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接近真相

  看着面前这三人,张道长此时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从这瘦高个的话里张道长知道了,这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就是灵异事件处理组的组长,而这东北口音的老外就是副组长。

  那仙风道骨的老头接过话说:“换什么道具,你说,咱哪有经费,天天给人擦屁股。而且那痒痒挠跟了我好几十年了你知道吗,我还舍不得呢,咦?”说到一半这老头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张道长,顿时火冒三丈:“你还追到家来了?”

  瘦高个见状赶紧解释道:“组长,这个就是前些天在东鹿三中消灭怨魂的学生,今天来录口供。”

  那老头听完之后哈哈大笑起来,嘴都要咧到耳根子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风水轮流转呐,你小子落到我手里了。”又看了看张道长身后说:“那个说鸟语那小子呢,给我叫出来!”显然他对刘雷的恨意也不比对张道长少。

  张道长和刘雷被瘦高个带到了四合院的正房,坐在凳子上的张道长此时像个小学生一样,双腿并起,腰杆挺直,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反观对面的组长,一手端着茶水杯,一手拿着痒痒挠在后背搓动,满脸淫笑的看着张道长和刘雷。

  终于副组长先说话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默:“你俩谁讲一讲那天在学校的经过。”东北口音依旧浓重。

  张道长说:“我说吧,那天刘雷后来晕到了,我知道的比较全面。”副组长嗯呐了一声让张道长继续说。

  张道长开始给二人讲那天的经过,从转到班级和钱小钱发生口角开始一直说到最后自己被送到大宗寺。张道长一边说着,副组长一边拿笔记录着。听到他说完,副组长又写了几行,然后转头对组长说:“和咱们了解的基本差不多,具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组长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对张道长问道:“钱小钱那天叫了几个人?”

  张道长心里有些诧异,这跟钱小钱叫了几个人有什么关系,但还是老实回到:“动手的五六个吧,看热闹的有十几个。”

  那组长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捻了捻胡子说:“嗯,果然。”张道长好奇的问道:“怎么了,跟这些同学有什么关系吗?”

  组长并没有回答张道长,而是对身边副组长说:“张道长,刘雷校园黑势力,聚众斗殴,记上。”

  刘雷顿时一副要哭的样子:“你个老骗子,公报私仇也太明显了吧。”

  张道长也是十分无语,这人的气量也太小了吧,跟杨老苟一个妈生的吧。

  组长又问张道长:“你去大宗寺见到杨老苟了?”

  张道长心想,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这俩人还真认识。回答道:“见了,你们认识?”

  组长提到杨老苟瞬间脸上像开一了朵花一样:“哈哈哈,岂止认识,杨老苟这个社会败类,老夫当年以无上大神通将他封印在山上,免得他为害人间啊。”

  副组长在旁边小声嘟囔到:“这个牛逼你能吹一辈子,不就是他赌卦赌输了吗。”

  组长听到副组长的话,拿起痒痒挠冲他的头上拍了一下:“那也是神通知道吗,老夫神卦李这一辈子未失一卦,杨老苟那二货还敢跟我赌卦,这不是自寻死路吗哈哈哈哈”

  张道长此时终于明白了,原来这杨老苟的十年之约是和面前神卦李的赌约,本来一直以为能把杨老苟这种人间极品困在山上十年的人,应该是一个正义凌然胸怀天下的大英雄,没想到.......

  看着神卦李和副组长也没什要问的了,张道长突然想起来自己心里的一个疑惑,问道:“我一直挺好奇的,就是钱小钱最后怎么样了,为什么一点消息也没了?”

  副组长刚张嘴要说什么就被神挂李给打断了:“他?怨魂缠身给他留条命就不错了,做了伤天害理的事遭了报应他家里还有脸闹?”

  “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张道长赶忙问道,自从发现石岩和钱小钱身上状况一样,张道长就对钱小钱的问题就特别敏感,希望能从他身上找到些什么线索。

  “这个我们就不方便说了,需要保密。”副组长说道。

  “但我觉得这钱小钱并不是单纯的冤魂复仇,我在我另一个同学身上看到了和钱小钱一样的状况,他和钱小钱是好朋友,这绝对不是偶然。”张道长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个消息跟他们说了。

  副组长一脸诧异的表情:“当真?你确定没看错吗?”

  神卦李拍了拍副组长说:“他是阴阳眼,不会错的。”然后又正经的对张道长说:“报假案可是要坐牢的,讲来我听听。”

  张道长又把昨天在大拍档的事给他二人讲了一遍。

  神卦李思考了一会说:“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案件的性质就定错了,钱小钱身上的冤魂被你消灭了,这又来一个找倒他朋友身上了,这事儿,恐怕不简单了。”

  张道长又说:“我觉得你们还是把钱小钱的事告诉我,毕竟这些事件都是我亲身经历的,我说不定可以帮你们分析分析。”

  副组长看向神卦李,询问他的意见,神卦李想了想点点头。得到许可的副组长对张道长说:“据我们的了解,这钱小钱虽然是个学生,但却干了不少坏事,前几年他曾帮助一个叫三把火的小头目逼迫中学女生接客,这女生不从,他们便使用卑鄙的手段对这女生施暴,后来这名女生自杀了,三把火背后的老板出面把事情平息了。我们本以为这次的事件就是这女生对钱小钱的复仇。但你说他的朋友石岩也出现这种情况,我认为这不是巧合。”

  张道长听完副组长的话之后,总觉得这其中有一根线自己没有抓住,脑子乱的不行,一点头绪没有,他对神卦李说:“既然这钱小钱和石岩都与三把火有联系,那我们抓住三把火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神卦李叹了口气,副组长接过话来说道:“你当我们这里是警察局?要是我们能管这事,我早收拾这小子了,我们只负责灵异事件,你要想抓三把火,你得去警察局报警。”然后又说:“估计你去了也是白去,我们调查过,三把火就是个小头目,但你要是断了这条财路,他背后的老板可不是吃素的。”

  张道长又问:“那怎么办,石岩这事?估计他活不过这两天了。”

  神卦李想了想,对副组长说:“让小刘和大个去盯着石岩,必要的时候就把他带回来。”

  副组长答了声是,转身出去了。

  这时在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刘雷突然说了句:“前几天三中传那个事你知不知道?”

  张道长疑惑的问:“啥啊?”

  刘雷捏了捏下巴说:“你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七班那个女的,前几天被开除那个,有没有印象?”

  听刘雷说七班被开除的女生,张道长突然想起来了,在自己刚转到八班的自我介绍的时候,孟强在班级里说过几句这个事。于是问刘雷:“有印象,怎么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不清楚。”

  刘雷说道:“我刚才听你们说钱小钱逼良为娼的事,我就想起来了,这个七班有一个女生,就是因为被传在外做小姐,后来被证实了,受了刺激人也不正常了,所以学校给她开除了。”

  张道长不解的问道:“这事跟钱小钱有什么关系?”

  刘雷满脸通红说:“你听起来是没什么关系,但实际上关系大了去了,这事的作俑者肯定就是钱小钱!那天我把王淼欺负你的事告诉老师之后,他不在厕所把我打了吗,我听见钱小钱跟王淼说,要把什么事散布到学校,他们说还有裸照!”刘雷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站了起来说:“当时我以为是什么恶作剧,也没关注,但通过今天副组长说的事,我再一合计,那肯定又是钱小钱他们逼良为娼啊!你不知道那个姑娘有多优秀,被退学了不说,人也疯了。”

  刘雷说完之后,张道长的脑海里仿佛有一根线被连上了,他急忙站起身就往外走,嘴里说道:“走!刘雷!”

  刘雷也慌忙的跟上问道:“上哪去啊?”

  冲出四合院的张道长说“去找王淼!”

第十章 接近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