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警局风波

  “不许动,老实点。”几名持枪武警从人群中冲出,迅速的将张道长和刘雷按到在地。

  一名警察从后腰熟练的掏出手铐,将张道长的双手铐住,然后用枪顶着他的后腰,压着他走向停在路边的警车。

  “诶诶,大哥,你们抓错人了吧,我什么也没干啊?”张道长从错愕中缓过来,赶忙叫道。

  “别墨迹,快点走,有你说话的地方。”身后的警察用枪磕了一下张道长的后脑,又加快了脚步。

  看着被押上警车的张道长和刘雷,黄先生一脸懵逼的表情说:“这......”

  杨老苟也是不明真相:“这俩孩子闯什么祸了?搞这么大阵仗。”

  黄先生问杨老苟:“怎么办?劫囚车?”

  “想什么呢,什么年代了都,还劫囚车,你能快过子弹?我先打个电话吧,你拦个车,咱俩跟他们去警局看看什么情况。”杨老苟说完掏出电话,拨通了神卦李的号码。

  在警车上的张道长和刘雷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是一副错愕的表情,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会被逮捕。

  刘雷看着面前持枪对着他的警察,试探性的问道:“哥,我能知道我俩怎么了吗,我俩就是个学生,要高考出来写生的,怎么就被抓了呢?”

  警察冷哼一声:“别跟我套近乎,一会有你们说话的地方。”

  刘雷见警察并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他转头问张道长:“咋整啊?”

  张道长也一副没有办法的样子:“不知道,反正咱又没犯法,估计是他们抓错人了,一会到了警局自然就放了咱俩。”

  “闭嘴!”警察拿枪一怼张道长,打断了他俩的对话。

  随着吱的一声刹车声,警车停在燕都市公安总局的院里。

  过了几秒钟,警车的后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车里的几个警察押着张道长和刘雷,把他俩分别带到不同的审讯室。

  张道长被两名警察带进了一个封闭的屋子里,警察把他的两只手分别铐在凳子上之后就出去了。

  环视着屋内的情况,张道长不禁感叹道,这场景只在电视里见过啊,整个屋子里只有三把椅子和一张桌子,桌子上面还有一个可以调动方向的台灯。张道长知道,这个台灯是用来照射犯人的,强光照射下可以更清楚的观察犯人的面包表情,还可以让被照射的人有一种恐惧感。

  “跟电视里的一样啊,这灯是怎么转的啊?”张道长好奇的嘀咕着,总在电视里看的东西,终于见到了,难免有些好奇。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摸那个台灯,想要亲手感觉一下,伴随着‘咔吧’一声,张道长捏住了台灯。

  在摸到台灯的一瞬间张道长总觉得哪里不对,他看着自己摸向台灯的手,顿时惊讶的抬起另一只手捂住嘴巴,惊呼道:“卧槽,手铐呢。”

  看着眼前的两只手,张道长心里凉了半截,在这两只手的手腕处各挂着只剩一半的手铐,张道长低声无奈道:“这手铐质量也太差了吧。一会来人了怎么解释啊,本来没犯案,这下有理也说不清了。”

  ......

  燕都市公安总局副局长吹着口哨走出办公室,他发誓今天是他这一年最开心的一天,就在今天上午有人打电话实名举报,一趟从北方开往燕都的火车上有两名男子杀人抢劫,毁尸灭迹,一共杀了同行的六个人,报案人还有视频为证,可以说是证据确凿,得知这个消息的他马上组织了抓捕行动,而且行动异常成功,得到了老局长和其他领导一致夸奖。

  “看来今年晋升有望啊。”副局长的脸上有着难掩的笑意。

  “王局,我正找您呢,报案人还厅里候着呢,您要不要见一面?”一名年轻的警察迎面走过来。

  副局长赶紧收起脸上的表情,一脸严肃的说:“嗯,这个报案人是得见一见,好好表彰一下,这种敢于直面揭穿罪恶的老百姓,才是值得我们用生命去守护的家人。”

  来到等候厅的王局再三向年轻警察确认后,才相信面前这贼眉鼠眼,身材羸弱的男子是杀人案件的实名报案人。

  王局长尽量不让自己把眼前这人和小偷联系在一起,他拍了拍这人的肩膀说:“辛苦您了,正是有您这样的人,才使我们警务人员有了匡扶正义的动力,为了您敢于挺身而出,指证犯罪的行为,我局特此对您做出表彰,并送您锦旗一面,希望您以后能够继续配合我们打击犯罪,人民群众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力量!”

  这报案人接过王局手里的锦旗,顿时泪流满面,激动的发表了获奖感言之后,把锦旗挂在脖子上昂首阔步的走出了警局。

  送走了报案人,王局心里早已急不可耐的要审讯杀人犯了,今年老局长退休,自己能不能上位就靠这个案子了。他带上一名做记录的女警察,向审讯室走去,在审讯室门口王局把自己脸上的表情调整到他自认最威严的表情,慢慢推开了审讯室的门。

  坐到犯人对面,王局定睛观察,男子,不到二十岁,长发脑后扎辫,观察了一遍之后王局心里更有底了,这么嫩,不怕他不认罪。

  王局拿笔敲了敲桌子说:“姓名?”

  “张道长。”

  “年龄?”

  “十八。”

  “哪里人?”

  “东鹿市,东鹿县。”

  “来燕都做什么?”

  “写生。”

  “为什么杀人?”

  张道长双手紧扣,扶在桌子上说道:“我没有杀人,我就刚下火车什么都没做,就被抓了,你们肯定抓错人了!”

  王局一副你这种人我见多了的样子:“小子,我劝你老实交代了,免得受苦。”说完之后王局突然看到张道长紧扣的双手,疑惑道:“怎么这么扣的?”

  张道长看王局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双手,赶忙分散他的注意力:“警察叔叔,你说我杀人,那你得讲证据吧,没有证据你凭什么抓我。”

  王局听完立马回到:“没有证据我当然不会抓你,想看证据我就让你死心。”说完跟旁边的记录员嘀咕了几句,那记录员在笔记本电脑上敲打了几下之后,把电脑转过来对准张道长。

  电脑上正在播放一个视频,视频最开始的几分钟黑漆漆看不清画面,只能听见好像列车行驶的声音,不一会儿画面慢慢变亮,在视频中,两个男子正扛着一个被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人走向车站角落,虽然拍摄的距离较远,但还是依稀能看清,这两名男子分尸焚尸之后,在尸体燃烧的火焰旁微笑击掌。

  看完这个视频后,张道长明白了原因又人目睹了他俩烧尸,还报警了,警察把尸体当成活人,认为自己和刘雷是杀人凶手,也难怪,会动的尸体,他们肯定没见过。这下事情可难办了,又不能把事情的真相说给警察听。

  王局看张道长看完视频不说话了,顿时心里一喜,张嘴说到:“怎么?在绝对的证据面前,没法辩驳了吧,说吧,杀人动机是什么?”

  张道长想了想说:“视频里的确实是我和我朋友,我只能说,我没杀人,具体我没法跟你解释。”

  王局听完一脸怒气:“事到如今,还满口胡言,妄图狡辩!我在问你一遍,说还是不说!”

  张道长无奈道:“这个真没法说,说了你也不能信,我只能说我真没杀人。”

  王局气极反笑:“嘴还挺硬,你杀人焚尸已是事实,铐进了我的警局,就算你不招供,你还以为你能挣开那手铐逃狱不成!”说完猛的打开台灯转向张道长。

  强光突然刺向张道长的双眼,张道长下意识的抬手在眼前遮挡。

  在张道长抬手的一瞬间,屋内的空气仿佛都凝住了,王局惊恐的看着张道长的双手大声喊道:“快来人,越狱!有人越狱了!”

  张道长暗叫一声坏了,随着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审讯室的门从外面被打开,七八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涌入进来。

  为首的一个年轻警察看着张道长挂着一半手铐的双手,二话不说,提起警棍就向张道长抡来。

  看着抡下来的警棍张道长一时间也不知该不该反抗,只能抬起胳膊先挨这一下。

  砰的一声,警棍砸在张道长的小臂,预料当中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张道长只觉得轻微的有些酥麻。

  那年轻警察也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张道长胳膊,刚才给他的感觉并不像打在人身上,反而像砸在了一块石头上一样,震的自己虎口发麻。

  张道长赶紧后退,出声解释:“我没杀人,我也没想跑,你们手铐质量差,我不小心一扯他就开了,要不你们再给我铐上!”

  虽然张道长说的是心里话,但在这些警察的耳朵里,却觉得这是何等的侮辱啊在警察局还敢大放厥词,公然挑衅啊!

  这几个警察不再给张道长说话的机会,一起抡起警棍向张道长砸来。

  闪身躲过几个警察的警棍,张道长也发现了无论自己怎么解释也没用了,既然认定自己要逃,那索性自己就先逃出去,反正自己没杀人,也没还手袭警。

  看了眼审讯室开着的门,张道长抬臂硬扛住两个警察抡下的警棍,然后猛的向前冲了出去,两个堵在门口的警察也被张道长的蛮力撞飞,昏在走廊。

  冲出来的张道长回手又把门从外面关上插好,然后去找刘雷的审讯室,他记得来的时候刘雷就被关在他旁边的第三间。

  看准了刘雷审讯室的门,张道长猛的一脚把铁皮包着的门踹掉,在里面两个警察错愕的眼神下,把刘雷双手手铐都拽掉,拉着他跑出了审讯室。

  刘雷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边跑边说:“这么刺激?”

  张道长无奈道:“没办法,我也不想,他们认定咱俩是杀人犯,还非说我要逃狱,这都是被逼的。”

  听着后面审讯室的门已经打开了,张道长不禁加快了脚步对刘雷说:“他们出来了,快点跑,这回被抓回去就真的没办法解释了。咱俩下一楼,大厅人多,趁乱直接冲出去。”

  审讯室在公安大厦的二楼,一楼是公安局的前台大厅,来公安局办理事务的人都会在大厅逗留,所以张道长选择直接从正门冲出去。

  刚下到一楼的张道长就后悔了刚才越狱的决定,在他面前有数十名警察,持枪带械的成一个半包围状在等他们下楼。

  张道长苦笑了一下:“天真了,燕都市公安局,岂是咱俩说逃就逃的。”

  刘雷看着这阵仗感慨道:“值了,这场面除了电视中平常还真没见过。”

  就在张道长二人打算投降的时候,王局也带着警察从楼下下来了,看着被堵住的张道长和刘雷,王局笑道:“电视剧看多了吧孩子,还想从公安局里跑出去?你当我这是乡镇派出所呢!”王局看了看那些围堵的警察说:“把枪都收了,这么多民众呢,小心走火了。”

  这时从包围群外挤进了一男一女,女的手里拿着一个麦克风,男的肩上扛着一个摄像机,对着这数十名警察拦截两名学生的场面不停的拍摄。

  王局见状皱眉喊道:“哪个部门的,拍什么拍,警察局是你随便拍的地方吗,赶紧撤了!信不信我关你几天!”

  但那女主持和摄像却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越拍越起劲,那女主持还走向了王局,一副要采访他的意思。

  王局张嘴刚要骂,旁边的一个年轻男警察附耳悄悄的说:“王局,这是局长给咱们请来做宣传的,这主持人有点背景,而且这直播呢。”

  王局低声骂道:“草,你怎么不早说!”

  说话间那女主持已经走到了王局的身边,她一甩飘逸的长发,露出精致的小脸,用给人十分亲近的笑容对王局说到:“您好,王局长,我们是晚间实况栏目,我是主持人梦沁,针对现场情况可以采访您几个问题吗?”说完把麦克和摄像都对准了王局。

  王局瞬间变脸,露出一股领导特有的淡然笑容说到:“好的,我本人也很喜欢看你们的栏目,我们市局也比较开放,做任何事情都会得到人民的监督,有问题尽管问,我一定回答。”

  梦沁微笑道:“好的局长,我们晚间实况向来都是用最真实的事实来回报观众,所以我的问题可能会比较刁钻,请您不要介意。”

  王局一副不在意的表情:“没关系,尽管问,我们市局从来不存在让我觉得刁钻的问题。”

  梦沁依旧一副如沐春风的笑容:“好的局长,那就请您解释一下咱们这些同事现在是在做什么?”

  王局长伸手一指张道长二人,摄像镜头也跟着照过去,王局说道:“这两个人是杀人犯,刚才二楼审讯室逃出来,我组织了一场围堵,很成功。”

  梦沁接着问道:“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你们成功把杀人犯抓了回来。”

   王局赶紧接话:“是的,就在今天上午,我收到了报案,然后立马果断的组织了抓捕行动,十分成功!”

  梦沁说到:“局长您别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我是说是不是意味着你们成功把杀人犯抓了回来之后,他又在您的眼皮底下逃了出来。”

  王局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

  梦沁继续追击说到:“现在很多市民反映,我市公安局存在诸多不作为行为,也有人说这是因为最近老局长面临退休,新局长没上任,副局长管理无能的体现。对此您怎么看,副局长?”

  王局的脸部肌肉抖动了几下,强忍着发飙说到:“这都是网络谣传,最近在我的管理下,民警一心,而且警局内部各种欣欣向荣的景象,一会我可以带你去参观。”

  梦沁又说道:“那您怎么解释这两个学生年纪的杀人犯大闹警局呢,这难道不是警员无能的表现吗,还不能体现出管理者的能力低下吗?”说完摄像又给张道长二人特写。

  王局发誓,如果这不是现场直播,他一定会砸烂摄像机,踹折话筒,他不明白这个梦沁为什么老是针对自己。看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王局已经接近发飙的边缘了。

  旁边的年轻警察也觉得王局要控制不住了,他赶紧附耳跟王局说到:“局长,别跟她逞口舌,她就做这行的,一直给你往偏带,咱们警察看的就是行动力,她既然说咱们无能,那咱们就给她看看咱们的警风有多威武。”

  王局问道:“关键是怎么给她证明啊?”

  年轻警察道:“当然是抓人啊,这不是有现成的吗?”说完了指了指张道长二人。

  王局一拍脑袋心想道:对啊,直播抓捕行动,看看我们警员的武力值,这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王局咳嗽了一声,摄像把镜头又拉回来,王局说:“那这样吧,鉴于主持人对我们市局的质疑,我们就给大家表演一场现场的抓捕行动,让大家看看我们市局的警察有多威武!”

  王局此声一出,不管是在场的民众想看热闹,还是警员想给自己正名都纷纷叫好。

  一看呼声这么高,梦沁也表示同意,相信一次现场直播抓捕人犯应该能提高不少收视率呢。

  在场中的张道长和刘雷一直都听着二人的对话,当听到要表演抓捕行动的时候张道长马上出声说道:“不用抓,我们俩投降,投降。”他可不想在全国观众面前表演被抓捕的对象,万一要是被认识的人看到那可就解释不清了。

  王局假装没听到张道长的投降,他让梦沁直播插了段广告,梦沁为了更好的节目效果,增加收视率也同意了,然后王局挑了十个武力值比较高的警察参与行动,并告诉他们一会动手,一点要干净利落,而且尽量多展示一些擒拿呀,背摔啊之类的炫酷动作。

  张道长已经喊了十几遍投降,王局都没有理会他,这让张道长心里十分不爽,本来自己就没杀人,愣说是杀人犯,自己没想越狱,愣说自己越狱,结果现在自己想投降他也不理睬,非要拿自己当猴耍着,表演什么抓捕行动。

  看着王局给那几个警员讲一会用什么姿势揉虐他们俩的时候,张道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咬了咬牙暗道:“行,拿老子当猴耍,非要抓是吧,我看一会咱们谁抓谁!”

第二十二章 警局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