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密洞

  “你才是谁呢?”白裙女子略显激动,只见眼前这个人蓬头垢面,披头散发的,虽看起来高壮,却满目疮痍,全身居然无一处完好!如此丑陋就算了,说话还这么冲,才忍不住反唇相讥。

  “……”待白裙女子走近,仔细瞧来,叶罗有些愣住了,这女子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胜雪,顾盼生辉,比自己略矮上半个头左右,身材更是好得过分,增一分过盈,减一分偏瘦,尤其方才激动起来,胸前起伏跌宕的,简直美不胜收,就好像一只轻盈的百灵鸟一般!

  “脏兮兮还这么没礼貌!”女子明显意犹未尽,看对方盯着自己,俏脸微红,憋了半天却也实在骂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言语来。

  “仙子你误会了,方才是在下鲁莽,不成想这里面还住着个仙子,一时惊奇,多有得罪。”

  “什么仙子不仙子的,难听死了,我叫白晓灵!”

  “白姑娘,在下叶罗,是白城洛河县叶家村人。”叶罗感觉自己说话有些结巴了,没办法,活了13年,还没见过这么美如天仙的姑娘呢。

  “白城?”白晓灵喃喃自语,“可是白戌崖下的白城?”

  “不是的,在下所在的白城乃是红寅山下棕丑原上的白城。”

  “哦!”没来由有些失望,白晓灵一时间沉默不语。

  “丫头,此一时彼一时也,斗转星移,想来物是人非了吧。”白金突然说道,叶罗都差点忘了半山腰还立着一个红袍的老头子。“这个白城是不是那个白城又有什么区别呢。”白金接着说。

  “或许只是名字一样,白戌崖一定还在的,白城也不会那么容易倒下!”白晓灵面露不甘。

  “但愿吧,在这里整整三年了,外面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了,也无需知道。”白金像在安慰白晓灵,也在安慰着自己。

  “是啊,如今封印得解,终于可以出去了,但是出去了又有什么用呢。”白晓灵神情有些恍惚。

  两人的对话让叶罗有些摸不着头脑,刚才自己自报家门,这老头子应该也知道自己刚才认错人了吧,目前来看,不用绝尘的身份,自己也是安全的,叶罗暗捏了一把冷汗。他也从不是爱管闲事之人,如果他们想说就静静地倾听,甚至有什么力所能及的也会尽全力去帮助,但显然他们俩是不打算再追忆往昔了。

  “白姑娘,你知道这红寅山有个密洞吗?”

  “抱歉,方才失礼了,感谢叶公子的救命之恩!”白晓灵情绪渐渐缓了过来,答非所问。

  “救命之恩?”

  “是的,是你救了我。”白晓灵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解铃还须系铃人,原来‘九虎灭、百灵现’却是这么容易的事情?”白晓灵转头看向白金,眼中有些疑惑。

  “我猜想,还好绝……叶公子现在只在诱源阶段,尚未凝气!”白金开口道,“不然恐怕反而打不死这绝气阵下的洪荒猛兽啊,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听得白金解释,白晓灵恍然大悟。

  叶罗有些不明所以,只得静静听着,企图能分析出个所以然来。“绝气阵?听这名字,难道在这阵法下,体内有灵气的话却反而无法施展?所以自己肉体凡胎的气力反而更合适!”叶罗默默想着。

  “叶公子,跟我来。”白晓灵疑虑得解,往着方才小白虎追逐叶罗时的峭壁走去,白金也紧随其后,白晓灵往上纤手一指,只见密密麻麻凸出着石块的峭壁上,形成一道道石阶,有一处竟是有着瀑布飞流,只有一人身宽,从高耸入云的峰顶上径流直下,颇为奇观,“密洞在那,你往上数,第七十七块石头处,要是能破开飞流,那里便是入口。“

  叶罗顺着往上数着,觉得有些一望无际,回过头来,却发现白晓灵与白金早已不见踪影。

  天空中一只红鹰凭空掠过,庞大的羽翼上,几只红艳艳的百灵鸟窝在其中,鹰头前方十米处,却是一只白色的百灵鸟在带路,远远望去,模糊可见领头的白百灵鸟额上一抹红点,煞是可爱。

  一支白色的羽毛飘飘落落到叶罗身前,被他伸手握住。

  “叶公子,我们身怀重任,你自保重,后会有期!哈哈哈哈!”白金爽朗的笑声传来。

  “这是白羽,望公子收下,大恩容当后报。”白晓灵的声音回荡在山峰间,久久萦绕。

  叶罗一时间莫名有些落寞,八天了,每天都舔着血熬过来,风餐露宿,几乎没个好觉,好不容易有人和自己说上几句话,而且还是绝世美女,突然又离去了,不免寥寥。

  漫无目的地在这片野地上踱着步伐,渐渐缓和了情绪波动之后,他才有空再次详细地审度这次第的场景:这里太纯粹了,一眼万里几乎都是单调的红色,而且,光秃秃的一座座山峰上,除了不协调的几处挂着些野果,别无他物。之前顾着与九只猛虎作困兽之斗,而后又有白晓灵和百灵鸟他们相谈甚欢,如今热闹退尽,要不是时不时有一片片从山峦间传出的冷风吹来,叶罗几乎觉得自己快被这里的死寂和安静搞绝望掉。

  “早知如此,还不如留只老虎,还能跟它玩玩,有个动静。”

  “脏兮兮还这么没礼貌!”银铃般的声音言犹在耳。叶罗摇了摇头,走近瀑布,伸手想去接水冲洗一下脸和手脚。不料手刚一碰到水花,突然间雷声阵阵,闪电频来,冷风也在此刻加剧了几分,接踵而至的大雨倾盆,密密麻麻掉落在这片空旷的土地,一时间噼噼啪啪,响彻寰宇。昏黄的天空中霎时间一团团暗黑涌动。

  躲无可躲,叶罗也乐得如此热闹,刚才的死寂真是快让人窒息了,现在知道密洞所在了,而且天色已晚,也不急于一时,他干脆就地坐下,感受这上山以来的第一场雨,顿时心里酣畅淋漓,畅快无比。

  随手抹去眼角的水珠,叶罗猛然发现,雨水浇注之处,漫山遍野的嫩茎新芽小草花枝相继破土而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疯长着,方才干枯枯的草丛也焕然一新,不一会功夫整个山峦便是充满着勃勃的生机,粗枝细叶竞相摇曳,野果也艳红了几分,让人看了舒服之至,最让人讶异的是,这些花草树木从头到脚也是红的,没人任何其它颜色的存在,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渐渐习惯了这焕然一新的风景,叶罗收回四周环顾的眼神,顺手从纳灵戒里拿出一个野果吃着,惊喜地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痕也好了不少,衣服虽还是破破烂烂的,倒也不再那么狼狈。瞥眼之际,雨后的群山,红色更是浓了一些,显得妖异而悚然,这座峭壁高耸入云,凸石密布,此时又平添了丛生的荆棘和藤条,愈发险象环生!

  “真是场及时雨!“叶罗微笑着叹气,有小雀跃,更多的是无奈。本来只有凸石还好一些,辛苦些还是能爬上去的,如今多了这么多荆棘和藤条,要爬到密洞所在怕是难上加难。

  雨过天晴,天却也真的黑了,夜幕降临。

  ”从那半山腰掉下来即使摔不死但至少也得重伤啊。”叶罗暗暗瞠目结舌。转念一想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再仔细一察看,那从天际流下的瀑布飞流竟是——不见了!

  不及细想,却也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当是飞流化作雨水泼了下来罢。

  天色已晚,淋雨后的衣服湿漉漉的,本想捡些干柴烤火,却发现遍地难寻,皆是枝繁叶茂,悠悠草丛,竟无一处干枯。“怪事了,还好纳灵戒备了一些干柴和虎肉,不然还真生不了火。”叶罗喃喃自语。

  这一晚,是在红寅山上最舒坦的一晚了,躺在一处石峰间,仰望此时透彻无比的天空。一望无际的黑,却立刻有几处星光跳跃,格外闪耀,咋一看,若隐若现的约莫是七颗,分布在不同的方位,像是连成什么图案还是文字,再仔细研磨,却又模糊不清,真是奇异的天象。

  身心俱疲,叶罗沉沉睡去了。

  ……

  电闪雷鸣,天串地跳,风燥雨淋,火翻浆涌,尘埃肆虐,空间动荡,物灵飞舞,穹魂乱游……突然置身其中,可把叶罗吓了一跳,几次身子没稳住摔倒在地,如此大的场面,如此多的元素,叶罗还是第一次看到,不免有些惊慌。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叶罗终于忍不住暴跳如雷,却踩到一处尘埃摔倒在地,正在他随手抓住一只物灵要愤怒揉碎的时候,一道缠绵悱恻的银铃笑声突然响起,叶罗那刚猛异常的五指才渐渐松了开来——

  “你,来了吗?”

  一时间风平雨静,万物消停,拨开眼前那几缕空间元素,一个身影缓缓浮现,像是只鸟般矗立在庞杂的元素中,其身蔚蓝,其尾火红,其臀淡棕,其背为橙,其翼泛紫,其颈呈银,其腹显金,其头靛青,颈下一抹深绿,翼间一片灿黄,一黑一白两只爪子别有一番触目。

  “你,来了吗?”声音悠悠重复着。

  “你是谁?”叶罗高度警惕。

  “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咯咯咯……”这飞禽的声音愈发清脆,充满调笑。

  在叶罗眼里却是布满惊恐,没办法,从小外出历练的机会本就不多,再说这怪物实在太渗人了,比这些岩浆幽灵更渗人,不怕才怪。

  “呵——!”叶罗一个鲤鱼打挺想站起来逃走,惊觉猛地一道白光强射而来,突然间双眼一阵刺痛,他本能地拿手捂住,当手再次拿开时,却发现自己还是处在红寅山峰间的石缝里。

  “原来是他妈的在做梦!”叶罗惊魂未定,“吓死我了。”

  半山腰的烈日焦灼,地上的雨水已然干透,叶罗再抬眼一看,却发现原来那峭壁上的荆棘和藤条已经不见,化成一条天索,垂挂在峭壁上,正好可以顺着它攀爬到密洞的所在。

  石阶陡峭不平,两旁更是险境连连,稍有不慎就会失足掉落,还好有天索借力,轻松了不少。饶是如此,走了不到半天,叶罗就感觉双腿如灌铅,挥汗如雨,上气不接下气般难以迈步,当初在山脚下看,这条峭壁的山路是有些长,可实际走在上面,却发现这密洞的位置好似没有尽头般,让人从心底不由产生绝望的思绪。 

  终于又在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刻,叶罗艰难地爬到第七十七块石阶,那是一个庞大的石块,足足有五米见方,叶罗爬上去后感觉如履平地,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往前走近一些时,叶罗发现一处荆棘藤蔓突兀地挂在石阶上方的峭壁上,找了根木枝挑开,一个洞口赫然出现。

  “密洞你好,找你找得好辛苦呀,总算没有白来,嘿嘿。”这里人烟罕至,叶罗只好和这洞口聊上两句,添些乐趣。

  用木枝渐渐把洞口清理干净,密洞上方那两个歪歪斜斜凹陷下去的字差点刺瞎了叶罗深邃的眼瞳,那两字不是其它,正是——密洞。

第二章 密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