喝下这酒,自己师兄弟岂不是任人宰割!

  只是这老头能在那么远的距离,发现借助法器藏身的自己和师弟,这等实力,若非逼不得已,真的不想与其为敌。

  “前辈有所不知,我从来不胜酒力,所以……”

  姜若昆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燕赤虹白眉一挑:“哎!就这浅浅一杯,又能有什么事!”

  姜若昆还欲继续推辞,不想他的师弟冯能巩竟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了下来,他也只能跟了过去。

  冯能巩端起酒杯,打量了一下里面的水酒,轻笑着说:“要我等喝下这酒也不是不行,只是不知道老人家能不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燕赤虹面色如常,只是环抱小萝莉的双手突然换了一个古怪的姿势。

  在郑渣渣的眼中,这个姿势无疑将小女孩牢牢护在怀中,这铁定是要动手的前兆。

  郑渣渣右手不禁握紧锤柄,警惕心已经提升到了最高。

  “年轻人,不该问的问题最好不要问,否则天赋再好,也会死得奇快!”

  燕赤虹深邃的眼神扫向冯能巩,语气虽淡,但话语间却杀气凛然。

  幽暗的森林中突然一阵阴风刮过,更添了几分萧瑟。

  冯能巩仿佛根本没听出来老者话语间的威胁之意,他不顾旁边姜若昆在桌下的拉扯,眯着眼睛回道:“没办法!晚辈就是好奇心太重了,所以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

  燕赤虹突然吹了个口哨,只见他身后的树林里,突然一阵‘哗哗’的响声。

  一只一丈长的大蛇从灌木丛中钻了出来。

  “大花!你也来了!”

  小萝莉看到大蛇,拍着手掌,雀跃着说。

  大花?!

  郑渣渣看到这大蛇的体型,为这小女孩的奇葩想法很是无语,想笑也不敢笑。

  可当郑渣渣看清蛇身上的四色斑纹时,他却是想笑也笑不出来了,只想落荒而逃!

  这竟是一条四彩斑斓蛇!

  相当于人类的金丹境界!

  怪不得叫大花!

  “囡囡,和大花去玩吧!”

  燕赤虹拍了拍小萝莉的脑袋,将她放在了‘大花’的脑袋上。

  ‘大花’驮着小女孩,瞬间消失在茂密的森林中。

  郑渣渣心里只能暗暗叫苦,这至少是两个金丹强者!

  一旦动手,自己怕是一成胜算都没有!

  一边的姜若昆也是脸色煞白,只有冯能巩依旧淡定无比,也不知是有何依仗!

  “行了。你要问什么就问吧。不过,最好想清楚了再问!”

  燕赤虹右手缓缓地旋转着石桌上的酒杯,语气已是有些森冷。

  姜若昆抢先一步道:“前辈叨扰了,我等只是偶然路过此地,实在没有冒犯前辈的意思。告辞了!”

  “想走当然可以。”燕赤虹笑眯眯地说。

  拉着冯能巩想要离开的姜若昆心中一喜,可接下来老者的话却让他无可奈何!

  “只要把这酒喝了,要走要留,请便!”

  姜若昆还要再分说一二,冯能巩却突地问了一个石破天惊的问题。

  “老人家您是魔人吧?!”

第七十一章 作死的二人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