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找恐龙

  午后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整个医院屋子里的空气都显得暖洋洋的。

  在屋内的病床上躺着一位杀马特长发少年,双眼紧闭,挂着吊瓶。在他病床边上趴着一位中年女性,看样子应该是连续疲惫了些日子,累的睡着了。

  这二人正是张道长母子。

  ......

  张道长朦胧的睁开双眼,环视了一圈,突然“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

  听到声音张母也惊醒起来,看着醒来的张道长顿时热泪滚滚而下,她捏着张道长的手说:“道长啊,你可吓死妈妈了。”

  张道长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没死,我还活着。”

  张母擦了擦眼泪埋怨的说:“下次可别逞能了,你们老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可吓坏妈妈了。”

  看着母亲的样子张道长也忍不眼眶湿润,在封印狐妖的时候他以为再也见不到家人了。

  张道长起身抱了抱为他操劳挂念的母亲,赶紧安慰道:“没事妈,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对了,我们老师给你打电话怎么说的?”对于孟强怎么跟张母解释的,张道长还是挺好奇的。

  “你们两个不是帮助警察抓杀人凶手吗,你也是的,就你这体格还抓坏人,逞什么能啊,虽说是见义勇为,但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那个块料,最后人家还得救你...”张母见儿子醒了也是把这些天憋在心里的话统统发泄出来。

  张道长知道母亲这是关心她,也没打断,就一直静静的听着,等张母说差不多了他才张嘴问道:“我们老师,孟老师怎么样了,他也受伤了吧?”

  张母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边掏出手机一边说:“你们老师上个星期就出院了,他告诉我说你醒了要马上联系他,他有重要的事和你说?”

  张道长听完吃惊道:“上个星期?我昏迷了多久啊?”

  “你啊你,昏了快一个月了,把妈妈都担心死了。”说完张母拨通了手机,联系孟强说张道长已经醒了。

  张道长没想到自己竟然已经睡了一个月了,不过跟永远都醒不过来了相比,这算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了。

  母子二人聊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病房外传来了敲门声,让张道长没想到的是,竟然来了好多人。

  为首的是拿着锦旗的神卦李和杨老苟,后面跟着孟强,刘雷,鹤婉莹。当看到鹤婉莹进来的时候张母眼里露出难以掩饰的笑意。

  “坐坐坐,来这么多人我之前也没准备什么,都是来看我家道长的,我去给大家洗点水果。”张母赶紧招呼大家坐下,然后拿着水果出去了。

  看着面前这些人,张道长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还能再见到他们的感觉真好。

  鹤婉莹双眼带雾的踢了病床一脚,嗔道:“逞英雄!”

  张道长尴尬的笑了笑,看到鹤婉莹关心自己的样子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

  二人四目相对,情谊绵绵。

  “咳咳,这还有人呢,孤寡老人的情绪多少照顾一下,小丫头,你去帮你婆婆干点活去,没眼力见儿呢。”神卦李出言打断了这暧昧的气氛。

  鹤婉莹知道神卦李是公安部门的身份,认为他们可能要说些有关爱案情的东西,识趣的出去找张母了。

  看到鹤婉莹走后,刘雷走到病床前给张道长一个深深的拥抱,低声说了句:“兄弟,活着就好。”

  不知是不是张道长的错觉,现在的刘雷给张道长的感觉好像变了个人,从言谈举止中一改之前娘炮的样子,整个人的气质变的十分硬朗。

  神卦李把手里的锦旗扔给张道长说:“这是政府批的,见义勇为。虽然配不上你的壮举,但也是我们的一个态度。”

  张道长收下锦旗又问问孟强的伤势,孟强的身体是真的强,伤筋断骨,不到一月就好利索了。

  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之后,杨老苟问张道长:“你觉得身体怎么样?”

  “倍儿好,没这么好过,不知道是不是大难不死的心理作用,我觉得我现在能打死一头牛。”张道长挥舞着拳头说。

  杨老苟脸色阴沉的说:“不是觉得,别说打死牛,打死大象都可以。”

  张道长疑惑的看着他。

  杨老苟走到张道长的身前,把张道长病号服上衣往下一拽,露出了上半身,然后又拿出一面铜镜对张道长说:“自己看吧。”

  看着铜镜上照的后背,张道长顿时吓了一跳,赶紧问道:“这是什么,我怎么还有纹身?”

  在张道长的后背一直到屁股处,有一个白色的狐狸图案,逞坐姿,活灵活现,尤其那双眼睛,放佛在盯着人看一样。

  杨老苟叹了口气说的:“哎,其实那天,我失败了,我师父留下的封印法术根本就使用不了,差点就害你白白牺牲性命。”

  “那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死。”张道长焦急的问到。

  杨老苟解释道:“那天在我发现封印失灵后,已为时已晚,既不能救你性命,又不能阻止我师娘魂爆,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我师娘却停止了聚灵,不知为何的把她千年的魂力注入了你的身体,救了你一命,你背后就是她的印记。”

  张道长伸手摸了摸后背的图案,心里好像明白狐妖为何收手还救了自己,他对杨老苟说到:“你师父用心良苦啊。”

  众人听了都十分不解,杨老苟问道:“什么用心良苦?”

  张道长解释说:“其实你师父一直都是爱你师娘的,当年封印她也是为了在乱世保全她的性命,你师父用自己的生命弥补你师娘犯下的杀戒,让世人不在深究。等过了几十年人们都淡忘了她,封印会自动解除的。如果封印解除你师娘还没明白你师父的良苦用心继续作孽,那你自然就会用你师父留下的假的封印方法去封印你师娘,最后有人牺牲的时候你师娘就会懂了,她便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后悔,以命相抵。我也是在最后关头脑海里突然出现你师父的画面,相信你师娘也看到了,所以才救了我。”

  众人听完不禁感叹杨老苟师父为爱的牺牲。

  张道长看着杨老苟依旧阴沉的脸色问到:“这个结局不算是皆大欢喜也算是相安无事了,你怎么还一直板着个脸。”

  杨老苟叹了口气:“你以为你小子是因祸得福?我师娘确实让你重获新生,也让你的身体变得强壮无比,但...”

  看着杨老苟的反应张道长心里有些发慌赶紧追问道:“但什么啊,你快说呀,是有什么副作用吗?”

  杨老苟点了点,表情严肃的说:“但你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了这魂力,本身你就体格瘦弱,再加上频繁的强行开阳眼,早已耗费大量精血,折寿多年,按理说被千年狐妖的魂力灌输,以你的身体状况要么萎靡不振,要么精神失控,可你现在却精神百倍,这恰恰说明你体内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张道长听完顿时愣了,这种失而复得,得后又失的打击他真的承受不住,他有些结巴的说:“老头子,你你逗我是不是?”他又环视神卦李刘雷等人一圈,看着大家都一脸凝重的表情,又摇头说道:“你们想骗我,不可能,我不上当,我现在觉得自己好得很,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你们别想骗我。”

  神卦李看着即将崩溃的张道长说到:“回光返照有没有听过,我知道你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你必须得面对他,而且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我们已经在帮你想办法了。”

  杨老苟也安慰道:“对,这事是因为大宗而起,是我把你卷进来的,我肯定不会就这么看着你不管的。”

  听到二人这话张道长知道他骗不了自己了,泪水从他的眼角慢慢滑下,他哽咽道:“我不想死,我还有家人,还有朋友,我不想死。”

  人都是这样,在无可选择的时候,可能会毅然去赴死,当你发现自己不用死了之后,你会对这个世间充满热情,准备享受真正的人生。当有人再让你死第二次的时候,你一定会选择要活下去,哪怕过程再难,哪怕是苟活。

  刘雷看着落泪的张道长心里仿佛被针刺了一样,他捏住张道长双肩,晃动他的头说:“看我,道长,师父说了,还是有办法的,别放弃振作起来,有我在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相信我!”

  被刘雷这么一晃张道长心里的乌云顿时散了些,尤其是好兄弟鼓励也让张道长有了面对问题的信心,一定要活下去!

  张道长整理下思绪,深呼吸了口气,听着刚才刘雷说师父,张道长问道:“什么师父?”

  刘雷看着张道长恢复了以往沉着冷静的样子,心里也十分开心,笑着说:“嘿嘿,经历了上次的事情我心里感悟挺多的,之前一直健身只是被迫防身,但现在我想帮助别人,斩妖除魔,所以我拜了杨老苟为师,他也同意收我了,并且答应我毕业之后可以加入灵异事件处理组,为民除害。”

  看着刘雷一脸光荣自豪的样子,神卦李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这傻孩子,以为杨老苟让他来组里是什么好事呢……

  张道长也很替刘雷开心说到:“那就恭喜你了,成了大宗弟子了,还不用剃光头当导游,哈哈哈。”

  简简单单的几句玩笑话带走了之前大家心里的阴霾,杨老苟看向张道长心里不禁的一股赞扬,这孩子在面临这么大的打击之下还能用这么短的时间调整情绪,真是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啊。

  张道长笑着看向杨老苟:“给我讲讲吧,现在我的身体情况,有什么办法,最坏的打算是什么?”

  杨老苟抓过张道长的手,给他号了会脉,有伸手摸了摸他的筋骨,在他身上仔细观察了一会,挠了挠胡子说:“你脉象正常,筋骨完好,气息平稳,六腑无恙。”

  张道长诧异道:“那是不是就说明我没事了?”

  杨老苟摇了摇头,指了指张道长的心脏位置说:“你摸摸。”

  张道长一边揉着左胸处一边说道:“怎么了,挺正。”话刚说到一半张道长脸上的表情马上转为惊恐,然后又使劲按了按心脏,他举着颤抖的手说:“不跳了?!”

  杨老苟点头说:“别害怕,现在死不了。那天我一剑切断了你心脏与身体的联系,本该必死的你,却得到千年狐妖魂力的灌输,所以你的身体器官现在应该是全靠我师娘的魂力在运作,魂力一旦耗尽了,各项机能也就都停了。”

  张道长赶紧问道:“魂力能撑多久?”

  杨老苟神色黯然的说:“保守估计,半年吧。”

  张道长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沉默不语。

  旁边的刘雷打破沉默说到:“师父,你不是说有解救的办法吗,别净说些泄气的话啊。”

  杨老苟沉吟了一下道:“嗯,方法是有的,理论上来讲,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想让心脏复苏除非这世上有神仙。不过经过我和老李反复的研究之后,我们找到另一种解决办法,既然不能彻底重生,那我们就让它一直坏下去,坏到人类的寿命为止,或者更长。”

  张道长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神卦李在一旁说到:“你现在就好比一辆汽车,只要不停的给你加油,你就能跑。所以只要给你的身体添加魂力,你就能继续活下去,机遇好的话说不定比我们活的还长呢。”

  听到神卦李说的方法张道长也是看到了希望,又问道:“那我该怎么做,怎么才能加油,有加油站吗?”

  神卦李翻了翻白眼:“我上哪给你找加油站去,千年狐妖的魂力才能续你半年的命,你想活个几十年我得给你找条恐龙去。”

  张道长神色又黯然下来,神卦李说的对,千年狐妖才能维持自己半年,先不说现在这社会还有没有千年的妖精,就算有估计一个屁就把自己崩死了,无恩无情的怎么可能会拿命救自己。

  看到失望的张道长杨老苟咳嗽了一声说:“别灰心,我再找几个老朋友问问,办法总会有的,说不定他们知道哪有恐龙呢。”

  ......

  张母和鹤婉莹回来之后,几人便不再聊刚才话题,简单的寒暄几句,张道长以身体不是很舒服为由就让他们都回去了。

  到了晚上张母也回家了,家里已经好久没有收拾了,明天就安排张道长出院了,所以张母提前回家收拾收拾家里。

  望着窗外的夜空,张道长心里一直回想着自己从小到大遇见过的人和事。

  ......

  赵琦初中毕业就被送出国留学了,刘胖儿也搬到外地了,不知道仅剩的日子里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俩。

  ......

  爸爸暑假应该会回来一趟,还可以跟他见一面。

  ......

  过几天应该去赵爷爷家看看,好久没见他了,也不知道现在精气神是不是还那么好。

  ......

  还有自己那印象中的爷爷,不知道还在不在了,本来打算帮杨老苟完成了任务就向他打听一下爷爷的事情。

  想着想着张道长就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化身为了一只白色的小狐狸,在一片花海一样的山谷里奔跑,跑到山谷的中央有一颗参天大树,大树上结了许多核桃大小的红色果子,张道长化身的狐狸跳起来摘下一颗,看了看四周没人,一口咬下这颗果子,在果汁入口的一瞬间,张道长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神清气爽,沁透心脾,连灵魂仿佛都被洗礼了一遍!

  

第十八章 找恐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