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十方棋局

  长剑霍地插了下来,距离郑渣渣双腿之间只有一线之隔,然后瞬间没入泥土中,消失不见。

  郑渣渣霍然坐了起来,感受着自己依旧完好的那处所在,惊出一身冷汗。

  “大士,您继续讲!!!”

  郑渣渣暗悔不已,自己嘚瑟个啥!

  果然,脑子真的浆糊了!

  猿猴很满意郑渣渣的表现,继续道:“精神力御物,只是神识御物的一种高阶表现罢了。”

  “神识御物极易上手,资质若高,刚步入修真,即可隔空驱物。可此法虽然极其方便,但也有一定的局限性!”

  “一来,御物前必须要将神识种入其中;二来,被你种入神识的物体一旦被他人得到,若只是抹去倒还好说,损失的那点神识不多时就能重新恢复。可就怕一些大能贤者,利用这缕神识,探察知晓你功法、元神甚至是整个修行之路的秘密!”

  “所以神识御物,一般只用于自己的本命武器上!并非多多益善。”

  猿猴说话间一双圆鼓鼓的眼睛紧盯着郑渣渣,仿佛已经知道了一切。

  郑渣渣想到自己的那两块金光砖,心里不禁一紧。

  “现在知道为何要让你修炼真气御物了吧?”

  郑渣渣小鸡啄米般地点了点头。

  无空大士负手望着头顶的星空,语气悠远:“之所以让你在深夜开始练习,是因为夜色间,最容易宁神静气。寂静的夜里,一旦自身也安静下来,甚至就连凡人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而真气御物,最起码的要求,就是心如止水!”

  “就以方才你那个状态,别说心无杂念了,怕都是一团乱麻了!如此再练一百年,也是没戏!”

  “修行之路,并非光靠努力就能一帆风顺。”

  “若是没有找对正确的方法,努力到死,也不过是缘木求鱼!”

  “行了,你休息一下,想想我说的话。然后再练吧。”

  无空大士一步踏出,瞬间消失了踪影。

  郑渣渣躺在草地上,望着星空,深吸了口气。

  自己确实过于急躁了!

  开天诀的顺利,或许让自己有些自满了起来。

  其实严格来说,能突破开天诀,并非自己真的是天纵之才。

  一方面,确实是多次生死边缘的激励。

  另一方面,或多或少,有一些运气的因素。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自己真是个天才,但十方大陆,从来就不缺天才!

  就算在这最西北苦寒之地,不说慧慈这样‘百日筑基’的高手,就算略逊一筹的慧行,也已经快要步入金丹境界了!

  天才想要变成人才!

  总得把那个二去掉才行!

  郑渣渣闭上双眼,仿佛自己化成星光,投身于那片星空。

  星海之中,无数繁星交织成一副副美丽的图案。

  郑渣渣右手微微抬起,想象着自己正拿着北斗七星的勺子,去舀着银河内的星光!

  夜风轻拂之下,一朵桃花花瓣仿佛顽皮的精灵,插上了风的翅膀,跃至郑渣渣的掌心。

  郑渣渣仿佛并未察觉,只是右手微动。

  在他的脑海中,掌中所持的那柄圆勺,正在银河中不断地画着八字。

  随着他右手的动作,那朵微红的花瓣,也在一丝微不可查的内力下,随风舞动。

  草屋内,盘膝而坐的无空大士双目紧闭,嘴角却溢出了一丝弧度。

  孺子可教也!

  。。。。。。。。。。。。

  七日后。

  郑渣渣双掌之上,两朵花瓣在一同绕着八字。

  两个八字时而交叉,时而环绕,不停地换着花式。

  这七天下来,他不仅娴熟地掌握了无空大士所教的内容,还无师自通地练起了一心二用。

  早餐后,无空大士走了过来。

  它一指点出,只见桃树下飘落的花瓣尽数浮了起来。

  郑渣渣看着空中渐渐形成的字体,长大了嘴巴。

  “妙法无相!”

  微亮的天空下,无数的桃花花瓣组成了四个大字。

  无空大士的手指纹丝不动,可这四个字竟不停地变换着字体。

  时而潦草奔放,时而严谨工整。

  郑渣渣好容易才合上嘴巴,眼前的桃花何止上万。

  可在这猿猴炉火纯青的控制下,却极其轻松写意,如臂指使。

  每一片花瓣的舞动,信手拈来,仿佛都有了生命一般。

  当真是神乎其神!

  “看清楚了?”

  郑渣渣先点了点头,然后又果断摇了摇头。

  无空大士仿佛看清了他的心思:“你暂时先不用这么多,只要到几百片就行了。”

  几百片?!

  郑渣渣苦着脸,只能点头应是。

  “会者不难,难者不会。继续练吧,但做饭不能耽误了。”

  。。。。。。。。。。。。

  “成功了!成功了!”

  一条由红色花瓣拼凑而成的大龙,在郑渣渣的头顶呼啸而过。

  他双手连连挥动,龙身一个折返,骤然炸开。

  ‘妙法无相’四个大字,瞬间出现在空中。

  虽然字身由于郑渣渣的勉力控制,仍在微微地抖动着,但终究是成功了!

  郑渣渣满头汗水,却丝毫不觉倦意。

  他透过大字之间的空隙,望着晴朗的蓝天。

  只觉着今日的阳光格外灿烂!

  “五百二十瓣,很不错!”

  猿猴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侧,微微颔首称赞道。

  “行了!今天稍微巩固一下,就到这吧。明日还是那株桃树下,莫要迟到了!”

  郑渣渣双拳紧握,望着头顶的桃花,兴奋不已。

  二十多天,终于练成了!

  虽然此刻的实力依旧只是炼体十四重,但他对真气的控制,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郑渣渣一掌挥出,般若掌瞬间将一块圆石击成了碎屑。

  真气微动之间,碎屑也拼出了一个大字。

  “强!”

  。。。。。。。。。。。。

  皓月当空,月色如水般洒向整片桃林,也照亮了中间的这块空地。

  “会下棋吗?”

  无空大士依旧未到凌晨,就来到这株桃树下,问道。

  郑渣渣已经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床铺了,一直睡在这儿。

  他听得这话,试探着问:“五子棋算不?!”

  “什么?”

  猿猴好像没听清楚。

  郑渣渣生怕对方一掌劈死自己,果断缩了缩脖子:“当我没说!不过什么棋啊?”

  “还能是什么棋,围棋!”

  大士右手一招,一块古朴的棋盘便骤然浮现在空中。

  棋盘刻线均匀,做工极其讲究。

  更兼木香四溢,沁人心脾。

  “会还是不会?”

  猿猴好像有一丝不耐烦了。

  虽然俗话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可是郑渣渣对围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人机大战,除此之外也就懂个死活。

  不过他也知道现代围棋和古代有着不小的区别。

  所以,他哪敢打肿脸充胖子,当即摇了摇头:“一窍不通。”

  “没关系,我教你。”

  无空大士又取出两个棋篓,递了一个给郑渣渣。

  郑渣渣打开棋篓一看,发现棋子竟好像是由一种果核做成,而且看形状很可能就是桃核!

  只是被盘得油光发亮,然后上面不知涂了什么染料。

  “我执黑,仔细听我讲解。这是天元……”

  无空大士刚开始显得很有耐心,可不一会儿,夜色中不时地传来这样的声音。

  “说你比猪还蠢,都是在侮辱猪!”

  “那边能放吗?”

  “这边还有气,你非要把自己的气堵上!”

  郑渣渣被喷了个狗血淋头,他看着头顶的残酷月光,突然想念起了大悲寺的美好。

  “走什么神!还不好好学!”

  一颗黑子‘咻’的一声,射向了他的脑门。

  郑渣渣赶紧回过神来,继续聆听教学。

  他不知道的是,等见到真正难题的时候,才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大士,我要学这围棋干嘛?”

  郑渣渣捂着脑门问道。

  “因为你要破一个棋局!”

  无空大士的语气顿时变得悠远了起来。

  “什么棋局?”郑渣渣不由追问道。

  “十方棋局!”

第七十七章 十方棋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