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批命的菩萨

  他直面雕像,感受从雕像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厚重仿若面对一尊神灵,有一种从心底里沉浮的欲望,双腿一软,差点没有跪伏下去。

  曲杰暗自一咬舌根,剧痛将他惊醒,身躯颤抖间汗如雨下,却是硬生生撑主了身子,没有被这如渊般的气势压得跪伏。

  “是何人!”

  雕像之中声音一震,便如惊雷响彻在曲杰脑海之中,神魂为之颤动,似乎要被撕扯出身躯一般。

  “是我!”

  曲杰努力提气大喝,真元震荡,音浪滚滚,嗓音却是沙哑。

  雕像眸中红光一敛,眸光似刀剑般刺在曲杰身上,他只觉胸口一痛,噗的一口血便喷了出去。

  一个眼神,就能让他受伤!

  “小虫子,这里是何地?”那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次却是更为厚重。

  曲杰已经暗自与脑中的莫名存在联系好,只要情况不对,就立马闪人,闻声他却是沉默不语。

  “咦?”

  雕像中的声音似有疑惑,继而沉默,曲杰身躯颤动,气息萎靡,嘴角溢血却不敢去擦拭,面对此景,他深觉自身的无力。

  “哈哈哈!”

  下一刻,雕像之中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畅然大笑,整个大殿都在这笑声之中摇晃,扑簌簌的往下坠着尘灰。

  曲杰只觉自身仿佛身处风暴之中,难以抵挡这音浪的侵袭,耳朵都快聋了。

  “九州祖地!竟是九州祖地!哈哈哈!天不亡我啊!”这声音突然像发了疯般,都带上了一丝嘶鸣,显然极为激动。

  “天地大劫已过,九州祖地重开,盛世要来了!若能占据祖地一角,我又何惧衰败之危!可惜我族万千儿郎,都已在大劫之中陨落,若我族强盛,占据整个祖地,千万年繁衍,定能称霸整个星空!”

  “可惜……”

  声音遽地一顿。

  “小虫子,与我合一,本座要用你的身躯攀登仙峰!”

  曲杰面色一变,稍稍退后一步。

  “可惜了,境界太低,六人只有一人可堪一用,其余五人,承受不住我残魂强度,强行夺舍,只会爆体而亡,便留着日后为我所用吧。”

  声音到这里变淡,继而消失,曲杰闻言心却是提了起来,此情此景,已是危局。

  下一刻,雕像双眸突然绽放红光,直朝曲杰双眸激射而来,曲杰只觉眼前血光一片,似见到了一片磅礴血海在激荡涌动,极为骇人。

  在这神光之下,曲杰只觉难以动弹,身子仿佛被冰封住了一般,连念头都有片刻的凝滞。

  他大骇,来不及细想,赶忙沟通脑内星空,身影倏地在雕像眼前消失。

  “咦?”

  那个声音惊异不定,继而狂怒起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消失的无影无从?半点痕迹都没留下,天地因果都被斩除了吗?”

  音浪隆隆,震动得昏迷之中的五人都面露痛苦之色。

  “可恨,若我神魄健全,如何会让这小虫子逃掉!”

  隆隆震音回荡在大殿之中,继而平静下来,只有地上五人依旧昏迷,那雕像眸光闪烁,似乎是在思忖着什么。

  ……

  曲杰睁开眼,擦去嘴角血渍,雨幕之下,入目一条涛涛大江,江水浑浊,中央不时有旋涡出现又消失,耳边是哗啦啦的声响,有雨点滴落在身上,由内而外透着清凉。

  “风云世界,这里是哪?”

  他早在进入大殿之前,就已经暗自与脑海之中的星空连通好,自然知道这一方世界是哪。

  但他自己所身处的地方是何处,却是不知。

  聚目眺望,可见江心处有一叶扁舟在雨幕之中静静漂在水面,一人持竿垂钓,身旁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打着伞。

  心中一动,隐隐有了猜想,曲杰一脚点地,身躯飘然而起,在雨幕之中横穿而过,真元一提,身躯便如燕雀般悄然跨出十多丈,落在了那江中小舟之上。

  小舟上的人并未动弹,倒是其身旁的小小人儿探出半个脑袋,好奇打量曲杰,在其身旁,还有一只吱吱叫的猴儿。

  曲杰冲那小人儿微微一笑,在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她。

  小人儿不敢去接,看了眼垂钓之人,腼腆的低下头。

  “来客有赠,接着便是。”垂钓之人开口,声音略显沙哑。

  曲杰见他头戴斗笠穿着蓑衣,水珠子顺流而下,手中竿子却是纹丝不动,便道:“阁下好雅兴。”

  他已经知道这人是谁。

  泥菩萨!

  风云之中的奇人,可以说整个风云剧情,就因他一句“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而始,却是没想到穿越之初就能遇到这人,曲杰隐隐有了计较。

  “落魄老叟,何谈雅兴,只为钓得鱼儿果腹罢了。”

  泥菩萨没有动弹,依旧那般,仿若石雕。

  曲杰却是淡笑一声:“你若真这般想,便不会这般招摇在此,何不找个偏远僻静之处颐养天年?还要让你身边娃娃与你一道淌这江湖浑水?”

  “贵客知我?”

  泥菩萨声音依旧沙哑,手中的鱼竿却是微微一顿。

  “名满天下的泥菩萨,一手相术独步天下,批人运,断生死。那雄霸不就是因你一言,适才争霸天下的?”

  泥菩萨的手一抖,身边的小人儿身子缩了缩,猴儿吱吱叫个不停,冲曲杰龇牙咧嘴,一脸凶相。

  “你既然知我,来此又有何求?”泥菩萨道,语气不见半点变化。

  曲杰无言,半晌却是笑了。

  “你道世人寻你都是有求于你,我却不同,你便是能批人运断生死,又与我何干,只是劝你一句,引火终烧身,要为身边人留条后路才是真。”

  泥菩萨默然扭头,与曲杰对视。

  那是一张犹如烂泥般的脸,坑坑洼洼,有脓汁淌落而下,甚为可怖,便是曲杰已有心理准备,见此也不免心中一惊。

  泥菩萨此时却是眸子一凝,扔下手中鱼竿,十指轻点,口中则道:“阁下面相端的古怪,原为早亡之相,却另有奇缘搭救,现在更是变成了无相之相,不沾前因,不染后果。”

  曲杰但笑不语,任由他以相术为自己批命。

  “怪哉怪哉……”

  泥菩萨声音变得低沉,手中飞点的手指却是猛地一顿,继而浑身一震。

  曲杰观他气息都有些萎靡,不由摇头,却是已经没什么兴趣。

  “我看你还是莫要再施展相术了,在这么下去,指不定那天早早衰亡,届时你身边娃娃又该何去何从?”

  曲杰没了兴致,抬脚点在舟边,人已经飘然而去。

  “知易者不占,善易者不卜的道理,你多想想吧。”

  半晌后,曲杰的声音才从远处悠悠传来。

  泥菩萨重新捡起鱼竿,身子佝偻了下来,嗓音沙哑低喃:“各自天命均有定数,为何你却是天地间唯一的变数?”

  “有趣,有趣啊!”

第四十六章 批命的菩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