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无空大士

  而此时的郑渣渣被这高人的命令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咱们很熟吗?!

  他虽然很想拒绝,但考虑到对方轻轻一挥手,便让个大活人凭空消失的恐怖能力,还是将话咽回了嗓里。

  可是这晚上房间都安排好了是什么意思!

  莫非……

  要做交易?!

  想到这个,郑渣渣不由恶寒不已。

  不过他仍然走向了茅草屋,为了自己的小命考虑,还是先做饭为妙!

  大士倒很是惬意,他看到郑渣渣如此‘懂事’,负手满意地点了点头,缓步走到茅草屋旁的一株桃树下,盘膝坐了下来。

  郑渣渣的厨艺本就不赖,来到大悲寺也好几个月了,甚至都已经习惯用灶台了。

  他掀开锅一看,发现锅里好像在熬着什么东西,不由朗声问道:“前辈,这锅里烧的是什么?”

  “那是培植桃树的东西,你替它盛起来就是了。”

  郑渣渣拿着勺子,找了半天,都没看到一个木桶。

  他突然瞄到桌上的一个大盆,眼睛一亮,就用这个好了!

  郑渣渣端起大盆,勺子刚刚舀起那锅液体,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那是我吃饭的碗!小子你找死吗?!”

  郑渣渣听到这在耳边炸响的声音,唬得差点连勺子都掉进了锅里。

  他看着手里的脸盆,实在难以将其和饭碗联系到一起。

  他讪笑了两声:“抱歉前辈,实在找不到桶装啊!”

  同时,郑渣渣也更加提心吊胆了起来。

  显然,面对这样一位大能,自己的一举一动,怕是都分毫毕现地落入对方的感知中!

  “要你有什么用!修炼真的是修到狗身上了!阿弥陀佛!”

  这大士骂完之后,竟然还宣了一句佛号。

  只见草屋内的地面上,泥土突然从地上钻了出来,不停地聚拢旋转,瞬间一个泥桶便成型了,稳稳地立在了那里。

  郑渣渣张大了嘴巴,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你说你都这个实力了,连个桶都搞不定!还要我帮你做一个!除了会打打杀杀的,要你有何用?!”

  饶是郑渣渣脸皮颇厚,还是被说得两腮有些发烫。

  他有心想要分辩一二,可却偏偏无言以对,不知道该反驳些什么。

  更关键的是,面对此等实力,为了自己的小命考虑,他也不敢废话!

  毕竟,拳头才是硬道理!

  郑渣渣苦逼地将这貌似‘肥料’的液体盛入了泥桶内,这才开始刷锅煮粥。

  他右手拿瓢,左手打开米袋,只觉一股扑鼻的清香迎面而来。

  郑渣渣看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米粒,终于明白那大汉为什么死皮赖脸地不肯离开了。

  这大士住的地方极其朴素,只是一间破旧的茅草屋。

  可吃的,竟是如此奢侈!

  这米袋里装的一粒粒米,赫然是在这整个西北苦寒之地都难得一见的灵米!

  郑渣渣之所以知道,还是那次无遮大会的时候,他负责厨房硬菜,曾经看到方丈的私厨煮过。

  浅浅的一瓢,煮了一锅。

  四个膀大腰圆的和尚死死地围住灶台,生怕有人来偷吃一粒!

  郑渣渣站在十几丈开外,都能闻到那诱人的香气!

  等到煮好后,总共盛了十几碗。

  据说,只有玄字辈或是以上的核心成员,才能在这等盛会中享用到!

  郑渣渣此时二目放光,他看着这袋灵米,仿佛看到了一大堆珍珠。

  他定了定神,然后毫不客气地插了满满一瓢。

  仙人板板!

  小爷我这次不把锅底吃通了,岂不是入宝山而空归!

  郑渣渣犹在自鸣得意,未料那大士又朗声道:“少了!”

  啥?!

  郑渣渣一头雾水。

  “两瓢!”

  郑渣渣听后一愣,然后醒悟过来,顿时觉得自己就像个土包子。

  他把米下锅,又舀了一大瓢,然后加水,盖上锅盖,开始添柴。

  接下来,那些极富灵气的妖兽肉,也让郑渣渣愈发觉得自己是个土鳖。

  等到他在另一个铁锅旁将肉菜搞定,旁边那扑鼻的饭香让他食指大动,想吃却不敢偷吃。

  只能不断地抽动着鼻子,感受一番这沁人心脾的灵气!

  终于捱到饭好,郑渣渣迫不及待地将碗筷尽数拿好,摆放妥当。

  “前辈,开饭了!”

  只见门口顿时一暗,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郑渣渣看着对方尖嘴缩腮的面孔,端菜盘的手一抖,差点将一锅灵肉丢在地上。

  他方才一直只看见这大士的背影,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是一只猿猴!

  能够口吐人言,至少启智境界之上!

  不过郑渣渣见识过它一挥手就将人弄没了的手段,可不会认为对方只会是启智修为!

  这猿猴见郑渣渣愣在那里,不由重重哼了一声。

  郑渣渣顿时惊得回过神来:“前辈您坐!”

  “屋内有点暗,外面透亮些。”

  郑渣渣赶紧就要将桌凳搬出去。

  “麻烦!”

  不想猿猴又是一挥衣袖,屋内的桌凳瞬间消失了踪影。

  郑渣渣端着菜盘,跟着猿猴走出屋外,只见木桌和凳子整齐地摆在院内的那颗桃树下,上面的碗筷好像未动分毫。

  这也太秀了吧!

  郑渣渣将菜盘摆上桌子,顺带着又将二人的米饭盛好,这才落座。

  此时,这猿猴竟双手合十,在那念念有词,好像是心经之类的东西。

  郑渣渣本欲动筷,没想到猿猴还来这么一出,也只能耐心等待。

  盏茶功夫后,猿猴终于拿起了木筷。

  郑渣渣看见猿猴抱着那个‘脸盆’开始大快朵颐,自己也立马狼吞虎咽了起来。

  这灵米米粒细长,晶莹洁白,咀嚼间竟充斥着甘甜的味道,仿佛没有一丝的杂质。

  一口吃完,只觉齿颊留香。

  郑渣渣一碗过后,又添了一碗。

  “前辈!这个灵米也太香了!我起码要吃十碗!”

  他说话间,又塞了满嘴。

  猿猴用看土鳖的目光瞄了他一眼,说:“以后别叫前辈了,我法号无空,别人都叫我无空大士。”

  “噗!”

  郑渣渣嘴里的米粒尽数喷了出来,却诡异地停在了半空,仿佛都失去了重力一般。

  “哼!”

  猿猴筷子在‘脸盆’里一点,只见所有悬浮在空中的米粒,竟又被重新塞回了郑渣渣的嘴里。

  郑渣渣尴尬地看着猿猴,硬着头皮将米饭咽了下去。

  “抱歉,前辈!实在是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前辈,我刚才没听清,是领悟的‘悟’吗?”

  猿猴冷哼一声:“是‘有无’的无,‘皆空’的空。”

  它将‘脸盆’里剩余的饭一口吃光:“碗筷洗完后早点休息,明日别忘了早起。就在这株桃树下,别让我等!”

  郑渣渣连忙点了点头。

  等到这无空走后,郑渣渣将第二碗灵米也塞进肚里。

  没错,就是塞进!

  他很惊异地发现,两碗下肚,自己竟然就饱了!

  体内灵气异常的充盈,根本再难咽下一口饭了!

  想当初无遮大会的时候,自己可是吃了一整只烤灵羊!

  郑渣渣无奈之下只能不甘地收拾起了碗筷。

  将大铁锅也清洗完毕,他来到左边的厢房。

  古朴的木桌上竟还有一本书,郑渣渣不由翻开一看,竟是本日记。

  当扫到文中的姓名时,他不禁愣住了。

  “铁小强!”

  这不就是铁大丹委托自己寻找的人吗?!

  就是那个胡子邋遢的大汉!!!

  自己这次入府有两件重要的事情。

  一个就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将秦岩坤斩杀此地,先收秦开狂一点利息。

  没想到最后派来了秦耀武,成了替死鬼!

  还有一个,就是铁大丹叮嘱自己的。

  让郑渣渣帮他找一找他侄儿的踪影,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的侄儿铁小强十年前来到桃源秘府,百日后闭府之时,依旧一直没有出现。

  据说当初这铁小强也是风云人物,在罗汉堂的弟子中排行第一,端的了得!

  后来他的消失,都成了铁大丹的心病了!

  若非有这种嘱托,铁大丹也不会这般慷慨,将乾坤袋借给郑渣渣。

  想起铁小强最后那怨毒的目光,郑渣渣不由摇了摇头。

  这他丫都是什么事!

  貌似我抢了他的机缘?!

  入夜时分,郑渣渣躺在木床上,闻着身边桃木的香气,回想起今日的一切,就仿佛仍在梦中。

  先是抢了三颗奇珍果,然后灭杀了秦耀武。

  之后又遇到了一个魔门的老头,最后,竟和一只实力恐怖的猿猴住到了一起!

  真的是波澜壮阔的一天啊!

  郑渣渣探了探身侧,右手触到大铁锤冰凉的锤柄,稍稍有些放心。

  他已打定主意,若是这猿猴敢闯进来!

  自己就算是拼了,也一定不会让它得逞的!

第七十五章 无空大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