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九章 背棺材的少女

  诚心石?!

  什么东西?

  不会和测谎仪类似吧!

  郑渣渣有点小慌,不过旋即一想,先崩溃的应该是慧空,因为他根本就不可能看到自己的脸。

  果不其然,听得诚心石,慧空的双腿都有些打摆子了!

  郑渣渣看到这样的猪对手,心里无疑淡定了许多。

  “你先来!”

  慧慈对着郑渣渣道。

  “凭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律法的原则是‘谁怀疑,谁举证’吗?”郑渣渣表明了反对的态度。

  慧慈看着不远处一直默不作声的玄尧大师,暗忖了片刻,改了主意:“慧空你先来吧!”

  慧空颤抖着走到诚心石面前,将右手按在了上面。

  看到光滑如镜的石头上,突然亮起的红光,围观的人群中顿时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慧空当即被唬得跪了下来:“我确实没看到郑渣渣的脸,可那个袭击我的人,铁定是他啊!”

  郑渣渣原先还不知道红光是什么意思,当看到慧空如此表现,立刻放下心来。

  这个猪对手!

  和我斗!

  他对着坐在上首的慧慈和尚抱了抱拳,匪气十足地说道:“师兄?没我的事了吧?!”

  慧慈倒依旧胸有成竹:“师弟莫急啊!正如慧空方才所说,他虽然没看见你的脸,但他身上的那招般若掌可是真的!从那一掌的精妙程度上来看,所有进入桃源秘府的弟子中,只有你有这个实力!”

  “师兄你这就是欲加之罪了!”

  郑渣渣辩驳道:“府内弟子众多,隐藏实力的比比皆是。除此之外,还有两三百个散修,你又如何保证其中没有精修般若掌之人!”

  慧慈还欲再说,却被一道声音骤然打断了。

  “够了!”

  众人循声看去,却是玄尧大师突地暴喝出声,从人群中一步跨了出来。

  “慧慈师侄,虽然辈分不对,但我姑且就这么叫你吧。”

  “你是方丈师兄当年在千绝峰下收养的,虽然是慧字辈的弟子,和我们隔了一代,但方丈一直将你视若己出,你的修行都是他一手指点。而你也确实天资卓越,若非在这西北苦寒之地,只怕你此刻早已是元婴境界!”

  玄尧大师情真意切,慢条斯理地说:“所以,我们一直将你视为大悲寺未来的希望。不然,当初玄法师兄外出,也不会将这戒律院交由你掌管!”

  众人听了玄尧的话,心里虽早有准备,但仍是吃惊不小。

  所谓的‘希望’,不就是方丈的意思嘛!

  玄尧接着道:“师叔也知道你嫉恶如仇,对魔门中人深恶痛绝!可你也不能因此而蒙蔽心智,是非不分!”

  “郑渣渣虽然来历不清,可他由诛魔殿周执事亲自确认过!又怎可能是魔门中人!”

  “你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给他扣了这么多的帽子,甚至还有这么个东西作伪证!你这戒律院的座位,能坐的安稳吗?”

  玄尧大师的话有理有据,不容辩驳。

  众僧看着跪在那里,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慧空和尚,不由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慧慈和尚默不作声,脸上依旧平静如水,只是扶手上那如白玉般的修长手指,在缓缓地律动着,仿佛弹琴一般。

  玄尧看到慧慈这个样子,朗声道:“若是无事,我就把郑渣渣带走了。”

  “等等!”

  慧慈抬手阻拦道:“是不是魔门中人,玄尧师叔祖你说了可不算!”

  “那么谁说了算?!”玄尧大师强压住心中的火气,挑眉问道。

  慧慈胸有成竹:“我已经请了映魔殿的老祖宗,若是所料不差,这会应该要到了!”

  “慧慈你真的是胡来!”玄尧吹胡子瞪眼,“空字辈的都在清修,你就为了这个捕风捉影的事情,去劳烦他们!”

  慧慈意味声长地说:“魔门的事情,可从来都没有小事!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师叔祖可莫要自误!”

  “你!”

  玄尧听了这话,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他刚要发作,突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行了!你们也不要吵了!是不是魔人,我一看便知!”

  只见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凌空走来,仿佛半空之上,有着一个看不见的楼梯。

  玄悲方丈,正跟在那老者身后,态度极为恭敬。

  玄悲一下来,就批评起了慧慈:“你怎么能这么和你师叔祖说话呢!真是没大没小的!”

  而那边的老者,二话不说,已经掠至郑渣渣身前,细细察看了起来。

  郑渣渣面对这种老怪物,自然没有反抗的心思。

  何况,这老者他可是见过的!

  上次齐管事带他去映魔殿时,坐在门口晒太阳的那个老和尚,不就是此人嘛!

  所以,郑渣渣此刻丝毫不惧。

  上次都没看出来,不信这次就能行!

  除非开了天眼了!

  果不其然,老者凝神查看了好久,突然问郑渣渣:“我们是不是见过?”

  郑渣渣连连点头:“您老贵人多忘事,那日在映魔殿……”

  老者恍然大悟:“岁数大了,记性不行了。当时你这经脉杂乱无比,没承想,如今这大力金刚功竟如此精纯!你怎么练的?”

  “勤学苦练!”郑渣渣双腿并拢,昂首挺胸道。

  “哈哈!好一个勤学苦练!”

  老者声若洪钟,哈哈大笑,拍了拍郑渣渣的肩膀:“很不错!”

  他掉头对慧慈说道:“这小子不是魔门中人!除非,他的实力已经远超我等,否则,绝不可能瞒过我这双昏花的老眼!”

  眼见老者竟悠闲地讲起了笑话,围观的众僧当即很给面子地哄堂大笑了起来。

  大家也都知道,郑渣渣是魔门中人,不过是无稽之谈罢了!

  玄尧这时和方丈传音入密说道:“师兄,慧慈虽然资质颇高,可这魔修之事,始终是他的心魔!你可要多多关注啊!”

  玄悲方丈不在意地摆摆手:“心魔这事,除了他自己,谁人能帮!”

  他们俩正聊着,那边的郑渣渣突然大声道:“既然我是无辜的,那么慧慈师兄,你无故打我那一掌,又作何解释!你这下切磋,可差点把我切磋死!”

  慧慈端坐在座位上,剑眉紧锁:“要不我在这不动,挨你一掌可好?!”

  郑渣渣还在犹豫要不要应下,那边的玄悲方丈突然高声喊了起来。

  “什么!你是不是和慧慈动手了?”

  郑渣渣被方丈这一嗓子搞得一愣,条件反射地回答:“他都要打死我了!我还能不反抗?!”

  “好啊!”玄悲好像终于抓住了郑渣渣的痛脚,“你竟敢拒捕!怪不得慧慈要抓你进戒律院,这个抓得丝毫不冤!你要是坦坦荡荡,为何拒捕?!”

  郑渣渣万万没想到玄悲方丈竟如此无耻,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

  玄尧大师刚要发作,耳边突然响起玄悲方丈的声音:“师弟,慧慈本就辈分不高,掌管戒律院,有很多人不服。若是再弄这么一出,后果你也可以想象!”

  玄尧暗叹一声:“你心疼你的弟子,那我的弟子也要补偿!”

  “十块中品灵石!”玄悲开价道。

  “二十块!”

  “成交!”玄悲方丈咬牙道。

  当郑渣渣被两个大光头押着,前往戒律院所在思过峰的后山时,他的脑海里还回响着和玄尧大师擦肩而过时,对方的劝慰。

  “这就是人生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郑渣渣看着夜空中圆盘一般的月亮,也不由哀叹道:“这就是人生啊!”

  。。。。。。。。。。。。

  就在郑渣渣对月长叹时,湖双城的城主府外,一个少女望着朱漆大门,露出一丝嗜血的微笑。

  更诡异的是,她的身后,背着一个红木所制的棺材!

  少女温柔地拍了拍后背的棺材:“姐姐!你在看吗?妹妹来替你报仇了。”

  一阵阴风刮过,少女瞬间消失了身影。

第九十九章 背棺材的少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