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从天而降(上)

  第一章、从天而降

  自盘古开天辟地,女娲伏羲造人之后,已过千年。在这千年之中人类已经从弱小的部落繁衍到极盛的国家,占据着大陆大部分的领土。

  灵气——是人类成为陆地霸主的主要原因,当初在女娲与伏羲的帮助下人类成立了琳琅满目的部落,大家共同努力来繁荣部落,稳定发展的部落后也随着女娲与伏羲的离去,开始了躁动。人类开始有了情绪、性格、感情。被这些支配的人类,开始出现了争吵,争抢,争斗,部落与部落出现战争,随着战争不断,欲望的滋生,资源的争夺,人类已经开始不在满足与同类之间的争夺,而把手伸向了,比他们早一万年居住在大陆上的生物,曾经的霸主——灵兽。

  捕食其幼崽,毁其巢穴,断其根源。灵兽们再也忍不住了,开始了复仇,人类到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渺小,自己的不足,自己无法反抗只能看着同伴们一个一个的倒下,尸横万里,灵兽的嘶吼声,人族的惨叫声,响彻云霄,七天七夜,原本上万种部落种群,现已不到百种,人类眼见就要被灭族,这时天降祥云,声称神界的使者,来跟灵兽与人类谈判,如何在这片大陆下共同生活下去。

  最后,人类和灵兽在神界使者的努力帮助之下,达成协议互不侵犯。并一起,在这片大陆的正东、正西、正北、正南,分别建立了青龙圣殿、白虎圣殿、玄武圣殿、朱雀圣殿,以此来纪念使者对双方的帮助,也方便使者来监督彼此双方共同达成的共识。

  人类也在使者帮助下,感受到了天地之间的灵气,并也可以开始修炼,而人类也把每一次修炼的瓶颈记录下来,还起好了名字。

  首先,是炼体期,炼体期又分为练筋骨、强体魄、塑肉身;然后是,通灵期,通灵期又分为上元期、中元期、后元期、上庭期、中庭期、下庭期、圆通期、开元期、关元期,在是,分水期,分水期又分为上脘期、中脘期、下脘期,以及最后的,神阙期,相传当达到神阙期飞升成神,千百年来,能达到这个级别的又有几人,大部分的都站在分水期上无法在前进半步。

  成纪国——成纪国,相传这里曾是女娲娘娘造人时,第一个住所的地方,这里也是女娲所生活的地方,这里的居民热情好客,喜爱和平。

  清澈的天空中,悠闲的飘着朵朵的白云,这蔚蓝的天空和朵朵的白云,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阳光暖洋洋的照着忙忙碌碌的人们。

  一道红光划过天际,速度极快,一闪而过,直奔成纪国外的狗熊岭而去。

  砰地一声巨响,砸到熊屯封的山顶,整片大地都为之一颤,火球将山顶砸出一个千尺大坑。

  狗熊岭,在成纪国的国境外,这一岭便有八座大山,而这八座大山属于三不管地带,而这里的总瓢把子便是这大黑山的风云寨的寨主马有才。

  在这高耸入云的山腰处,便有一座辉煌的大殿,殿门之上悬挂着金灿灿的三个大字风云寨,而殿中今日却是热闹非凡,几十张宽大的长桌上摆满了各种聆郎满目的菜品,煎炒烹炸,焖溜熬炖,蒸的烤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那是样样俱全,整个大殿里洋溢着菜香,酒香,划拳声,谈话声,大碗酒碰撞声,共声汇聚。

  “诸位兄弟,今天是我马某的生日,承蒙各位的抬爱,在百忙之中,能来参加今天的生日会,马某感激不尽,今天,酒有的是,肉管够的造,大家只管吃好喝好。”大殿的中央站着一名中年男子,黝黑的皮肤,粗犷的脸庞上稀稀疏疏的胡茬,高挺的鼻梁,一双猎豹似的眼睛上方长着浓浓的眉毛。

  可就在马有才话音刚落。

  “轰”的一声,随着这一声巨响,整座大殿都在晃动,原本刚刚举起桌上的酒,大口大口的“牛”饮,面对这突如其来变化没有任何的防备,不少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晃动,吓了一跳,没有站稳摔到了地上,手中的酒也洒了,桌子上的碟子,碗,酒坛,噼里啪啦的摔到地上,一时间殿里响起了各种的“碎碎平安”,场面一度的混乱。

  马有才,被这突如其来的晃动,震的有些站不稳,手中碗也掉到了地上,心中有些疑惑,紧锁着双眉,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人,点了点头,三人便如鬼魅般消失不见了。

  “呼,呼,呼······”在熊屯峰山顶的上空,出现三道身影,便是马有才他们。

  “有才啊!你的实力还没恢复,别在这么,强行装逼,身体会受不了的!”马有才身后有位老者,淡淡的说到。

  “是啊,表哥,别这么装逼,不装逼我们还是朋友。”而在老者身后,跟马有才差不多年龄的年轻人,很是惋惜的看着马三爷,不住的摇头。

  听的马有才的肝值颤悠,扶住自己的老腰双眼紧闭,眉头紧锁,抿着嘴,咬着牙,使劲的往鼻孔里吸气,又呼出,心中不住的感叹,“我草,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能让我遇见他们了,气得我肝疼啊!”

  马有才强打着精神扭过身来,脸上硬是挤出了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刚要说话。

  “有才啊!少贫嘴,你和有德,去那个坑里看看,我在周围转转,怕是有这飞来的横祸,给伤及的无辜。”没等马三爷讲话身后的老爷子手里拿着一杆烟枪吞云吐雾着,吧哒吧哒嘴,满脸的皱纹,随着动作的幅度,一张一合。

  “好咧,二叔,我这就和表哥,去坑里溜达溜达。”马二叔身旁的马有德听到马二叔的话,一个飞身便来到,马有才面前,没等着马有才面部表情变化完,就被马有德生生拉走,满脸的懵*。

  马二叔,见马有德和马有才身影一点点的变得模糊,又抽了一口大烟枪,缓缓吐出,摇了摇头,吧哒吧哒嘴,转身降了下去。

  原本那绿荫葱葱的山林,被这天外的来物,搞得一片狼藉,棕色的树干变成了黑色的碳棍,马二叔,落在地上,踩在脚下,那黑漆漆的树叶,随着马二叔的移动发出稀稀疏疏的声音。

  马二叔皱着眉,眯缝着眼,仔细的打量着周围,开始,并没有发现什么,也看到由这波及到的无辜受害者,但,一个一个都成为了炭标,根本就没有一丝抢救的机会,走了一会儿,马二叔,发现这林子的树密密麻麻连成一片,可唯有刚才的落脚那块却有一道缺口。于是马二叔,又折了回去。

  来到刚才落脚的地方,低着头,继续皱着眉,看这地面,有明显被压过的痕迹,可沿着这道缺口,从下往上看去,连一棵树都没有,二叔又扭着头往下瞅着,拿着烟枪,又吧嗒抽了一口,“哼”从鼻子中缓缓喷出,缓缓站起,沿着痕迹往下走去,左手背在身后,佝偻着,右手紧紧攥着烟枪,步伐轻盈,两脚交替,一深一浅。

  目光死死的盯在前方,顺着马二叔的目光看去,黑漆漆的地面上,趴着一位十一二岁的孩子,爆炸式的头发,披在光不溜秋乌漆麻黑的后背上。

  马二叔来到近前,先用烟枪戳了戳,结果纹丝不动,便将烟枪别在身后,将这孩子翻过来。只见这孩子的脸上,黑漆漆的,鼻孔里嘴里耳朵里不停往外冒着白烟,二叔紧忙,将手搭在这孩子的腕处,感觉着那爱跳不跳微弱的脉搏,微弱的呼吸,看来还是有抢救的机会,便用内视之法,观瞧。五脏六腑已经基本上都成碳了,但,都好在它们也都在默默的完成各自的使命只不过有些偷懒。

  二叔,从胸口出掏出一小袋子,从袋中取出一个通明的小瓶子,打开瓶塞,将瓶中的液体,倒在地上,稀溜溜的液体在碰到地面时,瞬间变成了一坨,不是,是一滩,也不是,嗯,反正就是类似于蛋清一样的存在。

  那一坨蛋清,在地上,沿着那孩子的手臂爬上来到冒着白烟的鼻孔里,顺着呼吸道,滑进肺里,一分为二,一面一半,蠕动着,蠕动着,继续的蠕动着,还在蠕动着,一袋烟的时间,正在蠕动的两坨,分为了四坨,八坨,十六坨,三十二坨。在毛细血管里搭着血液循环的顺风车,来到各个焦黑的器官,开始彼此各自的使命。

  马二叔在外面,脱下外套将那赤裸的身体包裹了起来。抱在怀里就能感受到那孩子在瑟瑟的发抖,叹了口气,马二叔,纵身一跳,跳到半空中,脚下凝结出一朵白云,马二叔坐在上面,回头看了看了马有才和马有德的方向,心中有些莫名其的感觉,但感觉怀中的瑟瑟发抖,便回过头朝着风云寨疾驰而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的马二叔带着受伤的孩子,回风云寨,马有才和马有德,进到坑里后却发生了意外。

从天而降(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