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汴梁城南广场是汴梁最大的广场,广场周围聚集了许多小商贩,让这个大型广场显得不是那么萧瑟,而这里最为显眼的自然是那座堪比拭剑阁的府邸------南冥府。

  南冥府本叫南冥剑派,建立于后周时期,自宋灭后周之后一蹶不振,辽宋战争时期,南冥府趁机立下汗马功劳,大受朝廷封赏,在汴梁城中赐一座府邸,名曰“南冥府”,维护汴梁的治安,独掌汴梁司法大权,直到段霄和试剑阁的出现。

  突然间,那黑衣少年猛地抽动手中的阔刀,将刀身从三名黄衣少年的长剑的夹攻下,抽了出来。双眼顿时通红,右手紧紧地握住刀栟,左手中悄然运起一道真气。

  “付师弟,万万不可!“欧晋轩顿时大呼不好,双脚生风欲跃入人群之中,但为时已晚。。。

  那黑衣少年的左手之上光芒一闪,一股真气从左手快速地传到右手之上,进而进入那纯黑色的阔刀中,顷刻间那刀身越发地漆黑,仿佛要吞噬一切般。周围的百姓不约而同地感到一股凉飕飕的风吹来,令人毛骨悚然,不敢抬头看那满身杀意的黑衣少年。

  忽然,那黑衣少年提起阔刀,狠狠地劈向那三名黄衣少年。三名黄衣少年自是不会让那阔刀平白无故的落在自己身上,纷纷举起长剑想要再一次架住那黑衣少年的阔刀。但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四把兵器碰撞到一起的瞬间,清脆的剑身折断的声音竟然盖住了人群的喧嚣声,一股巨大的暗力从长剑传到三位黄衣少年的手中,一股恐惧感占据了他们的整个身心,正想要甩掉手中的长剑,但更加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再次在他们耳边想起,握剑的那只手不知何时,虎口处已经鲜血模糊。六段破碎的长剑残骸落地生响,三位黄衣少年同时瘫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

  然而黑衣少年并没有收手的意思,黑色阔刀没有任何停缓地劈向最近的那位黄衣少年。所有人都被惊呆了,惊讶于黑衣少年的刀法之霸气,而回过神来的人们意识到事态的发展失去了控制,开始有人发出了尖叫,大人们快速地捂住孩子们的眼睛。。。

  当众人再度睁开眼时,又一次震撼了。。。一位身材高大的褚衣青年横在了那受伤倒地的黄衣青年之前,手中一把白色的折扇,竟不费吹灰之力的抵住黑衣少年的阔刀。

  “是他?“欧晋轩止住身形,紧紧地盯住那褚衣青年。

  “萧公子,快救救我们啊。。。“那三名黄衣青年齐声哀嚎道。

  “这位小兄弟,不知我这几位朋友哪里有所得罪,非要置他们于死地呢?“褚衣青年没有理会地上的三位黄衣少年,满脸笑意地看着那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的惊讶完全不亚于围观的众人,他压根没想到这个褚衣青年竟然如此轻易地接下了自己的绝技,少年的好强之心竟致使他完全无视褚衣青年的话,挥动阔刀劈向褚衣青年,褚衣青年不动声色,手中那把白色折扇飘逸地打开,竟然再次接下黑衣少年的攻击。

  “啊,是赵王府的萧离月公子。。。“人群中已经有人认出了褚衣少年的身份。

  “听说他出去游历了三年,一回来竟然就毫不费力的打败了汴梁三大少侠之一的付景云。“

  “这下汴梁城又不会太平了啊...“

  “这个萧离月竟然如此轻松地接下了付家霸王刀的左气右移式,汴梁真是卧龙藏虎啊。“苏梦夕淡淡地讲到。

  “仙子博学,简单几招,仙子就看出了招式来路,欧某当是自叹不如。“欧晋轩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个女子神秘。

  “欧公子过奖了,小女子不过知道个皮毛而已。“苏梦夕礼貌性地回应一句,“你可认识这位萧公子?“

  “他是当今三皇子赵王的挚友,我跟着师父会客时,见过他几次,但并不熟络。三年前他离开汴梁,没想到他如今如此厉害。“欧晋轩回答道。

  付景云已经完全呆在原地,他以经发现自己的阔刀上出现了两道细小的缺口,那绝不是刀剑所致,所以答案只有一个...

  “三年了,汴梁就没有涌现出几个高手吗?“萧离月依旧满脸笑意,语气也分外平静,就像在扯家常一般,但任何人都可以听出他话里的嘲讽之意。

  “萧公子,你可知道你不在的这三年,这几个人自称汴梁三大少侠,在汴梁作威作福,好生厉害呢“地上一名黄衣少年,吃力地爬起来添油加醋地说道。

  “几位兄弟,你们的功夫也不见涨啊,莫宇成怎么教的你们啊?“萧离月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怒意,依旧是如沐春分般的微笑。

  “萧公子,你在说什么呢?“黄衣少年声音在颤抖。

  莫宇成是谁,所有人都知道,堂堂大理寺寺卿,南冥府府主,和段霄齐名的高手,武功高深莫测。若不是亲眼目睹了萧离月轻松接下付景云两刀,可能所有人都只会把这句话当作玩笑吧。

  “哈哈,好狂的口气啊,哪里来的,竟然如此嚣张!“人群之中突然传来几声狂笑。

  所有人下意识转头来寻找那狂笑和声音的主人。

  “哎,完蛋了,又来一个惹事的家伙。。。“欧晋轩摇摇头,自言自语道。

  人群中让出一条道路,道路的尽头伫立着一位拿着长剑的少年,少年眼眸深邃,注视着人群中心的萧离月,嘴角扬起玩世不恭的笑容。突然间少年将手中的长剑连剑带鞘射向萧离月,萧离月不以为然,立刻收扇反手将长剑击飞。那少年猛然纵身一跃,接住长剑,拔剑出鞘直刺萧离月胸口。萧离月连忙一个后跃,避开少年的攻击,顺手推出一掌,拍向少年面门,少年暗叹不好,抽剑向右在空中翻腾两圈落地,躲开这一掌。

  “有点意思。”萧离月嘴角一笑,打开折扇,掷向少年。那折扇飞速旋转,竟带出一股气流,直冲向少年,少年大惊失色,慌忙挥动长剑,劈向飞来的折扇。可那折扇被萧离月注入些许真气,长剑被无情折断,眼看要飞向少年的双眼,而少年因为从断剑传来的一股暗力使少年完全失去身形,摔倒在地,已然来不及闪躲,然而那折扇却又在少年眼前一个急停,然后又旋转着飞向萧离月。

  少年暗吸一口气,脸色有点难看,抬起头发现额前的一缕长发已被削短半截,而那折扇居然又回到了萧离月的手中。

  “萧家追魂扇!他是泉州萧家的人。”苏梦夕秀眉一竖,惊奇的说道。

  欧晋轩眉头紧锁,听着苏梦夕的话,盯着那摇晃着折扇面带微笑的萧离月。泉州萧家,他当然知道,近年来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五大武林世家之一,世人称之为“东林,西唐,南萧,北墨,中叶”,其中的“南萧”便是泉州的萧家。萧家以“剑萧扇”三绝,闻名江南武林。萧家人才辈出,并控制着福建路沿海的贸易通道,远道南洋诸国。家主萧世平更是与自己师父同位于正道十大高手之列,一手三尺软剑,独笑江南。

  广场中的局势瞬息万变,围观的人群还没弄清怎么回事,竟发现萧离月仅仅两个照面已经击败了两名最近如日中天的拭剑阁弟子,纷纷感叹萧离月的武功之高。

  突然间,人群中一股骚动,“让开让开。”几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大汉将人群挤开,大汉们围着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只见那人他身穿一件黄色绸衫,头上一根翡翠簪子将头发扎起,腰间绑着一根深蓝色龙纹锦带,有着一双惺忪的朗目,身材消瘦,却是风度翩翩悠然自若。

  那人见了萧离月,一脸笑意加快脚步迎了上去,萧离月见状,立刻单膝下跪,向青年男子作揖,“卑职萧离月拜见赵王殿下!”

  原来是当今三皇子赵王殿下,周围的百姓纷纷伏地拜见。赵王连忙扶起萧离月:“离月,你这可是折煞本王了,快快起来,你能回来,本王高兴还来不及,走,到本王府上一聚。”赵王全然不顾刚才发生的打斗和跪拜在地上的众人,拉着萧离月离开人群。

  赵王一走,哄闹的人群也渐渐散去,欧晋轩走过去扶起地上的少年。

  “你们两小子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欧晋轩脸色怔了怔,责骂道。

  少年一脸不屑,推开欧晋轩,捡起折断的长剑,一个人径直离去。欧晋轩无奈地摇摇头,招呼着付景云和苏梦夕朝拭剑阁走去。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