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断肠酒与预言

  郑渣渣一骨碌坐了起来,双手斜着撑在身后,‘迷迷糊糊’地自言自语道:“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他缓缓站起身来,左右摇晃了几圈,然后背朝老者向着林中走去。

  “轰!”

  一声巨响响彻在森林之中。

  只见天空之上,一道血色的掌印从天而降,将郑渣渣前方轰出一个一丈深的手印。

  郑渣渣瞄了一眼脚前的深坑,不禁苦笑一声,重新转了回来。

  他讪讪地笑了笑,试图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唉!

  这装失忆,不好使啊!

  刚刚他被这‘冯能巩’突然来了一剑,不由灵机一动。

  若是小爷我直接躺下装死,说不定还能躲过一劫!

  方才郑渣渣虽然双目紧闭,但还是能听到‘冯能巩’最后那绝望的悲呼。

  这可是金丹强者啊!

  却貌似只被一招就拍死了!

  只是这‘冯能巩’明显手持玉符,可为什么没有传出去吗?

  郑渣渣由于眼睛紧闭了起来,未能完全感知先前发生的一切。

  难道燕赤虹将其一招秒杀,没来得及捏碎玉符?!

  想到这里,郑渣渣不由很是自鸣得意,幸亏早早闭目装死,不然自己也是如此下场。

  我真的是太机智了!

  可如今听了老者的话,他顿时知道还是太年轻了!

  这老头能够秒杀‘冯能巩’,恐怕已是元婴境界。

  这等老怪,自己的这装死、装失忆,些许小伎俩,又如何能瞒得过对方!

  郑渣渣不情不愿地又走回了石桌,认命般地一屁股坐了下来。

  燕赤虹倒还是很亲切的感觉,招呼道:“来来来!方才被打断了,小友我们继续酒席。”

  郑渣渣硬着头皮挤出了笑容,他在考虑要不要热泪盈眶,紧握老者的双手告诉他:其实咱也是魔门中人啊!

  纯的!

  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组织了!

  咱们在这美丽的桃源秘府之中,胜利会师了!

  可想了想,他暂时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除非最后到生死一线,再说吧!

  毕竟自己没有魔门中人的最大特征——魔丹,说是魔人,谁信啊!

  郑渣渣考虑再三,最终憋出了一个问题:“老人家,您都是这么德高望重的前辈了,宴请在下,到底是什么事!你就和晚辈交个底吧!”

  燕赤虹依然既客气,又热情。

  他右手微摊,指向那杯清澈的水酒:“唉!我都说了多少遍了,就是想请你们喝杯酒。你看那两人,怎么就这么不领情呢!”

  燕赤虹双目一凝,突然盯向郑渣渣:“你不会也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郑渣渣强颜欢笑道:“长者赐,不敢辞!只是不知道这酒叫什么名字啊?”

  “我生怕喝了好酒,日后向朋友吹嘘起来,都不知道酒的名字,岂不可惜!”他生怕老者发怒,又解释了一句。

  “哈哈!有点意思。”燕赤虹朗声笑了笑,紧接着说出了酒的名字。

  “此酒乃用桃源秘府特有的灵米,再配上往年惊蛰时期的朝露,所酿而成。正所谓去日苦多,譬如朝露。何以解忧,唯有断肠。”

  他不顾郑渣渣发青的脸色,继续说道:“所以,此酒名为断肠。又因为喝下后,无人能走过七步。因此,又称为七步断肠!”

  郑渣渣脸色已经青得发绿了。

  七步断肠!

  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何等厉害的毒酒!

  郑渣渣斟酌着措辞,接着问:“这酒这么厉害,晚辈喝是不是有些浪费了?!不如省给前辈自斟自饮,岂不美哉!”

  没想到燕赤虹倒也实在,他摆了摆手,微微笑道:“这酒我可喝不得。”

  “为什么?!”

  郑渣渣心道这毒酒当然喝不得,但还是追问了一句。

  未料燕赤虹翻脸比翻书还快,脸色顿时阴了下来:“年轻人,方才也有个人和你一样,问的问题太多,现在已经成了花肥了!”

  “这酒,你是喝还是不喝?!”

  郑渣渣心里哀叹一声,当真是形势比人强啊!

  实力不如人,果然处处受限!

  说来自己真的是倒霉透顶,刚解决掉秦耀武这头豺狼,又来了老头这个虎豹!

  他最后问了个问题:“在下若是将这杯酒喝了,前辈是不是一定不对我出手,放我离开?”

  郑渣渣已经考虑完毕,虽然自己此时炼体十三重的实力,可以击败秦耀武一样的筑基中期。

  但面对这等元婴老怪,怕是没有任何胜算!

  这点自知之明若是没有,还不如一头撞死为好!

  郑渣渣其实也想将命运握在自己手中,和老者殊死一搏。

  可若是拼命,显然没有半点活路。

  反而若是喝下这断肠酒的话,凭借着自己的开天诀,未必不能压住毒性。

  毕竟,若非开天诀的调息,不论是双生花,还是蛇毒,都已经让自己死过无数回了!

  如果这老头真的守信的话,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燕赤虹爽朗一笑:“老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喝了这酒,你就是老夫的朋友了。对待朋友,老夫又怎么可能暗下毒手呢!”

  郑渣渣定定地紧盯着老者的眼神,仿佛要瞧出一丝端倪。

  可顷刻间他就放弃了,燕赤虹的那双黑眸古井无波,根本看不出来任何不对。

  郑渣渣深吸了口气,一咬牙端起酒杯。

  他看着清澈的酒水,一个仰头,就喝下了这杯断肠酒。

  “佩服!”

  对面的燕赤虹看到他如此干脆,不由抚掌称赞道。

  临喝下前,郑渣渣自我安慰道:这酒既然叫七步断肠酒,那我若是喝下后,一步也不走,岂不是嘛事都没有!

  可惜,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酒刚一入喉,一股火热的感觉瞬间在喉咙里炸裂了开来。

  然后,直入腹中。

  郑渣渣只感觉自己吞入了一颗赤红的铁球,他知道,真正的考验来了!

  他座下的石凳骤然炸开,修罗天魔印瞬间成型。

  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

  郑渣渣仿佛又来到了炼丹房的那间静室中,只能意守丹田,强压住沸腾的真气。

  这时,一股阴气从内府冲天而上,直入天灵。

  郑渣渣双目血红,霍地望向燕赤虹。

  他的意识已有些模糊,心中充斥着无尽的杀意,仿佛化身修罗。

  看到燕赤虹,他再也没了内心深处的畏难之意,霍然一掌拍出。

  “来得好!”

  燕赤虹不怒反喜,他微微抬手,将这记‘般若掌’稳稳地接住,显得格外云淡风轻。

  没想到郑渣渣还不罢休,他右手一伸,竟将十丈远处的大铁锤凌空吸了过来。

  铁锤刚到他手中,就向着燕赤虹的头部呼啸而去。

  “哈哈哈哈!”

  燕赤虹大笑不止,一掌凌空封住铁锤,和郑渣渣大战至一处。

  盏茶的功夫后,林中依旧‘嘭嘭’之声不绝于耳。

  燕赤虹有意相让,未下死手,所以二人打得有来有回。

  而郑渣渣此刻已是激斗正酣,只是意识略微有些模糊,脑子里昏沉沉的,感觉身体颇有些不受控制。

  但他如今,又何止走了七步!

  在郑渣渣踏出第一步的时候,燕赤虹就万分激动。

  等到第八步踏出的时候,他已是满面红光。

  按理来说,这等元婴老怪,早已喜怒不形于色。

  可是,燕赤虹的眼眶却有些湿润,不住地喃喃道:“找到了!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二人又战了半盏茶的时间,终于,郑渣渣好似力竭了一般。

  他在和老者对了一掌之后,竟摇晃着摔倒在地,沉沉地睡了过去。

  燕赤虹紧张得用神识察看了一番,发现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

  “哎呦!”

  郑渣渣悠悠地醒转过来,只感觉浑身酸痛,不由痛呼一声。

  他霍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衣服完好,这才放下心来,重新躺了回去。

  老头呢?!

  郑渣渣躺在地上,右手依然紧握着大铁锤。

  他眼睛四下观望了一下,发现不见了燕赤虹的身影,就连石桌石凳都已消失不见。

  难道这老头这么守信用?!

  真的就这么走了?!

  郑渣渣再度起身看了看四周,确定燕赤虹已经离开。

  他一把将大铁锤扛在肩上,如蒙大赦般地溜出了这个地方。

  一边跑,郑渣渣还不时地突然回头一下,生怕老者就潜伏在他身旁。

  林中的一片阴影下,燕赤虹抚摸着三彩斑斓蛇身上的创口,喃喃道:

  “灵蛇孕魔种,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第七十三章 断肠酒与预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