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剧情有变

  这话就像是惊雷,让每一个人心底发颤,这绝对不是一个臣子该说的话,有谋逆之嫌,换做他人说这话,绝对后果凄惨,但曲杰说出,却让人由衷惊恐。

  “你……你莫要放肆!”

  蒙恬无法,碰到这等异类,往日种种手段都无法用上,甚至连皇帝陛下都还在其手中,颇为投鼠忌器。

  曲杰面无表情,只是淡声道:“我也不逼你,你既然想救驾,那就上来。”

  蒙恬神色一动,身后副将却是满脸惊容,在他耳边急切道:“将军不可,这妖人手段实在恐怖,你若进去,咱们上万兄弟就更是对他无法,将军你要深思啊。”

  曲杰耳聪目明,虽然相隔甚远,但这话却一字不落的听在他耳中,面上牵起一丝冷笑,却是没什么动作。

  蒙恬踌躇,犹豫不定,曲杰也不催促,像是看戏般看着他。

  这个时候,跟随胡亥而来的人中,才有人尖叫,看曲杰目光像是见了鬼,曲杰只是一个眼神看来,这些人就两股颤颤,继而四下奔逃。

  蒙恬面色不愉,显然这些人的表现,连他都看不过眼。

  他见曲杰目光投来,似因他的犹豫而带着轻视,更是胸中憋郁,最后咬牙道:“好,我跟你上去!”

  “将军,不可啊!”顿时就有人在一旁劝声道。

  蒙恬却是手一抬,身后墨色大袍一甩,就翻身下马,挎着剑昂首而立,与曲杰对视之下,冷哼一声就朝上走来。

  曲杰眉头微微一抬,眼见他上来,没有阻拦,反而让开了身子。

  殿内血气扑鼻,赤红满地,连廊柱帷帐都被沾染上了血色,血腥气浓郁的让人作呕,即便是蒙恬这种见惯生死的人,也不由得心头一惊。

  他进入其中,当即就看皇座之下躺着一人,气息萎靡,胸口微微起伏着,正是始皇帝尊驾。

  赶忙上前查看,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曲杰说的不假,始皇帝的确是喝下了毒酒,却并未身死。

  他匆忙起身回头,就见曲杰依旧傲立在殿外,场下上万军卒被他一人气势所慑,根本不敢有异动,他以一人之威,就叫所有人心头如压着块大石般厚重。

  “你待如何?”他来到跟前,沉声问道。

  曲杰抬手,长剑在手中一转,挥出一道剑光,寒芒一闪,剑光凛冽,就将三丈外的地面犁出一道沟壑来。

  “今日起,除了宫中之人外,所有人不得跨入此界,违者斩。”

  曲杰声音冰冷,这一手露出,更让人心中惊惶难定,这简直是神仙手段,一剑将地面斩出一道沟,若是放在人身上,定然能将人斩成两截。

  蒙恬面色一变,怒瞪着他道:“你怎敢如此,这般作为,视王法为何物?”

  “无他,不想被扰而已,你若不想始皇帝出意外,就莫在多言,没我用法子吊着他的命,他活不过今日。”

  曲杰没跟蒙恬半点废话,扭头就进了殿中,声音再次传出,却是清冷了不少。

  “卢生回来就告诉我,现在估计也只有长生不老药才能救下始皇帝的性命,若是耽误了,后果自负。”

  蒙恬看着他的背影,双拳紧握,一国之大将,从未有过这般无力。

  随后数日里,曲杰完全将沙丘宫当成了自己家一般,遣宫中太监将殿内尸首清扫干净,每日里便用内力为秦始皇续命。

  如他所说,他虽用内力将其饮下的毒酒逼出,但到底年岁已高,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每日里都是昏昏沉沉似醒非醒的状态,若非有他的内里续命,说不定真就一命呜呼了。

  殿外的禁军不曾撤去,每日里都蒙恬都会独自一人进入殿内查看始皇帝的状态,几日下来也知道曲杰所言不假,对待曲杰的态度也不似之前那般。

  他曾派医者去查看过始皇帝,后者告诉他,皇帝尊驾已是病入膏肓之象,恐时日无多,若非曲杰用神仙手段为陛下续命,则活不过一日。

  至此,他也相信了曲杰的话,更是不敢再对曲杰有半点不满,若不然一个惹得其不高兴,始皇帝就恐有性命之忧了。

  就这般相安无事,过了数日,有急报终于传来卢生消息,本是在有数日就该回至咸阳,却在日前消失无踪。

  这一下可急坏了蒙恬,曲杰已经放言,天下除了长生药,再无药可救始皇帝,这唯一的救命药没了,始皇帝自然危险。

  曲杰听闻消息,也是心头恼起,这显然是有人不想让始皇帝活下去,他有了猜想,随后几日也被证实。

  数日后,咸阳城中聚集数万军卒,打着秦皇已死,奸臣当道的旗号,浩浩荡荡的朝沙丘宫杀来,领头几员大将,曾劝公子扶苏登基自立,扶苏不允,将自己关在宫中闭门不出。

  这些是曲杰从蒙恬那边得到的密报,曲杰心思转动,此时猜测卢生必定藏身在这其中。

  史实有载,卢生深得始皇帝器重,他四处求访神仙,从海外带回图书,说“亡秦者胡也”。

  秦始皇以为胡是胡人,派三十万人北去击胡,使京城咸阳空虚,外重内轻。卢生又劝秦始皇微行以避恶鬼,恶鬼避,则真人至,使得秦始皇脱离群臣,性格孤僻。

  后鼓动部分儒生非议秦政,为坑儒千古血案的牵发者之一。终此,秦始皇开罪于天下众儒,迫使儒家放弃中庸之道,被口诛笔伐千余年。而卢生自知秦始皇刚愎自用,仙药难求,于是逃离京城,不知下落。

   后世史学家对卢生的评价多有贬低,说其背信弃义,实为奸佞小人,这样一个人,在电影中虽没有过出场,但也必定会有所作为。

  公子扶苏为秦皇长子,刚毅勇武,为人仁义,有政治远见,明知始皇帝生死不明,但却依旧不被权力所惑,拒绝当朝大臣们登基自立的建议,足以说明史实对其记载的确不算夸大。

  当数万大军压境而来后,曲杰便出了殿,一人一马挎剑而行,在上万禁军军卒无比骇然的目光中,独自一人冲杀进了数万人的军阵之中。

  (求推荐票啦!没有收藏的也可以收藏下哈。)

第二十九章 剧情有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