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作不会死

  望着远处宫殿上方,那密布的乌云,此刻仍在空中的郑渣渣,颇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他心中突然冒出一个问题:“师兄,您说就这天色,咱俩在天上飞,会不会被雷劈啊?特别是我,手里拿这么一个大铁锤!”

  智乾和尚对郑渣渣跳跃的思维都有些无语了,但还是耐下性子说道:“现在你不看什么季节!哪里还会打雷啊!”

  郑渣渣看着脚底枯黄的树叶,还在嘀咕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呢!而且如果夏天的时候在空中飞,会不会被劈啊?”

  “好吧!”智乾或许是被郑渣渣问得烦了,当即认真地解释了起来,“确实有修士在飞行过程中,过于靠近雷云,结果被劈死的!不过,那些都是他们非要往雷云里冲,不是自己作死嘛!”

  郑渣渣赞同地点了点头:没到大乘,就想被雷劈,你当渡劫哪?!

  果然是不作就不会死啊!

  可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轰响。

  “呃?!”郑渣渣扭头望向智乾和尚,“师兄,如果我没听错的话,这应该是雷声吧?!”

  智乾和尚咽了口唾液,强自压住心中的惊恐:“这不过是干雷!你看都没有闪电,怕什么!”

  可此刻他的心里却已经七上八下,这个小师弟,这张嘴,真的是开过光的吗?!

  真他娘的邪门!

  智乾和尚自己都没察觉到,这声响雷过后,他不由悄悄降低了飞行的高度,一直到稳稳地落在正殿门前,才定下神来。

  若不是怕在小师弟面前丢人,他方才都想落下来步行了!

  郑渣渣却已经不把这个脑洞当回事了,他一脚跨入宝库的大门,发现一伙大光头已经在那囔囔开了。

  “停!”

  郑渣渣现在极有威信,刚轻喝一声,整座宝库都为之一静,似乎就连落根针都能听见!

  “那些魔修都哪去了?”他朗声问道。

  慧宽这个小胖子高举右手,自豪地说道:“尽数拿下!按照先前商量好的,沾血的全部杀光光!没沾血的,押回去做‘大牲口’!”

  郑渣渣微微颔首,显得很是满意:“那些‘大牲口’人呢?”

  慧宽支支吾吾了半天,这才开口道:“没了。”

  “没了!”郑渣渣很是惊讶,“你刚刚不还说要押去补充‘牲口房’的吗?!”

  “可他们都沾血了啊!”慧宽一脸无辜。

  郑渣渣被气得都有些血气上涌了,怒声道:“那你就说都被解决了,不就完了嘛!”

  “我怕郑师兄你宅心仁厚,而且说了放那些投降的魔修一条生路……”

  小胖子还欲解释,却被郑渣渣直接抬手打断了:“宅心仁厚也要分对象!这魔修杀了咱们这么多同门,还放了他们,怎么可能!我又没病!而且,我说的是可能有一条生路!‘可能’懂吗?!”

  郑渣渣摸着额头,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那你们刚刚又在吵吵啥?!”

  慧宽和尚被郑渣渣的发火震住了,暗暗后悔自己出头说话的同时,嗫嚅道:“我要拿我演戏应得的那份,他们不让我拿!”

  郑渣渣右手一抬,吸起一块中品灵石,抛至慧宽面前:“拿去!”

  他看着想要说什么的众僧,双手下压止住了他们的话语:“行了!当时说好的,难道你们还要变卦不成!”

  这时,旁边的智乾和尚突然传音入密道:“郑师弟,他们主要考虑到你,才不想同意按杀敌数分配的方案!”

  “我?”

  郑渣渣先是一惊,然后才醒悟过来,方才,自己为了灭杀首恶栾清山,一直在追杀,对于其他魔修,却并未斩杀一人!

  想到这里,他不由感到一股淡淡的忧伤。

  方才追人追得爽了,现在分宝,按照规矩,自己一点东西都没有!

  到底该怎么办?!

  郑渣渣只花了一弹指的功夫,就理清了利弊。

  “规矩,就是规矩!谁都不能例外!既然我没有杀一人,那么这里的宝物,我分毫不取!”

  众僧之间顿时响起一阵惊呼声。

  最外围的慧火兴奋地拉着慧参的衣袖,嘴里激动地喃喃道:“看到没有!看到没有!什么叫做一诺千金!”

  慧参虽然依然撇着嘴,仿佛谁都欠他钱一般,可心里终究服气了起来。

  “行了!你们不用再劝了!”郑渣渣出言拦住了还要再劝的众僧,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自己说的话,拿命也得履行承诺!

  谁让自己是‘郑千金’呢!

  郑渣渣苦笑一声,不知是为了这搞笑的外号,还是没分到宝物的懊恼!

  不过男人,就得重诺!

  口言之,身必行之!

  这波不亏!

  郑渣渣坐在宝库中的一张椅子上,向后一靠,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咯嗒!’

  突地一声微响,郑渣渣只感觉座椅突然晃动了一下。

  地震了吗?!

  他刚睁开双眼,只见面前的景象竟变了一副模样,视线之内,全都是布满青苔的黑色墙壁,哪里还能看见众僧的身影!

  郑渣渣被惊得霍然站了起来,发现椅子还是那个椅子,可地方却根本不在宝库之中!

  什么情况?!

  郑渣渣右手一扬,铁锤瞬间护在了身前。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竟好似身处一个密道之中。

  密道两边,各种形态的夜明珠,将整个暗道照得一片光明。

  郑渣渣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这才缓缓地向前走去。

  大约走了一里路的功夫,前方突然变得透亮起来。

  郑渣渣一步掠出密道,却突然听到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淅淅索索的声响。

  他提气凝神,轻轻地掠上树梢,向前看去,只见几个魔修正躲在灌木丛中,紧张地张望着。

  郑渣渣霍地降下身形,厉声喝道:“出来!”

  那边磨磨蹭蹭了好久,一个老太太,领着四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从树丛中钻了出来。

  “大师饶命!”

  郑渣渣还未开口,对方就跪下不住地磕头道。

  他定睛看去,原来竟不是魔修,而可能只是寻常的魔人!

  郑渣渣犹豫了片刻,看到那老妪头发花白的样子,没有说话,转身就欲离去。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好啊!郑渣渣!你竟敢私自放掉魔门中人!我一定要禀报给父亲!你这次一定完了!”

  郑渣渣将大铁锤扛在肩上,看着秦岩坤那讨厌的嘴脸,嗤笑一声。

  “大师,不关我们的事啊!”

  那老妪看到秦岩坤神气活现的样子,以为他才是话事人,当即见风使舵了起来。

  “放心!”秦岩坤双手环抱胸前,“只要到时候你们替我作证,我保你们一条性命!”

  “一定!一定!”老妪脸上挂满了劫后余生的笑容,将四个女子推至秦岩坤身边,“大师,只要您能保住我等性命,她们都是您的!”

  那四位女子当即匍匐在秦岩坤脚下:“奴婢愿意永生伺候在大师您左右!”

  秦岩坤听得软声细语,不由洋洋得意:“姓郑的,看见没有!你要不也学她们,以后当狗伺候我?哈哈哈!”

  郑渣渣缓缓地向前迈去,轻笑着说:“我今天刚刚领悟到了一个词语,叫不作就不会死!我一直以为这种脑残万中无一,没想到还真被我遇到一个!”

  “你要干什么?!”秦岩坤看到逐步逼近的郑渣渣,心里顿时慌了,莫不是要杀人灭口?!

  他色厉内荏地叫嚣道:“姓郑的,你可不要乱来啊!我爹就在旁边!”

  说话间,秦岩坤突地抬起了左臂,一支袖箭骤然射入空中,然后猛地炸裂了开来。

  “哈哈!我爹马上就到,姓郑的,你死定……”

  秦岩坤话还未说完,眼中一个偌大的铁锤呼啸而来。

  他拔出宝剑,奋力抵抗,却被连人带剑重重地贯入了泥土中。

  郑渣渣看着大铁锤下方缓缓渗出的鲜血,喃喃道:“你话太多了!”

  那一刻,他心如寒铁!

  远处,突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尖啸。

  郑渣渣理都不理,抬起铁锤,看也不看已经成了扁片的秦岩坤,又是狠狠的一锤!

  “小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郑渣渣听着越来越近的怒吼声,毫不在意。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作不会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