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魂剑

残魂剑

狗蛋欢乐多 著

武侠
类型
2018.04.13
上架
8510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夜已深了,汴梁城静得可怕,这个北宋第一大都市放下了一切喧嚣和嘈杂,如孩童般,进入了梦乡。

  忽然间,一道诡异的身影划破夜空,是个黑衣人。若不是皎洁的月光照射下来,常人根本就无法看出有人在屋顶上极速奔跑。他跑得那样迅速,踏在屋脊上居然不发出一丝声响,宛若幽灵一般。若是个武林中人见了,定会惊讶于这人的轻功如此了得。

  就在黑衣人即将到达屋檐的尽头时,却悄然发现一抹白影袭来。黑衣人下意识一个急停,向后连翻了三四个跟头,定住身形。

  “欧兄好身手,陆某行走江湖近十年,倒是第一次被追上。“黑衣人眉头一紧,虽然带着面巾,却可猜得那面巾之下必是满脸的惊异之色。

  “陆兄过奖了,小弟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倒是陆兄技艺高超,名震于江湖,家师时常念及,今日特令小弟来此,邀陆兄前往府上一聚。“那抹白影竟是个一袭白袍的少年。那少年手握长剑,长长的头发束在脑后,五官分开来看并不起眼,但集合在这张坚毅的脸颊上显得更为潇洒,嘴角上挂着一丝微笑,眼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哼!那就看欧兄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黑衣人当然明白白衣少年的言外之意,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那匕首纹路清晰,在夜色下竟闪烁着几丝寒光。

  “师兄莫与这贼人费口舌,苏某去取他性命!“突然,白衣少年身后跃出一位黑衣少年,手中提着一把一尺多宽的阔刀向黑衣人劈来,黑夜下,少年稚嫩的脸庞上带着怒气,脖子上的青筋已然暴起。

  “付师弟,休得伤了陆兄!“白衣少年的话哪里还来得及,黑衣少年的刀已经到了黑衣人身前,只斩黑衣人胸口。

  黑衣人挥动匕首,硬生生地接住黑衣少年的奋力一击,但无奈少年的刀劲太过生猛,竟被震退了数米远。黑衣人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稳住身形。

  “付家霸王刀果然名不虚传!“黑衣人冷眼横向黑衣少年。

  “我付家霸王刀岂是你这贼人所能提及的!“黑衣少年怒道。

  “哼,陆某哪次出手前没有下过警告信,如今宝物被盗却又来怪罪于我?是你们大理寺无能罢了!“黑衣人完全不惧黑衣少年的怒意。

  “陆兄见谅,苏师弟太过莽撞。只不过,此次陆兄所取之物乃家师进献于当今圣上的贡品,否则我等也不会如此为难陆兄。望陆兄成人之美,随小弟走一趟,小弟以性命担保绝不会伤了陆兄半分。“白衣少年一脸歉意看着黑衣人。

  “师兄,让我上去一刀劈了这贼人!“黑衣少年拔刀欲上。

  “休得无礼!“白衣少年荷喝住黑衣少年,转身望向黑衣人,“陆兄,如何?“

  “哼!“黑衣人重叹一声,却深知眼前这个白衣少年的修为绝不弱于那黑衣少年,“陆某生平所取宝物,从未失手,今日却被两位追击至此,这宝物不要也罢!“

  黑衣人从腰间解下一个锦盒,径直扔向黑衣少年,那一刻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虽然只是一瞬却被白衣少年尽收眼底!

  “小心!“白衣少年大喝,可为时以晚,黑衣少年已经接住锦盒,锦盒忽然爆炸,浓黑的烟雾不断升起,瞬间笼罩了两个少年的身影。

  “两位,此番陆某败了,三日后必当将此物归还,只是陆某有要事在身,他日必当亲自上门拜访令师!“黑衣人道,“二位,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黑衣人向北奔去,消失在无尽的夜色中,不见踪影。。。

  五月的汴梁,空气中透着淡淡的湿意。汴河上吹起阵阵微风,泛起层层涟漪,轻轻地拍打在州桥的桥墩上,溅起透明的水花。空中乳燕斜划,徐徐春风吹动着柳枝,蒙蒙的柳絮漫天飞舞。在这悠闲之中,一切都是那么富有生机。然而那桥上的那中年男子显得与这幅美妙的画卷格格不入。

  他看起来仿佛四五十岁般,确是白衣胜雪,发如青丝,配上乌亮飘逸的美须,更是英姿飒爽。一张历经岁月洗礼的脸,显得十分坚毅,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严。

  “出来吧。。。“中年人缓缓地说道。

  “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啊。“忽然间从桥洞之下闪出一道人影,是个黑衣中年人。一头长发,狂乱的披在背后。

  “你让我来这里不会就是听你说笑的吧?“白衣中年人的语气依旧淡如静水。

  “哈哈,段霄,别以为你当了刑部尚书,老夫就会怕你!“黑衣中年人狂笑道,“十几年了,你这臭脾气一点都没变,真不知道你那些宝贝徒弟怎么忍受得了!“

  段霄转过头来看了那黑衣中年人一眼,然后缓缓地迈出步子,正欲离去。

  “哼!此事可关系到你们拭剑阁,乃至整个汴梁的安危,你不想知道?“那黑衣中年人冷哼道。

  “我段某人的手段你应该清楚,若是有谁胆敢在汴梁兴风作浪,段某人定当拼上上性命,诛杀之!“段霄停下脚步道。

  “你。。。。。。“望着远去的那袭白色的影子,黑衣中年人不知所措。

  拭剑阁,中原武林名门,掌门段宵,近年来武林中突然冒起的高手,十八年前,凭借高超的武艺一举夺下武状元的称号,深受当今圣上重用,于十六年前在汴梁城开山立宗,建立拭剑阁,广收弟子。

  清晨,拭剑阁大门外,伫立着一名女子。只见那女子身穿一袭黄绿色织银丝牡丹团花长衫,外披樱红底锦缎烟衫,微风吹过,轻衫飞舞。乌亮顺滑的青丝被挽成简单的双刀髻,将一支清雅的金镶玉蝶簪戴上,虽然一张面纱戴在她的脸上,但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淡淡的灵气,宛如仙女一般。

  “姑娘,您有事吗?“门口的侍卫,见状立即迎上去。

  “麻烦小哥通报一声,说玄一阁弟子苏梦夕求见段掌门。“那女子的声音十分轻柔。

  “原来是玄一阁的苏仙子,久仰久仰!“那女子背后走来一名白衣少年。

  “大师兄!“那侍卫顿时肃然起敬,冲白衣少年微鞠一躬。白衣少年回应一笑,示意侍卫退下。

  “这位是?“苏梦夕转过头来,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眸映入白衣少年的眼帘。

  “在下欧晋轩,拭剑阁弟子。“白衣少年恭敬地说道,内心中却惊讶于那女子如仙女般的气质。

  “欧公子在这江淮的名声倒也不小啊。“苏梦夕同样很恭敬道。

  “哈哈,虚名而已。“欧晋轩爽朗一笑,“不过仙子来得不巧,家师今早已出庄,却不知何时归来?不知仙子来寻家师所为何事。。。“

  “大师兄,不好了!“一个焦急的声音打断了欧晋轩的话,仔细一看原来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阿成,怎么了?“欧晋轩喝住那孩子。

  “付师兄又和南冥府的人在城南广场打起来了!“阿成的声音十分地稚嫩。

  “什么?这小子又给我闹事!“欧晋轩顿时失色,转身对苏梦夕说道,“仙子,请先到山庄小憩,在下去去就来。“

  “若是欧公子不嫌小女子碍事,不妨带上小女子,兴许还可以帮上欧公子一把。“苏梦夕婉转的声音让人无法心生拒绝。

  “那就有劳仙子了!“欧晋轩应道,转身拉过那名为阿成的小孩,顿时运起轻功向南边奔去。回头一看那苏梦夕竟并不落下自己多少,暗中感叹这仙子的轻功之好。

  “听欧公子所言,你们拭剑阁与那南冥府定是有所瓜葛吧?“苏梦夕不解道。

  “嗯,而且瓜葛还不小,仙子不是汴梁人自然不知。“欧晋轩回应道,“自从家师受圣上青睐,委任以刑部尚书一职,而那南冥府府主大人却又任大理寺寺卿一职,双方免不了一些交集。家师掌管司法十分严厉,招惹了不少南冥府的人,之后两边的弟子见了面总会发生点口角,但就只有我这个付师弟每次都大打出手。“

  “这次可不是三师兄的惹的事,是南冥府的人不讲理在先的!“被抱在欧晋轩腋下的阿成大声说道。

  “就算如此,也不该拳脚相加,甚至拔刀动枪的!“欧晋轩怒道。

  阿成吐吐舌头,不再说话。

  不久间,南冥府府外的那片广场以映入三人眼中,广场中央围起了黑压压的一群人,正中间一个黑衣少年手持阔刀居然招架住了三名黄衣少年。。。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