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乾坤镜

  愣了好一会儿叶罗才从“密洞”二字的简单粗暴中缓了过来,对于给山洞命名的前辈的直率行为,颇有好感!

  “鬼才知道这山上会不会还有其他生灵存在,所以还是稳妥一点为好。”叶罗碎碎念着,把洞口再度用些藤条掩盖好,确定没什么问题后,终是不再犹豫,吐了一口浊气,径直往密洞里走去。

  一进密洞,一股让人无比舒服的感觉油然而生,十分亲切,仿佛母亲的怀抱一般温暖而安详,刚才攀爬的酸痛感顿时少了几分,精疲力尽的叶罗也无心思再去警惕这其中是否暗含着危机,也不是他没有忧患意识,实在是这几天内紧绷的神经实在太难受,既然挺过来了,相信吉人自有天相吧。就像这来之不易的密洞所在处,幸运总会赐给穷途末路的人以希望,或许这个令人感到亲切的密洞真是一处洞天福地也不一定。

  循着透过遮掩着的洞口溜进来的微弱光线,叶罗在洞里找到了些破布和一根树枝,缠成一支火把,在纳灵戒里找到火折子点燃。洞内顿时清明不少,叶罗开始环视洞里的一切,发现居然连山的内部都是红的,这红寅山的色调果然是土生土长,无愧其鼎鼎大名,有意思。

  这个密洞似乎很大,放眼看去还有大大小小几处石门,石门上分别写着一些字,有“神兵楼”、“神器台”、“神鼎轩”、“神石堂”、“铁卷阁”等不一而足,石门内应该是别有洞天,看这架势应该是一个大宝库啊,这趟没白来,真值了!

  叶罗所在处的外洞就像一处人家般,石床桌椅、锅碗瓢盆等,一应俱全,只是上面都是覆盖着厚厚的一大层灰尘,诉说着时过境迁。

  他拍了拍一张石椅上的灰尘,觉得也不急于一时去探索,便坐下略作休息,瞥眼发现石床上的枕头下有什么盒子形状的东西露出一角,顺手就拿了起来,确是一个手掌大小的木盒,木盒通体银白,侧方开口处有一枚精致的小锁锁着,盒子正上方居中凹下去浅浅的一层,图案细长,中间较粗,两头较细,一头还连着叶柄,仿若翻白草的其中一片般,栩栩如生。

  叶罗在枕头下摸索一阵,惊喜地找到了一枚钥匙,大小正和小锁配对,咔嚓一声,锁便开了。

  “哈哈哈,钥匙都放在一起,有啥好锁的!真是多此一……咦?”叶罗气恼地发现,解开了小锁,这盒子依然打不开!

  就在此时,套在食指上的纳灵戒猛然间轻微地颤动了一下,要不是叶罗正全身心投入在研究木盒,都无法感知到这一颤动,将木盒扔到了床上,端详了好一会右手,纳灵戒却再也不动分毫。

  “莫不是这几天打老虎打傻了?爬山爬懵了?出现幻觉了?”叶罗眉头微皱。再次伸手去拿起那扔在床上的木盒,方一触碰到盒子,纳灵戒竟又猛地抖了一下。

  “咦?”叶罗调出一缕识灵,将戒指里的擎天戟勾了出来,双手紧握,用尽吃奶的力气向木盒刺去,口中边喝道:“我的宝戟这么快就饥渴难耐了!!”

  哐当,用力过猛,强烈的反震,使得擎天戟脱手而出,掉落在地,叶罗目瞪口呆地发现,这木盒居然还完好无损!

  就在这时,纳灵戒颤抖的次数越来越多,竟是形成了一定的频率,“嗡嗡、嗡嗡、嗡嗡……”

  “韩雷这破玩意,真是邪了门了。”手指被颤抖的有些酸疼,叶罗脱掉纳灵戒便扔在了地上。

  一片白光倏忽从纳灵戒里悠悠而出,初时微弱,后越来越亮,如蓄势已久的朝阳一般,倾泻开来,外洞被突如其来的强光普照,一时间俨如白昼,叶罗用手臂挡着双眼,本能的别过头去,立在一旁的火把上零星的火焰乱串,显得极其暗淡,比之前者,有如孤星对皓月。

  说来震撼,却是昙花一现,强光一下子尽数收敛,汇在一处,仿佛不曾出现似的,渐渐凝实,却是一支白色的羽毛赫然在半空悬浮。

  “脏兮兮还这么没礼貌!”白晓灵的声音悠悠在脑海震荡,“这是白羽,望公子收下,大恩容当后报。”

  白羽!

  叶罗将白羽握在手中,头脑中突然间灵光一闪,将木盒拾掇起来,端放在石凳上,仔细一比对,这凹下去的形状不正是这白羽的形状吗?忍住激动,轻轻将白羽望木盒上的凹陷处一放。

  “啪!”一声脆响,木盒应声而开。

  定睛一瞧,木盒内的物件不是其他,却是一面卷好的锦帛,“哇塞,保密工作这么到位,是不是什么成神秘籍?”叶罗神神叨叨,不禁对白晓灵的身份更加好奇,“这么小的锦帛写得下几个字?”

  迫不及待将锦帛的卷绳解掉,双手小心翼翼地将之铺展开来。

  “有缘之人,受我幻境;封印得解,报以三诺!”

  声音幽幽,仿若从远处袭来,却只在叶罗耳畔回旋。锦帛里却是一只白色的百灵图案,栩栩如生,在锦帛被打开的同一时刻,百灵鸟便从帛里飞了出来,直射向叶罗的眉心。

  说时迟,那时快,叶罗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锦帛上空空如也,有如天书,一时也不舍得扔掉,拿回去缝作内裤的花边也好,便将其扔进纳灵戒里。此时想起飞向眉心的百灵鸟,一时间心旌荡漾。

  传说中的大穴神通以气结神后便能够将自己的修为取出一缕,可用来储存信息,包括其想说的话、独创的功法心法、意念中的想法、甚至梦境等,总之只要在脑海里形成过的场景都可以刻画在幻境***接受幻境的人去观瞻或提取。所以很多修为强悍的大神在闭关修炼时都会为自己的子孙留下一些幻境,以期在自己闭关期间也能够让子孙在这些幻境中自己学习和突破。

  总听学院里的老前辈提起,一个幻境便是一段修为!如果接受幻境的人有资历能够将之吞掉融合,一下子便越阶突破也是可以期待的事情。而此消彼长,制造幻境者也必然要付出一些或大或小的代价!

  叶罗满怀期待地将在眉心中感知幻境的存在,毕竟能够看一下传说中幻境的逼真画面便能够桀骜一段时日了,遑论还有修为猛进的巨大诱惑!

  “诱源!该死的诱源,老子今天就不信还迈不过这个阶段!”

  足足感知了半天,却一无所获,莫不是石凳上被打开的木盒还在,叶罗都要觉得刚才的一切是不是只是幻觉!

  “该死,修为太弱了,幻境近在咫尺却又望尘莫及,真是太操蛋了。”

  又摸索了一会,确定徒劳无功,叶罗也就不再坚持,看了眼铜镜中自己额头间的一抹红点,眼中充满坚毅之色,“罢了,万幸的是幻境已被自己吸收,也跑不掉了,唯有努力修炼,期待更强的自己有资历去吞下这场造化!”

  叶罗这是百无聊赖,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对眼前这些石门里面的宝库的好奇心又诱发出来,这时候倒却是有些为难,先开哪扇门呢?叶罗往着离自己最近的“铁卷阁”走去。

  刚要伸手去推开,刚被捡起来又套回食指的纳灵戒便又躁动起来,这时不是像方才的颤动,而是直接一股蛮力将叶罗往着“神器台”拉去。

  “也罢,先满足你的归心似箭!”纳灵戒隶属神器,所以对里面的神器有归属感或者感应吧,叶罗也只得这般猜测,便将“神器台”的石门推开,说是推,却也不全是,这石门在叶罗伸出戴着纳灵戒的右手刚要去推的时候,便顺着叶罗手势的方向自己嘎吱嘎吱地往内旋转开启!

  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石板砌成的架子,每排架子都是分着好几层,摆放着各式各样眼花缭乱的神器,一张破碎的卷轴放在入门伸手可及的架子上,封皮写着“神器谱”三个大字,也不急着去寻找趁手的神器,叶罗决定先翻看翻看,了解一下这些神器。

  “灵物皆有等级区分,单是这神器而言,便是分为天、地、玄、黄四等,每个大级别下还细分上、中、下三个阶次。有储存空间大者如亿方,有壳身坚硬无比者如凌盾,有可存放灵识者如磬仝,甚至有内刻窍门可升级进化者如涅坛,不一而足,神器不必贪多,够用即可,老夫神州畅游,却推脱不住各方势力往来送礼的热情,便收集起来,按等阶由低而高向内摆放,神器认主,亟待有缘人得之,善待!”

  眼前这堆神器竟全都只是黄等以下的阶级,觉得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把势,自然是入不了叶罗的眼,原来好东西还藏在里面呢,所以这堆“破玩意”便是被他直接无视掉。

  要是这些神器的主人知道叶罗的想法非扒了他的皮不可,要知道,即使是白城的贵族收藏,所传出来的最高也不过堪堪玄等下阶神器罢了。而普通学院或门派要是有那么一件黄等中阶神器,则足以被八方觊觎,需要强悍的实力去震慑。

  再往里而去,叶罗发现,这里神器的摆设确实从外到内等级越来越高,同等阶的的灵物自成一堆,确是有人故意摆放,倒是正合叶罗的心意,可以省去很多挑选的时间。

  “咦!”走马观花的叶罗突然停下脚步,刚才一闪亮光晃过引起他的驻足,他拿起那面自成一堆的透亮的圆镜,确定是刚才那闪亮光的来源,叶罗看着这面镜子里竟然没有映出影像,甚是诡异,仔细端详一会儿,感觉这面圆镜恍惚在哪里见过,只是暂时却是想不起来,这种似曾相识稍纵即逝,却是真切存在,瞥了一眼放这面镜子处旁边的标注,三个率性的草书写成的小字异常难辨——乾坤镜!

  

第三章 乾坤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