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飘然而去

  曲杰见他这般开口,就知道方才自己的举动,已经将他震住,不得不说雄霸一代枭雄,见机行事的果决常人难及。

  天池十二煞余者面色也是惊惧难掩,唯有童皇一脸恨意与杀机,见雄霸如此,便道:“帮主,他杀我兄弟,不能就这般放过他!”

  雄霸眸光一闪,变得森冷,直盯童皇,后者面色稍变,强自忍耐下怒意,没有再吭声。

  曲杰将这一切看在眼中,默不作声,他知道天池十二煞虽被雄霸收服,却都不是屈居人下之辈,两者间早有间隙。

  他淡笑着上前一步,十二煞余者除开童皇之外,均是下意识退后两步,与其拉开距离。

  曲杰没去管,朗声道:“今日来此不为别的,只是要看看你是如何敢在江湖称尊,这一番交手,倒是让我品到了一二。”

  雄霸眸子半眯,隼目之中杀机一闪而逝,却是没再动手,静待下文。

  曲杰又道:“不过倒是叫我有些失望了,三分归元气不成,莫说称霸江湖,就是剑圣你都敌不过,无双城大敌在前,怎么可能会任你猖狂,届时你与剑圣定有一战。”

  说完他却是摇头笑了起来:“那时候我会到场,看你与剑圣一决雌雄。”

  雄霸神色稍变,面色愈发阴沉。

  见他不语,曲杰便道:“下次再见之日,就是取你人头之时。”

  话落,一道寒芒闪过,冷意森森,直朝聂风袭去。

  聂风神色一变,勉力施展身法,堪堪躲过寒芒,再看去,就见雪饮刀插在他身后圆柱之上,兀自摇颤。

  “你聂家的祖传宝刀,今日就还你,他日你若是跟雄霸反目,可以来找我。”

  下一刻,就见他身形一闪,似如鬼魅一般飘忽不定,穿过众人,直朝断浪而去,后者面色大变,急速后退闪避,想跟曲杰拉开距离,但奈何曲杰身法了得,速度比他不知迅捷了多少,直至避无可避,便一剑朝其刺去。

  “当!”

  一声脆响,断浪的剑势却是被一掌拍开,掌劲崩散,将那精钢长剑给崩成了数截。

  曲杰一掌拍出,印在他胸膛之上,断浪大骇,刚欲挣扎,就觉劲气吞吐,浑身一震就软了下来。

  真元入体,封锁了他诸多大穴,使得他内力运转间变得凝滞,几乎停顿。

  曲杰将他往臂弯处一夹,大笑着就朝殿外冲去,路过一圆柱时,伸手一探,又将藏身其后的泥菩萨爷孙俩给夹在另一边,就这般飞速离去。

  童皇见此眸光一闪,想要追去,跨出一步却又生生忍住,看向雄霸,后者面色阴晴不定,最终冷声道:“云儿,派人去追!”

  “是!”

  步惊云干脆利落,直接闪身出了大殿。

  “帮主……”

  童皇开口,雄霸手一抬就打断了他的话,冷声道:“派人去查,我要知道此人到底是谁!届时排出人手,去灭了他满门!”

  “是,帮主!”

  童皇面色变了变,有些怨毒的看了曲杰离去的方向,而后与十二煞余者将死去的铁帚仙等人尸体收敛,便直接出了大殿。

  聂风抽出雪饮刀,用手在上面摩挲了一阵,而后面色复杂的道:“师父,这雪饮刀徒儿想留下。”

  “这是自然,你聂家祖传之物,你留着便是,无需问我。为师要闭关,日后帮中大小事务,交由你霜师兄处理,你先带他下去疗伤。”

  雄霸眸中异色一闪,极为隐秘,面色稍缓道。

  “谢师父!”聂风松了口气。

  待聂风带着秦霜离开后,雄霸却是双拳紧握,周身气劲翻涌,刮得四周残渣乱舞,内力外泄,显然已是怒极。

  “不管你是谁,我都要你死!”他一字一顿道。

  曲杰夹着断浪与泥菩萨爷孙俩,一路飞奔,风驰电掣,直到跑出了数里之后,才在一林间隐秘处停下。

  将断浪扔在地上,放下泥菩萨爷孙后,他便噗地一口血喷了出来,顿时面色涨红,接着就是一白。

  他此时只觉胸中躁意甚多,肺腑之中火辣辣的疼,包括五脏六腑都有刺痛感。

  便赶忙盘膝在地,调动真元调息起来,这一转眼就是半个时辰过去。

  泥菩萨抱着孙女在旁,面色变了变,最终却是没有生出逃跑的心思,他深知在这种状况下,根本不可能逃脱的了,因为面前之人,可是光以武力就能力压雄霸的。

  断浪仰躺在地,全身上下只有脑袋能动弹,这时候紧盯曲杰,却是根本不知这是何人,但看到其背后的剑柄,眸子就是一缩,却忍住没有吭声。

  时间缓缓流逝,直至曲杰睁眼,眸中精光四溢,极为逼人。

  起身吐出一口气,感应自身,这才觉身上好受了些。

  别看他方才应对似乎轻松,实际上已经是拼命了,独战雄霸一人他不怕,但陷入围攻,虽有真元罡劲护体,却依旧被那些杀招余威给震伤了肺腑,只是犹自忍耐住了而已。

  “刚才还真是惊险,一个不慎就是死局,好在应对有方。不过雄霸现在一身战力还未到巅峰之时,自己也只能以浑厚真元压他一时而已,以这个世界强者开了挂般的成长速度,自己必须多加努力才行。”

  曲杰思忖间已有了决定,将视线投向泥菩萨,后者面色微变,开口道:“阁下掳老儿来此,可是有什么吩咐?”

  曲杰笑道:“你莫慌,我对你没什么企图,一会儿跟我走便是,带你和你孙女去个安全之地。”

  断浪这时却突然出声:“你到底是谁?我段家火麟剑为什么会在你身上?”

  他已经看出了曲杰所背的长剑,正是他段家祖传的火麟剑。

  “你也别废话,老实跟我走就是。”曲杰一掌拍在他身上,真元一吐,解开了他身上几处大穴,让他能有动作。

  断浪翻身而起,神色戒备。

  曲杰却是不理会他,越过两人当先朝前走去,心里却是暗忖。

  这风云世界当中,要说谁命最不好,断浪绝对能排在前三,原本有这不弱于聂风和步惊云的天资,且纯真善良,却一直不受雄霸重视,搞的最后得到火麟剑之后,性格大变,阴狠毒辣。

  他始终觉得,这个时候的断浪,算是风云诸多角色里,还能抢救一下的存在。

  (妈蛋咋办啊,白天睡不醒,晚上睡不着,要命哦~~)

第六十章 飘然而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