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沙漠大长腿

  “你听见了吗?”张道长停下来问向刘雷。

  刘雷点点头答道:“好像有人喊救命。”

  黄先生也站住脚步闭眼,抬起鼻子闻了闻说道:“走,过去救人。”

  几人又掉头顺着声音的方向折返,就在他们刚才相遇那两个男子的地方,此时多了一个女人,正是刚才的导游小青。

  两个男子其中一个看着被另一男子捂住嘴的小青说:“别叫,再叫老子弄死你。”

  捂着小青嘴的男子问到:“哥,怎么办?这女的是个导游,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啊,不如抢刚才那波了。”

  另一个男子骂道:“你虎不虎,那大个子那么壮,咱们能抢了吗?”说完他看着小青,脸上露出邪恶笑容:“没钱?没钱这不是有人吗,这大山上谁能找到咱们,打晕她,拉走。”

  听这男子说完,小青一脸惊恐的表情,赶紧挣扎呜呜的叫喊,不过她的力量终归有限,根本挣脱不了这男子的束缚。

  就在这男子抬手准备打晕小青的时候,张道长几人也赶到了。

  看着在男子怀里梨花带雨的小青,杨老苟抢先一步喊道:“放开,让我来!”

  张道长疑惑的看着杨老苟,杨老苟马上改口道:“把那小姑放开,让我来保护她。”

  本来已经绝望的小青看见张道长四人出现,顿时看到了希望,呜呜的挣扎着。

  “别他妈叫了!”抱着小青的男子抓着她的头发猛的向树上一磕,顿时鲜血从额头滑落,小青也吃痛的不敢再挣扎。

  另一个男子看着又回来的张道长四人,从腰后抽出一把小刀,表情阴森的说:“几位,刚才放你们一命,别不珍惜,现在走还来得及,别多管闲事。”

  杨老苟看着额头留着血的小青,顿时火冒三丈,根本不理会拿刀的男子,直接冲向还抓着小青头发的男子。

  一瞬间,杨老苟身形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他已经出现在小青的身旁,他一手搂着小青,一手抓着男子的脖子将他举起。

  杨老苟低头柔情的看着小青:“小傻瓜,你怎么跟来了,不是叫你别上来吗,这上面多危险,没有我的保护,你该怎么办?”

  小青抬头看着杨老苟眼里闪烁着崇拜的小星星,在这名老者的怀抱里,她觉得是那样的温暖可靠。

  “哥..哥..救我救我。”被杨老苟举起的男子因为呼吸困难已经憋的脸色发紫了。

  那名拿着刀的男子见杨老苟一瞬间就制服了他的同伙,并且旁边还有张道长三人没有出手,心里顿时开始打退堂鼓。

  他四下偷瞄,把手里的刀猛的扔向杨老苟然后转身钻进树林里。

  还被举在空中的男子不知是被同伙的逃跑气的,还是缺了氧了,双眼一番晕了过去,杨老苟顺势把他扔在地上,然后双手捧起小青的脸,为她擦拭额头的血迹。

  看着这场面张道长伸手拦住了要去追人的刘雷。

  “我去追他,你留下看偶像剧吧,你不正想向你师父一样优秀吗,多学习学习。”张道长顺着那人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

  看着周围的参天大树,张道长心里疑惑道:这人还能比我跑的快不成?这都追了十几分钟了,不可能追不上他啊。

  “算了,可能是躲哪去了,早知道就让黄先生来抓他了。还是先回去跟他们汇合吧,还得找胡家呢。”张道长嘀咕了几句,然后又原路返回,准备回去找他们。

  顺着原路往回走,越走张道长越觉得不对劲,他低头看了看地上,杂七杂八的野草丛生,他在地上轻轻跺了跺脚,在原地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在走了五六米之后,张道长猛的一回头,地上的脚印已消失不见。

  “我进入神秘的区域了?刚才就发现不对,我跑来的时候,地上应该留下脚印,结果原路返回地上一点痕迹都没有,果然,我进到了这个神秘区域。”张道长有些兴奋,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误打误撞就进来了。

  张道长仔细观察四周的环境,根据网上一些游客的消息,凡是迷路的,在第二天凌晨都会下山,也就是说过了十二点,这里就会关闭,只要在十二点之前能走出这里,就可以知道这青云山里到底有没有胡家,有没有圣果。

  张道长在尝试了一阵之后,发现了一些现象,在这里只要向前走几步,你身后的景色就都会被刷新,无论你留下什么记号,只要你离开原地,就会变成跟原来一样。

  “那我如果在前面做个记号呢?”张道长决定试一下,他脱下自己的一只鞋,向前一扔,然后盯着这只鞋向前走了一步。

  ......

  在张道长离开了半个小时还没回来后,刘雷终于坐不住,看着还在给小青讲诉不知道从谁身上扒的光辉历史的杨老苟,他决定还是找找黄先生商量一下吧。

  “黄先生,张道长都去这么久了,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事啊?”刘雷有些担心的问道。

  黄先生叼着一根枝条笑道:“他能出什么事,站着让人拿刀捅半个时辰也活蹦乱跳的。”

  刘雷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那他怎么还没回来,要不我还是去找找他吧。”

  黄先生笑道:“你还挺关心他的,按理说他也确实该回来了,我给你找找他到哪了吧。”

  黄先生说完双眼一闭,抬鼻子对着张道长走的方向闻了闻,脸色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他又转头朝着四周闻了一圈,然后睁眼一脸严肃的看着刘雷说道:“还真让你说中了,这山上没有他的气息了!”

  黄先生对杨老苟喊道:“别打情骂俏了,张道长的气息消失了,那个方向只剩下刚才逃跑那人的气息。”

  杨老苟搂着导游小青说道:“怎么会呢?”

  黄先生表情凝重的说:“只有两个原因,一是他彻底的死了,没有气息了,二就是...”

  刘雷接过话来:“他找到胡家了?”

  杨老苟表情也突然变得严肃说道:“不行,不能让他自己去胡家,赶紧找到他!咱们先去找刚逃走那人,看他知不知道什么。”

  黄先生点点头,然后几人把被打晕的劫匪挂在了树上,朝着另一个劫匪的位置赶去。

  “张道长啊,张道长,希望你能记住我昨晚对你的叮嘱。”杨老苟心里念道。

  ......

  看着已经漆黑的天空,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张道长躺在地上已经放弃了挣扎。

  在这一下午他用尽了各种方法试图挣脱这个幻境,但都无功而返,身上所有的可以当作记号的东西也都随着自己的移动消失不见了。

  “早知道就老实的躺着等第二天了,这下好了,连个看时间的东西都没有,也不知道几点了。”张道长躺在草地上自言自语道。

  随着天色越晚,山上的温度也越来越低,只剩下一条内裤的张道长也感觉到地上传来的寒意,有些瑟瑟发抖。

  张道长从地上站了起来抱着自己的双臂嘀咕道:“运动运动估计能暖和点。”

  他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坏笑道:“折磨我这么久,我也发泄发泄,反正这里都会复原的,就别怪我搞破坏了。”

  说完张道长走到身前这颗树的根前,上下看了看,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自己的双手象征性的呸了一口,搓了搓。

  “就你了。”说完张道长伸出双臂,使劲抱着这颗树,狠狠的勒住。

  树干顿时发出咔咔的声响,树皮也开始断裂,张道长一咬牙,大喊一声:“起!”双臂箍住树干猛的向上拔起。

  随着一阵哗啦啦的声音树根渐渐和土地分离,树叶也莎莎的响,张道长猛的一跺脚,向上奋力一提,一人半环抱粗的大树被张道长连根拔起。

  张道长看着自己怀中的树,仿佛还不过瘾,他把大树横抱在胸口,扭了扭腰,热了下身,然后整个人抱着树猛的向左旋转。

  整个树林里顿时发出了咔咔咔的爆裂声响,四周被张道长横扫而过的树木纷纷折断,张道长扔下手里的树干,躲避着倒下来的大树。

  一阵轰隆隆树木倒地的声音过后,张道长带着稍微有些凌乱的呼吸喊道:“爽!”

  发泄过后看着这一地的狼藉,张道长打算让它们恢复原样,他向前跨了两步,果然,眼前一晃,所有被折断的大树也都恢复了原状。

  就在张道长观察这些复原的大树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了一个与之前不一样的现象。

  “咦,是我眼花了吗?”他向前方一棵刚才没有横扫倒的大树靠近,走到树下,他蹲了下来,看着树根底下的落叶,疑惑道:“之前有这么多树叶吗?”

  张道长想了一会,他站起身来,走到旁边的另一棵树前,猛的又像刚才一样把这颗树拔了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观察那颗一地落叶的大树,他把手里拔掉的树扔在地上,然后走回一地落叶的树下。

  被它拔掉的树又恢复了原状。

  在张道长头顶,两片树叶飘落而下。

  看着这颗大树,张道长激动的大笑说:“哈哈哈哈,找到了,我找到了,你是真的!这里的其他东西都是假的,就你是真的!”

  “我该怎么逃离这呢?拔掉你吗?”张道长伸出双手准备拔掉这颗树试试,就在他刚伸手摸到树干的时候,他背后的白色狐狸纹身猛的发烫,一股热流传到手掌,‘嗖’的一声,张道长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已经走到下山的杨老苟四人正准备去找张道长提过的邻居,希望通过这个和胡家有联系的邻居,能找到张道长。

  “等下!”黄先生突然说到。

  刘雷问到:“怎么了,是不是有张道长的消息了!”

  黄先生没有回答刘雷,而是看着杨老苟表情严肃的说:“我刚才闻到张道长了,一瞬间又消失了,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一股狐狸味儿!”

  杨老苟脸色阴沉:“先找他那个邻居,但愿张道长别多嘴,赶紧找吧!”

  刘雷虽然不知道他俩在说什么,但看样子张道长的处境应该是很危险,不由得为他担心起来。

  ......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张道长仿佛有一种坐了一个360度无限旋转加震动过山车的感觉,如果不是他的身体被加强了,相信这会儿早就把胃都吐出来了,但尽管这样,他现在也是天旋地转,勉强才能站住。

  张道长定了定神,待他看清周围的环境后,顿时惊呆了。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沙漠,一眼望去万里黄沙,除了沙子和烈日,什么都没有。

  张道长呆呆的站在原地绝望的说:“我该怎么办?”

   哗哗哗

  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张道长迎着风沙向前艰难的行进着,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几天,因为这里的太阳永远不落,他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要坚持不住了,除了肉体上的折磨,更让他坚持不住的是精神上的摧残。

  张道长跪在沙堆里,喃喃的说:“不想走了,好饿,好累,想吃烧鸡,那天剩那么多就该打包,那烧鸡的味道....”

  “如果现在能吃到烧鸡,就算死也值了。”

  哗哗哗

  大风刮倒了他身前的沙堆,随着沙子的流落,慢慢显现出了一个箱子,箱子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燕都烧鸡。

  张道长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眼花,赶紧扒开沙堆,在沙堆里有着五个箱子,全都是烧鸡。

  张道长赶紧打开一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只烧鸡啃了起来。

  “唔唔,我刚才说的不算,我不能死,我是我家单传,我还没娶媳妇呢,等我有了媳妇我再死。”张道长边吃边说。

  哗哗哗,又一阵沙风刮过,在他右边的一座沙堆被刮倒,露出一条洁白无暇的长腿。

  张道长‘噗’的一声惊的吐掉了嘴里的烧鸡,茫然道:“我注定要死在这里?”

第二十六章 沙漠大长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