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调教三个月

  转眼便是半个多月时间过去,曲杰带着泥菩萨爷孙与断浪,一行四人跋山涉水,朝一个方向直行。

  一路上断浪数次询问曲杰,问他火麟剑是从何处得知,可曾见过他父亲,都被曲杰搪塞过去。

  “到了地方,我自然会告诉你。”

  断浪每次问询,曲杰的回答都是这个。

  至于泥菩萨,一路上心中惊异难安,满是踌躇,曲杰看出他的不安,曾调笑过他。

  “泥菩萨,何不用你相术来算算,我这是要带你们去哪?”

  泥菩萨那骇人的脸上满是凄苦之色,叹声道:“在你身旁之后,天机紊乱,命数有变,我已是算不出了。我虽有功夫在身,但对比阁下,就好比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你若是对我有恶意,也不会留我性命到此。至于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到时自知。”

  “哈哈,你有这心性已是难得,到底是见惯江湖争斗的人,只是却苦了你怀中娃娃,若是没我,你们爷孙俩早已命丧黄泉了。”

  曲杰这般说不是邀功,却是向他提醒,莫要忘了这一茬。

  “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差遣,泥菩萨定当鼎力相助。”

  曲杰却道:“等到了地方,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即可,别的不需要你做。”

  见泥菩萨神色有变,他又道:“放心,不是坏事,也不会让你去做恶事。”

  如此,泥菩萨才心思稍缓。

  半月时间过去,四人风餐露宿,曲杰三人倒还好,可就苦了泥菩萨的孙女,但曲杰一路上都未见过这小丫头叫苦,反而安慰起泥菩萨来,乖巧的让人心疼。这一番熟悉下来,让他对这个原剧情上被雄霸杀害的小女娃,也生出了几分怜惜之情。

  曲杰看在眼中,对女娃也不免多了几分照顾,半月间不时能听到女娃银铃般的笑声,倒给枯燥的路途添上了几分趣意。

  这一日,艳阳高照,时值正午,四人来到一个小镇之中。

  小镇不大,不过百多户人家,只有一条不宽的街,四周被农田环绕,再远处是一条不宽的小河,波光潋滟,不时有肥鱼跃动。

  周遭都是山景,山深林密,即便正午也有薄雾环绕。

  镇口坊门上书慕名二字,一笔一划仿若龙蛇相蜒,似剑光,一股锋锐笔锋让人难以忽视。

  三人都是有眼界的人,曲杰仰视那二字,只觉其中剑意凛人,似有一个绝世剑客在自己眼前舞剑,透出森然杀机。

  被这一缕剑意牵动心神,他不由泄出一丝真元气劲,让断浪与泥菩萨从那字中剑意惊醒,不由退后一步。

  便在此时,镇子里一处不显眼的房舍内,有一抹惊天锋芒一闪即逝,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断浪与泥菩萨都未曾感应到,却被曲杰明锐察觉。

  他轻笑一声,“咱们到了,去拜会下此地主人。”

  说着就当先一步朝镇中走去。

  泥菩萨自无不可,紧跟上去,断浪在原地踌躇片刻,最后也咬牙跟了上去。

  这一路他不是没想过逃跑,这的确在这么做了,即便最后曲杰解开了对他窍穴的封锁,他也没能逃脱得了。

  每每都像是耍猴一样,待他以为逃掉之后,曲杰就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然后二话不说将他擒回,这般三番两次之后,他也绝了逃跑的心思,只能认命。

  进了镇子,可见诸多房舍已是炊烟升起,乡农家语,生活气息浓重,没有外界纷争,似一处世外桃源。

  曲杰带着三人,顺着刚才那一丝感应,来到一处房舍之前,就见此地被竹栅拦住,正门处斜插着一柄剑,不知已留存此地多久,剑刃上早已是锈迹斑斑。

  曲杰对女娃招招手,后者不明所以上前,曲杰在他手心里放了三枚红彤彤的小果子,揉着她的小脑袋道:“囡囡进去告诉此地主人,就说有客来访。”

  泥菩萨早在看见那柄剑之时就面色一变,此时见曲杰举动,却是没半分阻止的意思,返到断浪不明所以,问道:“为何不直接进去?”

  “上门做客,哪有直接闯的道理?你爹没教过你?”曲杰白他一眼道。

  断浪脸上阴郁神色一闪即逝,却是忍耐了下来。

  囡囡上前,进了这农家院落,不一会儿就跑了出来,嘴里还含着一块蜜饯,“大叔让你们进去呢。”

  曲杰将她抱起,哈哈一笑,便当先走了进去,泥菩萨自然跟上,断浪冷哼一声也紧随其后。

  到了门口却见一青年人昂首而立,容貌俊俏,眸光之中剑意尽显,似一柄利剑般锋芒外露。

  “贵客临门,家师已在里等候,请!”

  说着他让开了身子。

  “有劳。”

  曲杰随他入内,便见这房舍远看普通,里面陈设却颇为精巧,四个偏房一个正堂,院中还有鸡鸣狗吠之声,一派乡野之气。

  正堂之中端坐一人,一席青衣长衫,长发披散,端着茶碗小口饮用。

  泥菩萨见到此人之后,面色却是没什么变化,只是深吸了一口气,感叹道:“武林神话,天剑无名,居然会隐居在此。”

  此人正是无名,曾一人杀得整个江湖血流成河,人才凋零,被传为武林神话,天剑剑意当世无双。

  “坐吧。”无名放下茶碗,一手虚请道。

  几人坐下,断浪神色骇然,脸上的惊骇之色犹为褪去,便听无名又道:“重宝无功难受,阁下来此,可是有什么事?若是无事,这三枚血菩提我是不会收的。”

  那青年就是无名之徒剑晨,这时将三枚血菩提拿出,放于曲杰手边,只是目光却有三分不舍。

  这一切曲杰看在眼中,血菩提乃是异宝,江湖少有不知之人,其功无伤增功,有伤必治的神效,更是让人眼馋。

  无名能不受这诱惑,剑晨却是心动。

  曲杰笑道:“上门求人,自然得带点能入眼的东西才行。”

  无名面色没有变化,淡淡摇头道:“阁下带泥菩萨来此,相比所求之事不小,我可不一定会答应。”

  “别急,先不妨听我说说。”曲杰笑道。

  “阁下请说。”

  曲杰一指断浪道:“我想请你调教他三个月,可否?”

  断浪神色一变,有些不可置信,泥菩萨则是一脸古怪。

  (别觉这一段突兀,大伙儿接着往下看,另外求票票!越多越好。)

第六十一章 调教三个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