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阵中擒贼

  这一日,狂风卷着黄沙铺天盖地的吹来,天地一色,灰暗昏沉。

  曲杰跨马而立,挡在军阵之前,一人独自面对这些为了讨伐他而来的数万军卒,面色沉静,眸光如电。

  “妖人曲勇,暗害陛下,罪大恶极,当诛!”

  军阵之中有人高声喝叫,声音随亲卫口口相传,其后传遍整个军阵,下一刻数万军卒爆发怒吼,一时间群情激奋。

  曲杰默然不语,知道这是他在沙丘宫所为传到了有心人耳中,有秦一朝,秦皇当政,暴政积久,不得人心,自然有太多人不想秦皇活着。

  曲杰知道,即便秦皇未死,这些人也要将秦皇弄死,而后拥立新皇,这是历来国朝之中都上演过的。

  曲杰一人将秦皇留在沙丘宫,虽然实际上是在一内里吊着其性命,但在其他人眼中,这已经是谋逆之举,自然就给了这些人口实,师出有名之下,数万大军压境而来,也是自然的事。

  曲杰本意是不想对电影情节有过多牵扯,但因为一个赵高,就让自己的打算落了空,以至于现在卢生失踪,长生药难寻,着实让他恼火。

  “大不了就将这个世界闹腾个天翻地覆,不找到长生药誓不罢休!”

  这一刻,曲杰没了心结,也不去管自己的举动会对这个世界有什么影响,决定以最暴力的方法达到目的。

  “呵!”

  “呵!”

  “呵!”

  数万军卒将士齐声怒吼,那声音就将是闷雷般滚滚而动,数万人黑衣黑甲,仿若地平线上的一片墨云般厚重,压迫感十足。曲杰胯下马不住的刨着蹄子,显得很不安。

  他下马,一拍马头,这坐骑就扭头跑了,他手手持剑鞘,人则朝面前数万大军缓缓走去。

  身后,沙丘宫城墙之上,禁军将士眼见曲杰居然有一人独撼万军之勇,无不瞠目。

  “锵!”

  一声铮鸣,剑出鞘,手一挽,剑花闪动,人则如闪电般朝军阵冲去。

  “杀!”

  无数人怒吼,当先便是长戈如林,箭如雨下。

  叮叮当当,曲杰挥舞出数剑,剑光密不透风,泼水难进,箭雨落下而无功,再看人影一闪,他就已经冲入了军阵之中。

  剑光再闪,有人惨呼,殷红的血迸射而出。

  曲杰闯入军阵之中,四周都是长戈,如一根根利箭朝他刺来,却被他剑光已绞,俱是碎裂。

  “噗!”

  “噗!”

  “噗!”

  利刃刺入身躯的闷响之中,一个闪身的功夫就有数人倒下,曲杰初见迅捷,身形如游鱼般灵动,在戈林剑潮之中游动着。

  “啊!”

  “啊!”

  一声声的惨叫回荡,他似一阵烟尘般,让人根本捕捉不到身影,就这般诡异的朝军阵后方掠去。

  他一人,独撼万军无伤,每一剑刺出,必定有一人身死,不过片刻功夫,一身黑衫就被血水给染成了黑红色,犹如地狱里爬出的恶鬼,无比悚人。

  时间缓缓流逝,盏茶功夫,他悍勇的在军阵之中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前方,无数人色变,即便秦军耐苦战,再勇武,面对曲杰这种非人一般的存在,也不禁生出恐惧之感。

  面对他的兵卒眼见他杀来,对上他的视线,就忍不住心惊胆颤不能自已,只敢闭目朝曲杰杀去。

  曲杰自然不会留情,面对这如黑潮一般的军卒涌来,以一人之力,好似狂涛之中的顽石般屹立不倒。

  渐渐地,曲杰深入到了军阵腹地,已可见将军令旗随风摇曳,他眸光一闪,身形再动,比方才还快了三分,直朝其射去。

  “拦住他!”

  有人惊呼,面露惊恐。

  再看其他人,此时已有人调转马头想要逃窜。

  曲杰之悍勇,让这人恐惧难安,久闻其名,有人只当是被人故意夸大,今日一见却觉悍勇已不足以形容曲杰。

  曲杰纵身而起,遥遥拍出一掌,顿时掌劲翻腾,似浪涛般席卷而过,将两个策马奔逃的将领卷入其中,顿时两人身骨碎裂,在半空化作两团血泥。

  “谁敢走,便如这两人!”

  曲杰怒喝一声,好似炸雷般在军阵之中爆鸣,惊得周遭之人耳鸣不止,马匹人立而起,不住的蹬踏着前蹄。

  他再度飞身,将一人从马上拎下,扯着他的前襟喝道:“卢生在哪!”

  那人身子抖动如筛糠,面色如土,闻言下意识朝一处看去。

  曲杰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一人躲在一架马车之后,瑟瑟发抖,见曲杰目光看来,更是惊得魂儿都快掉了。

  曲杰扔下这人,跨步朝其走去,根本没看周遭之人,所过之处,军卒将领无不惊恐退开,一个个像是见了鬼。

  那人惊恐大叫,想要后退,曲杰却是长剑一挥,剑芒闪过,擦着他的头顶落在其身后,将身后对面斩出一道痕来。

  那人只觉头皮一凉,下意识伸手一摸,顿时一头长发散落下来,露出中间光溜溜的头顶。

  竟是被曲杰一件削去了头顶的长发,而未伤其分毫。

  “你是卢生?”曲杰已来到他身前,寒着脸问道。

  那人身子抖动不止,看他样子,是被吓的太狠,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惊恐的看着曲杰。

  曲杰眸子眯起,露出狠意,冷冷道:“再不吭声,我便削去你的四肢!若还不开口,那舌头也就不用要了。”

  “不要!”

  那人惊叫,声音尖锐。

  “我,我就是卢生。”

  曲杰嘴角翘起,一手抓住其膀子,将他拎起,哈哈大笑。

  “找的就是你!”

  说罢,就要拎着他往回走,卢生面露惊容,挣扎着想要挣脱曲杰的手,却被曲杰用力抓在肩头,顿时咔嚓一响,肩胛骨都被抓碎,疼得他面容扭曲,两脚一蹬就昏了过去。

  曲杰冷笑着扫视一眼,所有与他视线对上的人,无论是将领还是军卒,都是一脸惶恐的朝后退去。

  他冷冷一笑,也不去理会这些人的表现,就这般大摇大摆的朝回走去。

  眼见他离去,却无一人敢吭声,曲杰所过之处,军卒无不后退,为他让出一条道来。

  这一日,数万军卒见证了曲杰的悍勇与恐怖,如军阵斩杀无数,犹入无人之境,杀得人胆寒。

  杀神威名在日后传开,可止小儿夜啼,这都是后话。

  他拎着卢生一跃上了城头,而后进入殿中,将卢生扔在地上,后者被剧痛惊醒,满脸豆大的汗珠落下,才抬头,就对上曲杰那双淡漠的眸子。

  “啊!”

  卢生惊恐大叫,挣扎着朝后退。

  “长生不老药在哪?”曲杰冷声问道。

第三十章 阵中擒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