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封印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的张道长长大了嘴巴,再看向月光下仙风道骨的神卦李时,眼里不由得多了几分崇拜之意,这神卦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出手仅一招就制服了狐妖。

  张道长刚想拍几句马屁,从神卦李身后的树林里猛的扑出一条狗,对着神卦李呲牙低吼,浑身毛发悚立。

  神卦李一见这条狗,二话不说撒腿就跑,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这狗看见神卦李跑了,便也跟着跑,一人一狗围着广场开始了追逐。

  神卦李一边跑一边骂道:“你有狂犬病啊,这都十几年了你至于吗,再说,小花是我养的,咋的也轮不到你管啊。”

  那狗听见神卦李说完之后双眼更是亮起了绿光,表情更加狰狞,它猛的一蹬,对着神卦李的屁股就是一口。

  疼的神卦李哎呦哎呦叫到:“别咬了,别咬了,杨老苟,赶紧的管管你家狗!”

  听到神卦李的话,张道长又是一惊,这条狗他是认识,就是他在学校替孟强看着的狗,没想到竟是杨老苟养的,更没想到的是,杨老苟也来了吗?

  “哈哈哈,该,咬他大狼,不要给我面子。”说话间,从树林阴影处走出一人,六七十岁一老头,邋遢的不行,和神卦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正是杨老苟。

  神卦李一边喘着气一边说:“呼呼,你行啊,我今天打破赌约放你下山,你就这么对我,再说当年,给小花结扎还是你的主意!”

  神卦李的这句话果然起到了效果,大狼马上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杨老苟。

  杨老苟干咳了一声连忙转移话题对张道长说:“我给你小子的宝贝你也不好好收着,你知道这剑多贵重嘛在学校丢了怎么办,多亏我让大狼看着点。”

  听杨老苟说完张道长才反应过来,怪不得刚才看这把金钱剑这么眼熟,原来就是自己的落在学校那把。

  张道长也有些不好意思:“以后我一定随身携带,对了前辈你怎么来了,你见到孟老师了吗,他怎么样了。”

  杨老苟哼了一声:“一个学生,一个老师,一个江湖骗子,一个半吊子老外,就你们这组合还想捉妖啊?孟强呈英雄活该受罪,再有这种情况都学学老李,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赶紧联系我,狗屁不是还想装捉妖大师,真不知道是不是嫌命长。”

  站在原地喘着粗气的神卦李听完叫了一声:“夸我还是骂我呢?我今天能提前解除赌约让你下山你就烧高香去吧。”

  张道长又是疑惑的问向神卦李:“你怎么知道我们和狐妖在这啊。”

  神卦李又是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一掐指:“神卦不懂什么意思吗?”但装逼归装逼,神卦李还是给张道长解释了来龙去脉。

  在下午女警官把石岩带回来处理组之后神卦李便开始审问他,但石岩却没有交代有关许荣荣的事情。等到晚上把王淼也带回来单独审讯录了口供之后,神卦李又找石岩说王淼已经都交代了,而且他二人现在有性命危险,如果不配合的话,那只能和钱小钱一个下场。石岩之前根本不知道钱小钱为什么不见了,听完神卦李说后,石岩整个人都变得神经兮兮的,心神不宁,神卦李顿时觉得这里面还有隐情。

  在神卦李的不停逼问下,石岩终于道出了事情的真相。在钱小钱再找到石岩的时候,石岩就觉得钱小钱有些不正常,和平常不太一样。但在利益面前,石岩还是答应了钱小钱,并和王淼三人一起运作这件事,照片也是石岩后ps的,事成了之后,钱小钱对此事闭口不提,好像没发生过一样,石岩也就没再追问过。

  加上神卦李的补充,石岩终于明白了,这钱小钱当时肯定是撞邪之类的了,事成了还要灭他们三人的口。

  神卦李说到这叹了口气说:“现在看来,这狐妖是操控钱小钱逼死了许荣荣,然后入住了她的身。在成功离开学校之后,害怕暴露,还对参与事件的三个学生下杀手,为了一己私欲,害了多少人啊。”

  杨老苟在神卦李给张道长解释间已经穿过广场来到山体前,他看着被钉在山上的狐妖,眼里的情绪各种变化,最终还是叫了一句:“师娘。”

  这一句师娘顿时惊的张道长差点从地上蹦了起来,虽然刚才从狐妖嘴里已经知道他们认识,有些渊源,但没想到这狐妖,竟是杨老苟师娘!

  神卦李在旁边一副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对张道长说:“要不是他师娘丢了,他能这么着急?你还真认为他让你给他找什么破玉佩啊。”

  狐妖面色苍白,献血从嘴角留下,她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杨老苟,看了一会然后说:“小苟,你都这么老了。”

  听到这一声小苟张道长和神卦李统统埋头,不停的耸肩,尤其是张道长更是憋的又吐了口血。

  杨老苟脸色发阴的应了一声,又说道:“跟我回去吧师娘。”

  狐妖似笑非笑的问道:“回去?回哪里?是回你大宗庙门当你的师娘还是重新回到另一个封印里啊?”

  杨老苟答道:“师傅当年说过,你犯的错用命弥补不了,所以毁你肉身,留你魂魄永世封印。我,谨遵师命。”

  狐妖听完这句话顿时像发疯了一样大笑起来:“哈哈哈,这个负心汉,为了他所谓的名声,口头上答应我和我一起远走高飞,背地里却偷袭我,毁我肉身,让我永世被禁锢,不见天日。这样的人,凭什么让人称之为师,拿什么脸开山立派,有什么尊严苟活于世!”

  张道长越听越迷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问向还在旁边看热闹的神卦李,神卦李表示非常愿意为他解答,能扒杨老苟的黑历史是他最快乐的事。

  从神卦李的讲诉,这狐妖还真是杨老苟的师母,二人虽然相差近千岁,但却在尘世结了缘,并且在这狐妖的帮助下,杨老苟的师傅开山立派,成为民国时期的顶尖高手,不过好景不长,在建国后对妖的大清洗中,这狐妖家族惨遭毒手,狐妖身为家族中少有的千年狐妖得知消息后,便回家带领其他妖修展开反抗,一时间掀起了腥风血雨,死在狐妖手里的人类不计其数。

  国家组织的清洗任务变得止步不前,通过调查得知这带头反抗的狐妖与杨老苟的师傅是夫妻,便开始对杨老苟师傅施压,对大宗施压,迫使他站队支持国家清洗任务,最后杨老苟的师傅为保全门派与名声,便撒谎答应狐妖二人放下一切私奔,然后偷袭了狐妖。

  最后神卦李总结道:“这就是一个千年狐狸视人命如草芥但却痴情,与顾全大局迎合国家政策负心汉的故事。”

  张道长:......

   杨老苟一时间竟没法回答狐妖的问题,在他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亏欠狐妖,当年人类挑起战争,双方开战各为其主,根本不存在绝对的正义,但他师傅的手段却是不可置疑的卑鄙,如果不是偷袭的话,凭借千年狐妖的实力,少有人能制服她。

  狐妖看杨老苟不说话,终究还是忍不住轻声问了问:“他,什么时候走的。”

  杨老苟答道:“封印你的当天,力竭气断。”

  狐妖听完一愣,然后双目一点点圆睁狂笑道:“就算搭上命,也要让我永不见天日,遭受无尽的黑暗折磨,你够狠啊,哈哈哈,你不就是图虚名吗,救世主是吗,你这个卑鄙小人,是我瞎了眼。今天,我就毁掉你留下的一切!”

  说完狐妖整个人身上迸发绿光,她伸手把插在胸前的剑拔了出来,掷向杨老苟。

  杨老苟似乎早有防备,暴喝一声,身上金光一闪,挡住了金钱剑,将它抓在手里,指着绿光中的狐妖说:“别费力气了,你无肉身,仅凭还没恢复的魂魄,斗不过我的,跟我回去吧。”

  狐妖大喊一声:“我要你们都死!”说完猛的一张嘴,从口中飞出一个散着绿光的白毛狐狸,这狐狸停在半空中,大约两米长。

  许荣荣的身体随着这灵体状态的狐狸出现后,瘫倒在了地上。

  空中这狐狸绿光越来越盛,神卦李一看这场景大叫道:“不好,快阻止她,千年狐狸魂爆可不是闹着玩的,方圆十里都得被夷平。千年修为跟导弹也不相上下啊!”

  杨老苟一时间也没想到狐妖竟然用这么极端的手段同归于尽,一点求生欲也没有。他对空中的狐狸喊道:“师娘,你不要一错再错!”

  狐妖丝毫没有理他,只是在不断聚气,周围也慢慢的刮起大风。神卦李在地上急的直跳脚,嘴里嘟嘟囔囔:“完了完了,组长做不成了,命也没了,这下上新闻了。”

  杨老苟盯着夜空似乎在想些什么,他猛的一转身跑到张道长身边蹲下说:“想死吗?”

  张道长被问的一愣,连忙答道:“肯定不想啊。”

  杨老苟又问:“死你一个,和死几万个,你选哪个?”

  张道长想了一下答道:“生命是不能做交换和衡量的,一条命和一万条命是平等的。”

  杨老苟又问:“如果这一万个人里有你的家人和你爱的人呢?”

  杨老苟说完,张道长就明白了,他有办法让狐妖停下来,只不过需要自己生命为代价。

  张道长脑海中闪过母亲,赵爷爷,几个朋友,和鹤婉莹,答道:“来吧,我准备好了。”

  杨老苟拍了拍张道长的肩,没有说任何话。他把张道长扛在肩上,来到了狐妖的正下方,此地早已狂风肆虐。

  杨老苟单手撑着张道长的胸膛,另一只手抓住金钱剑,狂风吹散他的发髻与胡子,他对张道长喊道:“你小子,有跟我师父一样胸怀,当年我师父用他自己封印我师娘,如今我修为不够,无法同时进行舍身和施法,只能让你代替牺牲。但你记住我师父的一句话:今天你所贡献的生命,是延续给了你爱的人。”

  说完杨老苟浑身金光迸发,他猛的把金钱剑插进张道长的胸口,用血在他的胸口围着剑画了一个圆形的图案,里面还有零星的几个符号。

  画完杨老苟猛的把张道长连人带剑向上奋力一推,同时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

  随着身体的升空张道长的意识也越来越薄弱,他脑海中还反复回念着杨老苟师父的那句话,今天你所贡献的生命,是延续给了你爱的人。

  在靠近狐妖,意识消失的前一刻,张道长终于亲身感受到了杨老苟师父的那句话的意义,他并不是说给杨老苟的,也不是说给宗门后人的,而是说给狐妖的。

  他真的骗了她,私奔?怎么可能逃得掉,他知道战争爆发二人便举世皆敌,他也知道,她击杀人类阻挡新国推行政策,罪行累累必死无疑,他更知道,保全她性命只有一种方法。什么名声,什么宗门,他统统不在乎,那只是让她活下去的借口。舍身成仁,换世间不在追问。

  封印,被世人遗忘之后,她就会重生。

  “狐妖啊,你不知道他有多爱你啊。”

第十七章 封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