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血债血偿

  栾清山此刻冲在最前面,李天狂紧随其后,后面跟着浩浩荡荡的几十个魔修。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四方殿周围陷阱密布、机关无数,对方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杀到‘弥天阵’旁边的?!

  以对方击破‘弥天阵’的实力来看,整体实力至少相当于一位金丹修士!

  等等!

  金丹修为!

  莫非,真如李天狂猜测的那样,对方并未离去,只是虚晃一枪,为了麻痹自己?!

  栾清山想到这里,不由又惊又怒。

  而为了应对大悲寺的这次扫荡,整个四方殿的高手全员出动。

  教主和二老都去拦截大悲寺的金丹高手,而四个护法也率领绝大多数好手,分布在四太山的周围,按计划埋伏大悲寺的历练弟子!

  现在驻守四方殿的,大部分都是些散兵游勇,最强的还是教主的儿子,但也不过是筑基中期的境界。

  凭这些人,想要拦住能破开‘弥天阵’的闯入者,无异于痴人说梦!

  栾清山现在只能祈祷殿外的那些机关能稍微阻碍一下对方的步伐,或者殿内的那些麻瓜能给力一点,拦住对方片刻!

  只要片刻!

  等自己等人回去支援,必能将那些闯入者撕得粉碎!

  。。。。。。。。。。。。

  栾清山的想法,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郑渣渣他们的队伍,十一个筑基,再加上郑渣渣自己,应付四方殿周围的那些机关,还是绰绰有余的。

  刚开始的时候,众人还谨慎一些,缓步前进。

  后来,当发现那些机关的威力,最多也只能对付对付筑基初期的修士时,郑渣渣不由加快了速度!

  正所谓兵贵神速,现在,破坏阵法那么浩大的声势,那些魔修肯定已经知晓老窝被捣,还不赶紧回来!

  所以,如今,打的就是一个时间差!

  为了加快速度,郑渣渣直接祭出大铁锤,狠狠地砸入了地下。

  然后,他用真气御物的方法,操控铁锤,仿佛铁犁耕地一般,向前方疾冲而去,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其他人有样学样,纷纷操纵飞剑之类的兵器,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方式,将路上的机关陷阱一扫而空。

  那些炼气弟子沿着被荡平的道路,紧紧地跟在众人的身后。

  宫殿内的魔修定是发现了郑渣渣他们,将正中的那扇铁门紧紧关上。

  外墙之上,人头攒动。

  可在郑渣渣的目力之下,却发现竟有不少妇女站在外墙上,里面甚至还夹杂着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妪!

  郑渣渣心中的把握不由更大了几分:“弟兄们,他们已经没人了!就连老太太都开始守城了!”

  “去!”

  说话间,地上的大铁锤去势不减,狠狠地轰在了铁门之上。

  “轰!”

  铁门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颤抖不已,就连旁边的铰链都仿佛已经破裂了开来,可却依旧没有倒下。

  郑渣渣看着铁门后若隐若现的不少人影,冷冷一笑,飞身掠至铁门前,将弹起的大铁锤一把抄至手中。

  “给我!”

  “破!”

  这一记破天锤下,又是‘轰’的一声巨响。

  伴随着门后不少人的哀嚎声,整个布满铜制铆钉的铁门瞬间四分五裂了开来。

  “嗖!”

  “嗖!嗖!”

  无数柄飞剑从空中飞舞着的破碎门板后激射而出,直冲郑渣渣而来。

  “休得猖狂!”

  郑渣渣的身后,几十个人影同时冲出,将飞剑尽数拦下。

  这么多大光头,齐齐越过郑渣渣,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朝着门后的魔修掩杀了过去。

  双方实力悬殊实在太大,不多时,这些炼气境界的魔修,就被清了个干净。

  大悲寺的僧人们,都看过那个惨烈的人头塔,心中被滔天的恨意充斥,早已将方丈的指示抛诸脑后,一个活口都没留。

  跟在他们后面的郑渣渣,都没需要动手,就来到了宫殿的正中央。

  一行人冲入主殿之中,抓住一个只有锻体境界的魔修,喝问道:“宝库在哪?!”

  那魔修颤抖着指了个方位,然后就被削了脑袋。

  郑渣渣看着已经杀红了眼的众僧,也没有制止。

  或许,血债只能血偿!

  “轰!”

  宝库的大门被一个胖乎乎的僧人一脚踹开,突然出现的闪亮光芒,几乎晃瞎了众人的双眼。

  只见库房中,镶金的架子上,一排排灵石码得整整齐齐。

  单看那灵石浓郁的色彩,就知道至少也是中品灵石!

  旁边,珠光宝气。

  各种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宝珠、兵器,散乱着摆满了一地,看样子好像刚被人弄乱过。

  众僧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一拥而上,纷纷将眼前的珠宝朝着怀中揽去。

  “停!”

  郑渣渣大喝一声,止住了众僧的动作。

  一众大光头不解地看着郑渣渣,似乎在等待着一个解释。

  有些甚至心中不怀好意,暗自揣测这郑师叔不会想一人独吞吧!

  郑渣渣没好气地看着贪婪的众人,虽然有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感觉,但做领导的,或许就要懂人心!

  人性本贪!

  关键是要如何利用!

  他看着一个个眼中冒着金光的僧人,朗声道:“你们以为,你们拿了这么多宝物,就能带回去吗?!”

  “能拿回去的宝物,才叫宝物!拿不回去的,只能叫陪葬品!”

  郑渣渣的这话,就连智乾和尚都有些迷糊了:“师弟,您这是何意?!”

  有些僧人甚至按捺不住,都要发作了起来。

  郑渣渣右手遥遥指向殿外:“你们别忘了,当初埋伏我们的那帮魔修,就算是在我们破掉阵法的时候,知道了我们的入侵,此刻也该在回来的路上了!我们要想把这些宝贝带回去,他们,就是最后一关!”

  先前踹门的那个胖和尚不由辩驳道:“师叔,咱们不走回头路不就得了!从旁边绕过去!”

  “绕?!你怎么绕?你对这四太山脉比那些魔修们熟悉吗?!”郑渣渣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等到对方追上来,以他们轻松灭掉咱们一个小队的实力,两相拼搏之下,你认为咱们能活多少人?!”

  “这四太山四周都有魔修,甚至有可能另外三边的魔修也在朝这边围来!咱们万一被包了饺子,你身上再多的宝贝,能换你一条命吗?!”

  智乾和尚听了郑渣渣的分析,也不由皱紧了眉头:“师弟,那你说怎么办吧?”

  郑渣渣笑得格外阴险:“咱们也学他们,各个击破!”

  “不过,还要再添一条妙计,瞒天过海!”

第一百一十六章 血债血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