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生死相约出帝君,蛋爆人去精尽亡(二)

  (洛冰语:第一次写作,感觉过去聪明的主角有可能会写出很多错误来,所以只好委屈一下夜孤寒当一个傻**啦!希望各位读者大大们喜欢这个傻**的做事风格,谢谢!)

  九天蛛听闻此言,猛地跳起来,所谓的“一蹦三尺高”也不过如此了。“其实吧,你也看到我会用火球术,我其实是个阵法师,所谓的五行之力,我全会。在我当初摔下来的时候,我设置了一个传送阵,能直接到天一学院!你想想去绝谷林的距离,再想想去天一学院的距离,当然是去绝谷林的距离近了,是不是?那么我们又可以节省时间去修炼了?是不是?”

  无视了九天蛛成千上万的破绽,夜孤寒恍然大悟地点头,道:“听你这么说,好像很有道理的感觉!”夜孤寒把九天蛛放入口袋,“那好,那我们就去绝谷林好了!”

  口袋中,九天蛛暗自抹了一把泪,心道:师尊是教过我传送阵怎么摆,但我始终掌握不了空间之力,传送阵……我也只能想想而已。

  九天蛛不知道的是,虽然他没有学全控符宗的手段,但他唯一的弟子一一被人称之为世界上唯一的真神的超级人物,不仅学会控符宗的所有手段,更是自创出数百种XXX!!!!!!

  话说现在,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理论:二愣了忽悠二愣子的成功率是干干的!往后的历史表明:当九天蛛忽悠夜孤寒时,当夜孤寒忽悠九天蛛时,另一方都是百分百相信的……

  在鼠族中,有一种鼠类因其喜食红果树而被人命名为红果鼠。

  现今,一大群红果鼠正呆在红果树上觅食着,一丝丝蛛丝飘然而下,分别粘在每一只红果鼠上,眨眼间,红果鼠抽蓄着身子纷纷倒下,一旁,一只蜘蛛无奈地看着它们……

  在听完九天蛛介绍完血魔族独有的修炼路线后,夜孤寒说道:“那你就随便弄几只是死妖兽给我修炼好了!”一旁,正在喝水的九天蛛闻言,惊奇地问道:“这可是练习战斗技巧的大好时刻耶!”夜孤寒“哼”了一声,道:“要不然你把修为压到至尊者一阶的水平,咱两过过?”就是这样。九天蛛灰溜溜地走了……

  “丫的,累死老子了!”化为人形的九天蛛狠狠瞪了一眼趴在树上的夜孤寒,把一麻袋的红果鼠丢了上去。

  “噢?”夜孤寒掂了掂,大喜道:“量真足呵!想必费了不少心血吧!多谢了!”

  树下,九天蛛掏了掏耳朵,硬是掏出一坨硕大的耳屎,喜出望外的问道:“小子,你刚才最后三个字说啥?来来来,说大点声给老子听听。”

  令九天蛛意外的是,夜孤寒居然当真气运丹田,猛地向九天蛛道了一声,“九天蛛!多谢!”

  霎时间,九天蛛眼圈都红了起来,也兀自吼道:“小子,就冲你的这份谢意,老子认可你了!你好好练功,假以时日,老子们都能走上巅峰!“说完,九天蛛在夜孤寒身边布置了聚灵阵与五行阵这两种大阵!(感觉这一段写得太不符合常理啊,可是洛冰后来想了想,貌似洛冰自己就是这么行事的哇……)

  聚灵阵,汇天地之灵气保持修炼者心神清明。

  五行阵,以五行之力,构造的防御阵,以阵内的天地灵气为其能量,其能量不竭,其防御不破!

  夜孤寒把一只只红果鼠的体内血液抽出,强行灌入体内,只觉得体内的能量成团激荡回旋着,那场面,犹如蛟龙戏珠一般,换作平常,夜孤寒看到此情此景那自然是拍手叫好!然而,如果是放在夜孤寒自己的身体内部的话,那可就不好玩了……

  夜孤寒兀自咬紧牙关,“嗒!”一颗牙齿竟被夜孤寒咬了下来!“啊!”猛然吼出,夜孤寒毕竟不是钢铁之躯全身经脉,竟是被体内的的能量强行冲破,从上到下,竟像是有无数个小口子向外呼吸着,竟是全身经脉向外破裂后产生的奇光异相!

  “滋滋滋……”与此同时。聚灵阵大放光彩!阵内,大量的天地灵气阻挡着夜孤寒体内的能量如何也出不去!

  “啊啊啊啊………”夜孤寒痛苦的惨叫着,体内的能量左右来回的冲荡着,竟已带上了夜孤寒体内所特有的朦胧血气!该死!一下子吸收太多了!夜孤寒心里暗道。

  到底是没有族人教导,自顾自就修炼起来的夜孤寒并不知道的是。此时他所承受的能量,是一般情况下他所能承受的六倍有余!

  老子,就要这么死了吗?夜孤寒悲哀地想着,在此之前,夜孤寒想过几多种死法,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此种死法!

  眼看着夜孤寒就要如此死去,突然间,夜孤寒的体内,一道苍老而又极为忧伤的声音传出:“我去,老夫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白痴的血魔族!哎,罢了,遇到如此白痴的寄体,这就是老夫的命啊!”于是乎,在夜孤寒体内,一点金光瞬闪,九天蛛布下的聚灵阵竟被瞬间瓦解,夜孤寒体内的能量涓涓不息地流出!又是一点金光瞬闪,夜孤寒的全身经脉竟缓缓愈合,而后,更是捕捉着空气中的点滴流失的能量,吸入,吸入,再吸入……

  话说着,九天蛛丝毫不知夜孤寒的危险处境,正守在树下百般无聊,一道极其细微的声音传入九天蛛的脑子里,“洗涮涮丫洗涮涮!左搓搓丫右揉揉……”九天蛛目光为之一振,属实未曾闻过如此极品地歌曲,寻着那声声歌曲,九天蛛鬼鬼祟祟地钻入一处密林,竟没注意道身后那已经完全破裂的聚灵阵……

  (洛冰语:这一部分的内容原先是下一章节的,后来经过调整,把内容改了一部分后移到这一章节里,各位读者大大们看看,效果还可以吗?)

  “我,没死么?”夜孤寒眨巴着眼睛,只觉得全身上下一阵清爽,“我,为什么没死?”随即,夜某人猛地跳起来:“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什么鬼!!!”

  “我X!”一人一蛛瞬间同时地受惊声喊道!

  夜孤寒猛然发现,九天蛛居然张大嘴巴望着自己,一副见鬼的样子!在夜孤寒的理解中,九天蛛听到自己的话,不应该发自内心的赞同吗?毕竟他可是一直守在树下的,自己的情况九天蛛应该都了解的才对,怎么会露出一副生吞活人的架势了?所以夜孤寒是结结实实地被九天蛛吓了一跳。

  九天蛛却也是被夜孤寒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九天蛛心中想着:老子才离开多大一会啊,这家伙怎么就变得如此想不开了捏!我去,这真他奶奶的不可思议哇!

  “走走走!快点跟着我走,带你去见鬼去!”九天蛛说道,眼前的事情固然离奇了些,可还是有鬼能晓得的,而之前见到的那个东东……可是连鬼都没见过的存在乎……

  轻羽鸟是大自然中的清洁工它们主要以其他妖兽的粪便为食,也正因为如此轻羽鸟都把自己的屎拉在自己窝里后,再自己X掉。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轻羽鸟会把屎拉在外面了?自然是被吓到的时候了。

  一群轻羽鸟在天空中飞着,其中,飞在最前方的领头鸟正带领着群鸟寻找着粪便。

  领头鸟的鼻子一阵耸动,已是闻到“屎”物的香味了!于是众鸟欢悦地叫起,向着食物的方向看去。

  “譗!”(猜猜这字怎么读!我一个初三的都会是的滴丫)刹那间众鸟被吓得肝胆俱裂一坨坨的鸟屎从天而降,从远处看,就像黑色激素一般向地面洒去。

  远方,一群赤炎雀正追着一只奇怪的物品。

  那个物品甚是奇怪,从远处看,它是一个鸟人!从近处看一一它仍然是一个鸟人!!!

  任凭你作想也是决计猜不到这个鸟人的原型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妙龄少女的,既然你怎么猜也猜不出来,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是的,你绝对猜不出的鸟人,它的原型就是一个妹子,你怎么地吧,嗯!(我家的女主登场地炫丽吗?)

  少女此时一脸的憋屈,历尽千辛万苦才终于从敌人手中逃出,却是运气大衰地撞见了赤炎雀这群妖兽,硬是凭借精深的易容术不仅使样貌发生改变,更是让气味也转化成鸟类的气体,眼看着赤炎雀就要溜达过去了,每月一次的特殊时刻竟在此时来临了!

  须知,鸟类对气味是极为敏感的,更不要说妖兽了,赤炎雀本来就极具攻击性,在加上被少女如此欺骗,就越发地“攻击”了……

  “呼,呼,呼!”少女大呼三口气,心中暗道:好险,差点就被逮到了!随后一脸无奈地看向自己的下体,在那里,一块鲜红的血迹正兀自淌着……

  少女可是十分爱干净的,遇到如此情况,无论如何,于情于理也应当马上找一个地方去“清理”一下吧!少女于是乎以一名鸟人的身份,寻找着可以“清理”的地方……

  古人云:老鼠儿子会上吊,事物反常必有妖!夜孤寒一直以来信奉着这句话!然而,跟眼前这令人震惊的一幕比起,夜孤寒心中暗自吼道:老鼠儿子会上吊算个上什么妖物哇!

  其实吧,夜孤寒所看到的一幕说起来并不是如何令人惊讶,只是有个鸟人在洗澡而已,可就是这“鸟人”二字,让多少轻羽鸟随风拉稀了?

  一人一蛛看到此时此景,都忘记去深究对方之前的奇怪了,凑在一起讨论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到底是她爸是鸟她妈是人,还是她妈是鸟她爸是人捏?一人一蛛争地那叫一个面红耳赤,然而终究是缺乏理论依据,一人一蛛谁也挣不过谁。于是一人一蛛放弃了这个问题的讨论,转而讨论起更为深奥的问题:她爸她妈到底是以何种寻常人等所不及的方式制造出她的捏?一人一蛛再次讨论起来……

  突然间,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鸟人”突然把身上所有关于鸟类的器官一一摘掉,樱桃小嘴,面若晶玉,发长及腰,丰胸细腰,手如脆藕,腿如翠竹……但凡是美女该有的特征,“鸟人”不仅齐活了,而且……十分标准的融为一体!

  随着少女那一套“脱衣秀”表演过后,夜孤寒与化为人形的九天蛛的那啥活纷纷昂然而起,两人无意中地撇过对方那鼓鼓囊囊的下体,又瞬间转过头去,心中一齐暗骂道:畜牲啊!一大把年纪/小小年纪的人/的蜘蛛竟会对一个妹子如此反“硬”!这年轻时/长大后还得了?畜牲啊……

  少女并不知道自己的种种行为已经使他人发“硬”了,兀自清洗着自己那“受伤流血”的地方,一边还低哼着搓澡歌,突然,在前方,一丛树枝猛地颤动了一下,少女眼睛一横,挺身飞去,一个满眼狼光的夜孤寒,挺着一杆大枪嗷嗷叫地把毫无防备的少女扑在湖中……

  少女奋力挣扎着,手脚并用地驱赶夜孤寒,却是感到小内内一破,霎时间,一股庞大的XX涌向自己的下体,硬生生地把屁股撑大了数倍,不禁猛地喊叫出来,然而手脚之上,却是连一分挣扎地力气都不复存在去了……“啊啊!混蛋!啊!疼啊……”(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拿着一个木墩往一堆烂泥上捅的情景。)

  原来,早在夜孤寒挺枪而起之时,九天蛛就已偷偷地往夜孤寒身上贴着“催精符”!

  催精符,相当于符咒中的春药!其效果如何,当真是小枪换作加特林,杆杆的!

  又因为作此符咒能量耗费极小,九天蛛索性多做了五张贴在夜孤寒身上,心中暗道:啧啧,叫你的家伙比老子的还挺,送你个女人来给你玩玩,啧啧,老子真是太伟大了,感谢老子吧……

  当夜孤寒终于清醒时,一眼望去,是跨下一个犹如吃了春药一般满身通红的女子!

  女子狠狠地瞪了一眼夜孤寒,却是疼得连半句话也说不出了。显然,全身上下的通红是被夜孤寒揉成的。夜孤寒自知是九天蛛搞得鬼,却兀自感谢着九天蛛:兄弟干得太好了!老子也是有老婆的人了!当然,夜孤寒并不敢把这种话说出来,自是向着女子赔礼道歉,一面向女子解释着原因往死里抵坏九天蛛,把所有的事全安到九天蛛身上,一面询问着女子的私密情况。

  女子皱了皱眉,勉强着身子在地上写到:欧阳希萝。心中暗道:看样子要么全是那个名为九天蛛的家伙干的“好事”,要么就是这个家伙在要了我以后为博取到我的好感故意编制的借口了,我姑且跟他一段日子,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再说。显然,虽然夜孤寒要了欧阳希萝,欧阳希萝却仍是没有打算如何深究,或者说是,没有精力深究了……

  “嗒!”沉重的脚步声猛地响起,夜孤寒兀自抬头一看,“我去,九天蛛,你怎么伤成这样了!”满身蛋卵、血痕的九天蛛无视着夜孤寒的问话,向着欧阳希萝沉声说道:

  “你到底是谁,那些追杀你的人又是谁,又,为什么追杀你!”

四:生死相约出帝君,蛋爆人去精尽亡(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