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木川君的星期二

  被雷鸣吵醒的我,把自己紧紧包裹在被子里。明明已经裹得很厚了,我却还是很冷,甚至觉得浑身已经湿透了,就像,正的在淋着雨一样。不过我可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怎么可能会淋到雨呢。

  我很喜欢暴雨,雨声可以盖过我内心的声音。

  闪电的光顺着窗帘的缝隙透射进屋子,多么刺眼的光啊。我应该会很讨厌才对……不过我却喜欢着闪电这种刺眼的光。尤其是配上黑夜与暴雨,无时无刻不透露着绝望这个词。

  窗外的风很大,我昨晚上收到的蛋糕已经被打翻在地了,奶油和雨水混合着,流出门外。“明明我一口都还没吃呢”心里不停嘀咕着的我又把被子裹的更紧了,恨不得把被子陷进肉里。

  时不时能看见外面的废纸被吹进来,狂风肆意的在我的房间里四处乱串。我不是关了窗户的吗?

  “啪!”墙上的吊钟也终于支撑不住了,在地上摔的支离破碎。吊钟的小盒子里的一个小东西掉落在我面前,在我灰白朦胧的世界里,我却能看的很清楚,是一个特别精致的蓝色吊坠。“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吗”脑子里只有这一句话。正当我想要捡起来的时候,吊坠却又突然消失了。

  原本就空荡荡的房间,没了唯一的发出声音的吊钟后,显得更加空荡死寂了。

  “根本就没用啊”把被子扔在一边的我,像是放弃了一样。

  外面的雨很大,比在家里要好多了

  在雨中走着,我也不知道去哪。反正都一样会冷,所以我也没有带伞。在不知道几点的凌晨,一个傻子在淋着雨,的确会是一件很吓人的事情。不过我应该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因为我心里没有一点感觉。

  不知不觉又走到这条小路了。

  “……”

  小路边上有着一具狗的尸体,“是谁才会做出这么残忍的谋杀呢?”我蹲在尸体旁边,这堆冰冷的残渣却让我感到丝丝温暖。由于大雨的关系,原本就支离破碎的尸体就更加难以辨别了。如此残破的尸体,尾巴却像是被故意保留了一样完整,是很漂亮的尾巴呢。

  眼前的画面并没对我激起什么内心上的波动,我似乎早就知道这会有具尸体。

  “都走到这了,直接去学校吧。”

  来到顶楼的我,面前只有一坨快要和水融为一体的“素描本”。

  已经完全无法看出任何东西了。

  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等待着。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有人来了的样子。

  “哈哈,看来今天我是第一名!”他好像没有发现我,话说高中生也会做出这么幼稚的行为吗?

  陆陆续续的来到教室的同学没有一个人发现我的异样。真奇怪,教室里有一个湿漉漉的人坐在这里,为什么连问一下都不问的。果然是因为我是个令人讨厌的人吧。

  今天老师连我的名字都不点了,我竟然会感到一丝没落,明明这是件好事才对。

  外面的雨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天也一直黑着。

  我有多久没有见过阳光了?在我记忆力的一切都是冰冷黑暗的。

  好在教室里是温暖的……大概。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来的时候,教室里又只剩我一个人了。醒来的我发现我的位置被挪到了垃圾桶旁边,“真是相当过分的恶作剧呢”

  窗外依然下着雨,灰蒙蒙的一片,分不清是中午还是旁晚,又或者凌晨。

  无力的从地上爬起,身体关节处有着酸痛的感觉。果然不应该淋雨的,我的身上依然湿漉漉的。

  看着学校中央的大时钟,现在已经是晚上6点半了。

  看样子该回家了啊……嗯?家该往哪里走呢?我……有家吗……

  一个人独自走在雨夜里,明明才七点钟不到,街上却一个人没有,甚至连一辆车也没有。

  我应该去哪呢?

  回学校吗?

  我已经不想再去学校了,我讨厌那里,没人在意我,没人喜欢我。

  我太冷了。

  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了,我已经快要看不见了。

  流进嘴巴的雨水带着一点咸味,很奇怪,我应该早就失去味觉了才对。

  我躲进了一个小亭子,不对,我是看到了什么才来到亭子里的。

  亭子的木质护栏上坐着一位少女,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连衣裙。双脚在水面拍打着,所以下半身的裙子已经湿透了,但上半身却很干燥。

  看样子在下雨之前就来这儿了呢。

  少女的眼角有些红润,发着抖,嘴里在哼唱着什么。

  没有发现我呢。我已经在她身边坐下了,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已经到了连陌生人都会无视我的地步了吗?”我自嘲到。

  对了,为什么我能看清楚少女呢?我明明……

  “你冷吗?虽然很想像电影里那样,但你也看见了吧,我这滴着水的大衣”我望着湖面,对着至今为止唯一看清楚面貌的少女说到,“很抱歉帮不了你什么呢”

  这位少女对我来说是某种特殊的存在吗?

  我不由得看向少女的脸。

  明明没有淋到雨,刘海和脸上却有些湿润。

  “原本很漂亮吧,你的眼睛。”

  少女的眼睛里现在只剩下空洞和绝望。

  少女依然没有理我,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亭子前边是一面大大的湖。靠着柱子,面对着湖,湖面被雨水疯狂的拍打,显得面目全非。

  少女把手里握着的纸随意的丢在了地上,虽然被揉成了一团,但我还是能看出来是一封信。

  遗书吗?又或者……

  在我思考的时候,少女以一种怪异的姿态爬到了护栏上。“已经只是躯壳了吗?”少女站立在了护栏上。

  她要做什么呢?不对,我知道她要做什么。

  少女的身体在我面前如同脱线木偶一样,优美的向湖面坠落着。

  最后一次看向少女的眼睛时,看到的却是无尽的黑暗。

  “你也和我一样吗?”

  “不过,死在湖里会很冷吧?”

  

木川君的星期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